正坐在客厅看电视,老妈在一旁吃芒果,吃完问我:“这衣服要洗吗?”

    我看一眼,说:“要洗的。”

    于是乎,她把手在我衣服上一擦,走了。。。

    真不知道?

    其实只是觉得太玄乎,不敢确定罢了。

    睡醒一觉后,尤墨没有急着起床,闭着眼睛,细细思索了一番。

    自古医武不分家,像他这种既有家传,又有正规途径学习并长期接触临床的家伙,医术不敢说有多高明,水平是在均线以上的。

    中医理论以哲学为基,辅以自然规律,证以临床研究,追求天人交感,万物合一。医武同修多年之后,他完全能通过外部表现与自我审视来界定范围,寻找身体内部变化的线索。

    应激反应意味着什么,肾上腺素意味着什么,他比列文清楚,球场上的表现意味着什么,之前盘肠大战中的表现意味着什么,他更是心知肚明。

    或许有巧合在其中发挥作用,但更大的可能,仍然指向六年前郑老爷子那番话!

    六阳脉虽然罕见,但绝非独此一家,反倒是他的左右尺脉悠长有力,沉取不绝,给老爷子留下了深刻印象,当时就断定他日后那方面能力惊人。

    结果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份预言压根没有实现的苗头。他像个已过巅峰期的成年人一样,既没有强烈的欲*望,也没有超强的能力,甚至严格来说,与他顶级运动员的身份都不太相称!

    想想当年张百万,何等威武霸气!

    相比之下,除了李娟先拔头筹享受了一下一夜数次的服务之后,其它两女压根没真正吃饱过,年纪轻轻就过起了一周两次的规律生活。

    这对于一个能卧推200公斤的家伙来说,无疑是让人失望的表现。

    身为局中人,他自己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两女就更不用说了,都是菜鸟级选手,压根不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直至今天。

    确切说,是昨天的比赛中,那一瞬间的灵感涌现,让他推开了一扇门;今天的盘肠大战中,灵与肉的高度结合,让他体内拥有了真正阴阳交泰!

    只有毫无保留,潜能才会充分激发,场上如是,床*上亦如是。

    六年时间里,他从未放松对自己的要求,责任感与好胜心潜藏在他懒洋洋的外表之下,将身体里这头野兽越喂越猛。直至血腥味儿飘来,场上场下都开始上演动物凶猛!

    于是一觉睡醒后,他发觉自己的身体不但没有任何不适,笼罩在左右尺脉上的浮阳尽去,真阴开始显露!

    阴极生阳,阳极生阴,纯阳不长,纯阴不生,只有阴阳交泰,身体里蕴含的能量才会被充分利用,而不是相互对抗,彼此拆台。

    不过有得必有失,经过这番折腾之后,门是开了,身体里的野兽也被放出来了。如何控制它,如何避免反噬,如何把能量转化为实实在在的能力,用诸于场上,就成了当务之急的课程!

    尤墨心知肚明这一点,因此并没有被身体的变化冲昏了头,又经过一番深思熟虑后,初步拟定了当前目标。

    能把正常奔跑速度加速到世界纪录水平的能力,不可能违背自然规律频频出现,因此在一个月之内完整重现一次就行,既不强求,也不听之任之。

    为了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担心,第二天他非常配合地接受了全身检查。

    结果不出所料。

    除了睾*丸酮水平小幅上升外,其它指标均无显著变化!

    由于有佩蒂特的前车之鉴,温格很是挂心地询问了一番他的饮食起居,生怕他会误食些东西,导致尿检阳性。

    尤墨心知肚明对方在担心什么,因此在体检的时候主动要求做了个兴奋剂检测,只是目前结果还没出来,无法让主教练真正释怀。

    两人交流了整整一个多小时,出来的时候上午的训练已经接近尾声了。瞧见两人一同出现在健身房门口时,热闹的训练氛围顿时变得安静下来,不少人的目光迅速锁定,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而猜测不断。

    虽说球队不能再像以前般依赖他,可这货颠倒众生的魅力不退反进,更让人欲罢不能了。上一场比赛结束后,他们比小报记者还要八卦,猜测了无数版本出来。

    有恶意满满的,诸如“吃了药了”;有兴奋满满的,比如“超人附体”;有态度乐观的,像“身体发育成熟,运动能力猛涨”;有忧心忡忡的,觉得“没有无缘无故的果实,爆炸般的能量会燃烧他的运动寿命”......

    “怎么样,要不要在他们面前展现一下你的训练成果?”

    温格对自己被众人忽略很是不爽,于是眼睛一转,出了个馊主意。

    由于事情太过蹊跷,法国人很是仔细地询问了一番原因,最终得到了“平时在家训练的结果”。现在所有人都在看着他,刚好推波助澜,让他无所遁形!

    “哪方面呢?”尤墨有些犯愁。

    这货是真愁,绝非面带猪相,心中嘹亮。

    平时队友在进行力量训练时,他从来不会用真正的实力吓唬他们。这么做一来为了避免双方差距太大影响自信,二来足球运动并不是身体力量越大越好的项目。现在为了给所有人一个交待,他不得不露两手出来,于是在“度”的把握上有些犯愁。

    太过,惊是惊了,过大的差距会让他们失去追赶的动力。太少,难以服众不说,与场上表现相去甚远会加重他们的担心,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深蹲或者卧推吧,我们的小伙子有能推到300磅的,有能蹲到400磅的,你的肌肉看起来并不夸张......”

    说着,温格转头仔细打量起来。

    尤墨的骨架不大,183的身高在北欧人当中一点儿也不显,由于他与健美运动员的训练方式完全不同,非常追求柔韧性与灵活性,因此他的肌肉修长,线条感十足。隔着宽松的运动服,即使仔细观察,也根本感受不到爆炸般的力量。

    “时间不多,挑个你最擅长的项目,我让帕特给你找对手!”

    这货听主教练这么一说,放下心来,于是大步走到健身器械中,开始做准备活动。

    “我先热热身,您去找对手吧。”

    “好的,保持良好的运动习惯是件值得表扬的事情。”温格随口赞了一句,快步穿过人群,找到了角落里的帕特*莱斯。

    老头儿正一对一指导亨利进行力量训练,瞧见法国人出现,忙不迭地问起了体检结果。

    温格咧嘴笑了笑,压低声音作神秘状:“如果尿检结果没问题,那就没什么值得担心的。不过据他所说,是自己在家中长期坚持训练的结果,你信吗?”

    听了这话,帕特*莱斯笑的很开心,边笑边摇头,“当然不信,这么年轻的家伙哪有老老实实待在家中的,能不每晚出去鬼混,我就谢天谢地了!”

    “是啊,何止是年轻人,老家伙能管住自己的都没几个!”温格有些叹气,不过扭头看到旁边家伙正练的一丝不苟,心情又莫名地好了起来,“蒂埃里来伦敦时间还短,可别学坏了哦。”

    亨利显然和他关系匪浅,听了这话,一改往日羞涩内敛作风,反而笑着摇头,:“不,您低估年轻人的精力了,前几天我还应邀参加了一个派对,玩到快一点才回去。”

    这话一出口,帕特*莱斯惊的合不拢嘴。温格却只是笑而不语。

    “哦,看来有些时候......不是自己不想去,就可以不去的。”老头儿反应过来,有些叹气。

    这支球队的两大阵营里,法国帮喜欢交际,爱出风头,英格兰帮更接地气,鬼混起来花样百出。亨利虽是新人一枚,但主教练一直青眼有加,两人的关系也从未疏远过。因此转会敲定后,队里的法国人热情洋溢,唯恐招待不周。

    重获新生的维尔托德,格里曼迪,新晋队长维埃拉,老司机加尔德,新司机皮雷斯,哪个拎出来都比他资格老。即使偶有推辞的时候,对方也会以“不来就不给面子”“不会玩的太晚”为幌子,半威胁半怂恿,直至他乖乖就范。

    不会玩的太晚吗?

    或许开始的时候是这么想的。

    都是二十出头的年轻人,个个龙精虎猛,个个腰缠万贯。夜晚来临的时候,球衣一脱,墨镜一戴,跑车一开,夜生活才叫一个精彩。即使有亨利这种人生地不熟且性格内向的家伙,也挡不住老司机们带路的热情。

    能拒绝吗?

    当然不能!

    再缺乏社会经验,也该知道自己姓甚名谁。像亨利这种新嫩,初来乍到就有老司机罩着那是福气,作清高状那是自寻死路!

    就连尤墨这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都会时不时地身不由已,出现在各种********,可见人在江湖的无奈之处。

    也就是深知这一点,帕特*莱斯才有“能不每晚都出去鬼混,我就谢天谢地了”一说。

    “是啊,蒂埃里刚来都免不了应酬,Mo即使自己并不热衷,怕也难逃别人的热情邀请吧。”温格点了点头,目光转过,瞧着那个动作一丝不苟的家伙。

    尤墨察觉到了他的目光,远远地比了个“OK”的手势。

    “他?您难道忘了,有关于他的转会传闻,是从哪儿来的吗?”帕特*莱斯也瞧见了,不过并不清楚两人在搞什么鬼名堂。

    听了这话,温格皱起了眉头。

    那段回忆让法国人很不愉快,除了感受到竞争对手的威胁之外,好奇心与控制欲*望同样让人耿耿于怀。

    那一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能让阿历克斯*弗格森专程赶来,能让罗曼*阿布拉莫维奇亲自接待,那个家伙会经历怎样的诱*惑?

    为何那种难以想象的诱*惑都动摇不了他的信念,他的心中,到底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算啦,不聊那些!”温格使劲摇了摇了头,站直身体,临走前甩了一句话:“找个最棒的小伙子来,我要在这和他赌一把!”

    “赌一把?”帕特*-莱斯听的一楞,亨利顿时遭殃。

    两人正在尝试240磅卧推,老头儿手上劲儿一松,躺着的家伙差点被杠铃砸中胸口!

    两人同时吓的不轻,不远处温格的声音却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

    “他说自己平时在家中秘密特训的嘛!”

    “有好玩的了!”帕特*莱斯帮弟子摆脱了酷刑,一脸兴奋。

    “比谁的力气大吗?这个好!”亨利也顿时来劲,目光开始四顾。

    “哪儿用找,想都想的出来!”帕特*莱斯打了个口哨,热闹的健身房顿时安静下来。

    确实不用找。

    一支球队中,90%的情况下,门将的力气最大。另有10%的特殊情况,也往往是中卫这种膀大腰圆的主儿。

    对于门将来说,没有在人群中横冲直撞的身体,还不如乖乖坐在板凳上,等肌肉块头练起来再上场比赛!

    相比于场上其它位置,门将选材中对于身体素质的要求最高,平时训练中力量部分要求也最严苛。因此场上训练的时候,他们是挨枪子的倒霉蛋,健身房里训练的时候,他们翻身农奴把歌唱,个个都**的飞起!

    “廷斯*莱曼,有人要在这里挑战你!怎么样,有没有兴趣接受挑战?”

    这话一出口,安静的健身房顿时炸了锅。

    身为德国国字号门神,奥利弗*卡恩的一生劲敌,廷斯*莱曼身高190,体重91公斤,肩膀宽的像座小山,四肢壮的像头野牛。如果不是平生爱笑的话,妥妥的一尊凶神恶煞!

    有谁敢在健身房里挑战他?活腻了吗?

    “哦?他吗?”

    被点名的莱曼扭过头,看着老头儿身边的......亨利。

    身高虽然只差2公分,体重却差了足足12公斤的法国小将,搞清楚对方的意图之后,脸都白了。

    大哥,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

    “他?”帕特*莱斯本想说“你觉得欺负新人有意思吗”,后又觉得未免有些小瞧新人的意思,于是改口道:“蒂埃里也想挑战你,不过那是以后的事情,今天嘛,你的对手是......”(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