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老公喝醉酒回家我都是让他跪搓衣板,最近我有想了一个好方法,让老公对着镜子玩石头剪刀布。什么时候赢了什么时候睡觉!

    带家属蹭饭自然是别有目的。

    王*丹就不用说了,这种场合对她来说既熟悉,又成了以后的工作方式,进来掺和一脚再正常不过。

    江晓兰则纯属尤墨刻意安排,目的只是多接触些外面的世界,为接下来的生活变化做准备。

    虽然英国大学普遍氛围不错,但数量庞大的外国人还是有些考验社交能力,他可不想自己的管家和人一说话脸就红,半天表达不清楚自己的观点。

    只可惜李娟正处于紧张的备战状态,无法见识一下大师级人物场上场下有何不同。

    女足国家队在一周后就将飞赴纽约,参加第三届女足世界杯正赛。与去年的男足世界杯只求见世面不同,此次女足出征是要向冠军宝座发起冲击的,因此全国上下都无比重视。

    尤墨其实比任何人都要重视,不过这货深知大赛压力有多大,他可不想好心办坏事,球队还没出征就急着掺和进去,寄予厚望什么的。

    如果他之前的努力没有起到反效果的话,这支球队进入淘汰赛阶段不会有任何问题。到了那个时候他再想办法过去加油助威就行,目前阶段还是做个安静的美男子更好一些。

    “......太让人奇怪了,两个女人在一起,不会打架吗?”

    宴会进行到尾声的时候,王*丹显然对博格坎普兴趣更浓厚一些。江晓兰难得遇见个气场弱的家伙,于是从知性姐姐那里接管过来,聊的兴起。尤墨被亨利的女友,一位名叫帕兹*拉基西奇的法国女子给八卦了。

    这货其实是自作自受,别人不八卦才怪。

    居然带两个女友过来,是为了显摆还是为了当榜样?

    “她们之间的关系很复杂,不过矛盾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尤墨大违以往风格,惜字如金。

    拉基西奇年龄与亨利相仿,言谈举止一看就知道是经常出入公众场合的家伙。身为宴会的女主人,听他这么一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点头道:“对不起,我有些好奇,是什么样的原因促使她们放弃了原本的权利,宁愿与它人分享呢?”

    对不起之后依然故我的家伙让尤墨有些头痛,好在这货脸皮够厚,满嘴跑火车也毫无压力的那种。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评价标准吧,我觉得。你可以通过她们的细微神情变化,来观察她们的内心,了解她们的状态,最终得出结论。比如现在我们把目光转向密斯特王,看看她的内心活动。”

    听了这话,拉基西奇顿时兴致勃勃地转过头,仔细观察起来。

    以王*丹的年龄和阅历,亨利这种脸上藏不住事的青嫩小子实在不是对手,而刻意显摆又不是她的风格。博格坎普则大不一样,荷兰人优雅的风格与冰山般的个人气质非常有明星范,因此她在两人交谈中占据了主导地位,类似于主持人的那种。

    既然是主持人,肢体语言与面部表情自然要生动一些,于是拉基西奇看着看着,瞪大了眼睛。

    “好奇怪,丹尼斯成名那么久了,怎么在她面前像个新人一样......哦,不对,感觉像是在接受采访?”

    尤墨点点头,鼓励道:“继续看,通过眼睛来观察内心。”

    “噢......”拉基西奇拉长声音应了一声,看的果然更仔细了一些。没一会,明显有所发现,“还真是,我有点小瞧她了!”

    “说来听听?”尤墨趁热打铁。

    拉基西奇用力点了点头,脸上惊讶犹在,“我了解过那些一夫多妻制的国家,听说过那里的女人们的真实状况......原本我以为她们是因为权利意识太薄弱,才甘心情愿地与人分享爱情,现在看来,她们不但气质让人惊讶,思维能力也完全超乎想象!”

    尤墨一本正经地提醒道:“咱们才观察了一个,还不能这么快就下结论。”

    拉基西奇显然不具备反忽悠能力,听了这话深以为然,忙不迭地转过头,瞧着另一对交谈中的家伙。

    这两位给人的感觉更像是朋友交流的那种,状态都比较放松,两人的声音也更大一些,笑声时不时地传来。

    有了前面的家伙打底,拉基西奇不至于太惊讶,可听着听着,仿佛意识到什么关键问题一般,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转头,一脸的不可思议,“法语,她居然说法语,天呐,噢,天呐!”

    尤墨依然绷的住,面部表情严肃的很,“大概是怀孕期间闲的无聊吧,她对语言学习很感兴趣。”

    如此淡定的语气加重了对方的症状,拉基西奇手捂胸前,大口呼吸,好一会才试探着问道:“是因为英语没有难度她才挑战法语的吗?”

    瞧着面前起伏不定的****,尤墨在心中很是感慨了一番,开口时颇有些愧疚,觉得自己有当面调*戏良家妇女的嫌疑。

    “是啊。她的德语也很棒,最开始我决定出国踢球的时候,她已经着手准备了。”

    拉基西奇一阵头晕目眩,夸张的胸前双峰裂衣欲出,“稍等,我需要休息一下......”

    两人奇怪的交流方式吸引了另外两个家伙的注意,江晓兰还没开口,亨利已经一脸歉意地起身,打了声招呼之后,走了过来。

    身为主人,他心里很清楚今天的宴会缘何所起,现在瞧着两位客人状态都不错,时间也不早了,刚好是时候切入正题。

    走近了,才发现有点不对劲。

    “身体不舒服吗?”亨利先是朝尤墨笑了笑,再转身低头,小声询问。

    拉基西奇满心的惊讶找不到人倾诉,正憋的够呛,送上门来的家伙可不能放过。她于是一把拉他过来,语速奇快地讲述了一遍。

    没想到亨利脸上一点惊讶之色都没有,听完只是点了点头!

    这份反应让她有点不爽,仿佛精心准备的笑话没有达到效果一样,薄怨满满。

    亨利有些无奈,只得压低声音解释道:“想想看,一个年仅19岁就能当上助理教练的家伙......身上的一切,都和平常人不一样吧。”

    女人关注的焦点显然不在这上面,不过一味纠缠于此有些喧宾夺主的意思,拉基西奇勉强点了点头,目光转过。

    亨利可没把今天的宴会当成打发时间来着,瞧见自家后院已经摆平,于是主动开口,进入正题。

    “我没有想到,除了您之外,博格坎普先生居然也会要求我更勇于表现自己。可是现在球队正处于上升期,我担心那样做会破坏良好的更衣室气氛......”

    这话一开口,真菜鸟与假菜鸟就有了区别,尤墨没有简单粗暴地否定对方的看法,收了笑容,微一点头道:“是啊,所以当时我说,‘当恶人我没有心理压力,你大概不行。’”

    亨利没想到这货瓶子里装的还是老酒,稍稍一楞后,笑着问道:“那以您的观点来看,我还是应该努力寻找个人与团队之间的平衡点,而不是沉迷于个人表现?”

    听起来天衣无缝的回答却让尤墨直摇头,“不,攻击型的踢法,与组织型的踢法完全是两回事。”

    亨利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眼睛瞪的老大,“我明白您的意思,可是西尔万的效率那么高,我担心自己达不到同样的水准,并因此拖累整支球队!”

    因为激动,声音有些大,另一边聊的渐入佳境的两人也瞧了过来。尤墨笑了笑,目不斜视:“想达到那样的水准,需要拥有强大的抗压能力,不然即使某一阶段达到了,出现状态起伏的时候怎么办?”

    这话显然有些超出了心理预期,亨利楞住了好一会,才喃喃自语道:“是啊,如果目的只是偶尔闪光,那以我目前的状况来说,不存在多大压力就能办到。如果想成为扛起球队前进的家伙,现在的状态远远不够。能力上不够,心理上也不够......”

    博格坎普探询的目光瞧了过来,尤墨得意地眨眨眼睛,旋又一本正经道:“所以呢,努力的方向正确了,效果才能翻倍。眼前局面看着不错,可真正的考验还没开始,一旦把自己定位成绿叶,再想当红花就难了。”

    亨利听的有点燃,正欲拍胸口放话,又想到最开始的问题了,于是有些挠头,“看来我需要更大胆一些,当个平衡破坏者,而不是平衡维持者!”

    江晓兰在一旁听的也很燃,小拳头握紧了鼓劲,“你很棒的,不要怕竞争带来的负面影响!”

    说完,她一脸期盼地望着尤墨,希望能得到一个“从此过上了幸福生活”之类的答案。

    这货岂能如她所愿!

    “你一直都是个平衡破坏者,只是自己并不十分清楚,也不太敢确认。造成这种状况原因有很多,全面性是罪魁祸首。过于全面的素质让你踢的很聪明,很少犯错,却在无意之中降低了攻击性,压低了能力上限。”

    稍作停顿,让人沮丧的声音继续响起。

    “其次是抗压能力。或许是以前的经历让你丧失了锐气,在需要做出选择的时候往往会犹豫不决。”

    “最后当然是自信了。这种自信包括场上场下,很明显你在后者上信心不足。”

    亨利脸上有痛苦之色一晃而过,目光坚定起来,“明白了,我会努力克服这些问题的!”

    没等众人有所表示,拉基西奇作恍然大悟状感慨起来,“难怪会有两个如此出色的女性.......同时愿意为你放弃正常的爱情生活!”

    江晓兰听的满脸羞涩,红晕泛起,没好意思说话,只是伸手拽了拽尤墨的衣服。

    这货丝毫不觉有恙,坦然受之,“爱情是件奢侈品,还是亲情来的更稳固一些。她们为了我放弃了奔放热烈的爱情新鲜期,直接进入了漫长的婚后生活,这让我在愧疚的同时,愿意花更多的心思在她们身上,而不是眼前的花花世界。”

    既在意料中,又在想象力之外的答案,惊讶了两个明显处于热恋期的男女。拉基西奇紧紧握住亨利的手,激动的满脸放光,“蒂埃里,谢谢你今天的举动,我感觉自己好像见识到了另一个世界。”

    亨利却比她更敏锐地察觉到了真相。

    “不,是另一种文化的魅力。”

    ......

    周三下午,本菲卡队的大巴缓缓驶入海布里球场。

    葡萄牙劲旅在这片土地上名声不显,历史战绩也缺了些底气,因此围观的阿森纳球迷还算友好,没有用起哄嘲笑来迎接客人。

    十分钟后,穆里尼奥从打开的车门里现身,稍稍打量了下四周后,开始用葡萄牙语吩咐他的助手。

    球队很快集结成队,开赴更衣室,他却不紧不慢地吊在最后,下巴微微抬起,嘴角含笑,仿佛故地重游一般。

    奇怪的气场引起了球迷们的注意,很快有记性够好的家伙,叫破了葡萄牙人的真身。

    一时间嘘声大作!

    媒体们是些无孔不入的主儿,奥维马斯身为球迷们最喜欢的球员之一,突然离开的原因已经被公布出来。于是何塞*穆里尼奥这个名字成为了他们痛恨的目标,不少人一提起来就咬牙切齿。

    若是一直保持低调,不再出现在他们关注范围内的话,事情或许会渐渐淡去,无人再提。可现在距离那时仅仅四个多月,如此高调现身自然会吸引仇恨,把原本平淡的气氛变得火爆起来。

    随着口口相传的速度越来越快,嘘声里夹杂着谩骂,开始集中问候葡萄牙人。原本一直安静前行的本菲卡队员们,明显不太能接受这种对待,一个个的面色不善起来。

    穆里尼奥依然故我,脸上像是带了面具一样,始终微笑着在看,在听。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远处指手画脚,破口大骂的家伙们。

    主教练的泰然自若让球员们放心下来,顺便握紧了拳头,皱紧了眉头,眯起了眼睛。

    不长的一段路走完,所有本菲卡球员们却像经历了一场没分胜负的战斗一般,把怒火藏在了心底,努力平复呼吸,静待真正的战争到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