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们尽力了,奈何青春风暴太猛,刮起的方式又是潮水般的地面袭击。他们老迈的防线有些狼狈,不太能适应这种大陆化风格的冲击。

    最终他们坚持到比赛第42分钟时球门终告失守,0:1的比分带到了下半场。

    这样的结果在意料之中,温格没有急于换人调整,一直等到常规换人点才开始行动。

    尤墨与亨利同时披挂上阵,一个换下了帕洛尔,一个替下了格里曼迪。

    所有阿森纳人,包括场上球员在内,精神同时一振!

    这两人单独出现在场上,带来的变化或许还不足以扭转颓势,同时上场所带来的威摄力与化学反应相当可观,对手即使心里不虚,战术也必须有所调整。

    果然!

    利兹主教练,阿森纳名宿大卫*奥莱利立即走向场边,大手一挥。

    放弃高位逼抢,回撤,压缩后场空间!

    如此一来,一直被抢到生活不能自理的罗西基终于刑满释放,重新开始活跃!

    捷克人的小身板在尤墨与维埃拉的左右护驾下变得如鱼得水,失联很久的锋线得到中场的大力援助后,犀利程度直线上升!

    后防线原本破漏不堪,随着整体阵形压上,双闸一锁,顿时变得牢固起来!

    随着时间流逝,渐渐看到胜利希望的利兹联变得愈发保守,已经没有退路的阿森纳则拿出了鱼死网破的架式,死死将对手压制在半场!

    这种情况下破密集防守成了重中之重,亨利在禁区里的作用反倒不如游走在禁区外更有威胁。同样,尤墨原本是满场飞奔无处不在的角色,现在摇身一变成了攻城锤,屡屡出现在禁区里抢点或者捡漏。

    两人分工合作,特点发挥的淋漓尽致。持续的压力之下,青年军终于暴露了经验不足的问题,如同他们的对手在之前的比赛中遭遇的一样。

    或许每一支志在青云的球队,都需要经历这些考验,才足以成就辉煌。阿森纳已经迈出了英超,开始接受欧洲顶级豪门的挑战,利兹联刚刚具备了虐菜的能力,捕虎还差点意思!

    比赛第79分钟,罗西基在右路与维尔托德展开连续配合,两人的脚下技术出众,默契配合更是一点即燃,丝毫不给对方反应时间。连续的一脚传递之后,利兹联左路防线被完全打穿,原本可以在禁区外用战术犯规来终结的威胁,被放入了禁区,变得让人愈发棘手!

    底线处回拉,横传门前!

    忙乱之下,两名利兹联球员撞在了一起,都没能解围,亨利获得了舒服之至的起脚机会!

    不料,刚准备抬脚,身后已经无能为力的防守球员伸手一拉,让他失去了平衡!

    哨声随后响起,不过皮球在此之前被亨利碰了一下,变成了一次传球!

    尤墨的杀手本能从来不会因为裁判的存在而失灵,就在所有人都在等待命运的判决时,这货轻松摆脱防守,脚弓推射破网!

    不过.......

    进球到底有没有效?

    按理说皮球已经破网,不应该再判点球了。可主裁判仿佛觉得自己的权威受到挑战一般,楞是无视阿森纳球员们的抗议,认定自己吹哨在先!

    点球!

    或许从来没有哪个点球让人如此蛋疼,确认状况之后,就连见多识广的温格都觉得头痛不已。

    这种进球不算需要重罚点球确实有过先例,但在此时出现难免有主场哨的嫌疑。尤其是竞争对手曼联队同样没能取得领先的情况下,很难不让人怀疑是否有人被弗格森的影响力干扰,做出了偏向性判罚!

    比赛时间已经不多,球队士气正旺,如果因为这样的波折诱发心理波动,导致点球不进,那之前的努力很可能付之一矩!

    甚至是整个赛季的努力都付之一矩,36轮不败的战绩随之做古!

    压力骤然袭来,让温格有些举棋不定。

    谁来罚?

    制造点球的亨利?

    同样在冲击金靴的尤墨?

    或者队长维埃拉?

    犹豫之中,已经有人站在了十二码线前。

    温格摇了摇头。

    好吧,或许只有他不觉得有什么大不了的。

    “呃,猜测一下,他会仍然坚持那种大力轰门吗?”

    帕特*莱斯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听起来并不轻松,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

    温格又何尝不是。

    “不知道,我真的看不透他。”说完,又有些恨恨的,“见鬼,我活了这么大岁数,居然会看不透一个刚刚年满20岁的家伙!”

    “嘿嘿......”帕特*莱斯干笑了两声,正色道:“我猜他会做出改变!”

    “为什么?”温格瞪大了眼睛,瞧着点球还没罚出,于是抓紧时间转头,看了眼老伙计。

    帕特*莱斯居然不慌不忙,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那种缺乏变化的点球方式,并不能带给所有人信心,我想,他已经意识到这一点了。”

    ......

    比赛结束于1:1,尤墨在这样一粒充满另类争议的点球中,采取了最常见的脚弓推射,收获一粒进球的同时,也为球队带来了宝贵的一分。

    因为这一分,本轮同样没能取胜的曼联队仍然落后阿森纳两分,剩下的两轮比赛必须取得全胜,才不用看竞争对手的脸色。

    这粒进球也让尤墨在射手榜上超越了伊布,距离榜首的范尼只有一球之差。不过考虑到对方还有两场比赛,他只剩一次机会了,因此看好他的人不多,能不能拿下这个史无前例的后卫金靴,要看竞争对手的发挥。

    点球引发的争议其实不大,原因倒不是判罚准确,而是点球进了。

    这算是典型的唯结果论,此时出现也没人愿意深究,倒是尤墨突然改变作风,不再用蛮不讲理的爆射来罚点球,引起了诸多猜测。

    就连温格都忍不住好奇,决定当面确认一下。

    这轮比赛过后,球队迎来了难得的休息调整期,十天后才将赴马德里进行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较量。

    当然,有时候休息的太久也会破坏原本良好的节奏,而且多数球员还要参加劳民伤财的国际友谊赛,需要面临受伤与疲劳加剧的双重风险。

    身为主教练,最头痛的就是这种完全不受控制的风险,于是像尤墨这种另类就显得弥足珍贵。

    为了表示感谢,法国人很想致电中国足协,表达亲切的问候。

    不过他也明白,对方心里不是没有国家队的存在,只是时机未到,不想分心而已。

    这让他有些感动。

    他很清楚,对方在意的不是阿森纳这面招牌,而是这面招牌下的人们。

    当然,其中有战友,也有对手。

    就拿刚刚结束的比赛来说,如果点球没进,36轮不败的战绩作古,联赛冠军拱手让人,那些等候已久的炮弹会统统发射出来,完全颠覆这表面上的平静。

    从某种角度来看,对方一直在走钢丝。

    “难得有两天假期,想去哪玩?”

    周五的训练结束,温格的办公室内里多了两位客人。

    尤墨,凯莉。

    意大利姑娘的好奇心无穷无尽,训练居然也要跟来。王*丹原本有些不放心,可转念一想也就释然了。

    既来之则安之,与其处处提防,不如大大方方,顺便还能考验一下枕边人是不是嘴里一套,心里一套。

    她其实很清楚,在伦敦这种花花之都,想要杜绝狂风浪蝶是不可能的。如果因为再所难免的事情疑神疑鬼,终日不得安宁,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

    这一点上她看的非常透彻,也不忘忠告心里不踏实的江晓兰。

    信任建立在相互交流的基础上,如果用单方面的价值观来衡量一切,最终只能让分歧越来越大,彼此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

    “还没打算好,可能会陪家人出去一趟。”

    尤墨大大咧咧地坐在沙发上,不过也没忘记介绍身边的姑娘。

    温格其实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现在见着真人之后,难免会有些好奇。

    其中最让他感兴趣的,是这个姑娘对只见过一面的家伙如此信任,居然抛下一切过来投奔。

    更为神奇的是,两人看起来并不像情侣关系,反倒像朋友!

    难道面前这家伙拥有男女通吃的吸引力?

    能把敌人变成朋友的那种魅力?

    “她呢?也和你们一起吗?”温格笑着问道。

    “你呢?一起吗?”尤墨转头问道。

    “当然,我现在可不习惯自己一个人!”凯莉笑着回答。

    “现在?”温格抠起了字眼。

    “是啊,以前只有心情好的时候才会希望有人分享快乐。现在即使想到以前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也不会觉得难过!”凯莉笑的更灿烂,湛蓝色的大眼睛眨啊眨,很调皮的样子瞧着身边人。

    尤墨也笑,朝对面的老头儿双手一摊,“感觉多了个女儿!”

    “哈哈哈......”温格放声大笑起来,眉眼乱颤。

    凯莉显然并不清楚对面坐着的老头儿拥有多么夸张的资源,此刻瞧着对方笑的开心,也觉得有趣,起身过来敲桌子,“您难道也这么认为?”

    温格好容易忍住笑,用力咳嗽了两声,一本正经地说道:“哪有,你们非常般配,怎么看都像是一对恋人!”

    “哇哈哈......”凯莉乐的手舞足蹈,轻扭腰肢,猫步往回走,“听见没,听见没!”

    尤墨一脸赞许地点点头,声音诚恳,“是的,都说女儿是父亲的半个情人,你在这一点上非常出色!”

    “呃......”凯莉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转头搬救兵,“他太可恶了,您难道不觉得吗?”

    “当然,我非常赞同你的观点!”温格大大义凛然地说罢,话音一转,“可你也瞧见了,若论斗嘴,我拿他也没办法!”

    一听这话,凯莉顿时满血复活,弹簧一样转身,迅速走拢,压低声音问道:“不如咱们换种方式来对付他?”

    “好,就这么说定了!”温格说着,忽然想起一事来,于是扬声问道:“真是奇怪,帕特告诉我,你居然会为了别人的想法而改变自己!有这么回事吗?”

    尤墨正悠哉游哉地看窗外的风景,听到问题才转过脑袋,想了想,问道:“罚点球的时候大叔告诉你的?”

    “哦?难道你告诉过他?”温格皱了皱眉,旋又说道:“这可不太像你的一贯作风!”

    “没有。大叔看来对我非常了解。”尤墨来了精神,眼睛也不再眯眯着,“人总是会有意无意忽略自己的缺点嘛,有个了解自己的人在一旁提醒,是件非常幸运的事情。”

    “哦?居然是他提醒的你?”温格惊讶异常,眼睛睁的老大。

    “是啊,他告诉我,用这种方式罚点球可能会有很高的命中率,但对于其它人来说很难产生认同感。”尤墨一脸严肃,仿佛在讨论的是点球不进所带来的后果。

    “嗯......”温格沉吟了一会,点头道:“是的,别人没有你这份心态,所以很难认同用这种方式来处理宝贵的点球机会。”

    “这和他们一直以来所接受的理念区别很大,想要获得多数人的认可,除非保持百分百的命中率!”尤墨笑了起来,眼睛眯眯着,“所以有的时候坚持原则不一定能解决问题,反倒会忽略原则的背后到底是真理,还是固执己见。”

    “哈哈,看来你有新的发现?”温格也笑了,声音里有说不出的轻松。

    “没错,那种方式看起来洒脱,其实包含了小瞧对手的成分。”

    尤墨收了笑容,缓缓说道:“一直以来,我都小瞧了点球中的技术含量,觉得只要心理素质过硬,球速够快,没有哪个门将能反应过来。”

    “结果这种错误的认识伴随着我,一直到现在。”

    “真正的高水准较量中,除了能力接近的对手,相互之间的情报工作都会非常到位。因此像我这种单一的方式处理点球,很容易被针对,心理素质再好,球速再快也没用。”

    “这提醒了我,而不是因为别人的看法而让我产生改变的动力。”

    话音一落,旁听很久的凯莉不服气了。

    “这么说来,你还是以自己为中心嘛!”

    听了这话,温格笑而不答。尤墨原本还想偷懒,见状只能坦白从宽。

    “拥有改变自己的能力,才足以改变其它人的看法。”

    “反面例子也有。”

    “比如不成功的家庭教育中,言传总是大于身教,最终教育出来的子女会完全照搬自己的所有缺点,优点反倒不一定完全继承。”

    凯莉听的惊讶不已,“你居然在学习怎样当一个合格的父亲?”

    尤墨点了点头,目光转向陷入沉思的老头儿。

    温格察觉到了,于是惊醒。

    “所以呢,当他的女儿也没什么不好!”(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