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六下午,马德里。

    一家人商量来商量去,也没商量出个结果来,最终还是尤墨一拍大腿,想起件事来。

    贝克汉姆!

    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尤墨一向喜欢非礼,这次破例了。

    两人之间的关系经过此次事件后大进一步,刚好这周英格兰国家队将赴西班牙,在欧洲杯开幕前进行一场分量十足的热身赛。于是提前过来感受一下气氛,顺便收集下情报就变得非常有必要。

    结果没想到,下榻的酒店大厅里,除了贝克汉姆一家三口之外,还有一位商人模样的老头儿,笑着迎了上来。

    除了尤墨,一家人没一个能认出眼前这位笑容满面的半百老头儿,听完介绍后依然一头雾水。

    弗洛伦蒂诺*佩雷斯?

    西班牙ACS建筑集团公司老总?

    难道是来谈商业合作的?

    其实搞不清楚状况也没什么,知道对方是有目的而来就行。于是他们客随主便,在维多利亚的指引下开赴目的地,把三个男人留在了大厅里。

    眼前这位热情洋溢的西班牙人为何出现在这里,尤墨心知肚明原因所在,也不点破,客套依旧。

    弗洛伦蒂诺同样保持着耐心,言语之间分寸拿捏得当,丝毫不会让人因其目的而生厌。

    以尤墨这种久历江湖的老鸟,此时都挑不出毛病来,可见对方城府之深。

    又客套了一阵之后,弗洛伦蒂诺可能觉得时机差不多了,于是开始描绘心中理想。

    “......每年至少买入一名世界顶级球星,让皇家马德里这个名字成为所有人为之惊叹的存在!”

    还有。

    “现在正是豪门之间拉大差距的最好时机,一旦错过,俱乐部招牌的含金量会大大降低。相反,一旦成为超级豪门,世界瞩目的焦点,我们将站在食物链的顶端,无须看别人的脸色行事!”

    “健康的财政是我的追求,因此不用怀疑俱乐部经营状况,我们会比上市公司还要透明!”

    面对这些说词,尤墨没有不耐烦,也没有用阿森纳这面招牌来抵挡对方的攻势,反而一脸微笑,听的很是认真。

    贝克汉姆身为介绍人,此时观察的很仔细,不过瞧着瞧着,开始疑惑。

    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一直不表态,真当自己是来听竞选演讲了?

    弗洛伦蒂诺显然也没想到状况如此棘手。

    说到口干舌燥对方依然满面笑容不断点头,这是想干嘛?

    “您的耐心大大出乎我的意料,直说吧,我已经为今年夏天的竞选准备了很久,先前的方案是路易斯*费戈,大卫到来之后变得没有必要了。您是我心中的球员典范,能与您共事是我的骄傲。”

    说完又补充道:“可能现在谈论这个问题并不是非常恰当的时机,不过从您公开大卫与你的交谈内容这件事情上,可以看出您不是个会被条条框框约束的人,所以我才冒昧前来,征求您的意见。”

    听到这里,尤墨终于开口了。

    依然微笑满脸,声音轻松愉快。

    “您所描绘的蓝图非常有吸引力,我想,大概会在五年左右的时间里,豪门之间的差距会越拉越大,超级豪门将会成为其它俱乐部的梦魇,球员趋之若鹜的所在。”

    听了这话,弗洛伦蒂诺顿时笑容满面,不过还没来的及表达心情,就被一瓢凉水浇在头顶。

    “所以,我们阿森纳需要跟上步伐,场上场下都不能输给您所钟爱的皇家马德里俱乐部。”

    这话一出口,原本愉快的气氛顿时凝固。

    弗洛伦蒂诺不但如意算盘落了空,脸上更是难堪。

    虽说他不是皇马现任主席,只是在为两个月后的竞选在四处活动,但两军交战在即主动招揽对方大将,其行径严格说来正是场下手段的代表作!

    他原本以为对方即使心有疑虑也会点到即止,不会如此决绝,结果没想到费了半天口舌只换来一句划清界线的狠话!

    这让他觉得愤怒,即使修养良好也无法平息怒火。

    “我不否认阿森纳现阶段的竞争力,从这个赛季你们的表现就能看的出来,这支球队拥有一批值得信赖的球员。”

    笑容勉强地说罢,弗洛伦蒂诺抬起了下巴,“但是以后呢?这些球员在经历这样一个出色的赛季之后,还会甘心自己那微薄的薪水,宁愿自降身价也要留在阿森纳吗?”

    说完不忘撂狠话。

    “我其实非常希望看到你们在场上持续优异表现,因为越是这样,俱乐部就会被衬托的愈发寒碜。走着瞧吧,赛季结束的时候你会看到泡沫是怎样破裂的!”

    对话到此结束,双方原本该起身拂袖而去,结果两人依然坐在沙发上没挪窝。

    还有介绍人在,面子不能不给。

    “呃,我很惊讶,我以为,您与佩雷斯先生既然理念一致,应该会非常有共同语言......”

    贝克汉姆一脸尴尬,声音迟疑,“结果可能是有些误会吧,我想。”

    听了这话,弗洛伦蒂诺脸色稍缓,目光也不再凌厉。

    尤墨笑了笑,起身,伸了个长懒腰。

    “我们的理念的确有共通之处,不过没有误会。”

    “只是佩雷斯先生把人心看的很透,我还达不到那种层次。”

    “所以,只能场上见了。”

    ......

    贝克汉姆的好心办成了坏事。

    他原本以为,尤墨屡次挑战俱乐部高层是因为无法忍受教条刻板的传统理念,心生离意才这么做的。于是当下一任俱乐部主席的热门人选,弗洛伦蒂诺*佩雷斯找到他的时候,他觉得机会来了,可以投桃报李了。

    其实这么想也很正常。

    站在球员角度来看,敢跟主教练对着干的家伙都已经是胆大包天的存在了,俱乐部高层更是高高在上的主儿,主动挑战他们是摆明了不想继续呆下去,临走前潇洒一把。

    这种观点相当普遍,除了阿森纳铁杆支持者态度乐观,认为尤墨是为了俱乐部长远考虑外,很少有人这么认为。

    在很多人看来,这货向俱乐部高层施压是为了发泄心中不满,同时也给其它球队释放信号。由于大战在即,没人敢拿他怎样,于是所有的矛盾被暂时压下,赛季结束才是秋后算账的时候。

    其实弗洛伦蒂诺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才会把握十足地向对方描绘心中蓝图。

    结果没想到,两人碰了一鼻子灰!

    尤其是权势涛天的佛洛伦蒂诺,何尝见识过这种不识抬举的家伙?

    简直又臭又硬!

    于是欧冠半决赛第二回合比赛前,西班牙媒体像打了鸡血般兴奋,阿森纳队刚刚现身马德里,就被团团围住。

    问题很多,其中最尖锐的莫过如是。

    “阿森纳是否因为满足不了Mo的胃口,才一直无条件妥协的?”

    面对这样的问题,温格能有好气才怪了。

    不过教授的名头不是盖的,即使愤怒也不会出口成脏。

    “任何一名球员都是俱乐部的一员,他们有权力发表自己的看法。我认为这是责任心的体现,并不是胃口大开,为了自身利益做出有损俱乐部形象的事情。同样,俱乐部也需要为球员的利益考虑,做出任何决定都不能无视球员的状况。”

    这样的答案显然无法满足记者们的探索欲*望,于是问题接踵而来。

    “他在球队中的作用确实无可替代,至少在目前情况下他拥有与俱乐部高层对抗的实力。那会不会赛季一结束,他就被迅速挂牌出售?”

    温格早有所料,回答的依然滴水不漏。

    “球员转会的事情现在就谈论的话为时尚早,眼前这场比赛才是我们关注的焦点。”

    问题继续,存心为难一般,用词尖酸刻薄。

    “阿森纳正在建造的是一座价值高达数亿英镑的现代化球场,为此俱乐部高层不得不从球队持续抽血。Mo站在球员的角度表示抗议很正常,任何人都无法忍受吸血鬼一样的老板。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才是挑战不公的斗士,不是吗?”

    温格的怒火开始燃烧,语气不那么刻气了。

    “阿森纳是一家包容多国文化,拥有优良传统的俱乐部,建球场是经过反复讨论,仔细研究后做出的决定。我不否认球员的切身利益会因此受到影响,但任何一家俱乐部都有高峰与低谷,都会遭遇各种挫折与打击。如果有谁因为自身利益受到影响而心生离意,我会和他坐下来好好谈谈,彼此都听听对方的意见。”

    停顿了一下,声音变得斩钉截铁。

    “每当赛季结束的时候,都会有人离开,有人进来。就像我们的人生一样,不可能有不散的宴席!”

    听了这话,记者们变得兴奋起来。

    他们的目标原本就不在温格身上,上述问题只是为了铺垫,好让当事人明白自己的处境。

    结果左等右等,一直不见人!

    最终有人忍不住了,开口询问。

    温格脸上终于有笑容。

    “他提前一星期就来了,据说已经掌握了绝密情报。”

    “等着瞧吧,他会给你们带来惊喜的!”

    说罢,潇洒转身,大步离去,只留下记者们风中凌乱。

    烟幕弹?

    信是不信?

    不信的话,会不会像第一回合那样,开场17秒就0:1落后?

    信的话,需要小心谨慎吗?

    这可是主场,赢球才能昂首挺进决赛的情况下,仍然需要小心翼翼吗?

    ......

    尤墨确实没回去。

    原因嘛,有些难以启齿。

    这货倒是没耽误正事,又是看比赛又是收集资料,抽空还要保持身体状态。他的家人难得有机会出来玩,来的又是马德里这种度假胜地,购物天堂,于是玩的乐不思蜀,两天假期结束之后依然留连忘返。

    尤墨见状大腿一拍遂了众人心愿,打电话给温格告假。

    一开始法国人还心有疑虑,结果听到这句话之后,释然了。

    “西班牙人比任何时候都不欢迎我的到来,在他们的眼皮底下玩捉迷藏正是时候。”

    这话听起来没什么营养,不过以温格对他的了解,也能猜出个八*九不离十。

    这货在憋大招!

    毫无疑问,这支阿森纳队的最大X因素就是他,因此保持神秘感非常重要,即使没有干货,也得让对方陷入思考,在做决定之前考虑再三。

    心理战!

    这种曾经被法国人所不耻的手段,现在堂而皇之地成了秘密武器,被温文而雅的教授随手扔出,砸翻了一片。

    大战在即,正是流言满天飞,任何小道消息都能占据头版头条的时候。皇马将士们没有生活在真空当中,面对第一回合的不利结果,他们没有任何小瞧对手的资本。

    即便是主场,即便实力超出对手,他们也得使出浑身解数,才能把胜算提高。而这种时候对手主动出击,声称已经掌握了绝密情报,届时将带给他们惊喜,带来的影响会伴随整个备战过程。

    他们不想去猜,但又无法控制自己的好奇心,也没办法阻止别人在那猜猜猜。于是比赛还没开始,焦点已经空前集中,所有的目光都在寻找那个仿佛人间蒸发的家伙。

    其实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但人家就敢大摇大摆地出入各种场合!

    原因嘛,其实很简单。

    这货一直没和球队汇合,下榻酒店都不在一处,顺藤摸瓜岂不抓瞎?

    “你还真别说,老是藏头露尾反倒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这打扮的像个摇滚青年之后,别人想认都不敢认!”

    比赛前一天上午,尤墨陪王*丹去挑礼物。这货穿了一身稀奇古怪的衣服,戴了幅夸张的大墨镜,一连逛了好几家店都没引起多少关注。反倒是贵妇模样的王大记者吸引来一票好奇的目光,耳边隐约可闻小声的议论。

    不过说的都是西班牙语,耳朵再灵也听不懂。

    尤墨却很清楚原因出在哪。

    两人风格太不搭,母子吧又夸张了些,小白脸还差不多。

    好在这货很有当小白脸的觉悟,也不戳破,乐呵呵地回道:“是啊,是啊,好久没逛过街了,居然腿不酸,腿不累,脚不麻!”

    听了这话,王*丹一反常态地感慨起来,“真正出名之后,其中滋味并不好受,压力大不说,正常人的生活乐趣要减少很大一部分。从这一点上来说,我们算是跟着你享福了,既不用承担那么多责任,也不用烦恼生活问题。”

    尤墨没那么多感慨,随口应道:“习惯就好,路都是自己选的,没什么好矫情的。”

    刚说完,声后响起了一声清晰可闻的“咦!那不是......”

    用的是中文。(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