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0年5月12日,伯纳乌。

    尤墨虽然在昨天下午的踩场训练中感受了一下,但真正身处焦点中心时,那股汹涌而来的气流产生的压迫感,需要伸个长长的懒腰才能稳住呼吸,四处张望。

    这座全名“圣地亚哥*伯纳乌”的地标性建筑始建于1944年,整个工程耗时三年,耗资27.5万美元,是当时世界上最好也最现代化的球场。后来经过多次扩建后,正式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球场,最高峰时可以容纳12万人进场看球。

    由于这座球场的存在,马德里成了足球盛地,球员心中的天堂,“儿皇梦”的源头。

    当然,迪斯蒂法诺,普斯卡什,亨托们创造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欧洲冠军杯五连冠同样功不可没。

    为了适应新的硬件设施要求,这座球场在1982年举办世界杯时进行了大规模翻修,取消了站位,提高了安保,目前可以容纳8万人进场观看比赛。

    银白色的外观,蓝白相见的看台,白色条纹状草皮,蔚为壮观的白色战袍,战旗,标语......彰显皇室品味的同时,视觉上形成的冲击一点也不比老特拉福德的红色海洋来的弱。

    相比之下,阿森纳狭长局促的海布里球场实在拿不出手,即使儿不嫌母丑,女不嫌家贫,慕名而来的人们也很难被强大的冲击力征服,产生归属感以及向心力。

    或许温格执意要建造一座与之相媲美的球场,源头正在于此。

    每一名球员都会有大舞台梦想,尤其是懵懂年少的时候。眼前这种冲击力十足的场面,会在稚嫩的心灵中留下难以磨灭的印象,像一粒种子一样,伴随着他们生根发芽,逐渐成长,迈向巅峰。

    只可惜今非昔比,当前环境下想靠一已之力撑起一座球场,难度不亚于六出祈山。

    这也是尤墨向俱乐部高层持续施压的真正原因。

    干大事不能光指望能人,团队力量才是中流砥柱!

    “感觉如何?”

    热身结束后,尤墨收到了来自帕特*莱斯的问候。

    这货最近几天都没见人影,虽然据说是憋大招去了,但如此关键的时候玩失踪,或多或少会带来一些猜测议论。

    帕特*莱斯也不例外,最近没少找温格打探消息。

    此时见他仿佛沉浸在另一个世界中,于是出声试图唤他回来。

    “您问我,还是这里?”尤墨脑袋转回,笑了起来。

    他能感受到那些远的近的目光,也很清楚这些目光意味着什么,只是眼前这一刻足以写入记忆,伴随他很多年,所以要用心感受,仔细品味。

    这属于精神财富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不会显山露水,但可以在无声处让他获得启发,以及前进的动力。

    皇家马德里,又一座山峰!

    “呃,都,都有吧。”帕特*莱斯思路没跟上,有些卡壳。

    “我还好,这里也不错,唯一有些可惜的是,尼古拉不在,少了点让人兴奋的东西。”尤墨随口说罢,引来一片侧目。

    帕特*莱斯同样无法忍受这种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作风,提醒道:“比赛还没开始你就成了焦点,居然还觉得不够刺激?”

    尤墨点了点头,一本正经地回答,“是啊,您想想看,比起大卫那种浪子回头,尼古拉这种掺杂着仇恨与愤怒的对象,岂不更让人觉得刺激?”

    这话一出口,所有人默然,包括不远处的温格。

    的确,不是每个浪子都有回头的可能,至少从目前情况来看,尼古拉*阿内尔卡依然走在阿森纳的对立面。包括恩师在内,没有任何人能让这位足坛浪子产生回头的想法,言谈举止也从未表达过感激之情。

    于是每一名血管里流淌着枪手血液的人们,一提起这个名字就会觉得如鲠在喉。尤其是瞧见他在切尔西站住脚跟,开始为同城死敌立下赫赫战功的时候,仇恨渐长,把一颗颗愤怒的心点燃,恨不得踩他于脚下,让其永世不得翻身。

    可惜天不遂人愿,原本写好的剧本突然翻转,从温格与阿内尔卡的反目成仇,变成了弗格森与贝克汉姆的相逢一笑泯恩仇。

    其实两种剧情走向都有不错的吸引力,但前一种离高*潮还有一段或长或短的距离,后一种已然走向尾声。

    眼前这种场合没有阿内尔卡参与其中,反倒是弗格森与贝克汉姆之间的恩怨跳出来抢戏,未免有些主次不分。

    对于尤墨这种喜欢快意江湖的家伙而言,确实有些不爽。

    或许正是因为如此,这货才又一次跳出来拉仇恨,省的剧本走向完全变味,阿森纳成了被遗忘在角落里的龙套。

    “嗯,也是,尼古拉要是在的话.......”帕特*莱斯说着,扭头看了一眼老伙计。

    温格负手而立,面露沉思,不知有没有在听。

    “火药味大概会浓的多。”

    说罢,帕特*莱斯走近了些,压低声音问道:“干嘛要提这个名字,不怕影响阿尔塞纳的心情吗?”

    尤墨顿时一脸惶恐,声音都颤抖了,“呀,居然忘了,罪过罪过!”

    帕特*莱斯一眼就看穿了这货,于是扬起拳头道:“说实话,到底怎样想的!”

    尤墨只好收了演技,一本正经地说道:“仇恨虽然不能当成唯一的动力来源,偶尔拿来用用也不错嘛。”

    这话让所有听众会心一笑,不过没想到,还有下文。

    “就像一场电影一样,完全把自己当观众,岂不没意思。”

    ......

    与此同时,看台上。

    身处伯纳乌的白色海洋,王*丹长嘘短叹,张笑瑞笑而不语,蒲苇惊叹连连。

    三人阅历不同,心境不一样,观点也大不相同。

    王大记者心气高,打心眼里看不起阿森纳这座小庙,此情此景勾起了她尘封已久的念想,有些欲语还休。张笑瑞对自己目前的状况很满意,不觉得眼前这种大场面于他而言有多大吸引力,于是安心当观众。蒲苇本以为自己见识过大场面了,结果到此方知自己才是井底之蛙。

    其实比赛结果对于他们来说没有想象中那么重要。

    原因倒不是不看好阿森纳,而是觉得这支球队已经创造了一个堪称奇迹的赛季,即使没能捧走一座重量级奖杯,其中的每一个人也都对得起身价。尤其是以后卫身份出战,却能向金靴发起挑战的家伙,短板获得长足进步的同时,球场上的作用也突破了以往过于单一的形象。

    他才20岁,将来能达到什么样的高度,实在难以想象!

    眼前毕竟只是一场比赛而已,胜负难料,若以成败论英雄的话,对自家人而言是件挺残酷的事情。他们是家人,朋友,不是战场上生死与共的战友,需要给他提供的是温暖与宽容,而不是责任与义务。

    这让他们保持了轻松的心态,用心去感受这蔚为壮观的足球盛宴。

    “哇,第一次觉得白色居然也会这么好看!”

    蒲苇恋恋不舍地收回目光,转向场地中央。

    那里的球员们摆成一排,需要仔细看,才能找到尤墨在哪。

    其实还是现场或者直播看的少,不然早就熟稔于胸。莱曼的身边原本应该是队长所在的位置,但这支球队里偏偏有一个能全方位压制队长的家伙,于是这个位置被他长期霸占,丝毫不会有人表示异议。

    看的少的原因倒不是不想看,而是欧冠的时差问题以及英超直播在国内的覆盖面不够导致的。

    当然,真正到了现场,在那种冲击心灵的震撼洗礼下,“看球”这件普普通通的事情,才能足以成为改变人生走向的转折点。

    只可惜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机会早已溜走的无影无踪,徒留遗憾在心中徘徊。

    “是啊,从这一点上来说,足球文化正是用心才能营造出的氛围。把这种氛围沉淀下来,感染越来越多的人,让他们参与其中,感受乐趣,才能真正把职业足球做大做强。”

    王*丹说着,话题一转,“比如说咱们的男足国家队,穿的也是白色衣服,能有这效果吗?”

    “嫂子你这么说我真开心!”

    大声说罢,蒲苇笑的前仰后合,仿佛听见一桩值得回味良久的笑话一般,神情动作都夸张之至。

    王*丹顿时得意起来,手拍胸口叹道:“吓死我了,吓死我了,你下次能不能提前通知一下!”

    张笑瑞也笑,不过笑容不太自然,有些讪讪的,“对不起嫂子,她喜欢这样一惊一乍的,我都被吓过好几次!”

    “哦......”王*丹拉长声音应了一声,很快转过头瞧着场上,留了个含冰带霜的侧脸给他。

    “关你啥事,哪用你道歉嘛!”蒲苇气哼哼地收了笑容,撅嘴皱眉,“就是一听嫂子说这话,我就想起男足奥运会预选赛没能出线这件事。还好你没去,不然也要被唾沫星子淹死!”

    张笑瑞被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只好苦笑着点头,“是的,期望越高,投入越高,失望越大,愤怒也越夸张。不过我和老大他们不一样,我是想去别人不让去.......”

    没说完又被抢白,蒲苇一脸的无可奈何,“哎呀,不这么大实话挂在嘴边,你就觉得对不起观众是不是?”

    张笑瑞听的张口结舌,无话可说。

    冷眼旁观的王*丹却幽幽开口了。

    “实话有实话的好处,省心,不闹的慌。”

    听了这话,蒲苇脸上表情数变,最终还是定格在扭头轻哼上。

    张笑瑞只好坐端正了,瞧着场上。

    比赛刚刚开始。

    这一次没有戏走老路,中圈开球后双方阵式摆开,一攻一守有板有眼。

    双方的出场阵容同样没有奇兵,阿森纳这边博格坎普主动请辞了国家队赛事,为的就是不错过眼前这场堪称职业生涯中的命运之战。温格早有准备,于是上一场打满全场的罗西基收兵入库,荷兰人与亨利这对黄金搭档出现在锋线上。

    其它位置没有变化,依然是地球人都知道的十人众。

    从这一点上来说,温格算是出尔反尔,自己否定了客场对攻的计划。

    没办法,2:1的比分必然会给球员们带来优势心理。平局就能出线的情况下如果放不下包袱,对攻会成为笑话,会让球队从一开始就落入对手的掌控之中。

    毕竟实力落于下风,士气又不占优的话,再好的战术也会大打折扣!

    皇马这边同样没有变化,仿佛料定对手不会一上来就排出352阵容搏命一般,博斯克延续了上一场的思路,继续用小快灵发起连续冲击。

    上一次他们用技术击倒了对手,虽然没能收获胜利,但场面压制非常明显,1:2的比分让人惋惜不已。这一次他们没有退路,只能备水一战。于是他们气势十足地战斗在每个角落,从比赛第一分钟开始,就把自己变成银白之矢,呼啸着扎往对手筑好的篱笆上。

    双方都有充足的准备,双方也都有不错的后手,这让比赛内容变得开放,没有上一回合那种充满试探的战术较量。

    仿佛一对约战于华山之巅的武林高手一般,多说无宜,功夫上见高低!

    从这一点来说,尤墨赛前费了不少心思放出的烟幕弹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皇马将士们夷然不惧,敞开了迎接所谓的“惊喜”。

    这让阿森纳的支持者们有些焦虑。

    大哥,惊喜呢?

    别等了,快放大招吧!

    不过也有不着急的人们。

    “心理战看来作用不大。”

    看了约莫七八分钟,王*丹已经言之凿凿地得出了结论。

    张笑瑞已然忘了开场时的尴尬,此时点头说道:“是的,博斯克是这支球队的掌舵人,非常清楚心理战的作用,肯定也采取了针对性措施。虽然名气没那么大,但这支球队在他的带领下气质有了很大提升,不再像以前那般各自为战,一盘散沙。”

    “难怪阿内尔卡会被低价甩卖!”蒲苇的思维有些跳跃,不过说出的内容倒是得到了一致认可。

    “没错,球场上再大牌的球星也不会有分身之术,博斯克决心打造一支冠军之师,而不是球星俱乐部。”王*丹难得没有表示异议,只是目光没有转过,依然盯着场上。

    局面确实不够乐观,莱曼在短短七八分钟时间已经做出了三次有效扑救!

    “是啊,球星的作用在于打破平衡的能力。要是连平衡都建立不了,再大牌的球星也会被球队拖累。”张笑瑞连连点头,声音恳切。

    只是依然不见焦虑。

    蒲苇有些忍不住了。

    “说真的,你想的办法一点也不新鲜,真的有用?”

    听了这话,张笑瑞那张憨厚的脸上笑意十足,圆圆的眼睛里神彩丰沛。

    “等着瞧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