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上课,大教室,100多人。老师讲到修辞手法,举例,我是一个好老师,这句用了哪些修辞手法?众说纷纭,比喻,讽刺,夸张,反语。。。最后排飘来两个字,拟人!!!!

    有了思路上的启发之后,温格的执行能力值得称道。

    当晚,法国人连续数个电话就敲定了计划的第一步。

    造势!

    俱乐部越大,名头越响亮,形象也就越重要,或许在内部竞争时会不择手段,但在明面上一个比一个爱惜羽毛。像马赛这种球队,已经因为行贿丑闻让俱乐部形象跌至谷底过了,这要再用小人得志的嘴脸去扩大负面影响,等于是在自毁招牌!

    行贿可以是个人行为,可以为了俱乐部而让个别人背黑锅,但通过一系列举动来挽回形象损失,用必要的姿态来补偿当年的受害者,无疑是一件展现整个俱乐部胸襟气度的事情。

    总不能实言相告,“我们没打算把罗伯特*皮雷斯卖给阿森纳,让温格见鬼去吧!”

    那不得被人黑成炭渣?

    即使委婉一些,“实在不好意思,温格的电话来的太晚了。”,也很难摆脱故意而为的嫌疑。

    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存心报复?

    要是按温格原来的想法,找个名笔来冷嘲热讽的话,双方大不了捋开袖子撕,反正光脚不怕穿鞋的,马赛队卖谁也是卖。即使形象上可能蒙受一些损失,但双方都不在一个联赛中,时间一久,影响也就慢慢淡化了。

    阿森纳呢,得到了什么?

    气,气没出成,人,人没撸来,到头来最多博人同情一把。

    竞技体育需要同情吗?

    不需要的话,拿什么来狠狠打对方的脸?

    是的,让对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其实当年的受贿丑闻已经过去足足六年了,事件影响早已淡化,此时被人忽然提起,带来的更多是好奇,是翻旧帐。尤其是被人歌功颂德后,所有人顺理成章地等待着想象中的结局出现。

    相逢一笑泯恩仇!

    泯你妹的恩仇呀,咱压根就没打算答应好不好?

    这句话即使到了嘴边,也没人敢公布于众。于是负责转会事宜的马赛俱乐部经理慌了,赶紧把电话打到了俱乐部主席那里。

    结果可想而可知。

    身为俱乐部经营者,没有人敢冒如此大的风险去报复别人。

    当然,对于小人来说,即使迫于形势低头了,暗处恶心人的手段依然会层出不穷。温格心知肚明这一点,计划的第二步在两天后开始实施。

    谈判!

    打铁需趁热,新闻有时效。马赛高层正忙的焦头烂额时,他带着助理和家人,一同高调现身马赛市。

    不请自来的客人本不受欢迎,但在此时却成了得罪不起的家伙。马赛高层心知肚明这一点,既不敢怠慢,也不敢拿现编的理由来拖延时间。

    所有人都看着呢,记者们的眼睛尤其雪亮,再不快马加鞭送走瘟神,指不定就被人怀疑诚意问题了!

    谈判顺利结束后,温格开始他的第三步计划。

    致谢!

    虽说他是受害者,获得补偿是件理所应当的事情,但受害者如果把握不好分寸,也可能摇身一变,成了得寸进尺的小人。

    尤其是对方并不是真心实意的情况下,一旦有言行失当之处,立即会被揪住尾巴猛踩!

    事成之后表示谢意这种东西,表面上看无关大局,实际上影响深远。

    一来,是为故事划上圆满句号,让看客们心满意足。二来,是麻痹一下对手,让他们猜不到他的真实想法。三来,是给罗伯特*皮雷斯留一个良好印象。

    身为球员,转会中遭遇双方俱乐部撕逼是件挺常见,也挺无奈的事情。

    时年26岁的罗伯特*皮雷斯,是法国队夺取世界杯的重要功臣,97年以500万英镑的身价转会至马赛后,在球队的日子过的并不愉快,场内场外都爆出过不谐声音。现在的阿森纳虽说被人喷的体无完肤,可实力摆在那儿,成绩上也明显高出一大截来。

    薪水就更不用说了,法甲联赛比德甲还不如!

    有温格在,有维埃拉,阿内尔卡,佩蒂特,维尔托德,格里曼迪,加尔德,这些成功的案例在,阿森纳于法国球员的吸引力毋庸置疑。

    如果因为昔日恩怨导致转会流产,除了阿森纳蒙受损失外,罗伯特*皮雷斯同样算是受害者。如果事成之后没有表示,甚至转头就翻脸,身为球员同样会觉得尴尬。

    现在温格亲自出马拍板了他的转会事宜,顺便还成就了一段相逢一笑泯恩仇的江湖佳话。如此一来,他既可以笑着挥别过去,也能以不错的江湖地位开始新的职业生涯!

    真是做梦都要笑醒!

    “什么,你说什么?为什么说好了的事情又反悔了?”

    从法国回来之后,温格就一头扎进了工作中,结果大早上的一个电话,让他有了似曾相识的感觉。

    还好,这次是笑着问的。

    帕特*莱斯出尔反尔,决定要多陪老伙计一年!

    英格兰人本打算上赛季结束就退休的,结果球队遭遇雪崩之后,正处于百废待兴之中。老头儿于是不顾家人劝阻,毅然决然地把电话打到了主教练这儿。

    要是换作以前,温格断然不能同意,结果在家中经历过如此危险的事情之后,一个奇怪的念头开始遏制不住。

    有那个家伙在,压力重重的工作也会变成享受,既然自己感受到那种渴望了,为何不让老伙计也一同走一遭?

    与此同时,帕特*莱斯家中。

    尤墨与莱曼两人正四目相对。

    “哇哈哈,怎么样,我赢了!”

    “哎哎哎,大叔你也太不靠谱了,还有温格先生也是,怎么能说退就退,说不退就不退了呢?”

    帕特*莱斯放下电话,哭笑不得地看着两个家伙。

    这种事情也要打赌?咱可是不听医生劝阻,拼了老命也要再陪你们干一年的,能不能有点同情心?

    “咦,才几个月不见,你英语提高很快嘛!”尤墨完全无视了老头儿,继续客大欺主,在那忽悠小莱曼,“早说了不要跟我打赌,偏不信!”

    “我来球队半年多了......何况我是德国人......”德国人有气无力,“你要不这么说,我真没兴趣跟你打赌......”

    “喂,你们两个,也太不像话了吧,怎么能把莱斯先生扔在一边,自顾自的聊天呢?”一旁的王*丹看不下去了。

    “哈哈,不要紧,不要紧,听他们聊天挺有意思的。”帕特*莱斯忙摆手。

    “愿赌服输,说吧,有什么要求。”莱曼可没有那货脸皮厚,听了这话赶紧把话题扯回来。

    “帮我打个电话给史蒂文斯先生。”尤墨大大咧咧地说罢,转头斜了眼王大记者。

    王*丹本打算报以老拳的,结果眼睛还没瞪圆,心中忽然一动。

    她和江晓兰一样,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这趟过来除了看望老头儿之外,她是有心想把李建和隋东谅介绍给俱乐部的。结果一路上那货只是笑,也不给个明确答案出来。现在瞧着能进入主题了,她扮演的角色却不适合主动提起,于是着急之中,等到了意外的答案。

    沙尔克04?

    按她原来的想法,阿森纳在主力门将大卫*希曼受伤之后,廷斯*莱曼需要一个合格的替补才行。而且随着马克*奥维马斯的离去,左边锋位置上也出现了人员空缺。如此一来,国内关节已经打通的两个家伙岂不顺理成章地登陆过来?

    李建目前的能力并不能独挡一面,做莱曼的替补刚好,隋东谅与奥维马斯同样是速度型球员,拿来补空岂不美哉?

    沙尔克04???

    “为什么要现在打?”莱曼掏出手机后才觉得不妥,“说什么?”

    “说你想他了,然后把手机给我。”尤墨谆谆教导完毕,转头向帕特*莱斯解释道:“有两个从前的队友想出国踢球,正在帮他们联系俱乐部。本来打算找您试试的,结果廷斯打赌输了,就先麻烦他好了。”

    “我怎么感觉自己像是坠入了一个圈套?”

    碰上这种家伙,莱曼只能暗叹交友不慎。

    “哦?是吗?为何要便宜他们?”

    老头儿好奇心顿起,一旁的王*丹有过之而无不及。

    “就是就是!为什么呢?”

    “一边是友情,一边是基情......”

    尤墨在心中默默唱罢,清清嗓子开口道:“门将这个位置,只有站在门前的时候,才能体会到真正的压力。我希望我的这位兄弟能有更大的可能,去竞争一个主力位置,而不是安于训练,或者偶尔打打杯赛。”

    “另一个兄弟特点与马克太过接近,难免会被人放在一起比较,就目前阶段来说,两人的可比性太低,会造成严重的信心不足。”

    听了这话,众人恍然。

    竞技体育始终以实力为尊,任何光环,捷径,运气,都会有消散的时候,没有足够的实力做为支撑,难免会在困难来临时原形毕露。

    既然没有身处豪门的实力,那就收拾起浮躁的心思,从适合自己的层次开始,先打好基础再说!

    “好了,问候完毕,该你了!”莱曼动作很快,手机递过来的同时,脸上有些若有所思。

    过去的两个多月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候,饶是德国人意志坚强,也难免会有怀疑自己的念头产生。说实在的,他其实都没有勇气来面对眼前这家伙。

    只是日子还要过,球得继续踢,再无法面对,也要挺直了胸膛去迎接子弹。

    可惜念头刚刚产生,就被无情的现实给击的粉碎。

    “......什么,怪我没好好照顾廷斯?拜托,他29我19好不好?”

    莱曼扬起了拳头,无力地落在自己胸口上。直跺脚。

    “......还得我去一趟?我老婆行不行?想我了?啊啊啊,荷兰人果然可怕!”

    王*丹扬起了拳头,用力地落在那货背上,通通直响。

    “......为什么不介绍给阿森纳?兔子不吃窝边草呗!哦,不对,任人唯亲影响不好!”

    帕特*莱斯也装模作样地扬起了拳头,实际上老头儿一句德语也听不懂。

    好一会,电话终于打完了。

    众人于是都松了口气。

    听这货讲话前得做好心理准备,不然一惊一乍的能把人唬出心脏病来!

    “为何让你也一起去呢?”王*丹忍不住先问道。

    “这才是认真负责的作法,不然怎能看出彼此的诚意呢?”尤墨难得一本正经的,继续分析道:“沙尔克04这样的球队,风格上讲究韧性,意志与纪律性要求很高。在我看来,部队出身的两个家伙刚好合适,但人家可不知道。”

    “部队出身?”帕特*莱斯兴趣又被勾起,“真想见识一番呐!”

    “会有机会的。”王*丹转头报以歉笑。

    “是的,从风格上选择球队,比薪水,荣誉,地位,这些东西来的更加长远。”莱曼也难得好好说话,不过没说两句,又觉得自己身边就有个大反派,“你呢,为何选择一支风格完全不一样的球队?”

    “想听答案的话,跟我一起回趟德国?”尤墨笑道。

    “没问题!”莱曼爽快答应。

    “我觉得我可以试着回答这个问题。”王*丹却出人意料地毛遂自荐起来。

    “女士优先!”

    不等尤墨发话,另外两位瞬间化身绅士,一个比一个语气诚恳。

    瞧着面前两对专注的眼神,王大记者百感交集,“和这个家伙一聊正经事儿就受打击,久而久之,我都觉得自己那么些年的人生经历,读过的那么多书,思考过的那么多问题......”

    “太水了吧?”尤墨忍不住打断。

    “呃,好吧,是扯的有点远。”王*丹跟随这货多年,脸皮厚度早已不可同日而语,此刻依然声情并茂,“在我看来,球队的风格与其说是文化,不如说成环境更合适一些。而人与环境之间,会因为性格的不同,产生不同的互动方式。”

    顿了顿,待听众点头之后,王大记者继续挥洒自如,“有些人性格强势,拥有强烈的改变环境的想法,有些人性格沉稳,能适应各种不同的环境,有些人性格软弱,容易被环境左右。”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