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支阿森纳阵中,帕特*莱斯是个非常特殊的存在,虽然助理教练官位不大,名字也不会经常见诸报端,但在球员心中他是无可替代的一员,影响力远远高于表面。

    原因很简单。

    温格是个完美主义者,即使脾气还好,也会给人以距离感,让人难以亲近。尤其是重权在握的情况下,无论是刚上位的新人,还是当打之年的主力,抑或是职业生涯时日不多的老将,与之相处时总会觉得有压力。

    这种情况下想要敞开了沟通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因此桥梁的存在变得非常重要,否则会形成误解,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大叔”这个亲密无间的称呼正是帕特*莱斯的形象写照,不过严格说来,他更像一个保姆,用他的宽容乐观来保持阿森纳这个大家庭的稳定和谐。

    这样的保姆其实每支球队都需要,温格的弟子们有幸拥有一个。

    他们也都很清楚,保姆的身体状况堪忧,只是因为放不下阿森纳这面旗帜,舍不得离开他们,才一年又一年地出现在俱乐部的每一个角落。陪他们出征欧战,帮他们解决生活问题,替他们出头,与他们谈心,让他们感受温暖。

    每个人都爱戴他,就连尤墨的人缘都不如他。

    可现在,他倒下了。

    在一个关键无比的节点上,他因为心脏病发作被紧急送往医院,生死未卜。

    其实球员们在比赛中的时候已经注意到教练席上的动静了,只是他们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生与死,原本那么遥远,现在却在一线之间,那么清晰。

    这让他们既震惊,又伤感,心里像是塞了团棉花一样,明明有东西,可就是觉得空落落的。

    温格没有推卸责任,直言是因为自己导致帕特*莱斯心脏病复发的,可这样的理由没办法缓解球员们的情绪,就连还有45分钟才能结束的比赛也无法遏制伤感的产生,注意力的转移,以及沉重的步伐。

    他们其实很清楚,用一场胜利来表达祝福才是现在应该做的事情,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也无法扭转已经肆意弥漫的伤感气氛。

    温格心知肚明这一点,或许他应该隐瞒此事,等到比赛结束后再告诉他们。但深深的自责让他无法原谅自己,也无心撒谎,更不想在老伙计生死攸关的时刻,没事人一般高谈阔论,劝弟子们不要担心难过。

    主教练如此,球员们哪能不受感染。

    于是整个中场休息的15分钟成了让人心情无比沉重的追思会,所有人都无心恋战,包括尤墨在内。

    这货与帕特*莱斯打交道最多,关系也情同父子。

    虽然年龄看起来不像。

    不过事情的真相显然被温格隐瞒的很好,就连一向直觉过人的家伙都没有察觉到,自己才是真正的元凶!

    下半场比赛开始的没有任何悬念,阿森纳的一盘散沙人尽可见,状态之差反倒让皇马主帅博斯克判断失误,白白浪费了接近十分钟时间!

    在西班牙人看来,对手经过这样的上半场之后,反弹是必然的。因此为了保险起见,适当地回收阵形,扎好蓠芭,等对手的三板斧一过再反攻,显然比一上来就霸王*硬上弓效果要好的多。

    结果没想到!

    进攻无力,防守松懈,仿佛正在进行的不是一场事关个人职业生涯含金量的命运之战,反倒像一场兴趣平平的热身赛!

    博斯克实在没搞懂,区区一个助理教练,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影响力!

    居然能让已经闯入欧冠半决赛的队伍瞬间土崩瓦解,变得毫无斗志!

    不过没搞懂不要紧,及时纠正错误就行。于是从比赛第55分钟开始,皇马不再刻意放缓节奏,疾风骤雨般的攻势再度刮起!

    莱曼顿时成了场上最忙碌的家伙。

    其实整场比赛他都非常忙碌,体能流逝的速度实在不像一个守门员该有的。

    德国人有一颗大心脏,职责所在更是让他不能像队友一样情绪化。在球队处于风雨飘摇的状态时,他没有试图通过大喊大叫唤醒队友,而是用沉闷嘶哑的怒吼,像困兽一样负隅顽抗。

    他看起来是那样的无助,随时都有可能被凌厉的攻势击倒在地,可每一次灾难即将来临时,他总能出现在最危险的位置,用疲惫的身体挡住即将穿透球门的子弹!

    他没有试图与尤墨沟通,他很清楚帕特*莱斯在对方心目中的位置,他更清楚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把自己当成战士,在流尽最后一滴血之前,不容许任何伤害再降临到他们头上!

    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直觉告诉他,所有的努力都不会白费力气,冥冥中自有天意!

    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了伯纳乌的公敌,他甚至听不见那些嘘他的声音,他只能听见脑海深处残留的记忆。

    为什么要抱怨命运的不公,而不是自己不够努力呢?

    时间变得更加缓慢,仿佛过了很久一般,高悬天上的时针终于走过65分钟。

    是时候换人调整了!

    其实换人早就应该进行了,奈何整支球队都不在状态,换谁上去都没办法真正改变局面。

    最终温格的选择不出所料。

    格里曼迪下,罗西基上。

    这样的换人调整看起来风险很大,但没有办法,阿森纳目前的战斗力连八成都发挥不出来,只有被虐的份。如果再不想办法在进攻中做点文章,铁人也会被无数的子弹穿透!

    只是球队的防线原本就处于风雨飘摇状态,贸然撤下一名后腰,变阵442菱形中场,能抵挡住对手凌厉的攻势吗?

    不能的话,岂不让莱曼的努力彻底白费?

    算了,反正死守下去也是被淘汰的命,死马当活马医吧。

    有这种想法的人不再少数,罗西基被他们寄予厚望,仿佛成了改变比赛结果的胜负手。

    可惜现实像一瓢冷水一般,很快就浇醒了心存侥幸的人们。

    比赛第71分钟,皇马在左路展开攻势,罗伯特*卡洛斯利用劳伦转身偏慢的弱点弯道超车成功,底线处倒三角传给雷东多!

    阿根廷人的动作虚实结合,节奏掌握的流畅之极,连续两次变向后,尤墨没能跟上步伐,让对手传出了一记漂亮的斜线穿越!

    劳尔从科洛*图雷身后闪电般杀出,一蹴而就,打入了个人本赛季欧冠第8球!

    2:0!

    大比分3:2,皇马彻底逆转!

    瞧着皮球最终还是在球网里转悠,莱曼躺在球门线上,慢慢地合上了眼睛。

    泪水从眼角溢出,顺流而下,消失在泥土里。

    .......

    过去的20分钟比赛看的所有阿森纳人揪心不已,看台上的三个家伙也不例外。

    他们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直觉告诉他们肯定有不同寻常的事情发生。身为旁观者,而且是距离遥远的旁观者,他们有心无力,想做点什么都办不到,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

    意料之中的丢球反而让他们放下包袱,打破沉默,开始苦中作乐。

    “这下好了,丢一个也是丢,丢两个也是丢,好事成双吧。”

    王*丹苦笑着说罢,眼睛都不肯盯着场上了,于是转头打量另外两个家伙。

    张笑瑞的心理承受能力看起来比以前强出不少,这种状况下仍然能看的一脸泰然,仿佛局面尽在掌握一般。

    蒲苇原本就不是心理素质强悍的家伙,现在更是不堪,整个人都萎靡到座位上,看起来随时都有可能睡着。

    其实是不敢再看了,怕被更大的打击刺穿心脏。

    “真瞧不出来,看起来心思细腻的家伙承受能力超乎想象,大大咧咧的家伙原来是纸老虎!”王*丹懒洋洋地说罢,不打算再继续唱独角戏了,于是转过头,漫无目的地四处打量。

    她其实也不想看下去了,比起结果,她更想知道尤墨在想什么,以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切都显得非常诡异,让她心生寒意,脊背发凉。

    “嫂子过奖了。”

    张笑瑞终于肯转过头看她一眼了,只是声音依然平静到不带有一丝感情。

    “赛前老大就跟我说过,背水一战才能充分发挥潜能,带着一个球的优势来这里,真不如落后一个球来这里。”

    听了这话,被人说成纸老虎的家伙忍不住了。

    蒲苇薄怨满满,手脚并用,拳打脚踢。

    “尽胡说,哪有第一回合不想赢的?而且两个球都是你们老大进的,要是不想带着领先优势来这里,干嘛拼死拼活地赢下第一回合?”

    “是啊,为什么?”王*丹被勾起了求知欲,难得瞪大眼睛瞧着面前的小胖子。

    一如六年前,那趟飞往广岛的漫长旅途中,她与他所扮演的角色。

    “原因其实很简单。”

    张笑瑞从不卖关子,以前是不敢,现在是不愿。

    “我们都知道,比赛的胜负最重要,过程次之,”

    “可当一场比赛的结果不具备决定意义时,过程的重用性就已经超越了结果。”

    “比如上一回合比赛中,拼尽全力也没能赢下对手,与明明有力但不使全力,最终没能赢下对手,有何区别?”

    “显然,所有人错过了一次提升实力的绝佳机会!”

    “漫长的赛季中,只有那些能通过比赛不断提高自己,把比赛当成学习机会的球队,才能笑到最后!”

    “当年老大告诉我们,即使是输了,也不能两手空空的回去!”

    听到这里,王*丹终于忍不住打断了。

    “那这场比赛呢,你告诉我,这么踢下去还不叫两手空空?”

    张笑瑞稍稍迟疑了一下,眼神迅速变得不再犹豫。

    “等着瞧吧,会有绝地反击的!”

    ......

    会有绝地反击吗?

    瞧着让人仍有一线希望的比分,所有人都不愿意就此放弃。联想到之前他们的表现,所有人又不愿意再投入感情,寄希望于逆转颓势。

    丢了第二个球之后,阿森纳球员们总算找回了些状态,渐渐开始全身心投入比赛。虽然状况遭糕透顶,可时间还有,他们只要进一个球就能把比赛拖入加时,甚至点球。

    这让他们心中重燃希望,脚下动作加快的同时,心中也开始呼唤那个熟悉无比的名字。

    他在干嘛?

    浑浑噩噩一整场比赛吗?

    身为目光焦点,尤墨不知道自己在干嘛。

    他其实经常在场上思考人生,脑袋里不时地会开小差,但他最终都能找回自我,用属于自己的方式击碎横在面前的障碍。

    只是,这一次的打击正中他的软肋,让他陷入了从未有过的空虚与焦虑之中,迫切想知道帕特*莱斯到底怎样了。

    他有多年行医的经验,很清楚心脏病的诱因是什么,可惜事发当时他不在场,没办法确认状况,更没办法采取措施挽救岌岌可危的生命。他同样了解温格的脾气性格,知道温文而雅的家伙一旦发脾气,会比经常发脾气的家伙要可怕的多。

    他原本以为两人的观点产生了分歧,以至于多年的友情也无法阻止争论,以及互相伤害。

    直到他看到莱曼的眼泪之后,仿佛一道闪电从脑海中划过,他终于想起,自己忽略了什么!

    以温格的完美主义性格,能接受一直被蒙在鼓里的事实吗?

    不能的话,主动问他吗?

    成何体统?

    他其实并非有意隐瞒,只是觉得球队处于比分领先状态下没办法发挥潜能,不足以逆转局面,才一直按兵不动的。

    一如六年前那场决赛。

    他知道自己的观点不会被接受,于是以此为借口,心安理得地藏起了秘密。

    结果他忽略了,儿子闯下大祸时,主动揽下罪责的父亲。

    现在父亲倒下了,生死未卜,儿子呢?

    在思念中沉沦,在浑浑噩噩中消磨时间吗?

    不!!!!!

    既然无法逃避命运的安排,那就仰天大笑,或者长啸当歌。

    我自横刀向天笑,去留肝胆两昆仑。

    ......

    比赛第75分钟,伯纳乌球场兴高采烈的观众们,欣赏到一副让他们又惊讶,又好笑的事情。

    那个在赛前扬言要给对手惊喜的家伙,与球队一同经历了噩梦般的75分钟之后,不急着垂死挣扎,反而发出了恶狼般的怒吼。

    听清楚,看清楚之后,他们齐齐笑了,发了证明对方在哗众取宠,他们一起吹起了口哨,越吹越响,很快就盖过了所有声音,震的耳朵生疼。

    于是他们只好停了下来,继续看比赛。

    结果他们发现,对方居然还没完,还在无视正在进行的比赛,吼的声嘶力竭。

    他们笑了,除了笑,他们觉得多余的事情会让对方觉得自己很有成就感。(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