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厕看到一则标语“尿不进说明你短,尿不准说明你软”顿感鸭梨巨大.

    阎事铎自称“阎大胆”,人送外号“阎王爷”,一向以行事果敢且不拘小节闻名于江湖。

    不过今天算是见着大巫了。

    当尤墨心满意足地挂了电话,没事人一样向袁伟鸣询问,“编个故事糊弄她们没事吧”的时候,他再也忍不住了。

    “你这是假传圣诣!”

    结果没想到,居然挨批评了。

    “小阎啊小阎,你以为圣诣里的每个字都是出自皇帝之口?”

    听了这话,阎事铎面上虽然挂不住,心下却踏实了。

    官场中混,最忌领导面前自作主张。尤其是像眼前这种胆大包天的行为,碰上个思想守旧的老顽固,多半就当成小辫子给揪住,即使当面不翻脸,日后也难保不出事。

    “行啦,你别有心理负担,也别老是想着帮他善后了。”袁伟鸣一眼就看出来他在顾虑什么了,于是笑着解释道:“电话是朱总理打来的,叮嘱我们,不要有心理负担,好好踢,是非功过自有公论。”

    阎事铎戏做全套,闻言依然愤愤不平道:“看吧,总理被你说成主席,看以后怎么圆谎!”

    说罢还觉得不过瘾,又追问道:“她们没那么笨吧,你说什么都信?”

    袁伟鸣显然护犊心切,大手一挥道:“干大事不能畏手畏脚,怕这怕那,对她们来说,总理与主席差别不大,及时知晓才能转化为动力!”

    说罢也有些不解,转头问道:“要不要我打个电话和她们说说?”

    尤墨正沉浸在遥控的喜悦中,脑补之后有些迫不及待,不过瞧着球员通道仍然空无一人,于是耐心解释道:“赛前准备的再充分,上半场肯定还是会有些紧张。进球之后才能把情绪完全释放,紧张感去除。”

    两位大佬听的直点头,一脸的若有所思。

    尤墨笑的愈发灿烂,眼睛都眯眯起来了,“带着紧张感踢球,体力消耗会相当大,好在进球来的还算及时,不至于背着包袱踢完90分钟比赛。但是尽管如此,整个上半场的体力消耗仍然远大于平时,再加上中场结束前那一出,她们的注意力很容易受影响。”

    “疲劳的身体,愤怒的情绪,迷茫的心理,三者共同作用下,任何信息中传递的信号都会被放大。”

    “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对她们来说,是真是假并不重要,及时从干扰中走出,保持冷静的头脑的第一位的。”

    两位大佬听的一阵默然,好一会,阎事铎才感慨道:“是啊,知道真相又怎样。难道告诉她们,美国佬耍赖,咱不踢了?”

    袁伟鸣心情也不平静,不过身为中央领导的代言人,此时的他依然沉的住气。等到三人落座,15分钟时间即将走完的时候,胸中那股闷气渐渐散去,好奇心顿起。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不是你第一次在更衣室这么干了。”

    尤墨真心有些惊讶,点头道:“所以呢,有个助理教练的名头,干起坏事来没压力啊!”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袁伟鸣转头,一脸认真地吩咐阎事铎,“听到没有,这是找我要官呢!”

    阎大佬底气十足,微一点头道:“我记得当年老朱坐在教练席上的时候,和他一起的家伙就能指挥完整场比赛。一晃六年过去,对这两个家伙早就不能用正常人的标准来衡量了吧。”

    “记性不错!”袁伟鸣笑着拍了拍对方肩膀,起身道:“怎么回事,又把我搁中间?”

    尤墨真不习惯这种座上宾的感觉,好在只有45分钟了,坚持一下也不会掉几根头发。

    起身,笑着说道:“这儿完事我就得走了,怕你们想我,索性躲一边去。”

    玩笑的效果并不好,两位大佬对视了一眼,默默转开,瞧着鱼贯而出的姑娘们。

    距离有些远,他们看的并不清楚,就像中间坐着的这个家伙一样。

    看不清楚就看不清楚吧,他们想。

    在身边就好了。

    ......

    下半场比赛刚一开始,美国队发动了猛攻。

    由于多休息了一天且没有旅途劳顿,她们的体能贮备要明显好于对手。上半场最后时刻扳平比分的进球即便有裁判帮忙,有失公允,可竞技比赛里的误判比比皆是,她们并不担心会事后翻案,竹篮打水一场空。

    利用对手被干扰的注意力,把生米煮成熟饭!

    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她们充分发挥了主场优势,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席卷而过,节奏快的让人喘不过气!

    仿佛黎明前的黑暗一样,她们的高压打法开始频频制造机会,在所有国人心中投下一片又一片阴影。

    实力占优,士气高涨,再加上主场哨帮忙,这样的对手,拿什么击败她们?

    没有人知道答案,就连经常导演更衣室神话的家伙,也无法确认他这次能否再现奇迹。

    女足姑娘们呢?

    “瓜小容,你别告诉我你跑不动了!”

    比赛第62分钟,又一次成功阻击了对手之后,李娟从地上爬起来,朝自己的边路搭档嚷嚷起来。

    温利容是左后卫,除了要面对对手右路的狂轰滥炸外,进攻中依然要扮演重要角色。由于本场首发的蒲苇攻防两端并不平衡,她所承受的压力呈倍数上涨,以至于在比赛还有1/3的时候,体能已经亮起了红灯。

    没有人愿意在这样一场比赛中被提前换下,即使已经力竭,她们依然渴望战斗到最后一刻!

    “还好啦,你别操心我!”温利容双手拄着膝盖,一阵大喘气之后,努力直起腰来。

    “对不起。”

    内容一模一样的话,在同一时刻,从两个完全不同的家伙口中说出来,顿时引起了奇异的共鸣。

    仿佛人生中的某段经历与之前重合了一般,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李娟看着不远处的蒲苇,蒲苇不敢看她。

    她从对方闪烁的眼神中察觉了什么,却只想告诉对方,“爱就是爱,暗恋也是,没什么好遮掩的,每个人都有爱的权利。”

    “干嘛啊,你们?”温利容左右瞧了一眼,直想笑,奈何比赛迅速归于激烈,没有时间来细细品味了。

    那就下来再说吧。

    五分钟后。

    温利容倒地一个滑铲解除了边路威胁,结果却吃到一张黄牌。

    她已经抽筋了,场边的替补队员正在准备换下她。由于位置刚好在教练席这一侧,她听到了马园安的声音。

    “别勉强,现在不是逞能的时候!”

    提醒有些奇怪,看起来不像是一个主教练该做的事情,内容也不像是一个主教练该说的话。

    只有懂的人,才知道这么做意味着什么。

    她好强,不服输,她认死理,撞破头都不肯后退。

    这种时候,没有得到她的同意,她会记恨一辈子!

    恨别人,恨自己,恨命运。

    在马园安的心中,她们比冠军,比世界冠军更重要。

    仅此而已。

    “听人劝吃饱饭,滚蛋吧,瓜小容。”

    李娟一副没良心的笑容,说着没良心的话。

    “我想笑着送你,不想哭。”

    温利容也笑,旋又嘴咧起,直吸冷气。

    她没哭,有人却忍不住了。

    蒲苇把目光转开,任凭泪水洒落。

    “出息,瞧你那点出息!”

    孙纹的声音由远及近,在泪人儿耳边响起。

    蒲苇脖子梗起,脸别过,直直地瞧着看台。

    距离太远,看不到希望在哪。

    “眼睛看不到的话,用心去感受。”

    孙纹的声音放缓,轻飘飘地响起,听起来有些不负责任。

    蒲苇只觉心中某个地方开始一触即溃。

    “怎么办,娟姐要是走了,他……”

    “他在你心中活着,就行了。”

    “嗯。”

    换人没有马上出现,温利容咬牙站了起来,朝马园安挥了挥手。

    美国队显然闻着机会来临前的美妙气味了,右路攻势更猛。

    比赛时间进入了常规换人点,两边却都没有任何调整。仿佛笃定会有加时赛一般,双方都把换人调整的时间延后,等待更清晰的信号升起。

    决赛无名局,这一次也不例外。只是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美国队居然要在裁判的帮助下,才能扳回比分,而且扳回比分后猛攻了二十分钟依然无法改写比分,中国姑娘们的韧劲儿远远超出了她们的想象。

    这样的对手激起了她们的血性,随着时间迅速流逝,她们的动作开始变大,比赛也变得有些支离破碎。

    已经当了一次主角的裁判没敢继续用主场哨来影响比赛,到了这个时间段,所有的放大镜都开始聚焦,一举一动都无所遁形。

    比赛第70分钟,又一次攻防大战中。

    地点依然在右路,美国队拼死想打开缺口的地方。

    她们在之前的十分钟左右时间里,看出了对方的弱点,却没能很好地利用这一点,反而因为急于求成浪费了几次进攻机会。这一次她们吸取教训,在右路反复倒脚,想通过皮球的快速转移来耗干对手的体力。

    温利容没有别的选择,她的位置注定了被戏耍的命。她的体力早已到了尽头,支撑她的不是为国争光的荣耀,也不是虚无飘渺的主席问候,她的脑袋里不受控制地想起了这一路,这些年的点点滴滴。

    一直以来,她没有爱情,亲情也遥远的让人难以寄托,她只有友情,但她觉得只有友情也不错,至少没有那么多烦恼。

    身为女人,她没有尤墨那种包容天下的胸襟,好在她有自知之明,她不想当民族英雄,她只想让身后的家伙笑着离开。

    她不觉得自己在奉献什么,她觉得正是因为身后的家伙存在,她才能在这条道路上走到今天这种高度。

    她觉得幸福,她要用行动来为离别划上圆满的句号!

    双腿已经不听使唤,她于是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滚动着的黑白精灵上。

    不去想,它们就不会抗议了罢。

    别激动,时间还早;别激动,机会还多;别激动,对手还没有别无选择......

    她做到了,她终于在提醒了自己无数次之后,没有激动!

    比赛第71分钟,温利容左路大禁区外断球成功,衔枚疾进!

    所有人都楞住了。

    甚至包括她的队友们都想不明白,一个已经双腿抽筋的家伙,如何能在长达一分钟的折返跑之后,还能断球,还能带球向前!

    或许只有看台上高座的那个家伙,能够感同身受。

    “马克离开的时候,就是这样。”

    他没有把这句话说出口,他知道别人理解不了。

    世上没有不散的宴席,所以要把离别,变成美好的祝福。

    .....

    稍显沉默的气氛中,美国队员没有被吓住,她们迅速集结,包围了对手。

    仿佛早有预料一般,温利容身体一转,双腿灵活的不可思议,左右脚来回一碰,皮球已经敲给了过来接应的家伙。

    那个让她充满了神奇的力量,即将离开她的家伙。

    李娟在心中叹了口气,稍做调整,右腿抡起,皮球重回左路,那个终于回过神来,开始向前冲刺的家伙。

    女人天生对爱情缺乏免疫力,同样,对于潜在的对手,她们无法保持心平气和。

    好在她已经有了两个捷足先登的对手,好在她有足够的心理准备,她才能在此时保持心平气和,不会让猜疑毁了这一刻的心情。

    仿佛感受到这份平和的心态一般,蒲苇没有像之前那样急着向前推进。

    她停下了皮球,稍做观察,交给了过来接应的孙纹。

    她开始明白,爱情不是唯一,亲情不是永远,友情,只有友情,能超越时间和距离,越久越醇厚!

    既然明白,那就好好珍惜。

    美国队防守队员有些顾此失彼,中路空当大露,孙纹接球摆脱一气呵成,中路直逼禁区!

    身为女足头号球星,她曾经整夜难眠,苦苦思索前路。

    为国争光?

    她不觉得在高度物质化的时代,能一直坚持不等价交换。

    看着男足球员们一个个腰缠万贯,她心生忧虑,听着队友们一脸羡慕地讨论这些,她忧心忡忡。她曾以为拿下世界冠军后,一切都会不一样,但理智又告诉她,世界冠军改变不了什么,她们最终只能带着满身伤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