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不是很忙,一哥们叫我去帮忙,帮忙写结婚请帖。写了好久了,感觉有点不对,就是怎么看也看不出来哪里不对了。

    这时哥们媳妇过来看了下,就说了一句“你能不能把新郎的名字改下,我们是不可能的”。

    工资帽变更事关重大,克莉斯娜即使来了,仍然需要等俱乐部高层开完第三次会议再进行面谈。

    从联赛与足总杯双冠王,一下子缩水到慈善盾与联赛杯双冠王,阿森纳上赛季是典型的高开低走直至烂尾。即使欧冠获得了历史性突破,也难以弥补收成欠佳带来的各种影响。

    冠军奖,各种赞助,市场开发等领域都受到不小冲击,再加上年底动工的新球场是个无底洞,因此在加薪问题上球队管理层底气并不足,精打细算也在情理之中。

    克莉斯娜是这方面的行家,很清楚股份制俱乐部与私有制俱乐部有何不同。了解完事情起末之后,除了表示佩服之情外,她也没有急吼吼地在阿森纳刷存在感。

    第五轮英超联赛是一周双赛的第一场,阿森纳的对手不强,上赛季排名第十一位的西布朗。考虑到球队在三天后即将奔赴斯坦福桥,与风头正劲的切尔西来一场恶战,温格在排兵布阵上进行了大幅轮换。

    尤墨与维尔托德,格里曼迪,皮雷,永贝里一起坐在了替补席上,老将大卫*普拉特,凯文阿什利,帕洛尔,小将科洛*图雷,亨利,一起出现在首发阵容中。

    这样的轮换原本再正常不过,但在眼下这种多事之秋出现,难免会引起猜测。

    面对曼联队抛来的橄榄枝,仍然没有公开表态的当事人,难道与主教练矛盾激化,被雪藏了?

    比赛开始前,天空体育的两位解说,安迪*格雷与马丁*泰勒,抓紧时间回味了阿森纳的最近几场比赛。

    尤墨是毫无疑问的关注焦点,无论高光表现还是移动的背景墙,都在放大镜下被两人仔细分析研究,最终得出了不同与往的东西。

    “......脚下技术进步不明显,反倒是强悍的爆发力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这么说来,长达4个月的缺阵之后,他的缺点并没有得到有效弥补,反倒是优点变得更突出了?”

    “看来的确如此,尤其是这一次突然加速后的解围,还有这一脚平了世界纪录的射门,都属于接近人类运动极限的作品。至于脚下技术这种东西,以他的年龄来看,进步空间不会太大。”

    “会不会因为爆发力太猛,导致处理球时不够细腻,失误增多?”

    “也有这种可能......嗯,对,我在球员时代就有过这么个阶段。开始也是因为伤病耽误了很长时间,后来每天都在健身房挥汗如雨,体重与肌肉一起增加,身体块头明显变壮,结果......”

    “结果怎样?”

    “结果我的表现让所有人大失所望!”

    “不是吧......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哈哈,还好吧。其实现在想想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是我当时期望值过高,忽略了问题关键所在。”

    “嗯,是的,力量与体重一起增加后,身体对抗会进步很大,但是动作频率会变慢,球感会变差。”

    “没错,尤其是球感这种东西,在身体条件产生变化的时候,需要充足的高水平比赛来适应,单纯的训练并不足以完全找回感觉。不过从长远来看,肌肉力量的增加既能提高对抗性,又能避免伤病,射门也不会绵软无力。”

    “这么说来,温格把他放在中卫位置上,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很有可能!中卫拿球的空间很大,只要不冒险带球上前,后场组织中以安全球为主,脚下技术不足带来的影响会被降至最低。”

    “他很聪明,据说是主动要求踢中卫的。不过球迷却并不买帐,即使对阵利物浦的时候打入了一记关键入球,依然没能改变他们的看法。”

    “没办法,与前锋相比,中卫在镜头前面的表现力太平常了,谁不希望自己喜欢的球员经常出现在头版头条,TOP10呢?”

    “弗格森却不这么认为!”

    “是啊,三冠王到手,白金汉宫封爵,名字刻入历史......这些并没有阻止他继续前进,鲁德*范尼斯特鲁伊的表现已经足够惊艳了,他还想把Mo买来,与突然爆发的We一起,组成凯泽斯劳滕无敌组合!”

    “太可怕了,很难想象那一幕变成现实之后,曼联队会成为怎样的一支球队!”

    “欧冠卫冕?”

    “嗯,或许这才是弗格森的终极目标。不过眼下咱们还是回到比赛现场,看看两支球队会给大家带来怎样的表现!”

    ......

    会有怎样的表现?

    温格双手撑着下巴坐在教练席上,心中底气不足。

    曼联砸来的蛋糕太大,太诱人,时机也选择的恰到好处,无论当事人动不动心,对球队的整体影响显而易见。

    5万英镑周薪是个什么概念?

    世界第一!

    虽然可能被拒绝,导致世界第一没有问世就已经流*产,但人家是实打实的三冠王,眼下欧洲最红的一支球队,俱乐部排名上涨速度比火箭还快!

    换成其它人,能拒绝的了这种诱*惑吗?

    不能的话,又怎能一厢情愿地认为,别人能做到呢?

    稳定军心的办法其实也有,只是阿森纳没那个财力。

    董事会给出的底线是4万英镑,超出这个数字只能选择开仓甩卖。他不是董事会成员,却肩负着谈判的重任,说实话,在开口之前他有些害怕,害怕对方会犹豫不决。

    打破世界纪录的转会费,世界第一的年薪,顶级豪门,兄弟团聚......这些因素叠加起来,让他想想就觉得自己在强人所难。曼联可能在财力上不如切尔西,但其它方面超出太多,以至于确认了当事人的态度之后,他依然心里不踏实。

    身为主教练都觉得不踏实,球员们呢?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转过头,看了眼替补席。

    果然。

    替补席上一片安静,就连平时话最多的维尔托德都在静静地看着比赛。

    “配合上有些生疏,中场控制力不够,防线还是老问题......”

    耳边传来了帕特*莱斯的小声念叨,温格置若罔闻,依然直直地盯着替补席。他锁定住目标,想从那双微微眯起的眼睛里找到线索。

    微微眯起的眼睛很快有所察觉,它的主人略显惊讶地瞧了他一眼,然后起身,走了过来。

    替补席仍然安静如常,场边的摄像机却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迅速追逐了过来。

    “比赛才开始15分钟,您打算换我上去吗?”尤墨大大咧咧地坐在帕特*莱斯起身让开的位置,声音有些好奇。

    温格楞了一下,刚想开口,耳边却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抬起头,确认皮球在自家球门里打转之后,他有些恼怒。

    “这帮家伙踢的太紧,像是没在一起训练过一样,配合太机械了!”

    尤墨的回答有些平淡,“是啊,没放开。”

    温格忽然心中一动,想起身边这家伙的另一个身份了,于是问道:“你呢,有什么好建议?”

    尤墨没有谦让,直接开口道:“得让他们感受到愤怒,才能把紧张感丢在一边,找回比赛该有的节奏。”

    “愤怒?”温格默念了几遍,有些疑惑,“西布朗这样的对手都能轻松压制他们,难道还不足以让他们对自己的表现感到不满?”

    尤墨摇头,声音里不无叹息,“越是觉得不满,就越想发挥出真正的水平,这样一来,比赛节奏不但找不到,急躁的情绪很容易相互影响。”

    温格瞪大了眼睛,皱眉道:“意思是说,没有放开的情况下,对自己的不满容易导致情绪失控?”

    “是的。”尤墨忽然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举个不恰当的例子?”

    温格搞不懂这货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不过从以往打交道的经验来看,接下来说出的话可能又要唬人了。

    “说吧,我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在您看来,曼联球员的心目中,阿历克斯*弗格森是个什么样家伙?”

    从这货口中听到这么个名字,温格脸色一黯,好在心中有股傲气支撑着他,让他努力保持平静,“我想......能带领他们走向神坛的家伙,应该是被崇拜的无以附加了吧。”

    听了这话,尤墨摇头,直摇头,一直摇的对方作佯怒状挥起了拳头,才笑着开口道:“被崇拜只是一部分,更多的时候,是让人痛恨的存在。”

    “痛恨?”温格惊呼出声,一脸的难以置信。

    过份安静的替补席顿时有数道目光投了过来,不过法国人没空理会他们,嘴里开始念叨,“痛恨?让他们痛恨.......”

    好一会,他才像发现新大陆一样,双拳紧握,努力压低声音,却依然充满兴奋地说道:“我明白了,原来是这样!”

    尤墨笑容满面,起身,挥手离去,“是的,就是这样。”

    哪样?

    帕特*莱斯听的一头雾水,瞧着两个家伙居然不解释一下就散伙了,老头儿真心不能忍。

    可惜球队的表现依然没有起色,场上的家伙们像是被铁链束缚住手脚一般,越踢越不自在。西布朗原本实力只是中游,这一场却在球迷兴奋的呐喊声中发挥不俗,场面呈完全压制状态。

    身为主教练,这种情况下哪有心情讨论如何执教?

    帕特*莱斯决定迂回前进。

    “真是的,这帮家伙看来还是受之前事件的影响了。”

    听了这话,温格的思路转回了原点,不无叹息道:“是的,他们想努力证明自己,证明自己有能力帮助球队夺冠,让他有足够的底气对曼联说不。”

    “老将应该有老将的比赛方式,一味的蛮干刚好落入对手的圈套。”帕特*莱斯指着场上带球突破未遂的帕洛尔,摇头说道:“雷的身体还没有恢复到最佳状态,怎么能选择外线强行超车.......”

    温格静静地听了一会,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两支球队在他的注视下也没有任何变化,依然是主队发挥出色,客队不在状态。

    上半场一晃已经过半,帕特*莱斯有些沉不住气了。

    “这么踢下去上半场说不定要落后两个球!”

    “是啊,失误太多了,仅有几个发挥正常的家伙,也被其它人的频频失误给拉低了水平。”

    温格的语气太过平淡,以至于帕特*莱斯听完之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踢成这副模样居然不生气?

    在想什么呢?

    “中场休息时得好好教训教训他们,需要换人吗,我喊他们提前去热身?”

    “不用,还是老时间。”

    听了这话,帕特*莱斯忍不住了,“您的反应也太平淡了吧,难道您认为这就是他们的真实水平?”

    温格扭头朝老伙计笑了笑,声音依然不紧不慢,“不,当然不是。我只是听从了某个家伙的建议,决定改变一下思路,看能不能有所突破。”

    帕特*莱斯顿时记起两人之前打机锋的事情了,于是压低声音含恨说道:“Mo是个特立独行的家伙,而且一向推崇阿历克斯*弗格森的执教理念,您不是一直保留意见的吗,怎么会......”

    这种时候谈起老对手,温格脸上并无愠色,反而轻叹口气,摇头道:“那个时候Mo在我眼中是个爱惹麻烦的家伙,说出的话难免会让我觉得是在追求个性,是年轻人不通世事,不懂人心险恶。”

    说到这里,法国人顿了一顿,再开口前忍不住转头,看了一眼替补席。

    尤墨这次没有任何反应,仍然一脸专注地看着场上。

    “结果到今天我才发现,自己错了,错的很严重。”

    “我眼中的阿历克斯*弗格森,是个让人痛恨的可恶对手,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在曼联球员的心目中,他同样是个让人痛恨的存在!”

    “当然,他们心中的这种痛恨,是在挨批评的时候产生的,拿了冠军,名利双收的时候,感激他还来不及。”(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