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中的热闹还在继续,快到吃晚饭的时候,又有两位客人登门拜访。

    孙寄海,范智毅。

    这两位不用长途跋涉,坐地铁从南伦敦出发,一个多小时就能到金尼顿地铁站。

    他们在这个时间点上赶过来并不足为奇,可带来的消息却让尤墨颇为惊讶。

    曾经的大*连万达俱乐部,以1.2亿RMB的价格易主后,目前已经正式更名为大*连实德。由于内外交困,这支球队上赛季一度沦落到为保级而战的地步,于是向孙寄海发出请求,想让他回国驰援。

    事情本身并不复杂,但若牵扯到人心所向,顿时让人有些左右为难。

    大*连万达是孙寄海发迹之地,曾经一手制造“十连冠神话”的东北大帅李应发是他的启蒙教练,两者一同发出邀请,想开口拒绝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如果他在水晶宫表现出色,甚至可能更进一步,有加入豪门的机会,这种邀请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可惜不是。

    孙寄海能力有,但经验与身体条件还达不到英超级别,即使是为保级而战的水晶宫队,依然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围,导致他无法像从前一样光芒耀眼。

    一个赛季下来,他出场25次,只贡献了一次助攻,却收获了六黄两红以及两次不大不小的伤病。

    这对于新人来说其实很正常,奈何一同入队的范智毅表现太亮眼,完全盖住了他的风头不说,很容易在国内造成不良影响。

    毕竟大*连万达与上*海申花是多年的冤家,55场联赛不败纪录被终结正是拜对方所赐。两人作为球队象征一同征战英超联赛,难免会被拿来比较,成为国人扯皮撕逼的绝佳话题。

    身为老大哥,范智毅在这种情况下反倒不好劝他什么,于是只能曲线救国,建议他到尤墨这儿听听建议。

    孙寄海也很清楚兹事体大,影响深远,于是点头答应。

    以尤墨的脾气,这种事情一向是不掺和的,不过对方既然上门提及此事,发表些看法就变得有必要了。

    结果让所有人都没想到,这货一开口,居然是“等等,你让我想想,吃了晚饭再给你答复。”

    在所有人心中,这货从来都不会被问题难倒,天大的困难在他看来都是小菜一碟。结果没想到,看起来并不难分析的状况,居然会让他拿不定主意?

    王*丹有些想不通。

    “你最近怎么了,智力下降了吗?”

    晚宴没有在家中进行,人实在太多,不但坐不下,也没有足够的准备。于是一大票人闹哄哄地赶往附近的中餐馆,在二楼包间里各自坐下。王*丹一路上左右寻思都觉得不对劲,到了地方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结果一开口,在她另一边坐着的李健忍不住大声咳嗽起来。

    估计是呛着了。

    “没有,我还在发育。”尤墨一本正经地回答完毕,咳嗽声更大了。

    “发育你个头啊!”王*丹侧过身子,不无得意地炫耀了下胸前双峰,压低声音说道:“瞧见没,这才是二次发育!”

    确实值得炫耀,里面既有当了妈妈之后的加成,又有健身与保养带来的作用,是件非常值得表扬的事情。

    尤墨仔细瞧了瞧,顿时大惊小怪,“恭喜恭喜,多年夙愿终于成为现实了!”

    话音刚落,另一边的江晓兰不愿意了,伸手拽他衣襟,小声提醒:“你们两个注意下影响,真当别人看不见听不着?”

    听了这话,王*丹毫无愧色,修长的脖颈在众人的目光中走了一圈,甜美的声音响起,“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晚上好!”

    主持人范儿十足的作派顿时让众人眼前一亮,还没来及反应,声音继续响起。

    “在这异国他乡能有这场热闹,全是拜足球所赐。因此我建议在座的诸位举起手中的酒杯,为这项神圣的运动干一杯!”

    这下所有人无须指引,纷纷行动起来,一时间气氛热烈的仿佛一场久别重逢的聚会,需要无数个拥抱才能缓解心中的百感交集。

    其实在座的人们之间并无多么深厚的交情,像国家队小字号的李健,隋东谅与老大哥级别的孙寄海,范智毅,压根没什么交集。至于永贝里,薇拉瑞安,凯莉这些国际友人,更是八杆子打不到一块!

    好在,有一个人能把他们联系在一起。

    “这第一杯酒是为足球而干,第二杯嘛......”

    一杯酒下肚,尤墨咳嗽了两声清清嗓子,说了一半却卖起了关子。

    王*丹心领神会,微一点头道:“这第二杯酒,是咱们在此相聚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5月28日是墨墨的生日,也是欧冠决赛的日子,在此,我们用杯中的美酒,祝他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祝福声骤然响起,尤墨先干了杯中酒,再一一抱拳谢过。

    第二杯酒下肚,气氛愈发热烈,就连听不懂中文的凯莉,半懂不懂的永贝里,薇拉瑞安,都感受到那股浓浓的,亲情与友情交织而成的情感了。于是他们也加入进来,明亮的眼睛里满是期待。

    “当然,我们也不能忘了,在座的还有国际友人,是他们让我们的世界更开阔,人生更精彩!”

    “为他们干杯!”

    王*丹的声音依然甜美,形像与气质也同样不遑多让,可在此时此刻,所有人都觉得那些并不重要了。

    只有眼前这份光阴,才值得铭刻在心!

    .....

    一小时后,主持人与主人都不用太忙碌了,客人之间已经形成了良好的互动,不再纠缠他们了。

    王*丹于是旧事重提。

    “说说看,为啥要考虑那么久?”

    问完不忘表达自己的观点,“都已经见了世面,站稳了脚跟,年纪又那么轻,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在这儿打出名堂,不比在国内欺负人来的更有档次!”

    听了这话,尤墨笑着点了点头,不无遗憾,“是啊,虽然还没有完全适应,但在此时抽身离去,难免会走弯路。而且国内的水深不见底,这回去了还能不能出来,实在难说。”

    “那你还用考虑半天?”王*丹皱眉说罢,忽然想起了什么,笑道:“我明白了,你是怕他们不肯留下吃饭对不对!”

    “呃......”尤墨好一阵无语,吃了好些菜才把气顺下来。

    脸上的遗憾更重了。

    “我还以为你的智力也发育了,没想到还是不如这儿!”

    说罢用嘴努了努眼前的一道沟,咽了下口水。

    王*丹色心顿起,用桌布当掩护,一把拽住蠢蠢欲动的家伙,厉声说道:“说正事呢,思想能不能纯洁一点!”

    尤墨吃痛弯腰,解释道:“思想一直很纯洁呀,就是有些地方禁受不住诱*惑。”

    “我要生气了......”江晓兰把端着的酒杯放下,转头恨恨地提醒,“今晚别找我,你们爱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

    大招放的非常及时,两个不正经的家伙顿时道貌岸然地继续讨论起来。

    “嗯,那你说说看,有什么值得你考虑半天的?”王*丹一秒回归本色,手中只差一个话筒。

    “我这人比较传统,觉得人做事情不能太冲动,也不能太理智,需要找到其中的平衡点,才能让自己处于良好的心理状态。”尤墨面对镜头侃侃而谈,那副成功人士的派头顿时让附近的小弟小妹一脸崇拜。

    “冲动与理智的平衡点?”王*丹面露思索,手放下,轻轻敲了敲桌子。

    尤墨没去打扰她,杯中酒端起,一一敬过,最后一饮为尽。

    这货虽然并不经常出入这种场合,但几十年的人生阅历在那摆着,经验完全够用,气场也压的住。宴会过半了,既没有喝高,也没有失礼,典型的宾主尽欢。

    其它人也都知道他还有两场决赛没踢,没到真正庆祝的时候,于是配合默契,自己动手把自己喝高的不在少数。

    过了一会,王*丹的声音传来。

    “意思是说,太理智了也不见得是件好事?”

    尤墨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是啊,尤其是年少轻狂的时候,强迫自己用更理智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最终只能让自己言不由衷,或者更进一步,行不由衷。”

    “意思是说......”王*丹又仔细想了想,给出了自己的答案,“小孙如果选择留下,心里始终会有个疙瘩。反倒是选择回去,更有助于他看清现实,在成长的路上起到助推作用?”

    “是啊。”尤墨脸上笑容依旧,声音依然平静,“人生中总有些坑,是不得不跳的。”

    “明白了。”

    王*丹点了点头,嘴角浮起笑容。

    “想避开所有的坑,最终只能让自己越绕越远,对吗?”

    尤墨没说话,只是笑着点头,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

    宴会接近尾声的时候,王*丹目光环视了一圈,有些犯愁。

    主人太热情,主持人太给力,客人都喝高了......

    不光如此,自家两位老爷子,还有自家老娘,都喝的晕晕乎乎,给人一副瞬间年轻五十岁的感觉。

    好在两个小姑娘已经困的眼皮直打架,抱在怀里都不动弹的那种。

    “现在才发现,家里还是缺人呐!”

    听了这话,尤墨也不无遗憾地说道:“是啊,缺人。”

    “靠!”王*丹顿时炸毛,凑近了恨恨地说道:“把他们都扔这儿算了,咱们回去造人!”

    “丹姐......”江晓兰只觉得心累,原因不明。

    “嗯嗯,说正事,说正事。”王*丹一秒化身女主人,咳嗽两声继续说道:“这家店的老板我认识,要不请他帮帮忙?”

    “好吧。”尤墨一本正经了一个晚上,此时终于松了口气,“顺便问问他,店里缺人不,随便挑。”

    听了这话,孙寄海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先举手再发言,“老,老尤,我,我想回国,不,不想,不想在这当服务员......”

    这番发自肺腑的话一出口,三人努力忍住笑,纷纷点头。

    “唉,还是你了解人心,我还是太肤浅了。”王*丹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尤墨没说话,也没点头摇头,只是默默地看着对方,很快,脸上笑意全无。

    “回就回呗,还能多陪陪家人。”江晓兰走了过去,搀扶住摇摇欲坠的家伙,小声安慰,“其实墨墨和你一样重感情,所以才会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劝你。从理智角度来讲,你该留下,以图进一步发展。但从感情角度来讲,是该雪中送炭,报答培养之恩.......”

    话没说完,孙寄海哭出了声,“我,我当然知道,这种时候回去,肯定,肯定是走弯路了。我也舍不得你们,舍不得这里。可要是不回去,心里,心里.......”

    “心里踏实了,路才走的稳当。”尤墨的声音在一旁响起,听起来没什么感情。

    “是啊,行的正才能走得远。良心债一旦背上,即使发展符合预期,快乐也会减半。”王*丹补充完毕,转头往房间外面走,直到出了房间门,才叹息着摇了摇头。

    不过没多久,她就得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建议。

    “大孙的事情我想来想去,就一个办法能让他心里踏实,两头都不用掂记!”

    被人搀着的范智毅忽然出声,吓了前面的王*丹一小跳。

    对这位国内足坛一哥,她还是有些敬畏的,不为别的,光是那张横肉脸就让她心惊肉跳。

    说好的魔都男人,怎么长成东北大汉了?

    “您讲,我听着。”

    “大孙虽然关系还在国内,国家队的征召随时得应,但经纪人这一块大可以改换门庭,为将来做好准备,您说是不是?”

    “哟,您的意思是.......”王*丹眼睛一亮,声音提高了八度。

    “我这个年龄了,经纪人是多年的朋友,开不了口。大孙才活多少年头,谈不上什么交情,该换就得换,您说是不是!”范智毅笑了起来,说完转身,摇摇晃晃地走到孙寄海旁边,一拳擂在对方肩膀上,“别愁了,有你嫂子在这,还怕将来没机会出来?”

    孙寄海原本都把眼睛闭上了,一听这话立马来了精神。不过腿还是飘的,越想走快就越费劲,短短的几步路还差点摔了一跤。

    “嫂子你看,我还是挺能跑的,嘿嘿嘿......”

    ......

    前天的章节问题已经搞定,感谢诸位的支持与谅解。

    这个月的订阅打赏月票都不错,希望能用更好的故事回馈!

    熬夜算什么,一生能有几回勃!(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