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吹捧了几天之后,伦敦媒体开始有杂音冒出。

    原因不难理解。

    没有冠军在手,再多的个人荣誉也没有说服力。来到阿森纳的第二个年头,尤墨仍然没有给俱乐部带来一座重量级冠军,反倒是原本已经被掀翻落马的曼联队连续两年压在阿森纳头上,生生从他们手中抢走了两座联赛冠军和一座足总杯冠军。

    虽然球队在欧冠中的突破有目共睹,但竞技体育中最悲催的莫过于亚军,何况连拿三个!

    这给了一心想用负面新闻博取关注的媒体们可乘之机,等到人们对于溢美之词审美疲劳的时候煞有介事地提出来说道一番,顿时能引起不错的反响。

    身为当事人,尤墨其实早已见惯不惊,压根不会有任何情绪波动。但在足总杯决赛开打在即冒出这样的杂音,难免会给热情高涨的球员们带来负面影响。

    毕竟上赛季是他们不争气才让到手的联赛冠军旁落的,甚至严格来说,本赛季的联赛冠军争夺中,他们在关键阶段连续犯错丢分,才是真正的元凶!

    明明是他们的错误,却要让尤墨来承受批评,这种事情最让有心气的家伙们难以接受。

    除了憋的慌,还是憋的慌!

    “呀,不会吧,早听说英国媒体爱搬弄是非了,没想到居然这么夸张!”

    坐在每公里高达15元RMB的伦敦出租车上,李贴与李京羽两个脑袋凑在一起研究一张报纸,好一会才得出结论。

    两人在各自的球队同样站稳了脚跟,各自都有不错的发挥,也都取得了不小的进步。但是说老实话,法甲的水平在那摆着,南锡与梅斯也只是中游球队,取得这样的成绩并不值得自夸。

    好在两人心知肚明这一点,赛季结束没有急着回国邀功,略一收拾就起程前往心中的圣地。

    结果比较悲催,大羽到了机场才发现自己的护照丢了,花四天时间补办了个旅游签证才得以成行。李贴原本打算无情抛弃他的,可惜被抱住了大腿不让走。

    于是直到足总杯决赛开始前一天,两人才到达目的地。

    “没办法,怪就怪卢伟太生猛,居然最后一分钟上演惊魂时刻!”李京羽摇了摇大脑袋,不无遗憾。

    其实真正让他遗憾的是无法参与其中。

    “决赛你看好哪边?”李贴比他要安份守已的多,虽然是曾经的队长,但现在却只打算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当然是老大,难道你是斯托克城球迷?”李京羽一脸不屑,直摇头,仿佛身边坐着个白痴。

    李贴真想一脚把他踹到车下呆着,考虑到国际影响,放弃了,嘴炮教训道:“足总杯只是小菜一碟,大戏还在后面,现在外面有不少人看好阿森纳,我觉得曼联有点被小瞧了。其实赛前媒体唱唱反调也不错,省得有些家伙沉不住气,关键时刻掉链子!”

    听了这话,李京羽头摇的拨浪鼓一样,“温格不会小瞧弗格森的,卢伟更是比谁都清楚老大的弱点!”

    “嗯?”李贴楞了一下,一时间满心的念头涌了上来,却说不出话来。

    李京羽难得脸色严肃起来,自问自答一般,喃喃说道:“那些看上去强大的对手,压根没有比真正了解自己的对手更可怕......”

    一个半小时后,家中客厅里。

    晕头转向的两个家伙终于找到了目的地,累的是头晕眼花腿抽筋,简直比踢一场球来的还要夸张。

    一路上没少相互埋怨,见着正主儿之后依然相互诋毁中。

    “要不是大羽搞丢了护照,三天前我们就过来了!”

    “要不是贴子,要不是贴子,要不是贴子长的难看,我们,我们,我们......”

    瞧着两位撕着撕着要打起来,一旁的王*丹瞧不下去了,出声问道:“你们俩的媳妇呢,咋没一起过来?”

    一听这话,两个家伙争先恐后地说道:“我家那位回国去了,说想家想的不行!”

    说完又开始撕扯。

    “你学我搞毛,管不住自己媳妇儿的男人还是真男人吗?”

    “好意思说我,你个耳根软的家伙,听不得委屈!”

    王*丹听的一头雾水,瞧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没完没了只觉得心累,于是转头问道:“啥情况?”

    尤墨忍住笑,不无遗憾地说道:“估计是家里人掂记吧,来我这边得耽误半个月。”

    这话一出口,原本嘻嘻哈哈的两个家伙同时诉起了苦。

    “可不是,长这么大还没出过这么远的门,爹娘哪能不掂记!”

    “我家那位没少叨咕,说要不是家里人催的急,真想过来瞧瞧!”

    王*丹点了点头,嘴角浮起笑容,“知道体谅家人,好事。以后有的是机会,不急这一时。”

    随意聊了一会,话题扯到第二天的比赛上。

    “斯托克城不是个软柿子,老大你们这赛季两回合都跟他们打平了吧?”李贴问罢,颇有些紧张地瞧着对方。

    他很清楚,足总杯看似分量不重,却是眼下这支阿森纳队的强心剂,也是尤墨来这里两年之后带来的第一个可以拿出手的冠军。如果因为轻敌痛失好局,那连丢两个冠军之后,士气会跌落至谷底,欧冠决赛的压力会徒然增加!

    与之恰恰相反,面对竞争对手如此不堪的表现,曼联人原本被动摇的信心会变得坚定,一鼓作气完成史诗级任务的可能性极大!

    两支球队毕竟知根知底,一场定胜负的比赛中,纸面实力的差距压根没有想象中那么大,反倒是士气的作用被充分放大,完全足以弥补实力上的不足。

    何况曼联人夺冠经验丰富,阿森纳在杯赛中的表现并不让人放心,1/4决赛与半决赛都是先赢后输,最终涉险过关。如果欧冠决赛中因为经验不足犯错,不会有第二回合弥补过错。

    如此一来,眼前这场足总杯决赛的意义显然超越了以往任何一届,成为横在豪门之路上的一只拦路虎!

    斯托克城一向以防守反击+长传冲吊著称,而防空能力正是阿森纳最让人诟病的问题。破密集防守同样不是件容易的事情,久攻不下很常见,被偷袭也正常之极。如果没有良好的心态去面对可能的困难,对手很可能会在不被人看好的情况下爆冷成功,从而夺取俱乐部历史上分量最重的一座冠军!

    面对如此难啃的硬骨头,会不会像上赛季一样,兵败如山倒?

    “是啊,这个赛季还没赢过他们。”尤墨随口说罢,笑着问道:“有什么好建议,说来听听?”

    一听这话,当事人还在琢磨,旁边的家伙却皱起了眉头。

    王*丹被似曾相识的状况给击中了,不过没说话。

    李京羽反倒说出了她的心事。

    “呀,老大,贴子都笨的五趾不分丫,你还指望他?”

    这话一出口,王*丹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女主人的嘛,大度,要大度一点!

    还没来及说话,李贴却出人意料地摇了摇头。

    “老大哪能心里没谱,只是在帮我们涨经验,省得将来遇到类似的状况时慌了神。”

    ......

    2000年5月19日,温布利大球场。

    座无虚席!

    这座有90000余座席的球场,已经成了阿森纳人大半个主场,并在这个赛季成了风水宝地。无论是温格的老冤家马赛,还是亨利的旧东家尤文图斯,抑或是不久前还是夺冠大热门的皇家马德里,都在这座球场饮恨而归。

    身为英格兰人,哪能不为此感到骄傲!

    即使他们不是阿森纳的球迷,也会津津乐道于两支英超球队在欧冠决赛胜利会师。而其中做出最大贡献的,正是这支本赛季饱受非议,又大受欢迎的球队。

    兵工厂,阿森纳!

    当然,战术保守,打法难看的斯托克城队也的确不讨人喜欢,这在某种程度上加强了主场气氛,让所有人恍若置身海布里。

    听着整齐嘹亮的《HotStuff》,他们仿佛回到了97至98那个辉煌的赛季。

    “开始新的赛季,没有什么可以阻挡我们

    赖特,赖特,赖特就是一切

    让我们走进博格坎普带来的仙境

    帕洛尔是我们心中绽射的光芒

    让我们来见证阿森纳如何展示自己......”

    只可惜歌声中的大将们所剩无几,除了博格坎普与维埃拉,其余的老将们已经逐渐消失在球场上,难得一见往日的雄风了。

    仅仅两年而已,物是人非的感觉让人充分感受到竞技体育的残酷无情。

    若不是眼前这支球队表现的更出众,歌声里的怀念会变得伤感无比。

    “马克现在过的并不好,他辜负了你的努力。”

    歌声结束的时候,球员们的热身也已经进入尾声,博格坎普在往场边走的时候,冷不丁地来了一句。

    尤墨听的很清楚,于是转过头,笑了笑,“每个人都在为自己心中的目标而努力,当目标重合的时候,我们就能更好的帮助彼此。如果那场比赛输给了对手,马克会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那是我们不想看到的结果。”

    “不!”博格坎普冷冷地说道:“他明明知道巴塞罗那不是他的归宿,因为一时冲动而决定自己的职业生涯,是件愚蠢而幼稚的事情!”

    “或许吧。”尤墨难得叹了口气,“马克心太软,职业生涯又没什么遗憾.......”

    没说完就被打断了,博格坎普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

    “人们总是过高估计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总是!”

    说完,荷兰人留了个背影给对方。

    尤墨稍稍楞了一下,快步走向场边。

    温格迎了上来,拍拍他的肩膀,问道:“聊什么呢?”

    法国人以前不会这么热情,直到老伙计在自己面前危在旦夕,才下定决心有所改变。

    尤墨同样如此,点了点头说道:“丹尼斯想起了马克,心里大概有些难过。”

    “哦......是的,路易斯*范加尔已经辞职了,马克现在的处境的确尴尬。”温格随口说罢,面露沉思,好一会没说话。

    半小时后。

    快要走到球员通道的时候,温格叫住了尤墨,两人并肩前行,走在队伍的最后。

    “你也会偶尔想起马克吧?”

    “您呢?”

    “是啊,我也一样。甚至有些时候我会想,他们会不会后悔当初的决定。”

    “从这一点上来说,您也是个感性的人哪。”

    “或许吧,不过我仍然尊重他当时的选择。”

    “是的,因为情感原因离开,比为了金钱与荣誉更值得谅解。”

    “只可惜有的时候,情感带来的负面作用会远远超出正面影响。”

    话音刚落,耀眼的阳光让两人眼前白茫茫一片,骤然响起的欢呼声更是让人暂时失去了听力。好在两人早已习惯,步子不停,胸口挺直了一些,嘴角抿起,面带微笑,就这么肩并肩地走了出去。

    温格比尤墨高了半个头,西装革履的打扮俨然像个儒雅的学者。身边家伙平时懒懒散散的,现在却像个军人一样全身笔直。两人的身材都比较难得,于是一出镜就引起了不少尖叫。

    一老一少在这个赛季算是出尽了风头,就连弗格森与贝克汉姆这对风云人物都只能甘拜下风。

    这在某种程度上引发了一片妒嫉,看台上某个大型包厢里,一群男女忍不住指指点点起来。

    隋东谅,李健,李贴,李京羽,范智毅,孙寄海,还包括今天上午才赶来的张笑瑞,杨辰,卢伟,姚厦,十个人全到齐了。

    此时人多嘴杂,聊什么的都有,不过说着说着,包厢里的声音开始变小,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开始漫延。

    因为他们看到场上并排着的22人了,于是难免会在心中产生一番比较,想上去试试身手。某些想法更多的家伙,还悄悄点了点人数,发现刚好之后,情绪颇有些激动。

    正在这时,某个家伙的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李贴在一片嘲笑声中拿起电话躲到了墙角,不过没几分钟就耻高气昴地走到人群中,大声宣布:“朱指导来电话了,说咱们过几天法兰西体育场见!”

    还有。

    “半个月前刚刚成为足协掌门人的阎王爷,要过来找咱们说事儿!”

    还有。

    “总局的袁头也要过来,说要找人算账!”(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