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教训他们

 热门推荐:
    记得有一年从甘肃坐火车回青岛,旅途中上厕所还得排队,等了好久,出来一个挺不错的妹子,甩手的时候把水甩在我脸上了,跟我说对不起了红着脸挺害羞的回座位去了,等我上完厕所准备洗个手,没有水龙头!!!

    由于时差影响,比赛结束后国内刚刚进入一天中最忙碌的时候。于是像过节一样,各种场合,各色人群,各种平台中,所有的话题都是中国女足,所有兴奋的脸上都写满了幸福,所有挥舞的拳头都在用力诉说着痛快。

    前所未有的痛快!

    相比于女排的辉煌,足球这项受众最为广泛的运动一直都是国人心中的痛,远的不说,最近国奥兵败麦纳麦这件事,就足以把一颗颗火热的心浇个透心凉。

    还好,女足姑娘们争气,楞是从美国人手中生生抢来一座世界冠军!

    其实把时间往前延伸到1993年,国少队那次捧杯的经历同样引起了全民热潮,但那时职业联赛还没开始,球迷数量无法与现在相提并论。而且稍微懂球的人都知道,青少年比赛变数大,即使表现出惊人的潜质,成年后泯然众人的依然不在少数。

    成年队,只有成年队的战绩,才足以证明一切!

    由于直播技术的落后,赛后采访并不能第一时间以画面的形式传回,于是打电话这种最朴实的办法,成了所有意犹未尽的人群心中,最简单直接的互动方式。

    中午十二点过,渝庆一处装修不错的门店前。

    这家名为“明霞地产”的房地产公司,原本是规模最小,知名度最不起眼的那种类型,但在今天,此时此刻,它成了渝庆人心中的圣地。

    比赛结束后一小时还不到,这家公司内外都已经人山人海。

    老板与老板娘其实还没来,他们应邀去了市政府,与这座城市的头头脑脑们坐在一起,观看了90分钟的比赛。

    过程不用细说,结果惊呆了所有人。

    第一次进球就为国人捧回一座世界杯,这他么的,妥妥的民族英雄,没跑了!

    激动之余,领导们脑筋迅速开动,比赛刚一结束,就立即备车,浩浩荡荡地开往两口子的公司。

    为了保险起见,一支五十多人的武警支队迅速出动,一路警铃大作。

    事实证明领导还是比较有远见的,他们的速度再快,也赶不上人民的热情来的快。

    好在所有人只是兴奋,只是意犹未尽,没有满腔的愤怒需要发泄,没有空虚寂寞到闹些集体事件来慰藉心灵。这让所有聚集起来的人群变得友好和善,即使不小心碰着挤着,也不会像从前那般火冒三丈。

    中午12点45分,随后赶到的电视台主持人在武警战士的帮助下总算挤了进来,开始用手中的话筒,来为这样一场余兴节目策划。

    已经当了老板一年有余,见过大世面的两口子,总算等来了救星。

    说实话,当观众人数超过一定数量的时候,那么多双眼睛所带来的压力真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两口子紧张的手脚都开始发抖了,大脑更是一片空白。

    恍惚间,两人仿佛感受到在此之前,他们的宝贝女儿,经历了怎样一种考验。

    现场八万名观众,电视机前五千多万观众,一亿多双眼睛啊.....得有多强大的神经,才能在目光焦点中坦然自若,才能一脸笑容地站在皮球前,才能毫不腿软地一脚抡出,击溃所有压力!

    她做到了,她成了英雄,身为她的父母,不能在这种场合下含羞露怯!

    “非常感谢大家的关心,身为李娟的妈老汉,我们为她骄傲!”

    掌声哗哗响起,声音震耳欲聋。

    好一会,李明伦才平稳住呼吸,拿稳话筒,继续说道:“这五年来她一年只能回一趟家,有时候是回来过年,有时候过年也回来不到。我们都很想她,她其实也非常想我们,想她85岁的奶奶。”

    现场气氛变得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不再四顾,所有人的眼睛里只有那个噙着泪花的中年男人。

    中年男人头发已经有些稀疏,身体却没有发福,一张脸一看就是在日头下暴晒过的,黑的发亮。

    “有时候我们也很好奇,就问她,一年就围着个球转,哪儿来的劲头嘛?”

    稀稀拉拉的笑声响起,很有节制。

    “她很调皮,笑着回答我,你猜嘛,我为的啥子?”

    笑声终于放大,一双双眼睛里充满了好奇与愉快。

    “我猜的出来啥子嘛,她又不缺钱花,想干啥子干啥子,高兴了还能全世界跑起耍。”

    听到这,一旁的主持人有些挠头。

    大哥,画风不对啊,说好了的苦孩子励志呢?

    “结果她告诉我,她舍不得那些队友,舍不得她们的教练,舍不得踢了十多年的球。她说她很内疚,快十年了,加起来陪我们的时间还不到半年。”

    答案并不应景,却真实到让人潸然泪下,一旁的主持人扭头瞅了眼身后的领导们,在一张张若有所思的脸上收获了踏实。

    那就继续吧,只有最真挚的感情,才有打动人心的力量!

    “她其实很单纯,脾气也不小,山城出来的嘛,说话直接容易得罪人。但是这些年我们能清楚地看到她在长大,变得成熟,更有责任感。”

    “我们去过她们队上,地方队和国家队都去过。只有真正地走近她们,在一起生活,你才能真实地感受到,她们就是一群既单纯又善良的女娃。也有女娃家的心事,也会打扮自己,也渴望自由自在的生活。”

    “但是在女娃家最美好,也最重要的青春年华,她们和娟儿一样,不分寒暑,不管日晒雨淋,一年只有半个多月的假期;她们忍受伤痛,跌倒了再爬起来,宁愿被担架抬下去,也从不喊累喊痛。”

    气氛再度变得沉默,所有人的脑海中,同时涌现了一副副画面。

    那一张张笑脸背后,隐藏着多少辛酸?

    “今天,她们终于成功了。这是她们付出后得到的回报,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我就不说那些让人心酸的往事了,大家等到哈,我给她打电话。”

    为了保险起见,电话其实早就接通了,周海霞正说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李明伦伸手接过,刚“喂”了一声,熟悉的声音就让他的情绪再也无法控制,掩面而泣起来。

    沉默的人群里响起了轻轻的啜泣声,缓缓地诉说着一对父母,对他们远隔重洋的女儿,那一份浓到化不开的思念。

    好一会,他才能在主持人的低声安慰下抬起头来,对着沉默的话筒说道:“娟儿你是好样的,妈老汉为你骄傲!今天在咱们家附近,来了好几千人,都想听你说话。你就和他们说说,这些年最想说的话……”

    电话被调成了免提,话筒紧贴在听筒上。所有人竖起耳朵,听着陌生的声音,熟悉的乡音。

    “......我们其实非常幸运,因为在这一路上,我们见到了太多的努力拼搏却无法实现梦想的例子。”

    “尤其是人数很多的团队运动,一个人的力量非常有限。如果没有团队精神,没有让你信赖的队友,没有一路指点迷津的教练,成功的可能性实在微乎其微。而我们除了拥有这些让人羡慕的条件,还有一个能给大家带来信仰,让所有人保持热情的家伙。”

    “他的名字现在还不能告诉你们,因为说了就不好耍了。”

    笑声不期而至,气氛也变得活跃起来,不过没有人大声猜测,只是笑着联想,低声交流。

    “或许你们会奇怪,只是一个人,咋个会有那么大的感染力,会让我们这些,嗯,这些其实没有你们想象中坚强的女娃儿,坚信自己会成功,希望就在明天。”

    “我们一开始也不相信,但在真正经历了这一切之后,回头一看,哦,确实,没有他,我们走不到今天这一步!”

    “或许你们已经猜出来他的名字了,但是莫得办法,他被总理找去摆龙门阵,还不晓得啥时候能回来。”

    “我们所有人都在等他,等他来和我们一起庆祝。”

    “这个难忘的夜晚!”

    声音终了,所有人回不过神来。

    这什么情况?

    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来?

    真是那个家伙?不去参加奥运会预选赛,跑去美国参加女足世界杯?

    “呀,妈,你咋个来喽?”

    李明伦惊讶的声音打破了嗡嗡的猜测声,一位头发已经全白的老太太,在一名武警战士的搀扶下,迅速往前挪着步子。没一会,人已经走上台阶,一把抢过了话筒。

    彪悍的老太太居然很懂,拿起话筒先“喂喂”试了下效果,才欣然开口道:“我们娟儿藏不住心事,也只有她妈老汉这种粗心的人,才察觉不到。我老王早就得到消息,憋了好些年了!”

    嗡嗡的议论声顿时消失,众人简直在用膜拜的眼神瞧着程咬金。

    太他么的,有娱乐性了!

    老太太不管这些,老太太不想让孙女受委屈,老太太决定把生米煮成熟饭。

    “对滴,那边那个娃儿说对喽,就是尤墨,就是那个曾经在川中少年队成名,现在在英国踢球的娃儿!”

    “他们两个六年前就耍朋友喽.......”

    骤然变大的哄笑声打破了老太太的讲述,李明伦与周海霞原本一左一右搀着老人家,闻言一打哆嗦,同时撒手,你看我,我看你,说不出话来。

    老太太都没拿正眼瞧他们,听着笑声消停一些了,拿起话筒继续讲故事。

    “你们不要笑嘛,十多岁的娃儿耍朋友有啥子好笑的,我们那个年代,都已经生了娃儿,当了妈老汉了。”

    听众猛点头,用力憋住笑声,生怕老太太一生气扔了话筒走人。

    老太太沉的住气,瞧着场面已经完全在掌握之中,施施然开口道:“原本要是他不出国的话,他们两个多半已经成双成对,让你们羡慕的流口水喽。但是呢,干大事情的人,都能忍住眼前的享受,把目光放长远。”

    欢快的气氛变得庄重一些了,听众们的眼神也不再浮躁,议论声渐止。

    老太太非常满意自己的临场发挥,用力咳嗽了两声,以便声音更洪亮一些。

    “我也能理解他们,毕竟中国足球落后世界太多,如果只顾着挣钱,只顾着享受,咋个可能赶上别个?”

    “所以我忍喽,宁愿这两口子被蒙在鼓里,也不想让他们受到干扰,影响自己的事业。”

    “他们也很争气,一个先去了巴西,后来在德国创造了奇迹,现在在英国据说还当了教练,才19岁哦,这样的娃儿去哪儿找嘛!我们娟儿也有出息,一脚把美国队踢趴下喽!”

    “我们娟儿比他大3岁,女大3抱金砖的嘛,大家说是不是?”

    轰然应诺声中,老太太终于肯转头,看一眼手足无措的儿子与儿媳了。

    不过也就看了一眼,就转过头,继续昴首挺胸道:“干大事情的人,想法与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不一样。所以呢,请大家理解他们,站在他们的角度,认真地考虑,咋样子才能让今天这一幕再次出现,很多次出现!”

    “谢谢大家!”

    话音一落,所有人拼命鼓掌,就连原本疑惑满满的领导们,都毫不迟疑地举起双手,拍个不停。

    到了这个时候,李明伦与周海霞两口子总算把前因后果穿起来,搞清楚是怎样一回事了。

    搞清楚之后,两人顿时头大。

    这半路杀出个皇太后来,万人面前懿旨一下,谁敢不从?

    瞧着递过来的话筒,李明伦一脸无奈地小声道:“妈,你简直太要不得了!”

    老太太伸手就在儿子脑袋上敲了一下,眼睛一瞪道:“你也不想想,当年子开公司,是哪个给你们拿的钱,指的路子!”

    这话一出,两口子眼睛瞪的更大。奈何时间不等人,观众已经急不可耐了,李明伦于是接过话筒,努力挤出微笑来,“老人家一向心直口快,这件事情能瞒这么久很不容易。”

    “我们确实不知情,也很难在短时间内完全接受这件事情。不过人活在世上,听听老人言总会有收获。”

    “我们相信他们肯定也有苦衷,所以愿意和他们好生谈一谈。”

    “冠军只是个开始,人生的道路还很漫长。希望今天在座,哦不,大家站了半天了,该一起喊喊口号了!”

    “喊啥子口号呢?”

    专业主持人被冷落已久,此时终于跳出来刷存在感了。

    “我们是冠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