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大龄青年,已经过够了单身生活,上个星期,我打印征婚广告,贴在公园门口,不一会,一个老太太小心翼翼的揭了下来。

    我:“老太太,你干嘛揭我得征婚广告?”

    老太太:“我有用!”

    两场比赛同时开始,同时结束。最终阿森纳在客场收获一场0:0,曼联在客场收获一场4:0。

    如此鲜明的对比自然引来一片热议,不过相比于被打脸之后谨言慎行的英国媒体,国内媒体像是集体食物中毒一般,除了恶心,只有想吐。

    比赛开始前几天,这场卢伟+姚厦对阵孙寄海+范智毅的国人大战就已经开始热炒了。其中看点除了留洋军团大碰撞外,到底是矛强还是盾固也确实值得大书特书。

    四人中孙范二人原本是国内联赛的顶尖球员,放眼整个亚洲都在一流行列,出国磨砺一年之后,二人已经是国家队的顶梁柱,后防线的基石。姚厦刚出国门,目前只获得有限几次的替补机会,在国人心中依然不能与上述二人相提并论。

    如此一来,巅峰对决的主要看点就成了卢伟VS孙范二人。

    从场上位置来看,三人的直接对话也确实让人无法忽视。

    卢伟在曼联队一直以左边锋出现在场上,本赛季中段才开始回归老本行前腰位置。更擅长左脚的他在左路的威胁毋庸置疑,与孙寄海的一对一成功率将直接影响比赛走势。中路及两肋是前腰送助攻的关键位置,与范智毅或许没有直接身体接触,但皮球是两人用来决胜负的载体,一攻一守中同样能见高低。

    看点如此集中,三人的表现自然成了重中之重,可整场比赛还没踢完,确切说只踢了55分钟之后,所有国内媒体都吐的稀里哗拉的。

    一小时不到完成助攻帽子戏法,客场4:0血洗.......

    说好的巅峰对决呢?

    还能不能愉快地玩耍了?

    大哥你这么厉害,欺负国内同胞有啥意思?

    国奥队要是有您老人家,至于出不了线吗?

    期待中的华山论剑变成了奥特曼打小怪兽,这种事情让国内媒体想不通啊想不通。不过要怪也怪他们一叶障目不识泰山,依然拿亚洲球员的水平来衡量曼联这种层次的队伍。

    卢伟那单薄的身体是人都想上去欺负一下,但灵活的脚下技术与队友们的保驾护航完美结合之后,他在水晶宫这种层次的防线面前简直为所欲为!

    小禁区之王范尼的存在,则把他的助攻能力发挥的淋漓尽致,除了两粒进球外,荷兰人还导致范智毅在比赛最后时刻两黄变一红,脸黑的比张飞还难看!

    孙寄海更惨,除了屡次被爆外,第67分钟还扭伤了脚踝,一瘸一拐下了场!

    卢伟同样也没踢完全场,弗格森在他完成助攻帽子戏法后就用姚厦换下了他。不过那货一点也没有欣喜若狂或者羞愧难当,与即将上场的家伙面无表情地说了一句什么之后,就安静地坐在替补席上,目不转睛地看完了整场比赛。

    他说了什么?

    所有国内媒体掌完自己的脸之后,消息灵通人士纷纷出洞,最终从姚厦这儿找到了突破口。

    小胖子一脸羞涩。

    “师傅在比赛开始前问我,是不是在国内联赛时被他们欺负的很惨?”

    “我说是啊,大连万达与上海申花我们一个也干不过,看着他们年年捧杯,我们只有羡慕的份。”

    “师傅点点头,说,‘哦,好,刚好觉得最近有点偷懒,是该好好活动活动了。’”

    “后来我换下了他,他告诉我,‘你继续,我去休息。’”

    得知真相后,所有人泪流满面。

    妈蛋,还能不能更可恶一些了?

    竞技体育本来就是强者笑弱者哭的游戏,什么叫“被欺负的很惨”?

    用这种方式报仇您老人家也提前打声招呼,不然至于输的吐血三升吗?

    都4:0了还“你继续”,给留点面子行不行?

    “......让人大跌眼镜的结果与过程。”

    一片哗然之中,卢伟与尤墨的老熟人,《体坛》主编刘楠写道:“更让我惊讶的是,他的心态。”

    “真正的强者心态!”

    “自信,建立在对自身实力的清楚认识上。我不觉得他是在开玩笑,不信的话以后可以拿来对质。”

    “或许有人会说,他太狂了,水晶宫只是输在了整体实力上。但我想说,他能达到今天这种高度,正是建立在‘狂’字背后的清醒认识上!”

    “对自己,对队友,对对手,对比赛的清醒认识上。”

    “从决定出国踢球开始,他与国内的同龄人们就走上了完全不同的两条路。在凯泽斯劳滕大获成功后,他与尤墨一样,毅然舍弃安逸的环境,来到竞争更残酷的曼彻斯特联队,接受严峻的挑战。”

    “或许他去年的成功有运气成分,他的队友表现更为出色一些。若是把他换成其它人,面对这种状况多半会把自己定位成绿叶,以主力位置为目标,先踢上球再说。”

    “可他呢?”

    “他始终拒绝改变自己,宁愿做为轮换球员存在,依然坚持他的核心踢法,直至整支曼联队为他改变打法,竖立以他为核心的全新战术!”

    “狂吗?”

    ......

    “你看看你,再看看人卢伟,咋就差距那么大呢?”

    晚上,家中,王*丹挂了电话,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开始数落。

    电话是刘楠打来的,目的既有联络感情,也有试探口风的意思。

    在是否应该回归国家队这种问题上,曾经的战友坚持已见,认为国家荣誉高于一切,拒绝为国效力等于是背叛自己的祖国。但在得知尤墨宁愿缺席阿森纳的比赛也要远赴美国助阵女足之后,刘楠意识到自己的目光还是太短浅了。

    没有足够的实力,愿意为国效力又如何?

    泱泱大国最不缺庸才,借着为国效力的机会为自己敛财铺路的一抓一大把,国脚身份成了涨身价要待遇的最佳招牌。这些人一个比一个说的好听,一个比一个会喊口号,真正到了需要他们力挽狂澜的时候,一个比一个让人失望!

    国内联赛看着红火,国内球员的实力却依然不见长进。一到大赛就掉链子的男足国家队成员们,拿着让人羡慕的薪水,走到哪儿都被捧成座上宾,他们凭什么享受这种待遇?

    只因为口号喊的响?

    朝中有人?

    “老刘又发牢骚了?”尤墨松了口气,一脸蛋疼地转过头来,“他也太能白话了,聊了有半小时没,越洋电话能报销不?”

    王*丹一脸地洋洋得意,旋又绷紧了训话:“能不能报销是你操心的事吗?他能白话那是因为遇到我了,你以为国内最有名气的体育报纸主编像居委会大妈一样清闲,是个人都能拽着聊上半天?”

    尤墨丝毫没觉得被人拽着聊上半小时有啥值得骄傲的,想了想,还是点点头道:“听说他当年追你未果,很是消沉过一段时间?”

    一听这话,王*丹得努力忍住才能不笑出声来。起身,走到这货背后,用一对凶器在他后背上蹭啊蹭,声音甜的腻人,“唉,造化弄人啊,要不是认识你在前,说不定他就得偿所愿了!”

    尤墨转身握住一个弹力十足的家伙,一脸庆幸状,“还好我下手快,不然好东西就便宜别人了!”

    王*丹舒服地哼哼了两声,表情夸张,“可不是,也不知道我当年是怎么了,一颗心都放在你身上,外面排成溜的男人......看都不看一眼!”

    “嗯嗯,一朵鲜花算是插在老牛头上了!”尤墨非常配合地又握住了一个,鼠标都不要了,“听说老刘把卢总夸的不要不要的,整个川中的大街小巷都在传说?”

    “活生生的传说呐,简直风靡万千少女心!”王*丹一脸迷醉,身体软绵绵地倚在这货身上,“认识他这么久了,真没想到还有这么酷的一面!”

    尤墨把软绵绵的家伙搁自己腿上,双手麻利地去掉胸前束缚,对着红润欲滴的两粒樱桃一阵揉捏,口中还念念有词道:“这红杏出墙也就是分分钟的事,不喂饱了头顶肯定绿油油的!”

    王*丹本已闭上的杏眼睁开,风情万种地横了一眼过来,声音呢喃,“哪能喂的饱,无底洞的嘛.......”

    尤墨正欲出言调*戏,不料房门被敲响了。

    “墨墨,该回去睡觉了!”

    !!!

    五分钟后,江晓兰房间里。

    “哎呀,我就是逗他玩玩,没想偷嘴吃。”王*丹边说边朝尤墨眨眼睛,声音颇有些委屈,“谁知道他那么不经逗,差点把人家给霸王*硬上弓了!”

    江晓兰能信才鬼了,眼睛一瞪道:“关键是动机,明白吗?男人都是视觉动物,你在他面前露些不该露的东西出来,被扑倒了还好意思怪对方?”

    王*丹一副知错就改,下次还犯的表情,点点头道:“嗯,是我不好,下次一定记得喊救命!”

    江晓兰头痛,佯怒道:“喊救命?不喊还好,一喊还不更来劲?墨墨是心疼你,怕你闹人才过去陪你说说话的,你倒好,说着说着就开始不正经了!”

    王*丹一副受气小媳妇的模样,抽了抽鼻子道:“上次他一走,我连着几夜没睡好,这刚回来就不让亲热,心里没着没落的……”

    江晓兰一听之下顿时勾起了心思,直叹气,“谁不是呢,我好几次从噩梦中惊醒,吓得一身冷汗。”说完又皱眉道:“也不知道娟姐的父母怎么想的,居然想退婚……”

    尤墨原本正在逗小公主,听了这话不得不纠正道:“娟姐属于私奔,退婚什么的对她父母来说是正常反应好不好?”

    这话一出口,两女一起瞪他。

    “有没有点出息?自己的女人,又没亏待他们!居然两句话一说,就没词了?”

    “就是就是,墨墨你平时多会说话的,怎么关键时刻就怯场了呢?”

    尤墨干笑两声,举起手中的小公主道:“一想到自己辛辛苦苦养了多年的闺女要嫁给人做小,心里就没着没落的……”

    话音未落,咳嗽声响起,此起彼伏。

    好一会。

    江晓兰还是比较能代入角色,歪着脑袋想了想,幽幽开口道:“其实想想也是,娟姐一直也没跟家里人说,这突然一下告诉父母,要嫁给人当小老婆……”

    王*丹虽然缺了点同情心,但为人母也快两年了,设身处地一想,顿时觉得自己有些无情。

    “是啊,养个娃多不容易的。”

    气氛难得融洽,尤墨于是趁热打铁道:“其实娟姐也不是自己没主意的家伙,只是这么多年不在父母身边,心生愧疚,不想让他们难过。”

    江晓兰点头默然,王*丹撇撇嘴道:“说是这么说,240万呢,李娟能自己揣着?”

    尤墨咧嘴一笑,眨眨眼睛道:“娟姐一心想当乖乖女,这钱自然不会自己揣着。”

    王*丹冷笑一声道:“那是肯定,房地产是个钱生钱的行当,再多钱投进去都不嫌多!”

    江晓兰却看出那货笑容背后的猫腻了,想了想,试探着问道:“莫非是故意的?”

    尤墨笑而不答,王*丹大恨,眼睛一瞪,“就会吊人胃口!”

    江晓兰的心情却莫名地好了起来,满面笑容道:“我明白了,生意越大越要讲诚信。他们用墨墨挣的钱开了公司,有了自己的产业,时间越久,那240万的价值越难以衡量!”

    听了这话,王*丹“噢”了一声,陷入了沉思,尤墨竖了个大拇指过来,一脸得意。

    江晓兰思路愈发清晰,下巴一抬,朱唇轻启道:“这一招叫以退为进,先卖个大人情给他们,后面再提要求的时候,他们即使忍痛,也得割爱了。”

    王*丹梗起了脖子,皱眉道:“一码归一码吧,哪有欠钱之后拿女儿抵债的?”

    说完又忍不住笑起来,“怎么感觉像是黄世仁与杨白劳?”

    尤墨简直佩服这位的脑洞,刚要开口反驳,江晓兰却一脸恍然道:“他们虽然没有答应,但也没有直接拒绝,更没有说出‘别做梦了’之类伤和气的话。这说明他们也想看看你们之间的感情到底有多深,省得因为强行拆散你们......而背上耽误女儿终身幸福的包袱!”

    王*丹听着听着,嘿嘿嘿笑了起来,好一会才止住,一脸得意地说道:“也怪她肚皮不争气,要是像我当年那样,多半也就没这一出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