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的没有一个是未成年人,稍一思考,结论立马得出。

    没错!

    有史密斯夫人的前车之鉴,俱乐部高层人人自危。这种情况下最稳妥的办法,莫过于过河拆桥,赛季结束之后就开仓甩卖!

    不是所有人都可以为爱放手,相比于情怀,人们更在意手中的权力!

    虽然那样做会对球队的战绩造成直接影响,也会招致很多非议,但手握重权的家伙们完全可以颠倒黑白,把责任推给对方。到那时,所有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他这两年所付出的心血不但得不到回报,反而会成为原罪!

    即使球队拿下冠军杯,正式跻身豪门之列,谁又敢保证在他离去之后不会迅速崩盘?

    像上个赛季一样?

    谁又敢保证,在他离去之后,其它人仍然能安心留下?

    身为他的队友,一起经历过风风雨雨的战友,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切成为现实吗?

    不,绝不!

    “如果Mo被俱乐部卖掉,那就把我们一起卖掉好了!”

    马丁*泰勒的话脱口而出后,会场又陷入了一片寂静,不过很快,汹涌而来的声音淹没了每一个角落。

    “把我们一起卖掉!”

    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整齐,美妙的节奏感让每一名参与者脸上露出了微笑。

    仿佛一直以来积累的情绪,在这一刻已经找到了出口,通过这种心灵共振的方式,在决战开始前,让第一颗鲜活的心变得更加有力!

    他们很清楚自己在干什么,更清楚台上坐着是谁,严格来说,他们并没有经过仔细考虑就得出了这样的结论,说不定下来之后还会有些怀疑。

    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大胆了?

    或许,从认识眼前这个家伙开始.......

    “好了,我想,你们的态度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了。”

    过了好一会,大卫*邓恩出声制止了无休无止的口号声,顺便瞧了眼身旁的几个家伙。

    希尔伍德已经从震惊中走出,一脸的若有所思。温格像个局外人一般,脸上不悲不喜,只是目光有若实质,在那扫来扫去。

    菲兹曼脸色铁青,愤怒的眼神锁定场中焦点。顺着他的眼神瞧过去,有个家伙正怡然自得地看着眼前这一切。

    “现在球队的当务之急是拿下眼前这场比赛,这一点你们比我更清楚,也更迫切。”大卫*邓恩继续说道:“俱乐部会充分考虑你们的想法,并做出积极回应的。”

    说罢,目光转过,落在了希尔伍德身上。

    俱乐部主席已经从震惊中走出,闻言欣然点头,开口说道:“是的,你们的团结让我非常感动,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你们才能在质疑声中取得如此骄人的成绩。相比之下,我们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希望最终结果出来之前,你们能够保持耐心,以及对俱乐部的信心。”

    这番话一出口,会场真正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转过,瞧着之前慷慨陈词的家伙。

    马丁*基翁显然有些缺乏心理准备,一时间有些犹豫不决。

    “放心吧,你们已经让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那接下来的事情,交给时间来裁定一切。”

    尤墨缓缓开口,打破了异样的沉默。

    马丁*基翁松了口气,沉声说道:“好的,只要你开口,我们随时都可以出现在你想要我们出现的地方!”

    听了这话,尤墨笑了起来。

    “现在去餐厅里吧,你们该吃饭了。”

    十分钟后,偌大的会议厅里只留下了四个人。

    “简直让人无法忍受,他们吃错药了吗?”菲茨曼的声音迫不及待地响起,目光紧盯希尔伍德。

    眼神中的迫切一望即知,仿佛眼前是一根救命稻草一般,需要紧紧抓住才有生还的机会。

    可惜,一切都已经结束了。

    “听我说,丹尼。我原本以为他们只是一时冲动,现在看来,是我们不够了解他们,做出了错误的判断。”

    一听这话,菲茨曼脸色顿时变得煞白,没说话。

    希尔伍德转过头,意味深长地瞧了尤墨一眼,继续开口说道:“时代在变,我们也得紧跟步伐,多了解他们才对。还用以前的观点来看待现在这些年轻人们,会让我们停留在过去,甚至倒退。”

    大卫*邓恩适时开口,补充道:“何止是年轻人,球队里的老家伙们同样让人惊讶!”

    面对两道灼灼的目光,菲茨曼彻底软了下来,眼角堆笑,声音柔和,“是的,他们的确,让人非常惊讶......”

    “你呢,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希尔伍德再次转过目光,瞧着一言不发的家伙。

    尤墨摇了摇头,一脸遗憾。

    “他们想要的结果,不是表面上的支持。”

    说罢起身,很快消失在视线中。

    愤怒的咆哮终于忍不住响起。

    “他想怎样!他还想怎样!他以为自己是谁?居然威胁我,他居然敢用这种口气跟我说话.......”

    ......

    老实说,尤墨虽然不喜欢权力争斗,但很清楚其中的关键所在。

    权力二字,会扭曲人性,让人藏起真实面目,像条变色龙一样随时适应需要而更换皮肤颜色。如果意识不到这一点,以为对手会屈服于形势,就此改变立场,会在将来收获苦果。

    从这一点来说,权利斗争中的双方根本没有和解的可能,即使达成妥协,也只是迫于形势做出让步。一旦形势翻转,分分教做人!

    尤墨没有多少精力可以放在俱乐部权利斗争上,也不想时时刻刻提防身后,于是在机会出现时,他变得咄咄逼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痛打落水狗也罢,不想留后患也罢,他已经拍拍屁股走人,把战场交还给真正的参与者。

    至于结果如何,他并不十分关心。

    结果让人满意,也不意味着眼前一片坦途。结果让人失望,刚好可以看清俱乐部高层的真实面目。

    既然如此,何必挂心?

    5月26日晚7点过,下榻酒店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里。

    袁伟鸣与阎事铎已经等了足足半个小时,才见着真人现身。

    能让体育总局局长,足协掌门人等上半小时的家伙,一点架子都没有,一见着两人立即摘了墨镜赔罪,“球队这几天不太平,刚被主教练拉去训话了,见谅。”

    一听这话,袁伟鸣率先笑骂起来,“温格拉你训话,鬼才相信!”

    阎事铎也是一脸不信,佯怒道:“肯定是被女人缠住了!”

    “伤心了,居然都不信我!”尤墨依然满面笑容,端起手中果汁说道:“先祝贺袁头,没记错的话,应该是一个半月前?”

    “不错,有心!”阎事铎先端起面前的咖啡,转头笑道:“看吧,我说他不会忘了咱们,如何?”

    “唬人呢,我跟小王一直保持联系,这要是能搞错,肯定是把心思花在别的女人身上了!”袁伟鸣也笑,把手中抽了一半的烟放在烟灰缸里,没有急着举杯,“那我问你,今年国内体育界还有什么大事?”

    这样的问题等于能难倒他才怪了。

    “申奥嘛,这么大的事情想瞒我也不容易!”尤墨张口就来,说完就笑,咖啡都喝不下去了。

    “哟,还真难不倒他,该喝这一杯!”袁伟鸣这才端起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

    “他这形象,能行吗?”阎事铎稍稍楞了一下,问的有些迟疑。

    “能行他也没时间!”袁伟鸣摇了摇头,一脸遗憾,“既然知道,那我也不瞒你。我这趟过来有中央领导的意思,今年的大戏就看申奥结果了,你在这节骨眼上别添乱就行,出工出力就不用了。”

    “我能添什么乱?”尤墨一脸委屈。

    “我相信你不会添乱,其它人有这份担心呐!”袁伟鸣叹了口气,“你这迟迟不归,难免会有人怀疑,打打小报告什么的。”

    “小报告能打到中央领导那里,看来能量不小。”尤墨点了点头,收了笑容,“等这儿完事我回去一趟,热热身。”

    “哟,听你这话,感觉十拿九稳了?”阎事铎一脸惊讶,惊呼出声。

    一听这话,尤墨笑的嘴都合不拢。

    “毕其功于一役,不行就明年再来,继续努力。”

    ......

    5月27日上午,踩场训练。

    宣泄完心中的情绪,球员们心平气和了不少,虽然还有担心,但一张张脸上终于有了笑容。

    尤墨还是和往常一样,训练时一脸认真,话不多。

    毫无疑问,他是此时众人关注的焦点,不过所有人也都很清楚,大战在即还要为场外事务分心已经非常奢侈了,他们若一味好奇心作祟分散注意力,难免有些不知轻重。

    这让整场训练的质量还不错,快结束的时候温格颇为满意地点了点头,开始训话。

    自从那次更衣室训话之后,法国人的形象变得伟岸了不少。尤其是尤墨用一座MVP奖杯回馈后,主教练的声望一时间到达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足以让所有人景仰。

    他们其实也很清楚,任何一支球队中都不应该有超出主教练权力范围的球员存在,否则就会引起一系列的麻烦与震荡不安。但是没办法,尤墨于他们而言太特殊,又代表着他们的直接利益,让他们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步伐,一步步地远离了主教练的视线。

    如同昨天那场交锋一样。

    好在他们有一个痴迷足球,对权力斗争并不感冒的主教练。这让他们的出格行为没有带来什么直接影响,备战工作依然在有条不紊地展开。顺便也让他们明白,身为球员,场上表现是最有力还击武器,否则一切都免谈!

    讲话快结束的时候,俱乐部副主席大卫*邓恩出现在场边。

    此人一出现,球员立即兴奋起来。

    显然,结果已经出来了!

    很快,温格脸上的笑容证实了他们的猜测。

    “转达一下俱乐部董事会的决议。”

    大卫*邓恩交待完毕之后就离开了,球员们不以为意,目光紧盯主教练。

    温格拿着手中的A4纸,一开始还读的有声有色,后来却皱起了眉头。

    “因为理念不同产生的分歧,导致球队在欧冠决赛前受影响,俱乐部管理层感到非常抱歉。由于时间紧迫,很多细节问题来不及讨论,因此传达意见如下。”

    “其一,所有球员都是俱乐部的宝贵财富,在球员转会问题上我们会充分尊重球员本人意见。这一原则是球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任何时候都不会被人为践踏。”

    “其二,由于史密斯夫人的私人恩怨以及捕风捉影的传言,导致Mo陷入舆论攻击,进而导致所有球员受影响。俱乐部已经发表声明澄清了事实,并公开表示支持。”

    “其三,鉴于Mo拒绝和解,坚持要求董事会严肃处理相关责任人,因此在参考了当事人的意见之后,决议如下。”

    “如果在接下来的欧冠决赛中,球队能够获得最终胜利,丹尼*菲茨曼先生将主动请辞,离开董事会。如果不能,那一切照旧,俱乐部不会追究相关人员的额外责任。”

    话音一落,所有人面面相觑。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一贯笑眯眯的家伙居然如此决绝,在对手低头之后仍然毫不客气痛打落水狗!

    要知道,他连对手的忙都敢帮,为何会对自家人痛下狠手?

    不过他们也很清楚,丹尼*菲茨曼的影响力远非史密斯夫人可比,想要动其根基不是件容易的事情。眼下能争取到一场定胜负的机会实属难得,如果还想得寸进尺,未战而让对手投降,未免有些异想天开。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对,就应该这样,赢下比赛,让丹尼*菲茨曼彻底滚蛋!”

    马丁*基翁是个浑不吝,反应过来之后立即兴奋起来,振臂高呼。

    球员们立即应和起来,仿佛昨天的惯性还在,不跟着吆喝几嗓子就浑身不舒服。

    一片热闹之中,温格却皱紧了眉头,目光直直地瞧向阵中。

    尤墨原本静静地看着球场看台,察觉到主教练的异样目光后转过头,笑着瞧了过去。

    五分钟后。

    “为何感觉事情本身太过顺利了一些?”温格把尤墨叫到一边,低声问道。

    这货难得一本正经的。

    “以退为进,顺手挖坑。”(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