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都八十多了,还叫老伴儿宝贝儿,请问您是怎么做的?”大爷:“别提了,前几年就忘了她叫啥名了,也不敢问,怕她弄死我……

    在尤墨看来,即使是政治婚姻,也不应该放弃追逐幸福的权力。

    两个家伙动身去法国后,他与温格又交换了几次意见。

    身为久经转会市场的老将,法国人非常清楚这种状况下球员的心理变化。

    那种从天堂到地狱,再从地狱到天堂的来回折腾,可能会充分磨砺心智,也可能就此改变三观,变得圆滑世故。尤其是见识到圈内大佬的巨大能量后,很难再静下心来一步一个脚印,夯实自己要走的路。

    这世上没有真正无偿的帮助,即使对方并不求回报,也同样会消磨人的斗志。尤墨已经犯过一次这样的错误了,这次宁愿错过捷径,他也不想让李贴重蹈覆辙。

    当然,放弃捷径不代表放弃努力,为了这次试训,他一有时间就削尖了脑袋往主教练办公室里钻。

    球队风格,俱乐部历史,主教练性格喜好,等等等等,所有能拿来分析的东西他都一一整理下来,加入自己的理解,及时传递过去。

    李贴并不知道这些。

    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知道真相并不一定是件好事。

    有张笑瑞的前车之鉴在那摆着,他也意识到自己心态上的问题了。但意识归意识,真正转化为行动还有不小的距离,单就目前状况来说,他依然难以排除杂念,更不太可能寻回自己的最佳状态。

    简单点说,就是经历过一系列的挫折后,他对自己的怀疑已经达到了相当严重的程度!

    现在刚刚鼓起勇气自己去敲门,就听说有人已经投石问路了,如此一来,侥幸心理难免会再度出现,导致前功尽弃!

    只有破釜沉舟,只有初生牛犊不怕虎,只有像姚厦那样不管不顾,真正展现出来的东西才足以打动对方!

    而不是他眼中的所谓“特点”。

    是的,勤勉就是他的特点,之前已经被丢弃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是找回它的时候了!

    8月初,正在备战慈善盾杯的尤墨得到了消息。

    梅斯队已经点头,打算看一看这个不远万里自己送上门来的家伙,到底有何过人之处。

    人生有时候就这么喜剧。

    在李贴与****眼中难以启齿的事情,却被他们压根没注意到的小小细节给解决了。

    这么远跑来我们球队,肯定要看一看再说嘛!

    得知了消息之后,尤墨也忍不住菀尔。

    “笑的这么开心,是因为等会就能见到好兄弟了吗?”

    刚挂了电话,永贝里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声音里醋意明显。

    经过长达一个月的季前训练后,球队的氛围比刚开始要轻松了不少。

    毕竟球还得踢,生活还要继续,再无法面对,也不可能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情况下,一直装作不见。

    ”哎呀,小瞧你了,弗雷德里克,居然还有心思开玩笑!”

    尤墨一脸惊讶,半真半假的话一说出口,立即吸引了不少目光。

    眼前这场比赛,对于曼联队来说只是场无关紧要的热身赛,对于他们来说是完美的复仇机会!

    足总杯,联赛,甚至还包括他们梦寐以求的冠军杯,都是眼前这个对手从自己手里硬生生夺走的,即使比赛无关紧要,他们依然有充足的动力去证明自己。

    证明自己知耻而后勇!

    这种状况下,还有心思开玩笑的家伙顿时成了异类。

    不过其中不包括尤墨。

    这货本就是异类。

    “我觉得复仇之心过于迫切不是件好事情,想要击败曼联队,夺回属于我们的荣誉,应该把目光放的长远一些。至少先把自己的特点充分发挥出来,才能获得真正的提高,而不是寄希望于一场比赛定胜负......”

    面对褒贬不一的目光,永贝里毫不怯场,侃侃而谈的劲头俨然像是在发表演说。

    “说的好,准备好没有?先去适应场地,比赛在一小时之后开始。”

    没等听众回过神来,帕特*莱斯推门而入,大嗓门吆喝了起来。

    老头儿在更衣室的号召力毋庸置疑,于是所有人暂时中断了思考,开始鱼贯而出。

    只是在迈出门的时候,不少人有意无意地回头,看了一眼坐着没动的家伙。

    帕特里克*维埃拉。

    这位球队新晋队长平时虽不显山露水,但场上表现绝对够资格戴上“队长”这一头衔。

    个人能力,踢球风格,纪律性,号召力,当然还包括出勤率,场上数据这些实打实的东西,都足以为温格的这一任命提供强有力的支持!

    但是,另一个家伙呢?他对此有何看法?

    没有人觉得永贝里够胆量挑战队长权威,所有人都觉得是因为有尤墨在,之前那种越位明显的举动,才得以堂而皇之的上演!

    甚至有人还会继续发散思维,觉得瑞典人是得到了他的授意,故意用这种行为挑战队长权威!

    难道他最近频繁出入主教练办公室,是因为队长任命一事产生了矛盾?

    这份脑补能力如果让他知道的话,肯定会感慨一番,觉得自己低估了老外的心眼儿。不过他最近都没把心思放在球队上,压根没注意到那些异样的眼神意味着什么。

    狗头军师不在,这货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能力显然还不够火候。

    维埃拉在更衣室独自坐了约莫一分钟之后,人就出现在了场地中,话虽少,但面色如常。

    其实也不能怪法国人多心,任何人在这种情况下都会觉得尴尬。

    一支球队中的大腿不是队长不足为奇,可精神领袖这种东西是完全超越大腿这一级别的存在,是完全凌驾于队长之上的!

    那队长算什么?

    老好人一个?

    一支球队有两条,三条,甚至很多条大腿,都有可能和睦相处,同进共退。

    但一支球队能有两个领袖吗?

    到底谁说了算?

    更衣室的话语权争夺往往因此而起,善始善终的极少,撕的头破血流,甚至拿来威胁主教练的都不在少数。

    好在经历了上赛季的崩盘之后,维埃拉少了一些热血,多了一些理智。法国人很清楚,脑补的东西不经过证实就采取行动的话,难免会把事情搞的一团糟。

    那就把注意力转回,踢完这场比赛再寻求解决方案吧!

    场上热身已经接近尾声,两队球员开始列队。

    “哟,看着面色不错嘛,三妻四妾的生活达到人生巅峰了?”

    卢伟的声音阴阳怪气地响起,说的是中文,除了尤墨之外,永贝里勉强能懂一点点。

    于是瑞典人自告奋勇,大义凛然道:“别以为你们关系好我们就会客气,待会走着瞧!”

    这话听着斩钉截铁,实际上话外音很明显。

    他与这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呐!

    果然。

    “做人失败了不要紧,弗雷德里克会教你从新做人的。”

    为了达到嘲讽效果,这货用的是英文。不料话一出口,曼联阵中尚无反应,阿森纳这边纷纷扭头,目光直指维埃拉。

    “哎呀,几日不见,伶牙俐齿了不少!”卢伟瞧的真切,面上却不动声色。

    气氛正古怪着,意想不到的杂音又跑来添乱。

    “喂,他们两个有完没完了?”

    范尼的英文显然不错,发音清晰,咬字很准。

    效果也不错,尤墨的注意力被完全吸引了过来,依然没有注意到队友那古怪的神情。

    当然也没注意到维埃拉快要按捺不住的情绪。

    “瞧,我把他当对手,不是一厢情愿吧!”尤墨没去搭理对方,反而转过头,冲队伍最后的亨利喊了一嗓子。

    法国小将挠了挠头,笑的很腼腆。

    “明明痛恨的要死,偏偏做出一副不在乎的样子,装什么装!”范尼的声音有些外强中干,效果也只是一般。

    曼联阵中少有人不知道弗格森与尤墨关系非比寻常的,因此没人敢出声附和。

    阿森纳队员们却都没有把注意力放在这几人身上,依然不住地飘向维埃拉。

    法国人显然在愤怒中控制住了底线,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来破坏气氛。

    于是比赛在一种异样的气氛中开始了。

    由于是热身赛性质的杯赛,两队为了增加磨合力度,都在比赛中尽遣新人上阵。曼联队派出了两名实力派新人,派出了卢伟这种噱头十足的家伙。阿森纳同样派出了两名实力派新人,同样派出了尤墨这种噱头十足的家伙......

    如此巧合自然有原因。

    温格和弗格森心里都很清楚,所谓的仇恨根本无从谈起,曼联队只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是阿森纳队自己犯错导致崩盘的。如果说要复仇的话,对象应该是自己所犯的错误,而不是别人。

    这种目标唯一的复仇方式,或许能在短期内带来巨大动力,但放在一个较长的时间范围内来看,无疑是得不偿失的。尤其是在豪强环伺,邻居强势崛起的情况下,专注于自身实力的提升才是正道,以为击败对手就能笑到最后,那是图样图森破!

    可惜良好的愿望被意想不到的小插曲破坏了。

    维埃拉,范尼,两个家伙都憋了一肚子火,比赛刚一开始,就用各种手段挑起战争!

    温格其实很清楚队长这么个角色在球队中代表着什么,但法国人对更衣室的掌控欲*望不强。尤墨亲口说出不愿担任队长一职后,他没有多想就直接宣布了人事命令。

    帕特*莱斯倒是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不过向主教练提出时,得到的回答也合情合理。

    “那个家伙自己不愿意担任队长的,如果他老是越过队长行事,后果自然由他负责!”

    甩手掌柜当惯之后,温格索性放手的更彻底了。

    曼联阵中同样暗流涌动。

    上赛季豪取三项重量级桂冠之后,这支球队没有躺在功劳本上睡大觉。其中最大的变化,莫过于“黑风双煞”被人为分开,荷兰杀手强势入驻梦剧场!

    虽说范尼在埃因霍温**的飞起,可毕竟没在豪门证明过自己,这一来就拆散了曼联队的破门利器,难免会让人担心荷兰金靴的成色问题。

    其实弗格森是有意为之。

    苏格兰老头儿比温格强就强在这一块!

    该讲人情味的时候,他比慈父还要体贴,不该讲人情味的时候,他比教父还要冷酷!

    他深知卫冕之道难在哪里,所以在心仪目标可以下手之后,他毫不犹豫地拆散了“黑风双煞”这个独立于球队之外的小团体,找来了还没在豪门证明过自己的家伙,用以刺激球队内部竞争。

    他很清楚,荷兰人不是个善茬,场上场下都有不少惹是生非的劣迹。但他有绝对的自信可以管教好这个坏小子,并且能利用这种坏劲儿来为比赛增添活力!

    眼前无疑就是明证。

    只是一场热身赛而已,面对曾经拱手让出胜利果实的对手,曼联众将是有些于心不忍的。但踢着踢着,有人挑起事端,有人强烈回应,那骨子里的血性还能忍住?

    与阿森纳的比赛,没有血性还踢什么?

    于是一场热身赛踢的激烈无比,上半场两队毫无建树不说,各领三张黄牌,各有一人因伤下场!

    阿森纳是老将迪克逊被踢伤了脚踝,曼联队是贝克汉姆被撞伤了腰。

    肇事者显而易见。

    范尼!维埃拉!

    弗格森与温格一起站在场边,神色各异。

    苏格兰人若有所思,法国人眉头紧皱。

    前者有心理准备,因此不会太惊讶,让他想不通的是,一向比赛风格沉稳的维埃拉,为何会如此脾气火爆?

    当了队长的缘故?

    后者有些失望。

    身为队长,带头挑衅对手无疑是不可取的,尤其是球队复仇心切,人心躁动的情况下,队长应该泼冷水才对,而不是火上浇油!

    当了队长的缘故?

    中场休息的15分钟一晃而过,两个挑起事端的家伙很快出现在场地中,神态各异。

    范尼其实也挨训了,不过不是吹风机那种。对于坏小子来说,简单的批评提醒简直是隔靴搔痒,因此再度出现在场上时,一脸的得意洋洋。

    维埃拉面色阴沉。

    温格训起人来也不是留情面的主儿,而且是那种越看重话越重的类型。面对自己亲手提拔的得意弟子,法国人直言对方不够成熟,太过意气用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