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学的很快

 热门推荐:
    5月28日下午6点过,距离开球还有1小时的时候,双方首发名单出炉。

    看清楚双方的首发11人是谁后,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

    人员变动看起来不大,但其中透露出的战术意义却非同小可。

    阿森纳用罗西基替下了格里曼迪,与博格坎普同时出现在场上,变阵4141!

    曼联把卢伟挪到了左边锋位置,超级替补索尔斯克亚披挂上阵,重拾442两翼齐飞!

    双方像是约定好一般,一个祭出单后腰阵形主攻,一个重拾压箱底的老本行主守!

    在这样一场引爆亿万关注的比赛开始前,双方的斗法已经能从首发名单中嗅到一丝血腥味。

    阿森纳以哀兵姿态出击,立求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谁料曼联并无打对攻的意思,即使赛前被各方看好,依然立足防守,稳扎稳打。如此一来,双方在战术层面都无法形成压倒性优势,球员们的执行能力以及临场发挥将成为比赛的胜负手!

    “温格够大胆的,居然想以奇兵抢开局!”

    距离开球还有足足一个小时,可以容纳8万人的法兰西体育场已经人山人海,旌旗飘扬了。马丁*泰勒与安迪科尔身处其中,油然而生一股自豪感。

    比国家队战绩,英格兰的确算不上欧洲顶级,但在俱乐部层面的较量中,英超已经开始大步超越同行,第一联赛不再遥不可及了!

    脚下这块土地上的人们,原本瞧不起技术粗糙,战术落后的英超球队,现在却只能以看客的身份参与其中,遗憾于自家球队的不争气。这让他们倍感骄傲,很有现场采访一番的冲动。

    不过他们也很清楚,会师决赛的两支队伍都面临着场上场下的一系列问题,想要建立王朝伟业,成就欧洲顶级豪门,还有不短的一段路程。

    曼联重拾压箱底的老本行看起来无可指摘,实际上说明这支球队经过一个赛季的努力后,战术打法仍然没能完全大陆化,硬仗来临的时候只能立足防守打反击,达不到豪门那种“踢的漂亮又能赢得冠军”的要求。

    阿森纳的进攻能力毋庸置疑,温格坚持完美足球的决心也让人刮目相看,但这支球队面临的场外问题显然超乎想象。如果不能提供足够的硬件支持,下个赛季很难达到眼前这种高度。

    “是的,在自己的故乡,法国人不打算用人海战术弥补球队的防守问题。没有猜错的话,阿森纳会在一开场就进行高位压迫,通过高强度的逼抢让对手出不了球!”

    “没错,曼联队的中场实力虽然强大,但那是从攻守均衡的角度来衡量的,进攻组织能力与他们并不在一个层面上。如果机会把握得当,比赛的平衡很可能会在前15分钟就被打破!”

    “一旦抢开局成功,阿森纳同样可以立足防守打反击,牢牢把握住优势,在剩下的时间里抓住对手犯错的机会,继续扩大比分!”

    “面对咄咄逼人的枪手,红魔的应对同样出人意料!”

    “弗格森和他的球队没有被赛前一片看好冲昏了头,很清楚老对手拥有怎样可怕的进攻能力。对这支球队来说,过多的控球会让进攻显得拖沓,巧妙利用对手高位压迫带来的后防空当,利用WE与YAO的边路冲击力打开缺口,让范尼与索尔斯克亚在中路获得破门良机,是种很有效率的战术选择!”

    “是的,弗格森的老谋深算让人印象深刻,这或许正是冠军之师所必备的素质。”

    “沉稳!”

    “相比之下,第一次出现在欧冠决赛场上的阿森纳队,更看重激*情所带来的创造力。”

    “哈哈,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两支球队中的东方面孔占据了相当重要的战术地位,他们的发挥将对比赛进程造成巨大影响!”

    “没错,阿森纳虽然把Mo放在了后防线上,但没人敢小瞧他的得分能力,金靴奖与大四喜足以证明一切。如果球队久攻不下或者犯错丢分在前,他在场上的位置变化能让比赛产生战术意义上的改变!”

    “曼联队上赛季的两翼齐飞让人印象深刻,不过两张东方面孔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证明了弗格森的眼光。如果没有他们的异军突起,这支球队的卫冕之途或许早已中断!”

    “三人是目前欧洲赛场上最顶尖的亚洲面孔,他们的存在让我们无法忽略这样一个事实。”

    “嗯?”

    “在遥远的东方,有一支球队已经快要浮出水面,让所有人大吃一惊了!”

    ......

    晚上七点过,距离开球还有十分钟不到,法兰西体育场的西看台。

    没能出现在国人聚集的东看台上,尤墨的小伙伴们颇有些遗憾。他们其实才是最值得骄傲的一群人,若不是阿森纳赛前爆出的一系列矛盾让人忧心忡忡,他们真有高歌一曲以抒心情的冲动。

    就连已经挂帅国足的朱广护也没能免俗,比赛还没开始,就已经喋喋不休地刷存在感了。

    国奥队出人意料地折戟2000年奥运会预选赛之后,鲍比*霍顿引咎辞职。一同空缺出来的国足主帅位置一时间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足协内部也吵的不可开交,各种方案都没办法统一看法。

    坚持请洋帅的家伙们不死心,也看不上朱广护这个娃娃兵主帅,可惜他们在人选问题上屡屡受挫,无论哪位世界名帅都不肯趟这趟浑水。唯一表示了兴趣的神奇教头米卢蒂诺维奇还有合同在身,需要一大笔违约金才能撬动。

    觉得老外不靠谱,不懂国情的家伙们同样看不上老朱这位缺乏成年队资历的帅位人选。尤其是考虑到球队中有大量的嫡系存在,更是让心存疑虑或者别有用心的足协领导难以放心。

    随着今年4月的一系列人事变动,阎事铎正式挂印足协掌门之后,上述所有问题都烟消云散了。

    为了服众,“十月小考”成了朱广护头上一把刀,现在正是主动出击,寻找解决办法的时候。

    场上有两个家伙是他的骄傲,可以向所有人拍胸口保证的那种。

    “阿森纳的状况不太乐观,弗格森太老谋深算了!”

    阎事铎坐在他的右手边,一听这话顿时有些闹心,不过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淡淡地问道:“最强阵容排出来还占不了便宜,难道吉格斯不在场,曼联反倒占便宜了?”

    “排兵布阵除了最大化阵容实力外,留后手,或者说留有变化的余地非常重要!”朱广护说着,一股莫名的情绪涌了上来,声音变得有些沉重,“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当年那场对阵墨西哥的比赛。”

    “哦?”阎事铎来了兴趣,双眼瞪圆,“记得结果就不错了,拿过程来考验人,有点不像话了啊!”

    一听这话,朱广护马上双手抱拳以示歉意,不过嘴角的笑容暴露了他的真实心情,声音也没有回忆带来的苦涩。

    “当年那场比赛我求胜心切,一心想出奇招。结果把卢伟和张笑瑞一同派上场之后,场面看起来大优了,比分却迟迟没能改写。当时我就有不好的预感了,结果比分一落后,需要换人加强进攻的时候我才发现,手中没牌了!”

    “唉,当时那个悔呀,肠子都青了!”

    “这场比赛对于温格来说太重要了,对手又非常熟悉,不出奇兵不足以致胜。这种情况下战术冒险很有必要,但不能一上来就把自己手中的牌打光。如果像我当年一样投机不成蚀把米......”

    说到这被打断了,阎事铎很不给面子地强调:“偷鸡,偷鸡摸狗的偷鸡!”

    “呃.......”朱广护使劲咳嗽了两声才缓过来,一脸哭笑不得,“是的,不够大气。弗格森就很大气,即使背上骂名也要坚持自己的观点,不求好看,但求胜利!”

    “嗯,这人的确是个帅才。”阎事铎一脸严肃地点了点头,旋又问道:“后来呢,怎么赢下来的?”

    朱广护老脸微红,未语先叹,“唉,当时我觉得没戏了,这比赛十有八*九会输的很难看,结果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阎事铎快人快语,眼中精光绽现,“没想到将在外,君命有所不授?”

    “不,我算哪门子的君,他们也不只是将!”朱广护缓缓摇了摇头,脸色严肃起来,“如果把足球形容成一场战争,那打赢这场战争靠的是人,而不是其它东西。”

    “是的,现在讲究‘以人为本’,说的就是这么回事。”阎事铎点了点头,目光转过。

    场上的22人已经列成一队接受闪光灯的洗礼了。

    刚刚降临的夜色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一股让人头晕目眩的感觉涌了上来,随着雄壮的音乐充斥到每一颗激动的心中,让他们浑身战栗。

    于是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迎接这期待已久的时刻。

    可能过了很久,也可能只是一转眼的功夫,余音还在悠扬,耳边已经被潮水般的掌声充斥。

    眼睛终于能够看清楚东西了,虽然距离遥远,仍能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强大气场。

    那些生活在闪光灯下的家伙们,动了起来,开始逐一握手。一张张脸上沉静似水,仿佛岁月的积累足以沉淀这一刻的心情,只需要微笑就足以表达心情。有时候可以看见他们在开口说些什么,不过看见之后难免会心痒难耐,想听个究竟。

    在说些什么?

    其实没什么干货,只是日常问候而已。就连尤墨也没能免俗,握住卢伟的右手的时候来了一句,“放心,一定还钱!”握住姚厦左手的时候来了一句,“咱俩是不是认识,瞅着眼熟?”

    卢伟的回答很干脆,“你凭自己的努力借到的钱,为什么要还?”

    姚厦的回答有点拖泥带水,“老大,哎,老大,我要说什么来着?”

    要说什么并不重要,能重逢在这一刻,即使是对手,也足以回忆一辈子。

    那就什么也不用多说,胜负之后再把酒言欢!

    ......

    2000年5月28日,晚7点30分,微风,小雨,21度,正是佳人相伴,难忘今宵的好时辰。

    长哨吹响,帏幕拉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峰立在眼前。

    按惯例,尤墨需要干点出格的事情来表达心情,于是这货抢了维尔托德的开球权。

    亨利顿时有些不知所措。

    上次主场对阵皇家马德里时,那粒改写欧冠最快进球纪录的进攻是完美策划之后的产物,这次事发突然,谁知道这货又打算整什么夭蛾子。

    不过他不知道,有人知道。

    “退后一点,吊你门了。”

    卢伟扬声说罢,博斯尼奇果然听话,不再刻意保持整体阵形,一直退到了小禁区里。

    尤墨比澳大利亚人更听话,横向带了一步之后,就是一脚直奔球门的吊射!

    惊呼声迅速响起,刚刚坐下的人们又迅速站了起来,眼睛都不敢眨。

    球速比正常的吊门要快上许多,又带了些内旋弧线,即使博斯尼奇早有准备,依然惊出一身冷汗!

    这哪是吊门,明明是一脚远射好不好!

    有这种想法的人显然不止一个,瞧着皮球被一记干净利落的侧扑挡出底线,嗡嗡声迅速响起,夹杂着惊叹,迅速笼罩了整座球场。

    场上球员们也不例外,除了目瞪口呆的曼联球员,所有人都在感慨不已。

    “老天,能告诉我,你到目前为止,进过几个这样的球吗?”皮雷原本都打算庆祝进球了,结果手举了一半又放了下来,尽管如此,激动的心情也很难平静下来。

    “这肯定不是你的极限距离,太夸张了,足有一百公里每小时的球速!”维尔托德信誓旦旦地说罢,还要用手比划一番,仿佛这样可以证明所言非虚。

    “呃,你平时有加练这样的射门吗?”亨利的惊讶比起对手来有过之而无不及,眼睛都看直了。

    “我听到了,他们中间有人喊了一嗓子,门将才退够了距离!”阿什利科尔激动不已,仿佛发现了什么大秘密。

    “好了,大家别激动,比赛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维埃拉赶紧出声维持秩序,省的一开场所有人都跑没影了。

    单后腰毕竟覆盖面积有限,前场踢的太浪,后场难免背锅。

    尤墨亦有同感。

    “左攻右突,他们学的很快嘛!”(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