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墨所料不差,但若说成曼联在东施效颦,显然是在往自家脸上贴金。

    状况很明显。

    以姚厦的个人能力,很难从正面突破阿什利科尔的防守。想要两翼齐飞,必须先在左路制造足够的压力,才能在右路制造足够的空间,让两人拼速度。除此之外,卢伟的组织能力与前腰属性在那摆着,若不充分利用实在可惜。

    如此一来,曼联的进攻必然偏左,说是两翼齐飞,实则左攻右突完全不同。

    当然,这种声东击西的战术也有借鉴的成分,尤其是考虑到对手的进攻同样偏左之后,模仿的价值已经超越了创新。

    可惜一开场就被点破,奇兵已经不现实。

    于是比赛从一开始就进入了焦灼状态,阿森纳的地面进攻让人眼花缭乱,曼联队的防守滴水不漏。攻防转换时,曼联的左路攻势风生水起,阿森纳的右路防守秩序井然,左路毫不松懈。

    由于两队太过熟悉,双方居然没有出现大赛常见的紧张综合征,甫一交手就拿出了顶尖水准,攻防节奏快的不可思议!

    这让那些对英超原本不太感冒的球迷们瞪大了眼睛,一刻也不敢移开目光。

    名副其实的巅峰之战!

    时间一晃已经走完十五分钟,双方都创造出了机会,双方也都没能把握住。

    这种高节奏比赛中,所有的机会都是一眨眼的事情。在双方战术针对性非常到位,场上失误率很小的情况下,进攻方必须制造出足够大的惊喜,才足以扩大威胁,制造杀机。

    尤其是双方体能充沛,注意力高度集中的阶段,破门得分的难度大的超乎想象!

    很明显,场上球员们虽然并不紧张,但也没有轻松自如到肆意挥洒才华的那种程度。他们在充分的赛前准备下已经发挥出接近百分百的能力,距离突破天花板还有一段距离。

    0:0是双方真实水平碰撞后的产物,也是防守难度小于进攻的真实体现。按理说在此时出现很正常,阿森纳的局面大优也让人充满信心,但从抢开局的战略角度来看,温格还是棋差一着!

    原因很简单。

    阿森纳的牌面实力,尤其是进攻能力明显优于曼联,不过后手只有尤墨这个X因素。替补席上缺乏进攻好手的情况下,需要尽快确立领先优势,隐患才不会被放大。如果所有进攻好手都在场上仍然无法改写比分,那无人可换的窘境将会早早到来,胜负天平也会一点一点地倾向对手。

    从这个角度来看,弗格森的老谋深算可见一斑。

    他不怀疑阿森纳球员们的抗压能力,没有被赛前一边倒的看好冲昏了头。他制定的战术看起来非常保守,实则料事如神,猜到对手会一上来就大举进攻以展示决心。

    他也没有怀疑自家球员的战术执行能力,在对手阵中X因素没有发威之前,稳扎稳打的策略足以避开锋芒,暗中蓄力以待良机。

    为了保险起见,曼联球员在大禁区前很少犯规,省的一上来就被尤墨层出不穷的创意撞弯了腰。难以避免的角球战术中,阿森纳阵中高点不多,这货在里奥*费迪南德的严密看管下发挥空间有限。

    于是在上半场已经走完1/3的时候,场上最接近破门的一次机会,居然是开场那一脚50米开外的远射!

    这让阿森纳的支持者隐隐觉得有些不妙。

    牌底已经一上来就亮出了,后继乏力是必然的事情。如果状况维持下去,曼联那看起来简单粗暴的进攻方式同样可以制造杀机,扭转乾坤!

    因为对手阵中,同样有X因素!

    “阿森纳攻的热闹,实则机会不多。”

    看台上,朱广护一脸凝重地点评道:“曼联这些球员经验太老到了,对阿森纳又非常了解,一举一动都在意料之中。这样一来,一板一眼的传切配合正中对方下怀,反倒是蛮不讲理的突破能搞浑局面,制造机会。”

    阎事铎脸上却不见忧色,饶有兴致地问道:“既然个人突破能发挥作用,为何他们用的不多呢?”

    朱广护长呼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一来是空间太小,没有南美球员的脚下技术很难无中生有。二来这支阿森纳队过于追求团队配合,有些时候会踢的不够直接。”

    “过于追求团队配合?”阎事铎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难以置信,“从来都只听说个人主义严重,缺乏团队配合,到你这居然反了过来?”

    听了这话,朱广护嘴角挂起了若有若无的微笑,“以前吧,我也觉得足球是一项团队运动,所有人在其中都需要为团队服务,才能最大化球队利益。出来之后,见了世面我才发现,自己还是井底之蛙,见识浅薄。”

    “哦?”袁伟鸣转过一直盯着场上的目光,直直地瞧了过来。

    “在个人能力没有到达某个阶段的时候,追求默契的团队配合是最大化球队实力的唯一途径。”朱广护迎着目光,侃侃而谈,“真正到了某一阶段,团队配合所能带来的提升会逐渐放缓,开始触碰到天花板。”

    “天花板?”阎事铎一脸好奇,仿佛听到了颇为奇特的理论,“怎么捅破?”

    “个人能力!”朱广护加重语气,拳头握紧,“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在局面僵持的情况下还指望老一套办法打开局面,是惯性思维导致的不作为。简单点说,是需要有人站出来力挽狂澜的时候,就得所有人以他为核心,最大化他的能力,围着他做文章!”

    “明白了。”阎事铎点了点头,双手抱拳,“受教!”

    “不敢不敢.......”朱广护一脸愧色,像是干了件出格的事儿之后,心里有些没底。

    不过身边响起的声音打消了所有疑虑。

    “是的,这支阿森纳队场上核心不明确,人人都能拿球却人人都不逞英雄,反倒不如对手的战术更明确。”

    话音刚落,场上发生的一幕让所有人瞪大了眼睛。

    阿森纳进攻未果,皮球解围出了禁区。范尼回防到位,中前附近高高跃起,头球点到右路,斯科尔斯脚下。

    高位逼抢迅速袭来,英格兰人夷然不惧,横向带球一路右移!

    灵活多变的人球合一技术发挥了巨大作用,曼联球员获得了跑位空间,姚厦高速启动,加里*内维尔横向接应后一脚直塞,让他顺利越过了面前的皮雷,获得了相对开阔的地带以供驰骋。

    阿什利科尔丝毫没有托大,不等对方近身就开始后退保持距离。谁料对方人未至,球已出!

    右路中线还没过,姚厦急停,稍作调整,右脚大弧线甩出,直奔左路边线!

    卢伟!

    这脚大范围转移既突然又精确,稍带的一些内旋弧线刚好让进攻方可以舒服地停下皮球,一路相前。

    防线警报顿时拉响,劳伦迅速迎上,接受洗礼。

    谁粒对方压根没有减速停球再启动,直接左脚弓一端,交给了中路过来接应的索尔斯克亚!

    一而再,再而三的意外打乱了阿森纳的防守,科洛*图雷跟上干扰之前,对手已经完成了二过一配合,右路防守形同虚设!

    这次卢伟没有寻求配合,左脚停球启动一气呵成,一转眼的功夫,已经形成了二打二的局面!

    尤墨+阿什利科尔VS卢伟+范尼!

    这种情况下最稳妥的办法莫过于一路后退等待队友回追,但以劳伦与科洛*图雷的回追速度,连卢伟的衣角都摸底不着!

    尤墨不得已迎了上来。

    这货倒不是害怕一对一面对卢伟,只是把范尼丢给阿什利科尔,身体吃亏太多,怕是会有后患。可惜对方也看出来这一点了,带球线路直奔而来,想不迎上都不行!

    摄像机镜头迅速放大,恨不得把两人的表情一览无余。

    其实没什么表情,两人像是一场野球激战正酣时,偶然而至的瞬间一般,注意力高度集中,眼睛里只有一人一球。

    乍合,骤分!

    卢伟没有拼速度的意思,左脚向前连续两次高频触球后,减速,脚弓向内一扣,再迅速转成外脚背向左前方一推!

    启动!

    突破线路看起来很不合理,尤墨只须倒地一铲,就足以破坏这次进攻。可偏偏如此简单粗糙的突破方式,让他别无选择,只来及伸脚一碰,稍稍改变了下皮球运行方向!

    原因很简单。

    两人一对一次数太多,几乎没有一上来就能断球的时候。卢伟看似丢了一半球权出去,实际上料定对方缺乏心理准备,不会一上来就打定主意搞破坏!

    边路突破!

    剩下的事情没有悬念。

    卢伟没有给尤墨回追的机会,对脚般的个人突破在场上原本是不得已而为之的状况,在这一刻却成了信手拈来的灵感之作。完成之后一路下底,小禁区附近一脚横传,给了范尼充分利用身体优势的机会。

    荷兰人没有让场边的老头儿失望,大身板牢牢卡住阿什利科尔,左脚轻推破近角!

    1:0!

    ......

    毫无心理准备下被改写的比分,像一记重锤,敲在每一个阿森纳人心中。

    最坏的可能降临了。

    怎么办?

    时间还早,办法呢?

    继续围攻的话,必然会给对手更大的空间,更好的一对一机会。如果后防线上让他们最放心的一环出现问题,还能指望谁?

    他们心中那个无所不能的家伙,居然也会被人如此轻松的越过吗?

    是受场外事件干扰,还是输给了相互之间的了解?

    没有答案。

    “我的。”

    尤墨只说了这两个字,就闭上了嘴,面无表情地站在禁区前,遥望对手。

    就在所有人失望地转过头,准备继续比赛时,意想不到的声音吼了出来。

    “不,我的!”

    阿什利科尔!

    他?

    关他什么事?

    “我该早点启动卡身前!”阿什利科尔显然累的不轻,吼完大喘气了几下,继续嘁道:“即使踢边卫,也不能忘了中卫的职则,我偷懒了,以为自己尽力了!”

    话音一落,并不安静的法兰西球场上,响起了此起彼落的声音。

    “我的失误,不应该去盯索尔斯克亚!”

    “被这么简单的二过一给越过,我的错没法原谅!”

    “居然传球,我太大意了!”

    “居然推近角,我不该移动的!”

    “该死,我竟然把问题交给你们解决!”

    听着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尤墨嘴角有了笑意,目光环视了一圈,没说话,只是抬起了右手,握成拳,举过头顶。

    亨利用尽全身力气,喊了出来。

    “加油!”

    那就一起加油。

    ......

    1:0的比分像是一颗定心丸,让曼联人惬意无比。不过身经百战的他们没有丝毫松懈,注意力高度集中,谨防对手突然暴起伤人。

    从一点来说,拿过冠军杯的球队确实沉稳,比起阿森纳这种初哥要成熟的多。场边的弗格森在刚刚领先的时候还不太放心,连吼带叫了好一会,直到局面愈发稳定才放心下来,继续嚼口香糖。

    温格就不淡定的多,瞧着球队防线接连犯错导致丢分,法国人脸拉的老长,站在场边想发泄又没有出口,只能用力地跺了跺脚,仿佛这样可以敲响沉睡的竞技之魂。

    是的,他非常担心弟子们一蹶不振,就此拱手投降。

    虽然排兵布阵略显冒失,但他心中并非意识不到。他只是担心弟子们被场外因素干扰,才布重兵在进攻上,试图唤醒他们的状态,激活他们。

    结果证明,越担心就越容易犯错!

    现在事已至此,刀山火海也得闯上一闯!

    比赛第24分钟,阿森纳连续两脚射门都被挡出,曼联队再获反击良机。这一次他们故计重施,右路由斯科尔斯带球吸引防守,姚厦前插拉开空间,加里内维尔接应。

    前面几步都很顺畅,到了最后环节却出了状况!

    姚厦刚停好皮球抬头观察,身前已经有人呼啸而来!

    阿什利科尔!

    姚厦虽然年龄要大上两岁,但若论高水平比赛经验要差上不小一截,缺乏心理准备的状况下,临场应变能力被经验制约,做出了错误的选择。

    右脚一扣,躲过了逼抢,也送出了球权!

    皮雷!

    法国人在队友上抢时早有准备,断的就是这一下!(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