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儿个和朋友一块喝酒,我喝大了,完了,打的回家。路上我问司机“师傅,你说我怎么,一喝多就管不住下半身呢?”师傅“我懂你,大家都是男人,一喝点酒难免会想入非非,这很正常”我:“不是,哥!我…我尿车上了”

    尤墨简单直白的个人声明发表之后,阿森纳随之宣布了他的新周薪。

    消息一传开,球迷吵吵闹闹,媒体一片哗然。

    其实不走在意料之中,只是3.5万英镑未免有些寒酸。这种时候冒出来的评论是典型的屁股决定脑袋,有说阿森纳软硬兼施打人情牌的,有说尤墨拒绝高薪诚聘是因为害怕竞争的,有说双方早已达成秘密协议,赛季一结束就会以天价转会切尔西的......

    以上说法都不算空穴来风,尤其是最后一条。

    阿布在这个夏天挥金如土,两个月不到就已经花完1.2亿英镑。长长的收购名单中尤墨赫然在列,可左等右等等到花都谢了,依然没见两家俱乐部就此事发表声明。

    以俄罗斯人的豪性,会被“非卖品”标签吓着吗?

    显然不可能!

    是人都看的出来,阿森纳绝非铁板一块,只要数字够大,只要当事人点头,转会的可能性并不小。而且从阿布曾密会尤墨这件事来看,切尔西也没有光说不做,嘴炮唬人。再加上主场被曼联绝杀展现出的实力差距,让人有充分的理由怀疑私下协议的存在。

    一位民间高人如此分析道:“......上赛季末的华丽崩盘,让Mo的努力打了水漂。没有人会对冠军擦肩而过无动于衷,他也不例外,因此球队在夏季转会市场的动作非常关键,是他能否安心留在阿森纳的风向标!”

    “结果显而易见。”

    “阿森纳也有买人,但相比于已经卖出的阿内尔卡,奥维马斯,佩蒂特三员大将,新人最多算是补位,距离补强还差的远!”

    “在争冠对手纷纷用大手笔彰显决心的时候,Mo心中的失望可想而知。这种情况下产生离去的念头很正常,但他毕竟刚来球队一年,频繁转会的影响不好,再加上俱乐部的苦苦挽留,温格的反复游说,他最终决定留下来再拼一年。”

    “阿布对他的兴趣是公开的秘密,不过这个夏天俄罗斯人已经花了接近3亿英镑了,再掏一大笔钱来砸动阿森纳就有些力不从心。于是双方就势达成协议,等到这个赛季结束再通过正式报价来激活转会。”

    “结果没想到,横插一杠的来了!”

    “如果不是We的突然爆发,曼联很有可能在斯坦福桥兵败而归。弗格森感受到了危机,决定先下手为强!”

    “Mo已经答应了温格,自然不好临时反悔,于是与俱乐部协调后,薪水象征性地提高到了3万5千英镑。”

    “曼联即使收购不成,也成功地抬高了转会价格,算是做了一次无本买卖。切尔西当然不想夜长梦多,但这种情况下再出高价明显有当冤大头的嫌疑,于是只能用赛场上的表现来证明自己。”

    “顺便洗去他们头顶上的‘暴发户’标签,证明阿森纳还想通过低成本小投入来争夺冠军,是在痴心妄想!”

    这番分析虽然以脑补居多,但其中确实存在合理性,在这样一场焦点大战前放出,很容易就点燃了火药桶,将一场并不存在复仇意味的比赛,变成了“理念大战”!

    到底是像曾经的曼联队那样,坚持传统,用纯粹的足球来向冠军宝座发起冲击,成就豪门之路;还是像现在的切尔西队一样,通过强大的财力来不断缩小差距,直至成就大业?

    这两种观念的碰撞由来已久,却从未像眼前这般集中发酵,甚至达到了一场定胜负的高度。

    周日比赛开始前,双方的主教练及阵中大将都接受了采访。

    先是切尔西队。

    4胜1负的战绩让这支球队在近8个赛季以来,首次在5轮后的积分榜上超过了同城对手。大战在即,正是他们怒刷存在感的时候。

    拉涅利在教练圈中也是老资格一枚,名气虽然不如温格响亮,看菜下锅的能力是得到一致认可的。所谓的“补锅匠”,听起来不够高大上,对于眼前这支切尔西队来说却是最适合的教练人选。

    “......阿尔塞纳*温格代表了阿森纳的建队理念,是一位值得钦佩的战术大师。阿森纳在他的带领下实现过辉煌,不过上赛季的最终结果证明了一切。”

    寥寥几句听起来没什么攻击性,但其中透露出的信息却明摆着。

    追求风格没有错,当成错失冠军的借口就不对了!

    伊布现在同样是英超炙手可热的未来巨星,仅仅踢了5场比赛,身价就直逼2000万英镑大关了。其中有无水分先不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得到圈内外的一致认可,瑞典人匪夷所思的创造力让人叹为观止。

    场下表现同样高调。

    “......他要是去了曼联,或许会取代他们阵中的某个家伙,成为英超MVP的竞争者之一。留在阿森纳有何前途?我看不出来。”

    这话一箭双雕,范尼不幸躺枪。

    面对这种赤果果的挑衅,阿森纳将士们好容易平息的怒火又燃了起来。

    尤墨的损招效果奇佳,温格在球队中原本一直是倍受爱戴的主儿,现在却成了球员们咬牙切齿的对象。受此启发,赛前接受采访时,法国人毫不客气。

    “......切尔西搅浑了市场,想通过大肆收购来解决一切问题。我不否认金钱在足球世界中的巨大作用,但一支球队的灵魂不可能是金钱吧?当然,他们非说是的话,我也无话可说。”

    字里行间透露出的信息很明显,也能得到很多人的认可,不过表达方式实在有些尖酸刻薄,而且矛头直指对手软肋。

    为钱而战?

    维埃拉出任队长以来,曝光率明显上升,场上表现却不如上赛季那般抢眼。上一场比赛被劈头盖脸地训斥一番后,胸中恶气急需出口。

    “......一直以来,我们的死对头都是热刺,切尔西只是个安静的邻居。现在不一样了,他们东拼西凑来一帮杂牌军,想踩着我们称霸英超。他们似乎忘记了,欧冠才是最有说服力的战场!”

    这话挑衅意味浓厚,大有拼完联赛拼欧冠的劲头,对于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围观党们来说算是福音。

    上赛季的欧冠四强在这个赛季被划为了种子队,算是对阿森纳完成突破的奖励。分组抽签结束后,三个对手本菲卡队,阿贾克斯队,莫斯科火车头队,实力都不算强,出线形势一片大好。

    相比之下,切尔西则不太走运,同组对手除了种子队巴塞罗那队之外,还有德甲劲旅多特蒙德队,欧冠常客巴黎圣日耳曼队,说成死亡之组并不为过。

    不过说老实话,身为欧冠新丁,即使大举投入买买买,也很难迅速跻身豪门劲旅所处的境界,抽签分组时难免会被针对。只有依靠自身实力杀出重围,成为淘汰赛的常客之后,这一阶段才算顺利渡过。

    阿森纳算是熬出头了,切尔西才刚刚上路,因此维埃拉的言论看似偏离主题,实际上给本就热闹无比的德比大战又添了把柴火!

    熊熊大火已经燃起,火药味四处弥漫,焦点中的家伙在干嘛?

    家中设宴,庆祝姚厦正式成为曼联队的一员,即将披上93号红色战袍!

    这么大的号码可不常见,寓意不用多说,一看便知。

    下午六点过,卢伟,郑睫,姚厦,一行三人出现在家中客厅里,与尤墨,王*丹,江晓兰三人进行了亲切会唔。

    由于时间紧迫,晚饭不等人,于是他们没有客套,没有寒暄,一上来就直接进入扯淡环节。

    首先发言的是王*丹,身为川中某知名报纸的前体育记者,曾经上过电视的她颇有主持人风范。

    “今天呢,是为了庆祝姚厦的个人事业往前迈出了一大步,即将在新的舞台上,在全国人民面前......”

    没说完就惨遭打断,卢伟直接一盆冷水浇了过去,“预备队的比赛会有直播吗?”

    大实话就是这么让四肢无力,腰膝酸软,好在当事人心宽,大大咧咧地接道:“有比赛踢就行,管他预备不预备呢!”

    仿佛要把不和谐进行到底一般,卢伟马上接道:“预备队也不只11个人吧?”

    靠!!!

    这货吃了火药吗?

    不煞风景能死吗?

    姚厦又不是小孩子,需要这么提醒吗?

    所有人都在心中疯狂吐槽,江晓兰忍不住压低声音问身旁的家伙:“他怎么了,这么大火气?”

    郑睫一脸的无可奈何,“唉,最近都这样,更年期到了吧。”

    稀稀拉拉的笑声响起,王*丹脸上有些挂不住,讪讪开口道:“借您老人家吉言,姚厦会用实力来证明自己配不配的上首发。”

    说罢转头,恨恨地瞪了一眼看笑话的家伙。

    尤墨立即绷紧脸皮,声音慷慨激昂,“同志们呐,革命才刚刚起步,指望全国人民的支持是不靠谱的,别因为挂念全国人民乱了方寸就行!”

    演讲的效果仍然一般,轰笑声中姚厦瓮声瓮气地应了一声,面部表情僵硬。

    他其实知道卢伟为何如此针锋相对,真正让他不适应的,是把神格扔在一边的家伙,在他面前毫不掩饰凡人的一面。

    他有些不太适应新的角色,也不知道该不该主动保持距离,或者直接搬出去。

    或许是与尤墨朝夕相处带来的感觉太美好,让他情不自禁地把卢伟也划到了同一类人里,最开始的新鲜劲儿过去之后,彼此之间的各种差异让他无所适从。

    这一趟过来,他其实有心请教一下此事。结果还没捞着机会开口,状况已经尴尬的不行了。

    如何是好?

    “对了,知道国内怎么评价曼联这次收购行动的吗?”王*丹心有不甘地转移话题。

    效果还不错,所有人的胃口都被吊了起来。

    江晓兰颇有些紧张,小心翼翼的问道:“会怎么评价?会不会认为墨墨和卢伟闹矛盾了,所以不愿意去曼联?”

    这份天才般的脑补能力顿时惊呆了众人。

    卢伟为啥闹情绪那不是明摆着的吗,怎么能扯到十万八千里之外?

    “你想哪儿去了,国内媒体压根不信,当成炒作了!”王*丹随口说罢,眼珠子一转,计上心头,“对了,你们俩吵过架没,动过手没?”

    解铃还需系铃人,卢伟既然觉得尤墨在阿森纳的付出与收获不成正比,那就交给当事人好了。

    “吵架是家常便饭,打架嘛,好像有过?”

    不等卢伟回答,尤墨的答案已经惊呆了小伙伴们。

    家常便饭?

    “有,你被我一拳打在下巴上。”

    卢伟的回答显然起了火上浇油的效果,姚厦像个白痴一样,盯着尤墨看了足足有两秒钟之后,楞楞地问道:“很疼吧?”

    尤墨猛点头,作抹泪状,“可不是,疼的我当时就哭了!”

    这么拙劣的演技让王*丹简直看不下去,杏眼一瞪,“打你也是活该,是不是调*戏了哪家姑娘,又不想负责?”

    原本是玩笑般的猜测,结果却了惊呆了两位当事人。

    猜的如此准确,为毛对象完全弄反了呢?

    “好啊,被我逮到现行了!”王*丹顿时跳脚,“说,说,说,不说就......就别想吃饭!”

    “不许吃饭?”尤墨一脸震惊,“喝奶成不?”

    众人听的一阵无语,郑睫却瞅见身旁家伙有些异样神色。一扭头,发现江晓兰居然红了脸,于是小声问道:“不会吧,你真的喂他?”

    “哪有......有次不小心,拿平常喝水的杯子,把悠佳喝剩的奶挤到里面了,结果......”

    “干嘛要挤出来,下次喝不一样吗?”

    “会胀的难受......”

    郑睫听的一阵神往,犹豫了一下,没有当众揭露这货,搂着江晓兰一边窃窃私语去了。其它人毫无察觉,依然在那欣赏判官审案。

    尤墨能老实交待吗?

    当然不能,卢伟离婚这种事情......

    不能老实交待,只能黑锅背起,再次扮演负心汉了。好在这货早已轻车熟路,三言两语就打发了小菜鸟们。(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