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现对手的一瞬间,吉格斯放慢了步伐,抬头,稍做观察。

    身为一名久经沙场的悍将,威尔士人知道对方是有意而为,在眼前这次较量中赌上了整场比赛。为了增加胜算,他决定尽可能地利用自己的优势做文章。

    队友,位置,以及自己的速度与体能优势。

    已经独中两元的范尼是所有阿森纳人最头痛的家伙,若不是卢伟后来居上抢走了风头,所有人都将认为这是属于荷兰人的一场比赛。阿什利科尔与之相比不但身体条件吃亏,状态也堪忧,如果传球时机恰到好处,欧冠决赛中上演帽子戏法不是梦!

    于是在两人形成正面交锋的一瞬间,吉格斯左脚抬起,把皮球向外横拨,落地之后高高抬起,看样子是打算来一脚射门,或者传球。

    尤墨果然如他所料,横跨一步,右脚封了上来!

    已经抬起的左脚迅速落下,向右一扣!

    两下动作衔接非常紧密流畅,看起来如同行云流水般写意。

    效果也不错。

    两人如同正面相向的两辆赛车一般,在即将发生碰撞的一瞬间,一左一右错开了半米左右的空间!

    如此大的空间可传可可射,可惜没办法用左脚来完成,勉强为之的话只能用外脚背来一脚。

    这并不是吉格斯最擅长的破门或者助攻方式,于是在空当出现,机会妙不可言的时候,他看起来像是犹豫了一般,迟迟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身体随着皮球向右横移了两步。

    尤墨依然被动,见状身体转了90度,左脚封了上来!

    吉格斯等的就是这一刻!

    一直毫无作为,除了支撑啥也没干的右脚,在皮球向右滚到脚边时猛蹬地面,带着皮球一起向左横移!

    整个动作举重若轻,看起来没怎么发力,效果却相当夸张!

    原本向右横移的身体,几乎没有任何间隙地完成了180转向,变成了向左横移!

    左脚也没闲着,在皮球滚到脚边时蓄力结束,猛蹬地面的同时,连人带球一起向前猛冲!

    连续两次变向之后,尤墨像是被戏耍的猴子一般,在对手跨入禁区,可以45度角射门的时候,才勉强出现在对手身后,封住了传球线路以及部分射门角度。

    这货虽然早有准备,但双方的重心以及脚下频率不在一个层面上,眼前这种快速变向正是软肋,除了赌博式的上抢外,只能被动地跟在对手后面,寄希望于后发先至。吉格斯充分利用了这一点,把高频变向当成了秘密武器,取得了极佳的战果。

    现在呢?

    进一步扩大战果,还是就此结束,来一脚射门,或者传球?

    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在吉格斯嘴边泛起,高速运动中的身体却没有任何停顿,继续向前冲了两步之后,射门角度虽然已经不大,传球空间却拉了出来。

    尤墨只能继续跟上,而且是加快步伐,毫无保留的跟上。

    因为这种小禁区前的横传非常要命,范尼都不用完全卡住位置,大长腿抢在阿什利科尔之前捅上一脚,就足以让守住近角的莱曼无力回天!

    不过这货的耐心确实逆天,这种情况下依然没有放铲,也没有手上动作,像是个任人摆布的傀儡一般,跟在对手身后。

    吉格斯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眼角余光瞧着对手猛扑过来,闪电般用左脚向右一扣!

    三次变向!

    眼前豁然开朗,球门前所未有地清晰起来。

    尤墨刹车不及,错开了足有一米之多!

    莱曼更惨,仓惶之下脚底打滑,踉跄了一步才紧忙慢赶地返回球门正中!

    惊呼声终于忍不住从阿森纳球迷口中发出,响成了一片。

    吉格斯曾经给他们带来过很多不愉快的回忆,即使在这场比赛中到目前为止一直表现平平,依然没有让他们放心下来。眼前这一刻让人绝望,部分胆小的家伙已经闭上了眼睛。

    可就在所有阿森纳人揪心无比,只能默默祈祷对手失误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

    吉格斯右脚射出的冷箭,在贴地飞出两米不到的时候,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高高弹起,越过了横梁!

    时间仿佛停止了,所有人瞪大眼睛,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皮球发生折射的位置,有个人躺在地上,满脸是血。

    ......

    比赛停顿了足有两分钟,刚好,这两分钟的时间足够所有人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次变向拉开节奏上的差距,二次变向让对手只能疲于奔命,三次变向之后,强如Mo,也没办法用常规手段解决战斗了。”

    马丁*泰勒强忍激动,故作平静的语气让身边的安迪*格雷气的浑身发抖。

    “是,是的,他的非常规手段效果不错,看起来代价也不小。由于场面过于血腥,镜头已经移开了,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又一次在危急关头拯救了阿森纳!”

    “现在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不早早放铲,结束两人之间的战斗了!”

    “是的,吉格斯一直牢牢地把皮球控在两脚之间,盲目放铲只会招致严厉的处罚!”

    “不,我是说,为何不在对手完成变向之后倒地铲球。”

    “为什么?”

    “他不可能一直处于超人状态,比赛到了这个时段,一对一防的又是刚上场没多久的吉格斯,在对手的高频变向下被晃开很正常。绝大多数人都会在结束自己的努力之前倒地铲上一脚,即使不能阻止对手,也足以延缓或者干扰。”

    “他呢?”

    “没有,他拥有可怕的耐心,他像游走在黑暗中的杀手一般,在时机尚未成熟时从不轻举妄动!”

    “是的,有三次倒地铲球的机会,他都没有理会,直到对手射门,他才把自己扔出去,用脸挡住了射门。”

    “哈哈,这么悲壮的事情被你形容的如此简陋,安迪,你的心也在滴血吗?”

    “.......”

    心在滴血的不是一两个人,所有曼联人都一样。

    如同二十多分钟前阿森纳人的心情。

    没有比这种只差一步就能登顶更让人沮丧的了,强如创造奇迹的三冠王也不例外。一时间所有人都保持沉默,直到尤墨接受完队医的紧急处理后走下场,才忍不住在心里摇了摇头。

    场边的弗格森也沉默了,转过身,看着那个熟悉的家伙缓缓走下场,走到离自己不远的地方,与温格比划了两下。

    鼻孔里塞着纱布,脸上的血迹东一块西一块,看起来颇有些滑稽,但他笑不出来。很想走上去,拍拍他的肩膀,但他明白自己的身份,不会用这种方式彰显风度。很想骂一句“真是活见鬼了”来发泄一下,但他骂不出来,只能在心里默默感慨。

    转过头,瞧了一眼自家替补席上,那个下场之后就径直离开的家伙,留下的座位。

    那儿有本书,看起来有些扎眼。

    走过去,拿起来,却被上面的中文难住了。

    好在助手发现了他的异常举动,结结巴巴地翻译道“曾国藩家书”。

    家书?

    是什么玩意?

    他摇了摇头,把书扔在一边,走到场边,大声呼喊起来。

    加里内维尔跑了过来,不过没听到什么有价值的信息,只是被告知保持注意力。

    比赛不会无休止地暂停下去,很快,场上开始了11打10的较量。

    瞧着局面还不错,弗格森满意地点点头,顺便还瞧了眼不远处正在接受治疗的家伙。

    难道鼻血还没止住?

    他摇了摇头,终于忍不住走了过去。

    刚好听见阿森纳队医列文的声音。

    “鼻梁骨没断,不过鼻黏膜可能撕裂了很大一块,才导致鼻血流个不停。”

    他还听见了尤墨的声音。

    “没关系的,他们顶的住,我歇会就上去。”

    他还听见了温格的声音。

    “不,我比你更信任他们,你在这里接受治疗,血止住的话,点球的时候再上去。”

    点球?

    他笑了笑,转身走开。

    场上,曼联正在策动攻势。

    吉格斯,依然还是吉格斯。左路再次晃开防守球员后,一脚大范围转移到了右路!

    这一次威尔士人做出了正确选择。

    左路密密麻麻,右路姚厦已经直插对手身后,反越位成功!

    阿什利科尔以为对方会直接来一记小角度射门,于是飞身救险,把自己扔了出去。结果没想到,姚厦用右脚扣回皮球,一记轻推,交给了中路跟进的范尼!

    荷兰人伸脚一捅之后,都准备举手庆祝了,结果被门线上的莱曼一记侧扑挡出!

    巨大的叹息声还没响起,闪电般的身影从横七竖八的身体中杀出,一蹴而就!

    姚厦!

    比赛第117分钟,曼联4:3反超!

    ......

    尤墨再次走向场地中央的时候,迎接他的只剩苦笑了。

    当然,也有利好消息传来。

    为曼联打入反超比分进球的姚厦,因为小腿持续抽筋在场地边接受治疗。现在阿森纳成了11打10。

    虽然比赛时间还有五分钟不到。

    面对保持沉默的队友们,他没有用语言刺激他们,他很清楚,即使什么都不说,什么都不做,只要他站在场上,所有人都会竭尽所能。

    那就什么也不说,操家伙上吧。

    机会很快到来。

    时间已经少的可怜,体力更是早已透支,阿森纳球员们非常明智地选择了长传冲吊做为进攻的主要手段。

    即使他负伤在前,血染沙场。

    他们开始明白,配角虽然并不好演,但演好了风头足以超越主角,成为伟大的存在。现在他们已经演砸了,那就把戏份还给主角,让他来掌控全局。

    比赛第119分钟,皮雷左路送出45度传中,第一落点被斯塔姆一头顶出了大禁区。

    维埃拉拍马赶到,停下皮球后,向右横带一步,小弧线吊往禁区右路远角!

    尤墨的身影迅速出现,放大,刻入每一名曼联人的眼里,心里,回忆中。

    小禁区角上,高高跃起后完全压制住了身旁的里奥*费迪南德,完美的滞空能力让他能够充分的后仰发力,最终顶出的皮球划过一道美妙的弧线,越过巴特兹高高举起的双手,飞往球门的另一侧!

    亨利拍马赶到,用并不擅长的头球一蹴而就!

    4:4!

    阿森纳人松了口气,全线退守。

    还没结束。

    曼联人实在不甘心就此进入点球大战,于是在最后时刻发动猛扑,寄希望于吉格斯再创奇迹。姚厦同样不甘心,于是一瘸一拐地跑进场内,看能不能再捡个馅饼。

    可惜没有。

    吉格斯左路突破未果,传球也不到位,阿什利科尔抢在对手之前轻松断下。

    向前带了几步之后,交给了过来接应的维埃拉。

    法国人原本是最能跑最能拼的家伙,现在却只剩一口气了,于是拼尽全力摆脱对手,送出了一脚直塞!

    目标却不是尤墨,而是亨利。

    原因很简单。

    球队的前场只有亨利一人,尤墨还没过中线。此时传球给他,等于是让他一人面对最少三人防守!

    可惜维埃拉的美好愿望落空了,亨利早已体力透支,能完成第二粒进球堪称奇迹,眼下连原地摆脱防守都做不到了。

    于是只能转身迎向来球,右脚一搓!

    大弧线划出,皮球重回右路!

    好在如此来回转移之后,曼联防线陷入了短暂的混乱,尤墨也有了充分加速的时间。

    第一下停球摆脱非常完美,老将巴特虽然体力没问题,但爆发力实在望尘莫及,面对对手那种不讲理的启动速度,位置稍差一些连犯规都没机会!

    尤墨的对手还有三个。

    面前的加里*内维尔,中路赶来的里奥*费迪南德,以及迅速往中路靠拢的斯塔姆。

    三人没一个软柿子,球风更是硬朗强悍。

    刚好,尤墨不喜欢闪避,喜欢硬碰硬!

    其实不硬碰硬也没办法,来回变向不是他擅长的东西,也会降低向前速度。勉强为之的话,即使能连续摆脱,也会被身后的家伙回追破坏。

    那就来吧,看谁更硬!

    尤墨的愿望很快落空了。

    加里*内维尔不打算硬碰硬,没等近身就是一记凶狠的斜线铲球,目标连人带脚!

    尤墨虽然眼疾脚快,依然没能完全避开,皮球先行一步之后,他的双脚起跳高度不够,没能越过呼啸而来的铲车!

    双脚都被带到,身体却在巨大的惯性下继续向前!

    于是还没能进球,他就在草皮上滑跪起来。为了稳住平衡早点爬起来控住眼前的皮球,他把身体前倾,双手撑地,像只大猿猴。

    所有人都觉得好笑,所有人都笑不出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