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森纳人笑不出来,是因为之前那一幕太过血腥,即使没有慢镜头显示他受到了怎样惨烈的撞击,但主动用脸挡出对手的爆杆射门需要有多大的勇气,让人想想都觉得心惊胆战。

    何况还有随后出现在镜头中的,那张浮肿到差点认不出来的脸!

    曼联人笑不出来,是因为皮球还在他的控制范围内,人也没有倒地不起。他就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一般,考验着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考验着主裁判的执法水平。

    有前车之鉴在那摆着,他们的心理承受能力高不到哪去,主裁判的执法水平倒是蹭蹭蹭往上涨。

    里奥*费迪南德与斯塔姆同样被眼前发生的事情吓了一跳,为了安全起见,两人迎上来时一前一后保持了些距离,谨防对手耍诈。

    不过距离也不大,毕竟整个前场只有他一个,距离太远反而会留给他逐个击破的机会。

    亿万双眼睛注视下,尤墨终于在微风细雨中结束了长达四米以上的滑跪。

    如此远的距离足够他维持住身体平衡,后仰,抬头观察。不过他没有那么做,依然用双手撑在地面,下巴颌在胸前,眼睛都不抬一下。

    像个忍者一样,凭着声音与感觉做出判断,而不是眼睛。

    这么做的用意何在没人知道,不过也没人有心情关心这样的问题,所有人都在等待。

    整个过程仿佛持续了很久,也可能只是一瞬间的功夫,于是所有人都不敢眨眼,唯恐错过。

    可即使努力睁大眼睛,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仍然远远超乎想象,以至于很多人一无所获,只能楞楞地瞧着场上已经形成单刀的家伙。

    快,太快,难以形容的快!

    这种快不是让人眼花缭乱的那种高频率动作,而是把两点连成一线的那种爆炸般的能量!

    仿佛别人需要三步走完的距离,他只用一步,只用一半的时间,就已经扬长而去!

    确实扬长而去了。

    他在里奥*费迪南德距离自己还有一米远时,身体像一张弯曲到极限的弓,用肉眼无法看清的速度骤然起身,右脚顺势猛趟在面前的皮球上!

    接下来,整个人像一支离弦之箭,射往对手的右手边!

    过人动作简洁到让人发指,但由静至动的过程太过短暂,里奥*费迪南德只觉得眼前一花,人与球同时不见!

    其实若是早有准备的话,英格兰人不至于一个照面就被甩在身后。怪就怪他一直没有起身,反而保持一个姿势直到静止状态。这让所有人都没办法预判他的动作,只能根据经验带来的本能做出选择。

    后面发生的事情依然匪夷所思。

    由于皮球趟的太猛,即使启动速度惊人,尤墨依然失去了对皮球的控制。斯塔姆刚好拍马赶到,大长腿抡起,准备坦然收下大礼。

    可就在解围的脚即将碰到皮球,一切都将回归原点的时候,毒蛇般脚尖不知从何而来,叨中了皮球的右下角!

    于是斯塔姆抡了个空,皮球像是开玩笑一般,绕了个小弧线,扬长而去!

    人球分过!

    难度一点也不大的动作,在快到无法想象的速度支撑下,变成了出鞘利刃,连续的寒光闪过,两名身价数一数二的世界级中卫一一倒下,拱手送上单刀机会。

    还会有奇迹吗?

    所有人都不敢揉眼睛,可惜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实在乏善可陈。

    面对出击的巴特兹,尤墨没有急着抬脚射门,依然保持着向前的速度。直到两人近在咫尺,才抬起左脚,扣在皮球左侧。身体也适时停止向前,开始向右横移。

    一步,两步,三步,三步之后,倒地状态下伸长胳膊的法国门神没能碰着任何东西。

    尤墨施施然停下,右脚抬起,小角度推射近角破门。

    结束了。

    结束了?

    所有人都在揉眼睛,有些边揉边嘟囔。

    “妈的,还好最后看清楚了......”

    不过也就来的及嘟囔一句,剩下的已经淹没在巨大的欢呼声中了。

    其实补时牌上的四分钟刚开始计时,留给曼联人扳平甚至反超的机会还有,但不知为何,所有阿森纳人心中都涌起了一股奇异的念头。

    这是一场属于他的比赛,用一粒标志性的进球来结束最好不过。

    果然,五分钟后,伴随着终场哨声吹响,激动到心脏承受不住的时刻降临了。

    与之一同降临的,还有那首熟悉无比的《Wearethechampions》。

    “ivepaidmydues(我已付出了代价)”

    “timeaftertime(一次又一次)”

    “ivedonemysentence(我没有犯罪)”

    “butconmittednocrime(却已经认罪服刑)”

    “andbadmistake(我也犯过一些)”

    “ivemadeafew(严重的错误)”

    “ivehadmyshareofsandkickedofmyface.budivecomethrough(我自作自受,但是我坚持一路走过来)”

    “andineedtogoonandonandonandon(永远永远)”

    “wearethechampions-myfriend(我们是冠军,我的朋友)”

    “.......”

    听着熟悉无比的歌声,尤墨躺在一点也不熟悉的草坪上,捂住了脸。

    泪水没有急着涌出,他得先确认一件事。

    粗糙的手指让浮肿的脸疼痛莫名,他反而觉得心里踏实了。

    这一切,不是梦。

    ......

    与创造奇迹只差一步的曼联人没有失去风度,反倒是初登大场面的姚厦哭的像个泪人一样。

    原名不明,可能是各种情绪交织之后,需要用泪水洗刷一下心灵。

    卢伟依然没有现身场内,也不知道干嘛去了。反倒是弗格森主动走过来,笑着打起了招呼。

    “踢的不错。”

    “谢谢,他怎么样?”

    “队医说需要下来接受个检查,不过我相信他应该没事。”

    “为什么?”

    “因为你给他竖立了更高的目标。”

    “不客气。”

    闲聊几句之后,弗格森转身离去,把时间留给了胜利者。

    老头儿的背影有些落寞,不过尤墨并不同情对手。

    路还长,真正的胜利还早。

    或许这正是竞技体育最大的魅力。

    无论取得过多么辉煌的成就,都会有更大的挑战摆在面前。

    这一点温格也颇为赞同。

    一番狂热的庆祝之后,法国人走了过来。

    “得先祝贺你,然后再谢谢你。”

    尤墨笑的很勉强,可能是怕吓到电视机前的观众。

    “是您把我带到阿森纳的。”

    温格摇了摇头,原本微笑的脸变得严肃起来,“我可没想到自己的一个决定会带来如此大的影响,很难形容你带来的震撼,希望你能一直开心的保持下去。”

    “谢谢,您也一样。”

    “不客气。”

    温格转身离去之后,尤墨迎来了队友们的问候。

    虽然之前他们已经把他扔上天空很多次了。

    “知道吗,比赛中的某一段时间,你让我恨的咬牙切齿!”皮雷率先发难,旧事重提。

    “就是就是,怎么能无视别人的清白,凭空怀疑呢?”莱曼紧随其后,试图蒙混过关。

    “你滚,你和他是一伙的好不好!”阿什利科尔扬了扬拳头,一脸凶相。

    “哇哈哈,听起来你们好像被耍了一样?”维尔托德笑的直咧嘴,可惜很快就被老拳伺候了。

    “刚好一肚子火没处发,西尔万,你忍着点!”维埃拉把同胞当成了沙袋,嘴里不停,手上也不停。

    “原来是这样!”亨利总算明白过来,眼睛睁的很圆,一脸无辜。

    “原来是怎样?”博格坎普转过头,笑着问道。

    “原来今天是我生日。”尤墨笑着开口,顿时让身边安静下来。

    瞧着他有话要说,所有人努力按捺住怦怦跳动的心情,无比渴望地瞧着他。

    仿佛眼前的冠军一点也不能满足他们。

    “我们保持了联赛38轮不败,可惜没能拿下冠军。”

    “下个赛季切尔西会变成让人更加头痛的对手,曼联也会进一步补强,利物浦同样不能小瞧。”

    “而我,需要在十月份回国,参加亚洲杯的比赛。”

    “更有趣的事情在等着我们,继续吗?”

    话音一落,冲天而起的声音震的尤墨耳朵嗡嗡作响。

    “当然!”

    当然!!!

    ......

    从欧足联主席约翰松手中接过奖杯,高高举起的那一瞬间,画面定格了。

    瞧着那张惨不忍睹的脸,阿森纳人笑着笑着,泪水涌了出来。

    一股能将整个胸腔填满的情绪涌了上来,让人浑身战栗,说不出话,举不起手,只能默默地在心里告诉自己。

    这一切,都是他应得的!

    所有的幸运,所有的眷顾,所有的奇迹,都来自那颗强大的心,以及不知疲倦的双腿,洞察世事的眼睛。

    这让他们觉得心里踏实,没有一夜暴富后不真实的感觉。

    “我也想上去......”

    瞧着尤墨在主席台前高高举起奖杯,李京羽羡慕的眼睛都红了。

    小伙伴们也好不到哪去。

    “太没义气了,居然把我们给忘了!”李健的大嗓门迅速响起,拳头在空中挥舞起来。

    “就是,下来打他一顿,看以后还敢不敢这样了!”李贴仗着脸皮厚,声音肆无忌惮。

    “唉,老大这样太败人品了,下来得请我们吃饭才能补偿回来。”张笑瑞边摇头边叹气。

    “吃饭,就知道吃饭,能不能有点出息?”隋东谅忍不住了,一脸不忿。

    “那你说说该怎么惩罚?”范智毅凑了过来,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

    “照我说,应该让他和我们一起回国,给那些日思夜想的人们一个惊喜!”孙寄海果断出了个主意,一时间居然让热闹的气氛有些冷场。

    “不急吧,他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你们能等的了?”杨辰出声打破了沉默,笑着摇头。

    话音一落,没等众人表态,某个家伙的手机响了起来。

    于是在一片鄙视的目光中,李京羽灰溜溜地躲到了墙角。

    不过三秒之后就复活了。

    “哇哈哈,你们猜是谁打来的?”

    没人愿意猜,李贴一把将其拿下,抢过电话,按了下免提。

    听筒里传来陌生的女声。

    “猪啊,你不会跑一趟,把电话给他?”

    与此同时,万里之遥的天府之国。

    天色已经蒙蒙亮,原本是不用早起的人们睡意正浓的时候,可这个与往常一样飘着细雨的清晨,很多窗户里的灯都还亮着,一双双通红的眼睛还在不知疲倦地盯着电视。

    一年前这个时候,同样有很多人盯着电视不放,不过那时让他们引以为傲的卢伟只是球队中的一名替补,决赛更是打了酱油。因此即使觉得无比骄傲,心中难免也会有些不踏实。

    该不会是昙花一现吧?

    现在他们不会有这种担心了。

    三个家伙,足足三个家伙,在世界顶级舞台上你方唱罢我又登场,出尽风头!

    有他们在,国足何至于此?

    “干嘛不去看现场呢,请个假不就完事了?”张梅瞧着她对着空气咬牙切齿的样子,笑着问道。

    “嘿嘿嘿......”李娟把话筒放在手心,伸了个脑袋过来,“我是怕他分心,想了又想,还是算了,在这儿等他回来。”

    “真的?”张梅撇了撇嘴,转身去冰箱里寻觅,“他可能一时半会脱身不了,而且即使回来了也会被人团团围住,天天出席各种活动,你最好还是别抱太大希望。”

    听了这话,李娟呆了一呆,拿着话筒的手在不知不觉中松开,跌落在地。

    泪水没有涌出来,还在眼眶里转悠。

    喃喃自语道:“是啊,这下他又成了英雄,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望眼欲穿呢......”

    张梅回头看了她一眼,柔声说道:“哎呀,我就是随口一说,他是什么人你不比我更清楚?”

    “清楚又怎样呢?”李娟一脸木然,摇了摇头,“现在不比从前了,那时他与国内井水不犯河水,反而落个逍遥自在,现在哪能还当甩手掌柜?”

    “能与不能他说了算,你就别胡思乱想了。”张梅拿了些速冻水饺出来,往窗边走,“去洗把脸,不然会长痘痘。”

    “哦......”李娟应了一声,不过人没动弹,听筒虽然捡了起来,可一直没有熟悉的声音传出,于是又发起了呆。

    “快去呀,想什么呢?”张梅回头吩咐完毕,扭头望了眼窗外。

    一颗小小的合欢树,在微风细雨中轻轻摇曳。

    心中叹了口气,刚想开口,耳边有熟悉的声音传来。

    隔了万里之遥,依然让人面红耳赤。

    “后天就回去,洗白白了等我。”

    (卷六完)(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