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长的一卷终于结束了,相信大家都松了口气。

    234章98万字.......有种想和你们抱头痛哭的感觉。

    说不累那是唬弄鬼,写书是最耗脑力的劳动,尤其是我这种喜欢咬文嚼字的家伙,真不知道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求安慰......

    书写到这里,剩下的故事相信大家都有预感。我不会用“不喜勿入”来彰显什么,尽全力写出能让人会心一笑,或者掩卷深思的文字,才是最值得骄傲的事情。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经历,看法也会差别很大,性格更是迥然不同,所以从不奢望所有看这本书的人能高度认可我的观点。只希望在这个浮躁功利的大环境下,用自己的思考带给大家不同的感受。

    面对根子都烂了的国足,人人都会喷上几句来彰显个性。但从何下手,如何培养属于自己的足球文化,用更健康的方式搭建联赛,经营俱乐部,给有足球梦的孩子们以实现梦想的舞台,是件需要极大的耐心与热情才能付诸行动的事情。

    当然,还需要能力。

    所以,无论国足热闹也罢,不堪也罢,都不能抹去我们对足球的热爱,也不会让我们失去沿着梦想前进的动力。

    废话说了一箩筐,也该进入正题了。

    这是本书的最后一卷,一起期待让人心动的故事吧!

    ......

    2000年5月30日,夺冠游行正在紧敲密锣准备中的时候,尤墨挑子一撂,潇洒快活去了。

    谁也没想到这货居然说走就走,连接受球迷膜拜这种事情都会缺席,就连国内也毫无风声,压根不知道他已经回来了。

    阿森纳凭借他的绝杀进球摘得桂冠后,蜂拥而来的赞美能把人淹死,数不清的采访要求以及商业合作洽谈已经打爆了克莉斯娜的电话。就连王*丹也没能幸免,为了缓解经纪人的工作压力,以防忙中出错,她摇身一变成了他的新闻发言人,专门负责应对媒体。

    表面上看来,他用堪称完美的发挥帮助球队突破历史,足以在新球场建成时立一座雕像了,实际上阿森纳需要面对的问题还有很多,一一妥善处理,才能把握机遇,一举成就豪门霸业。而这些问题中的很大一部分,与他的一举一动都有关联,正是需要团队合作来竖立个人形象的时候。

    所谓的“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说的就是这种情况。

    有人红,必然有人眼红。即使迫于形势奉上赞美之词,心中依然是不爽的。这种不爽越积越多,必然会在适当的时候跳出来带节奏,揪住小辫子不放。因此越红越要保持低调,玩人间蒸发比四处招摇来的有价值多了。

    如同他的场上表现一样,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才能彰显价值。

    当然,如此迫不及待地跑回国内,也是心中有愧。

    毕竟是因为他,李娟才在女人如花般的年龄独守空房的,现在阿森纳于他而言已经可以暂时放下,自然需要好好补偿人家一番。

    晚七点过,双流机场。

    川中已经入夏,白天又闷又热,晚上倒还不错,尤其是荒郊野岭般的机场高速上,呼呼的大风能吹走所有汗水。李娟这一路上都没有打开车内空调,任凭车窗外的风把一头长发吹的又散又乱。

    长发是为君留,可惜个子太高,距离及腰还差一截。

    这一路上她一再告诫自己要冷静,要像个淑女一样含羞带怯,给他一个惊喜。可惜想着想着,念头就开始跑偏,想起一些少儿不宜的画面来。

    于是越接近目的地就越觉得燥热难安,车速也像心情一样一路狂飙,唯恐错过电视剧里最常见的镜头。

    其实时间还早,而飞机只喜欢晚点。

    “签名?”

    从停车场出来,李娟刚要戴上墨镜,就被一名初中生模样的少年给拦住了。

    她现在也是名人一枚,眼前这种事情再熟悉不过,只是今天这个日子对她来说实在特殊,很难像往常一样保持耐心。于是龙飞凤舞地画了个签名之后,她把笔记本递还给对方,笑着点了点头,戴上了墨镜,快步往前走去。

    不料,没走两步又被人认了出来!

    这位是个中年大叔,看起来像个成功人士,问的问题也颇具想象力。

    “打算飞去伦敦吗?”

    对这种大腹便便的中年大叔她可没什么好感,于是不冷不热地回道:“有个朋友回来了,过来接一下。”

    大实话果然引起一片猜测,不过中年大叔却一副很懂的样子点了点头道:“他大概还得过段时间才能回来吧?这趟接的是谁?姚厦?”

    “这可不能告诉你,不然被围住了怪你还是怪我?”李娟拉长声音回了一句,挥手离去。

    吃瓜群众倒也没有拦住她的胆子,瞧着当事人一副不爱搭理人的样子只好作罢,议论纷纷。

    李娟懒的理会,大长腿迈开,很快就甩脱了所有人,进了机场大厅。

    这里的人们要忙碌的多,不过站在到达大厅的人群里,她依然可以听见兴奋的议论声。

    内容不用说,也是关于那三个家伙的。

    欧冠决赛才过去48小时不到,正是全民参与其中,集体高*潮的时候,盛况堪比她们拿下世界杯的时候。

    这让她恨的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

    随着职业联赛如火如荼,川中成了国内响当当的金牌球市,可惜川军战绩只是平平,当年的保级大战更是子弟兵们放水才逃过一劫。这让天府之国的子民们颇有些遗憾,非常热切地盼望着新人出头,取代那帮日薄西山的老将们。

    也正是这种期盼,让他们被别有用心的人们蒙蔽,做出了让他们后悔至今的举动。

    他还能原谅他们吗?

    李娟也很想知道答案。

    7点45分,随着一位西装革履的家伙从出口处现身,人群再次躁动起来。李娟首当其冲,伸长了脖子往里面瞅。

    心里有些不踏实。

    飞机倒是没晚点,可眼前这些家伙们的热情会让她精心准备的节目泡汤。

    五分钟后,她呆住了。

    这谁呀,脸上贴着创可贴也能上飞机吗?

    旋又反应过来,不是他还能有谁?

    “哇!”地喊了一嗓子,人就扑了上去。

    幸好她只是在停车场被人认出来,不然如此夸张的神情肯定会让人遐想联篇。

    “呀,头发这么长了?”

    尤墨却见惯不惊,后撤一步站稳,一把搂住了重达60公斤的大妞。

    “呜呜呜.......”李娟准备好的台词一句没用上,一听这话更是只会哭了。

    好在自家人知自家事,晚妆没有浓墨重彩,不然现在肯定出洋相。

    “头发留这么长,打算当淑女吗?”尤墨搂紧怀里嚎啕大哭的家伙,附在耳边小声问道。

    李娟果然破涕为笑,白了他一眼,带着浓重的鼻音抱怨,“什么都瞒不过你,一点也不好玩!”

    “谁说的?”尤墨一脸的不以为然,目光转过,瞧着状况安全,于是压低声音说道:“我可猜不到你晚上准备了什么节目!”

    “嘿嘿嘿.......”李娟笑的浑身乱颤,挺拔双峰在两人之间狭窄的空隙内一阵摩擦,很快就让对方举旗投降了。

    尤墨的胆大包天也不是盖的,此时仍然一脸镇静地问道:“听说你买了辆大车,专门留给有需要的人士使用?”

    “啊啊,你个小混蛋!”李娟没想到答案那么不经猜,一时之间有些慌神,左右瞅了一眼才放下心来,压低声音恶狠狠地说道:“信不信我一晚上就把你掏空!”

    “哟,看来积蓄颇多,战意空前,我得小心应对!”尤墨瞧了眼不远处的出口,有些犯愁,“怎么出去呢,也没件能遮盖的衣服。”

    “嗯.......”李娟也被顶的浑身冒汗,湿痒难耐,心中更是迫不及待,“要不我用裙子给你遮着点?”

    这样的馊主意也亏得她想的出来,尤墨欲哭无泪地说道:“你是想吸引更多的目光,顺便考验别人判断能力吗?”

    “嗯。要不这样!”李娟心下了主意,结果伸头一瞧有些奇怪。“咦,你没拿行礼?”

    “走的急,大包小包懒的拿,钱也没带多点,你得管吃管住才行。”尤墨一本正经地说罢,面带自豪。

    “没问题,有姐姐在,你饿不着!”李娟豪气干云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身体一转,两座****取代了胸前双峰,继续维持对方硬度。

    “这是干嘛?”尤墨伸手挡在两人身侧,谨防好奇的目光瞧出端倪。

    “还能干嘛,姐背你出去!”

    这话一出口,两人像是同时陷入了回忆一般,整个人都不好了。

    一晃已经四年,可谁又忘得了第一次?

    “好了,放我下来吧。”

    背着往前走了几步,尤墨附在她的耳边轻轻说道:“这些年欠你最多,让我慢慢还好不好?”

    “嗯,好。”李娟松开双手,顺势抹了把眼泪,“你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还担心什么?”

    “只有一个要求,其它任你安排。”尤墨也忍不住落了泪,声音哽咽。

    “说吧。”

    “先别告诉其它人我回来了。”

    “嗯。”

    ......

    上了车,劲爆的音乐一打开,伤感气氛顿时跑的无影无踪。

    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因为回忆把愉快的约会变得沉重,未免有些得不偿失。由于李娟要开车,尤墨没有托大,主动申请后坐在后排,伸了个懒腰,躺下,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

    第一站是填饱肚子。

    火锅店,江湖菜馆,以及那些闻名在外的吃货天堂是不能去了,人来人往的难免会有眼尖的家伙。这一点李娟早有所料,一路七拐八绕,带着两人一路走来一路买,几乎所有印象中味道不错的小吃都没放过。

    尤墨随着她折腾,聊没一会就躺在后座位上呼呼大睡。

    十几个小时的旅途劳累自不必说,决战带来的精神疲惫才让人睁不开眼睛。好在这货心大,多少劳心费神的事情都能甩在一边,先养足精神,恢复体力再说。

    从这一点来看,花心血在自家女人身上是件非常有远见的事情,不然想做甩手掌柜也没人擦屁股。

    现在王*丹俨然成了他的得力助手,不但兼任他那些小伙伴们的经纪人,还要出面应对媒体,回答各种各样的刁钻问题。

    体育记者出身的家伙干起老本行来得心应手,远比在家带孩子要让人放心的多。

    当然,事业家庭对他来说同样重要,于是江晓兰这个管家的地位一点也不低,除了一大家人的日常生活,还要肩负起教育子女的重任。

    至于正在开车的这位,尤墨还没想好要怎样发展她的事业。

    他很清楚,她和他一样,都有顶尖运动员那股不甘人后的心劲,只要认准了的事情从不含糊,付出代价也要做到最好。

    “睡醒了?”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尤墨打着哈欠起身时,车子已经停了,周围一片蛐蛐叫声。

    “嗯,这是哪?”

    “还在市中心呢,府南河边。”李娟笑着探过头,一脸戏谑,“还以为你会一觉睡到天亮,没想到心里还装着事情。”

    “那是,女王大人还没验货,哪能一觉睡到天亮!”尤墨揉了揉眼睛,看了下时间,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靠,两点过了!”

    “呀,没关系啦,晚一点刚好安全些!”李娟大大咧咧地说罢,开了车门,直奔后座。

    “一看就很专业!”尤墨瞧着身着情趣内衣的家伙,啧啧点评完毕,兄弟已经不保。

    “你先吃东西,我玩一会!”李娟娴熟地又揉又搓,很快就心满意足地哼哼起来。

    “嗯,没体力哪能决战到天亮!”尤墨果断点头,开始大快朵颐。

    “哟,看起存货不少嘛!”李娟伸手拿过湿巾擦了擦,一口含住了,动作很是卖力。

    “过程保质保量,女王大人请放心慢用。”尤墨同样含混不清地说罢,继续往嘴里塞东西。

    “她们现在怎么个用法,说来听听?”李娟忙活了一会,心满意足地翻身上马,开始进入主题。

    “一周两次,一起用。”尤墨瞧了眼开着的车窗,心下佩服不已。

    好在这年代汽车还是奢侈品,能拿来干坏事的更是少之又少,普通人压根没这个概念。

    “一起用?”李娟停下来娇喘不已,声音颇为惊讶。

    “人多热闹嘛!”尤墨淡淡地装逼完毕,立即被剧烈的摇晃给征服了。

    “我让你热闹,我让你热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