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一代这种噱头,是媒体们最爱拿来感慨过去的称号,用来形容尤墨他们这批球员也不为过。只是从当事人嘴里冒出来有些违和,让人有种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感觉。

    好在这货脸皮厚,自家人也不会介意他往自己脸上贴金的行为,只是五年之期在她们看来有些夸张,十年后的光景更是危言耸听。

    毕竟他与卢伟都才20岁,小伙伴们也都是21到23之间,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不至于这么快就走下坡路,连世界杯都出不了线。

    于是在见到老朱之后,两女争先恐后地编派起大神预言来。

    朱广护初闻之下吃惊不小,还以为这货因为陈年往事耿耿于怀,结果仔细一问才知道答案。

    随着外来资金涌入与球探青训系统的逐步完善,留洋门槛只会越来越高,国内联赛若是持续胡搞下去,后继无人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如果留洋这条道被堵死,单凭国内这片土壤,颗粒无收是必然结局!

    仿佛一盆凉水一般,朱广护春风得意的脸上笑容凝固了。

    不为别的,为的是两人之间思想上的差距。

    一直以来,他都以他们为骄傲,觉得自己的心血没有白费,他们一个比一个有出息。身为领路人,他也得到了应有的名与利,现在更是一跃而成圈内最风光的家伙,所有人都羡慕不已。

    身居高位,到处都是的赞美之词让有些飘飘然,觉得收获的季节到了,迎接他与弟子们的将是无比光明的未来。

    可眼前这个家伙呢?

    本该接受国人追捧的时候,隐姓埋名,悄无声息。本该享受假期的时候,依然在东奔西走,苦思良策。本该比他更春风得意的时候,依然充满危机感,脚步没有丝毫停顿.......

    这让他汗颜,觉得白活了五十多年。

    好在时间尚早,意识到问题之后,他这个常年奋战在国足阵营里的江湖通,刚好可以成为眼前这家伙的导游,先了解一番情况再说。

    顺便也能为自己的新军进一步补充人手。

    毕竟一支球队不可能只有11个人!

    与国外不同,国内甲A联赛从3月初开始,结束于11月底,4月与5月之间有一个半月的休整期。现在已经是6月初了,正是重燃战火的时候,刚好可以四下走走看看,挑兵选马。

    结果没想到,他居然被嫌弃了......

    “有您一个人吸引火力就够了,我可不想抢风头。”

    一听这话,朱广护脸上佯怒,心中感慨不已。

    这人到底是什么材料做的呢,为何人人喜欢的吹捧,到这人身上居然成了避之不极的糖衣炮弹?

    “刚好明天有一场重要比赛,申花对实德,晚上七点,虹口体育场。你要不愿意露面,那我给你安排个包厢好了。”

    这样的提议正中尤墨下怀。

    国人的好奇心那是相当强大的,即使化了妆带了墨镜,混在人群中依然难保不被人瞧出来。

    “那感情好,回头请您吃饭。”

    ......

    虹口体育场。

    这座国内闻名的现代化体育场,代表着最高水准的赛事与设施,去年3月份才正式投入使用,正是人气最旺的时候。

    虽然只能容纳35000人,与海布里球场一样,可大环境在那摆着,基础设施能到眼前这个档次,已经是鹤立鸡群了。

    今年的甲A联赛中,申花依然拥有很强的竞争力,14轮战罢,赛程已经过半的时候,积31分排名第二,仅落后于老对手实德队1分。眼前这场榜首大战,赛前就被炒成终极决战,水平也被一再吹嘘,达到了前无古人的境界。

    堪比欧冠淘汰赛?

    乍不乍听到这样的比喻,尤墨一脸镇定,李娟与孙纹笑弯了腰。

    两女都是圈内人,也都常年在外见世面,手中的报纸看没两行就扔在一边,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

    三人为了安全起见,提前半个多小时走VIP通道入场,算是避开了眼线,成功抵达目的地。现在时间还早,正是品头论足的时候。

    “笑死我了,还欧冠淘汰赛呢,德乙比赛还差不多!”李娟率先发难,判断依据是当年尤墨与卢伟的第一战场。

    “就是,连一场普通的德甲比赛都赶不上,差了足足三个档次!”孙纹说罢,扭头看了眼走过去翻报纸的家伙。

    尤墨听耳未闻,看的还挺专心。

    “三个档次吗?”李娟开始掰手指头,“德乙加一档是德甲,再加一档是欧冠,淘汰赛再加一档,刚好三档!”

    “就是,国人干啥啥不行,吹牛一等一!”孙纹收回目光,一脸痛恨。

    “你怎么看?”李娟才不客气,走过去一阵摇晃。

    尤墨顺势把脑袋放在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眯起了眼睛,“我得看看双方赛前状况,再看看他们的临场发挥,最后下结论。”

    一听这话,李娟一脸不爽,但没说话,孙纹脸上笑容有些凝固,迟疑了一下,才开口问道:“这该是助理教练的活吧,朱导好福气,有你这么个助手。”

    “有我这个助手,主教练压力只会更大。”尤墨坦然说罢,居然没引起反驳,两女一阵点头。

    “是啊,本来就是火山口,有你在更睡不好觉。”

    “连温格都压不住你,朱导更是免谈!”

    尤墨却摇了摇头。

    “火山口上烤惯了,真金才能炼出来。”

    半小时后。

    比赛正式开打,由于是主场,申花球员们气势如虹,甫一开场就发动猛攻,把对手牢牢压制在半场。

    实德显然早有所料,在前南老帅科萨诺维奇的指挥下全员回防,积极拼抢,反击也打的有声有色。

    两支球队思路明确,战术清晰,一时间你来我往节奏很快,机会也时不时地溜出来,引发一片惊呼。

    可惜最终都以叹息结尾。

    “哟,踢的不错嘛!”

    上半场过半的时候,比分虽然还是0:0,李娟已经改口了。

    毕竟女足水平在那摆着,如此激烈的比赛换她们上去踢的话,半场都坚持不下来。

    孙纹亦有同感。

    “确实不错,两支球队战术明确,准备充分,各个位置都没有明显的短板。尤其是去年刚刚保级成功的实德队,换了教练之后像是换了支球队一样,整体水平压根不能同日而语!”

    “哦?你说那个场边站着的外国老头儿?”李娟手指场内,瞪大了眼睛。

    “是的,赛季初刚刚上任的时候被一片看衰,现在居然成了夺冠大热门!”孙纹点头说罢,目光又往另一边瞟。

    尤墨这次没有置之不理,欣然开口道:“换帅如换刀嘛,何况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北方明珠人才辈出,断不至于实力下降到为保级而战的地步。”

    这段文绉绉的话一出口,李娟笑的前仰后合,孙纹却佩服的直吸冷气。

    “老实说,国内球员里我觉得没人能有你文化水平高!”

    听到这样的夸奖,尤墨坦然受之,开口说道:“过奖了,我这不算什么,国外一边踢球一边拿学士学位的一抓一大把。”

    “嗯?”

    两个初中没毕业的家伙齐齐瞪大了眼睛,一副活见鬼的样子。

    其实也不能怪她们见识浅,而是国内一直以来的风气如此,搞体育等于放弃文化学习,能认几个大字已然不错。至于学士学位这种东东,退役之后都没几个人能通过正常途径获得,更别说一边踢着职业联赛,一边还要拿高文凭。

    媒体也没有留意这种小事,吹捧的往往是夸张的年薪与转会费。

    “真的假的?我觉得现在跟着他们上课很吃力呀,一天不用干别的,光复习功课就忙的人焦头烂额!”李娟先嚷嚷起来,一脸不服气。

    “是啊,那他们是怎么安排的呢?那些顶尖运动员也同样如此吗?”孙纹已经挂名在北体,不过还没时间转成全日制学习。

    “回答你们的问题之前,先问你们一个问题。”尤墨笑着说罢,两女齐齐不满。

    不过李娟用的是拳头,孙纹用的是眼神。

    闹腾了一会,后者欣然开口问道:“说吧,我倒想听听,为什么别人不但球踢的好,文化水平也高。”

    听到这样的问题,尤墨笑的很开心。

    “那我问你,为什么国内家长们都希望孩子当文化人,吃文凭饭。不希望他们当运动员,吃青春饭?”

    一听这话,两女反应都很激烈。

    “稳定呗,长远考虑呗,像咱们这种吃青春饭的,有几个能退役后继续在圈子里混碗饭吃?”

    “那还用说,搞体育的在大多数人心中都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家伙,哪个家长也不希望自家孩子变成那样吧!”

    尤墨依然满面笑容,双手一摊,“那不就得了,越不重视文化学习,孩子的悟性就越低,将来就越让人担忧。反过来说,专业体制下这样的运动员越多,家长就越不想让孩子走这条路。”

    “哦......”

    “难怪,就像个怪圈一样!”

    尤墨难得叹了口气,娓娓道来。

    “所以呢,青训的核心内容不止是出足球人才,至少要保证小球员们的正常教育不被打断,家长们才会真正认可这条路。不然踢不出来就只能去出苦力,说不定还要带着一身伤病退役,有哪个家长会干这种傻事?”

    “尤其是物质条件变好之后,还有多少因为生活过不下去,才送孩子来吃这碗饭?”

    “何况淘汰率那么高,一晃就耽误了学习的最好时光。”

    “这样一来,运动员基数太少,职业联赛水平只能倒退,国家队岂不昙花一现?”

    一番话让偌大的包厢彻底安静下来,反倒是外面的助威呐喊声不绝于耳。

    三人于是目光转过,看着场上。

    比赛依然激烈,观众依然热情,只是眼前熟悉的画面变得有些遥远,仿佛一不小心,就成了回忆。

    过了好一会,沉默才被打破。

    “哎呀,现在抓紧时间弥补不算晚吧,干嘛一个个死气沉沉的?”

    李娟大大咧咧地说罢,同时逗笑了两位听众。

    “我是觉得可惜,自己这些年走过的路太窄,见识太浅。你呢,因为什么?”孙纹转头问罢,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对方。

    尤墨笑了笑,手指场上,“我也觉得可惜,他们原本可以达到更高的高度。”

    听了这话,李娟一脸不服气地凑了过来,“那我问你,南美和非洲球员文化水平也不高吧,为什么也能出很多球星?”

    “确实不高,不过他们那边足球开展比较早,群众基础好。”孙纹解答完毕,继续转头,目不转晴地瞧着他。

    明明离的很近,偏偏有两个世界的感觉。这让她充满好奇,像个孩子一样渴望得到指点。

    尤墨感受到那股渴望了,于是笑容满面。

    “南美人有灵性,有想象力,非洲兄弟身体素质好,运动能力出色。他们中间的确出过很多球星,也有不少到达过世界顶尖水平,可惜的是,运动生涯的黄金阶段往往太过短暂。”

    “欧洲球员与他们相比,优点不够突出,各方面看起来都比较平均。但这些人只要不受大的伤病影响,职业生涯往往很长,兑现天赋的可能性要高的多。”

    “为什么会有这种区别?难道南美与非洲来的球员骨子里都是些坏胚,一有钱就放纵吗?”

    “不是,他们从小缺乏良好教育,面对各种诱*惑很难把持住自己,越往上走,快速坠落的可能性就越大。”

    “摆在我们眼前的状况同样如此。”

    “国内这批老将们都过过苦日子,所以职业素养还好,知道好日子得来不易且时日不多,要好好珍惜。”

    “当打之年的家伙与小年轻们原本是这个联赛的希望,但很不幸,他们既没有南美球员的天赋与想象力,又没有非洲兄弟的身体与运动能力,更没有欧洲球员的战术与职业素养。老本吃完以后,走下坡路再正常不过。”

    “想想看,发展国家足球的重任放在这些人身上,会有希望吗?”

    “从这一点来说,他们算是被耽误的一代。”

    “虽然很多人已经赚的盆满钵满。”(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