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赛的最终结果是1:1,两队握手言和。

    两粒进球分别出现在第44分钟与第75分钟,申花由申缌利用任意球机会先下一城,实德在下半场展开反扑,最终由郝海栋禁区内抢点扳回比分。

    整场比赛的节奏保持的一直不错,双方你来我往踢的是火花四溅,没有辱没“国家德比”的名头。

    李娟与孙纹一开始还颇为不屑,看到最后齐齐改口,不再旧事重提。毕竟她们只有技战术功底,没有身体条件与对抗能力,当双方水平明显超出她们一截之后,评价中的水分就难以去除了。

    何况她们也没有多少机会近距离观看这种高水平较量,经验不足以帮她们纠正错误。

    尤墨心知肚明这一点,既没有笑话她们不自量力,也没有迅速给出答案结束讨论。仿佛一堂教练员培训课一样,更多时候是在引导发问,而不是强行灌输。

    她们都还年轻,学习方式依然是以前那一套,而且以被动接受的成分居多。现在脱离了马园安的庇护,正是养成良好学习习惯的时候,所谓的“先进理念”得不到充分理解,还不如老一套来的简练实用。

    两女却不太清楚这一点,角色也没有给自己定位清楚,既有看热闹的成分,又有好奇心理作祟,更多的还是习惯使然。

    毕竟这么多年都泡在比赛场上,很多时候本能就足以驱使她们行动起来,参与进去。

    直到比赛结束,她们才恍然惊觉,开始缠着他发糖。

    尤墨也觉得机会难得,颇有些运气成分。

    这货还是小球迷时,能去现场看全兴的比赛就已经是件了不得的大事了,现在无意之中就能一网打尽现阶段国内最好的两支球队,也算是幸事一桩。

    何况还有那么多熟悉的名字,熟悉的身影。

    谢辉,祈红,申缌,毛一军,张恩桦,李铭,徐鸿,郝海栋,王涛.......

    于是并不藏私,点评道:“技术角度来说,两支球队都有德甲中游水平,战术执行能力稍差,大概在德甲保级水平。对抗能力是明显短板,若没有双方外援撑场面,只能在德乙里谋求一席之地。”

    “不过任何一场比赛中都会有很多变数,比如天气,士气,运气,因此双方的实力在德乙与德甲之间。这场比赛的水准也达到了德甲联赛的正常水平,只是保持下去比较困难。”

    “风格上来说申花算是技术流踢法,比较细腻,这场虽然占据了主场之利,但下半场偏保守了一些,可能是比较看重这场比赛的意义吧,有点得不偿失。实德对自身定位比较清楚,丢球是对方个人能力所致,扳平是整体努力的结果,这一分意义不小。”

    听完,两女一脸的若有所思。

    任何一支球队都有上限下限,身为主教练需要先把握好这个区间,才能根据对手做出针对性布置。尤其是漫长的赛季中,人员无法保证最强战力的情况下,如何通过战术与人员安排来弥补短板,寻找对手的弱点加以利用,都是需要用心才能做到的事情。

    至于如何做好,灵活变通,还不在她们的能力范围内,需要实践才能掌握一二。

    “啊啊,不过瘾,明天还有一场国安对全兴的比赛,咱们抓紧时间还能赶上!”

    孙纹一脸兴奋地说罢,目光却有些忐忑。

    她很清楚双方的世界差距有多大,也明白时间于对方而言有多宝贵,只是这种经历对她来说太过难得,情急之下有些口不择言。

    果然被嘲笑了。

    “哇哈哈,纹姐,我好像从来没见你这么兴奋过!”李娟大笑了一通,声音很是得意。

    尤墨却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

    “客随主变。”

    .......

    出发之前原本该请老朱吃饭的,结果不出所料,对方早有饭局等着。于是确认状况之后三人就去订了机票,打算连夜赶往京城。

    两小时后,夜色已深,飞机上的三人却大眼瞪小眼,毫无睡意。

    很不幸,头等舱没买到,他们被围观了。

    经济舱里人多眼杂,先是孙纹被老乡认了出来,接下来李娟也没能幸免于难,最终尤墨成了压轴好戏,真身一被叫破,立马引起一片骚乱。

    空姐在努力维持秩序,可惜没有用,原本安静的机舱里像是煮开锅的沸水一般,突突突地直往外冒,群众的热情压都压不住。

    好在三人经验丰富,气场十足,被人围观依然淡定如常。

    人数毕竟有限,通讯工具暂时也不能用,所有人过足嘴瘾之后,也就渐渐收敛,不再肆意打扰。

    行程也不长,一个多小时后飞机已然抵达目的地。

    下机之后两女总算松了口气,不过她们也都很清楚,消息会以惊人的速度扩散,可能凌晨出炉的报纸上都会出现她们的身影。

    一想到这,孙纹有些忐忑不安。

    要不是她力主来京,尤墨的行踪说不定还能保密下去,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如何补救好像都没用。但若不说点什么,做点什么,她又觉得过意不去。

    “真是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已经不知道说了几遍的话一出口,下文还没来及说,就被两人同时出声打断。

    “早晚的事,没关系的。”

    “上飞机前有安检的,又没有恐怖分子掺杂其中,看两眼也不会怀孕。”

    两人说完,开始内讧。

    “哇啊啊,你居然敢嘲笑我!明明是你不够卖力好不好!”

    “排卵期都算不清楚,生理卫生怎么学的?”

    “哪有人教,都是发本书自己研究!”

    “.......”

    “好了好了,咱们先不讨论这个问题。肚子都饿了吧,带你们去个好地方!”孙纹赶紧出声维持秩序,脸上又躁又热。

    老姑娘毕竟也是姑娘家,听这两位口无遮拦难免会浮想联翩。

    这两位却毫不自觉。

    “太晚了,随便吃点吧,明天再去吃大餐。”尤墨打了个长哈欠,刚刚调整过来的时差开始发挥作用。

    “就是,最近没日没夜的折腾,累死个人!”李娟则有些言不由衷,说罢还飘了个媚眼过去。

    “两间房就隔一堵墙,回头注意影响。”尤墨接受信号准确,扭头凑到耳边小声提醒。

    “哎呀,纹姐又不是外人,有什么关系!”李娟大大咧咧地说罢,居然伸长脖子问道:“是吧?”

    “是,是,是!”孙纹欲哭无泪,说完连路都不会走了,两条腿在那拧麻花。

    一小时后,酒店房间里。

    “纹姐还是姑娘家呢,你别老刺激她。”尤墨洗完澡出来就被扑倒了,瞧着兴奋点有些奇怪的家伙,不无提醒。

    “就是要让她知道,对女人来说,没有比这更好的玩具了!”李娟持枪在手,振振有词。

    “哦......”尤墨拉声音应了一声,想起了另外一个名字,于是问道:“梅姐呢,现在怎样了?”

    “年底结婚,现在正忙着装修房子。”

    “难怪!”

    “难怪什么?”

    “难怪你这么上心,居然会对装修感兴趣。”

    “其实这一路上多亏了她们.......”

    “嗯,知道。”

    ......

    京城。

    六月已经骄阳似火,尤其是下午两三点钟的时候,火辣辣的阳光会晃花人的眼睛,即使站着不动也让人大汗淋漓。

    三里屯路上一家颇具规模的酒店出口处,站着一男两女,看样子打算挑战一下炎炎烈日。

    三人清一色的短裤背心运动鞋,墨镜与遮阳帽也一应齐全,身材个顶个地让人羡慕。只是这么大的太阳在天上晃着,三人不在酒店里吹空调,偏要冒着中暑的风险去跑步,实在让人怀疑脑袋是不是烧坏了。

    最让人觉得可笑的,是其中一个家伙居然还背个双肩包,鼓鼓囊囊的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不过有心人稍一观察,结论立马得出。

    这货看来是为了讨两女欢心,才主动扮成苦力,负责三人的后勤工作。

    三点一到,三人结束闲聊,齐齐迈步。

    由于酒店地势很高,台阶不少,路人之前只能远观,现在总算瞧见正主儿出动了,一时间颇有些激动,于是纷纷驻足。

    结果一瞧之下立即傻眼。

    三人步伐轻松,身形灵活,原本数量不少的台阶,在蜻蜓点水般的脚步之下,居然一晃眼的功夫就没了!

    如此专业级别的运动能力让所有人刮目相看,议论声里有不少懂行的家伙在那指指点点。

    直到某个声音忽然响起。

    “我靠,那两个女的,那两个女的.......”

    旁边的路人等不及了,于是打断道:“你认识?”

    那人继续瞪大眼睛,又盯着背影看了好一会,才挠了挠头。

    “怎么跑起来让人觉得那么熟悉?”

    这样的答案显然不能让吃瓜群众满意,于是有心人快步跟了上去,试图近距离观察一番。

    结果很悲催。

    压根不是一个级别的,没追一会就大汗淋漓地败下阵来,双手撑腿直喘粗气。

    好在吃瓜群众从来都是以数量取胜的,瞧着有人跑有人追,很多目光顿时被吸引过来。

    一瞧之下,后面尾随的家伙立即被排除在外,前面这一男两女吸引了所有目光。

    不过瞧归瞧,路人倒是没有拦路的勇气,于是一路上无论人多还是人少,都没有阻拦三人前进的障碍。三人也没有停下来接受围观的意思,脚下不停,速度不减,只是偶尔拿起毛巾擦一把脸上的汗。

    结果正是这擦汗的功夫,有人认出来了。

    最先被叫破真身的依然是孙纹,原因倒不是另外两个家伙名气不够大,而是国内电视上没他们的广告,非专业球迷并不熟悉两人的模样。而在比赛中看到的他们,身高远比实际上要矮的多,一瞧之下立即被排除在外。

    不过既然孙纹已经暴露,他们两人也跑不脱,围观群众立即沸腾起来。

    就在合围即将形成的时候,尤墨的大嗓门终于亮了起来。

    “工人体育场!到了地儿再说!”

    这一喊不要紧,围观群众立马兴奋起来。

    追星嘛,最怕别人一头钻进小汽车里扬长而去,眼下人家既然在跑步,又答应了个不远处的地儿,自然再好不过。

    于是合围没有形成,所有闲着没事的,有事也能放在一边的家伙,或走或跑努力跟上,体型不佳的甚至开始叫出租车!

    十分钟后。

    结果没有悬念,三个顶尖运动员即使专业不是马拉松,耐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比的。何况天上的大太阳能把人烤出味儿,路人也很少有人穿着运动鞋出门。

    于是三人抓紧时间休息调整,顺便闲扯。

    “还以为这次能成功抵达目的地呢,可惜呀可惜!”李娟嘴里嚷嚷着可惜,脖子却伸长了,瞧着远处乌鸦鸦的人群。

    她才不担心安全问题,反倒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非常好奇。

    心里有股痒痒的感觉涌了上来,仿佛离开了很久一般,刺激的浑身毛孔都在颤抖。

    这让她有些怀念过去的日子。

    “都怪我,长了一张大众脸!”孙纹干脆摘了墨镜,直叹气。

    “不被认出来就不好玩了。”尤墨同样摘了墨镜,双手一摊,眨了眨眼睛。

    “干嘛,想吃纹姐豆腐?”李娟立即横身过来,手叉腰站在两人中间。

    结果这一横不要紧,孙纹湿透了的运动背心被一刮一蹭,胸前立即起了反应,恨的牙根痒。

    “好了好了,马上就聚过来了。”尤墨难得服软,双手抱拳以示。

    “哦?看来你早有安排?”孙纹后退了两步,伸长脖子说道:“难怪胆子这么大,人堆里跑进跑出!”

    “既然行踪已经暴露,再玩捉迷藏就没意思了。”尤墨朗声说道:“既来之,则安之,这儿气候虽然不咋样,却是大多数国人心中的胜地。”

    最先抵达的人群已经到了离三人只有十多米远的地方,此时听到正主儿说话更是兴奋,闷着脑袋往前冲。

    结果有人一激动就崴了脚,在那疼的直咧嘴。

    尤墨眼尖,三步并做两步走了过去,稍一察看,立即变戏法一般,背包里拿出了瓶冻成冰块的矿泉水,用纱布固定在了受伤的地方。

    原本兴奋无比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后面喊着号子往前挤的家伙也被迅速赶来的球场安保拦住,不少人开始主动维持秩序。

    忙活完毕,尤墨又随口叮嘱了几句,站起身来。两女原本看的直发呆,现在却像找到依靠一般,一左一右依偎在他身边。(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