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动手术了。”一个人对他的朋友说:“但医生把一块海绵留在我的肚子里了。”朋友说:“那是不是很不舒服?”那人说:“也不,就是总感到口渴。”

    京城之行告一段落,国内征程算是开了个好头,不过尤墨却得先回一趟伦敦了。

    等待他的事情说大不大,说小不小。

    商业合同!

    此时距离欧冠决赛结束刚好一个星期,距离欧洲杯开幕同样还有一周时间,正是商家们纷纷出动,怒刷存在感的时候。

    这次找上门来的是耐克,体育用品里NO1。

    其实耐克原本就是阿森纳的球衣赞助商,只是合约签的比较早,价码与目前水涨船高的英超联赛不太匹配。随着球队一路高歌猛进,创下38轮联赛不败纪录的同时,终于完成历史性突破,正式跻身豪门之列,各种赞助合同肯定会随之翻番。

    尤墨身为球队中最耀眼的明星,年龄,形象,风格,成绩,以及背后庞大的市场在那摆着,早就成了商家眼中的香饽饽。耐克算是近水楼台先得月,也不无先下手为强的考虑。

    曾经的老大阿迪,后起之秀锐步,彪马,都在闻风而动,试图签下这位金球奖大热门。

    在商言商,价格最能体现诚意。面对竞争对手抛出的诱人数字,耐克也不含糊,直接开到了8年4000万英镑!

    4000万英镑!!!

    如此夸张的数字直接把号称见过世面的王大记者砸蒙了,多亏克莉斯娜早有准备,一瓢冷水浇上去,才让她从狂喜中清醒过来,没有马上点头答应。

    4000万英镑听起来夸张,其实一年只有500万英镑,其中还要去掉高达45%的税率,15%的经纪人佣金,最终到手只有一年200万英镑。与尤墨目前背负的2500万债务相比,实在让人难以乐观。

    何况物价上涨不能不考虑,4000万英镑也不可能一次付清,指望钱生钱,利滚利来偿还债务,还得另寻良方。

    意识到这些问题后,谈判桌上王大记者气场十足,一副久经沙场的模样人挡杀人,佛挡败佛,最终敲定了6年3500万英镑的合约。

    如此一来,尤墨一年能从这份合约中得到230万英镑,而且6年后合约期满他才26岁,只要没有大的伤病,与时俱进的合约也能有效避免物价上涨带来的不确定因素。

    合同搞定,当事人自然要回来一趟,签字画押的同时,还得让专业人士量身定做,设计个人形象广告。

    耐克为他准备了一款刚推出不久的Nikematchmercurial,是大罗两年前代言的那款Nikemercurial(刺客一代)的升级版。结果好巧不巧,这货当年还真穿过这样一款亮瞎氪金狗眼的球鞋上过场!

    土豪金.......

    听到这样的消息,尤墨直想打个电话给卢伟,倾诉一下当年心事。

    可惜那货生气中,一个多星期没理他了,现在也不知道气消没消。

    两人是多年至交,但也不是没红过脸,尤其是卢伟这种性烈如火,眼里容不得沙子的类型,遇到些拐不过弯的事情很容易怒火上头,干些不计后果的事情。即使对象是他,也难免会有性格不同导致的摩擦产生。

    这次的原因不难解释。

    一直以来,卢伟都对他执意选择阿森纳做为职业生涯的归宿耿耿于怀。尤其是随队拿到三冠王,个人俱乐部荣誉已经无憾之后,成全他与阿森纳就成了心中难以磨灭的愿望。

    结果呢?

    他居然把弗格森那一套拿来用在卢伟身上,几乎把到手的冠军拱手相让!

    且不说两人之间的关系在那摆着,用这种方式合不合适,单纯就事件本身而言,他的肆意妄为实在让人发指。即使胆大如卢伟,也难以接受他用这种方式来帮自己奠定曼联核心地位。

    现在他虽然功成名就,衣锦还乡了,但横在两人之间的隔阂却没有随之烟消云散,相互之间连个问候电话都没打。

    当然,他们不打不代表别人不打,尤其是尤墨的女人们,对这种事情不但上心,还颇为好奇,非常期待他们用何种方式冰释前嫌。

    于是见面没聊几句,王*丹劈头就问:“你把债主得罪完了,就不怕人追上门来讨债?”

    两人从机场出来就坐上了出租车,原因倒不是自家坐骑出了问题,而是王大记者最近四处征战,少不了喝酒应酬。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过,一身酒气也实属正常。

    从这一点来说,她们在他的精心培养下已经接近毕业,能帮他分忧解难了。

    “来没来嘛?”尤墨答非所问,一脸无奈。

    “没有,电话都没打一个!”王*丹像条水蛇般黏在他身上,四处乱摸的同时,还不忘言语刺激,“到哪儿都有佳人相伴,真羡慕你!”

    “此家人非彼佳人,女施主莫要搞错。”尤墨喃喃念叨完毕,也不忘褒奖,“谈判功底见涨嘛,耐克都被你踩在脚下了!”

    王*丹早已酒虫上脑,色胆包天了,此时居然没听出前一句的嘲讽味道,很是得意地回答道:“女施主看你这个小和尚可怜,特意大发慈悲赏你春*宵一宿,快随我回家去,什么姿势任你选!”

    说完还不忘正事,扬声说道:“耐克算什么,阿迪已经被我喷的生活不能自理了!”

    还好出租车司机听不懂中文,不然这话明天一早就能见报。

    尤墨心知肚明这一点,不过仍然有些好奇,想听听怀里这家伙干了些什么。

    于是问道:“出价不合理?”

    “是啊,居然才出到税前一年300万英镑,怎么想的,难怪会被耐克迎头赶上,丢了老大位置!”王*丹得意洋洋地说罢,不老实的手已经顺着短裤伸了进去。

    “嗯,还不如暴雪大方。”尤墨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坐好,谨防色胆包天的家伙情急之下出手伤人。

    “就是,别人还是游戏公司,他们这些运动品牌不把目标对准你们这些体育明星,单纯指望娱乐圈里的花拳绣腿,能吸引来多少消费?”王*丹就势趴在他腿上,说话办事两不误。

    这话也是实情,真不算酒后之言。

    体育明星的最大魅力,是对这项运动的推动力,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形成稳定消费。尤其是那些非常受年轻人欢迎的体育明星们,一举一动都能带起浪潮,引发一片模仿之风。

    娱乐圈里的偶像明星也能有不错的号召力,奈何受众群体很难对运动品牌产生向心力,也很少能从运动中体会到乐趣,最多买几件回来收藏。

    两下一比较,高下立判。

    “是啊,隔行如隔山,世事原本如此。”

    尤墨双手前探,搭在前排座位上,顺势用胳膊挡住正在自己小腹处忙碌的家伙,继续转移话题,省的还没进入正题就缴械投降了。

    心中颇有些佩服。

    自家女人居然个顶个的会玩花样,他这个老司机都落伍了。

    得与时俱进呐!

    “耐克其实早就注意到你了,只是之前一直把罗纳尔多当成头牌在推广。”王*丹果然上套,动作舒缓了一些,抽空说道:“结果原本属于巴西人的世界杯被光头佬搅黄了,近两年更是伤病不断,没有刚出道那般惊艳。于是衡量之后,还是觉得你在年轻人心中的地位以及背后的市场更有潜力,决定把你当成战略合作伙伴,进行长期合作!”

    “看来还得争一下头牌......”尤墨缓缓说罢,眼神变得幽远,与小腹处传来的感觉格格不入。

    身为80后,没有谁能抵挡外星人的魅力,他也不例外。

    尤其是在巴萨时期,那种冲击力与技术的完美结合,足以让任何观众产生横扫一切的快感!

    只可惜南美人出了名的挥霍天赋,而且大罗的东家换的太勤,直到退役都没能拿到欧冠,实在是憾事一桩。

    从这一角度来看,外星人其实只差俱乐部荣誉就能晋身球王之列。

    “有什么争头,你现在风头已经盖过劳尔,成为五大联赛,不,足坛第一人了!”王*丹越忙活越起劲,花样也百出,这会儿居然摘了胸前束缚,拿出个雪白的家当,在昴首挺胸的家伙上好一阵摩擦。

    “唔.......”尤墨忍不住长叹一口气,遮掩一下那种舒*爽到全身颤抖的感觉,才能用正常语气说道:“商业利益是把双刃剑,巴西人算是受害者。”

    “嗯?”王*丹原本正情迷意醉,闻言立即一个激楞,停了动作。

    尤墨松了口气,收枪入库。

    “钱来的太快,去的也不会太慢。尤其是转会这种东西,很多都是钱在其中作怪,开了个头之后,就很难刹的住车了。”

    ......

    想与时俱进的家伙一回到家就被数落了,结果没能玩成花样,在管家的监督之下交了作业就沉沉睡去,直到第二天天亮。

    被数落自然是有原因。

    居然不主动给卢伟打电话承认错误,怎么想的?

    怎么想的?

    尤墨其实也不清楚自己怎么想的,这货有时候就是这样,做过的事情经常需要琢磨一番才能找着理由。

    从国内纷繁芜杂的事务中暂时脱身,睡醒一觉后,他才有时间静下心来,泡上一壶功夫茶,仔细品味。

    可惜没一会功夫就被打扰了,两个小小姑娘一左一右抱着他的腿,要出去玩。

    他这一走就是一个多星期,平时也经常在外奔波,家中只有两位老爷子撑场面,难免会有些阴盛阳衰。

    换成别人可能会以太忙太累为借口赖着不动,他却深知小姑娘家家跟父亲最是亲近,距离拉的太远太久会导致性格问题。

    “累不累哦,歇会吧!”

    屋外草坪地上,爷仨玩起了大风车,除了旋转还有上下飞。江晓兰瞧着瞧着,心下有些不踏实,于是走近了帮忙擦汗。

    时已六月,伦敦难得好天气,天空都是湛蓝的。

    “累到不累,几天没沾球了,来来来,陪我踢会!”

    尤墨说罢,大步往屋里走去,不一会儿拿了个足球出来。

    江晓兰原本想摆手拒绝的,结果没忍心,只能眼巴巴地看着陌生而又熟悉的东西出现在自己脚下。

    正在犹豫不决,两个小小姑娘却不管三七二十一,一个用脚,一个用手,连滚带爬地玩了起来。

    九点过的阳光不算不强烈,却足以烘干草叶儿上的露水,咯咯咯的笑声不断传来,让空旷的花园里充满了生机。

    “让她们玩吧,有些话想跟你说。”

    尤墨拉住上前维持秩序的江晓兰,笑着说道:“琢磨了一下,当时可能热血上头了。”

    “哦?”

    “比赛嘛,总会有情绪起伏,不然哪能体会过程带来的乐趣。”

    尤墨笑着说罢,伸了个长懒腰。

    江晓兰却从他的眼睛里瞧出了些不一样的东西,于是摇了摇头,“那为何卢伟想不到这一点,都过去一星期了还不肯原谅你?”

    尤墨也摇头,难得叹了口气,“他是那种明知道往前迈一步就能解决问题,却偏要原地不动错过机会的家伙。或许是当年那件事情在心里留下阴影了,他打心眼里不愿意我为他以身涉险。”

    “当年哪件事?他被踢伤,你去报仇那件事?”江晓兰想了想,依然摇头,“不对呀,我记得当时你们没有因为这个闹掰,依然有说有笑的。”

    “那是小事,他知道我不会不自量力,把自己弄的一身是伤。”尤墨缓缓说罢,又补充道:“后来遭人暗算那是意外,不至于因为那件事情耿耿于怀。”

    “那是哪件事?”

    江晓兰瞪大眼睛,伸手紧紧拽住他的衣袖,仿佛一松手,眼前这个家伙就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往事于她而言虽然甜蜜居多,惊心动魄的时候却也不少,现在回想起来依然后怕。

    现在有了孩子之后,渴望踏实生活的心理愈发迫切,她可不想一觉醒来发现枕边人已经失联。

    “当年我为了救他,把人打跑了还嫌不够,直接踢断了其中一个家伙的腿。”尤墨淡淡地装逼完毕,果然挨敲了。

    “你怎么那么坏,你怎么那么坏!”江晓兰恨的牙根痒,都不怕女儿看笑话了。

    “哎呀,女人家家哪经历过那些!”尤墨坦然受之,面无愧色,“要是你知道他们对卢伟干了些什么,就不会觉得我有多坏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