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个兄弟追女朋友,每天早上一包心形饼干和一瓶牛奶。坚持不懈,终于到手。一天早上他又带着心形饼干去看女朋友,女友就问:“你这饼干哪买的?我去了好多超市,就是买不到这种形状的。”他自豪道:“那当然找不到啦,这是我啃出来的……”

    只是挨骂而已?

    说笑罢了,就连老实姑娘江晓兰都不信。

    没有足够的经历,很难有收放自如的心境,当时虽然解气,事后却要付出不小的代价。

    好在尤墨家中也不是没人,那个年代打架斗殴再平常不过,因此断腿断胳膊同样屡见不鲜。只要没落下残疾,找人疏通一下关系,再赔个医药费也就差不多了。

    不过据说老六因此落下了心理阴影,那方面一直有问题。

    尤墨则被禁足了大半年,不但踢不成球,连正常的娱乐活动也被禁止,天天憋在家中拿沙袋出气。

    时间久了,这货心中的戾气被磨去不少,悟性反倒提升了一个台阶。

    以暴制暴不是不行,而是要用更合理的方法才能达到目的,不然损人一千自伤半百,实在不是明智之举。

    可惜卢伟并不清楚他身上的变化,虽然没有因为被人群殴落下心理阴影,事后却因为他的遭遇痛苦不堪。

    这种痛苦既有对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痛恨,也有对世间不公的愤怒,随着时间发酵,愈发变得刻骨铭心。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随之受到影响,卢伟变得沉默寡言,不想也不敢去面对尤墨。仿佛旧疮疤一样,只要想起或者提到他的名字,就会有根针扎在心上。

    球是没心思再踢了,除了发奋努力考上大学离开这鬼地方,没有其它念想。

    不过尤墨那种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腥风血雨的行事风格还是带来了不少积极影响。除了街头巷尾到处都有他的传说,而且越传越神外,那些因妒生恨的家伙再也不敢找卢伟的麻烦了。

    一年后,两人都已经高二,那件事情带来的影响淡化了不少,也没有让两人变得生分。只是卢伟心中的疙瘩一直存在,甚至到了今天,依然在心中隐隐作痛。

    于是尤墨在明明可以收手的时候依然以身涉险的行为,引发了阵年往事带来的影响,以至于两人又像是回到当年一样。

    明明事情已经过去,心却不肯随之前进,更不会轻易忘却。

    这是两人性格不同造成的分歧,不是随随便便一两句话就能揭过的。

    何况两人年事已高,很难像年青时那样一觉睡醒又是新的一天。

    “那怎么办?”

    家中苦候半天之后,左思右想仍然没有解决办法的江晓兰,一瞧见尤墨进门,就忙不迭地问道。

    这货下午去了趟俱乐部,人没见着几个,一路上引发的交通事故好几起!

    没办法,已经是人生赢家,依然低调到让人发指,夺冠游行居然能缺席的家伙,怎能不引起疯狂追逐?

    这货一开始还没察觉,依然悠哉游哉地开着自家的迈巴赫走走停停。直到有次被交警拦住之后,才得知自己已经引发了大规模交通堵塞,并引起一系列因为抢道占位产生的碰撞摩擦。

    乍闻之下,老司机都吓的不轻,赶紧加快速度往前赶路。好在科尔尼基地比较偏僻,越走路越宽敞,才把身后的车流慢慢梳理顺畅。

    到了俱乐部大门口,这货没有直接进去,停车之后施施然走下来,花了足足一个多小时才满足了追星族们的要求。

    追星族以少年居多,但也不乏金发碧眼的腐国美女,趁机在他身上揩油的比比皆是,甚至私下塞的小纸条都能装满一裤兜!

    其实成名之后他就没少面对这种热情到疯狂的粉丝们,与那些煽动力很强的偶像明星相比,他总是一副平平常常的笑容,声音也从不搞怪。随意而不做作的身体语言往往能降低现场热度,把追星族们变得冷静,或者愈发疯狂。

    没办法,人一上百,形形色色,他的这种态度有些人可以理解,有些人不吃这一套!

    这次也不例外,下车之后就引爆了人群,很多人疯了一般喊着号子往前冲。好在地方够大才没有造成踩踏事故,不然这货又要装逼不成反挨削了。

    不过身为职业运动员,身上的热度是随着成绩不断发生变化的,谁也不可能一直高开高走创造奇迹,他倒不担心这种疯狂行为会一直持续下去。

    他这趟也没别的事情,就是回来瞧瞧。

    夺冠之后,温格百忙之中仍然与他一直保持联系,除了俱乐部大事第一时间告知外,还会发些问候短信。

    经过前段时间颇有默契的周瑜打黄盖之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变得顺畅不少,而球队在他的神奇发挥下最终夺冠,算是圆了师徒二人共同的梦想,也让彼此关系变得愈发亲密。

    可惜他这趟过来没有见着温格,法国人作为特邀嘉宾出席欧洲杯开幕式并担任评论员去了,比他还要忙碌。

    这个夏天对于阿森纳来说是幸福的,除了新球场建设项目得到及时输血外,球员续约工作也展开的非常顺利。那些让其它俱乐部垂涎已久的名字纷纷表态,愿意跟随球队继续奋斗。

    其实续约合同里的薪水很难匹配他们的身价,不过有个共同的愿望促使他们留下。

    尤墨还没有英超冠军呢,他们岂能就此撒手!

    当然,年龄也是他们做出决定的重要原因。

    像亨利,阿什利科尔,维尔托德,维埃拉,罗西基,这些球队的中流砥柱们都还不到24岁,再签个五年合约也不至于堵死将来的出路。

    更为关键的是,尤墨现在已经坐稳了俱乐部大股东的身份,只要他不走,他们留下来就有可能继续创造奇迹,直至建立王朝,名垂青史!

    从这一点来说,卢伟给出的建议确实一箭双雕,既能避免他的职业生涯落入别人控制,也能免去不少麻烦,省的一天到晚传些有的没的诽闻出来动摇军心。

    除此之外,丹尼*菲茨曼已经步史密斯夫人后尘,除了转让手中股份外再无他想,也是球员们心理踏实的重要原因。

    谁也不想在动荡不安的高层下继续自己的职业生涯,他们与尤墨一样,希望能最大程度地掌控自己的职业生涯。

    至于高达15%的俱乐部股份由谁吃进,俱乐部高层又会有怎样的人事变动,暂时不会引起他们心中的不安。

    毕竟冠军到手后最重要的就是享受生活,他们也愿意对尤墨和温格付诸信任。

    从这一点来看,两人身上的担子都不轻,假期仍然需要东奔西走,为了各自的理想奋斗不息。

    不过相比于完美主义者,这货的性格注定了他不会忽略生活本身的乐趣,即使卢伟一个多星期没理他,依然不能让他愁肠百结。

    “时间能冲淡一些,其它想来也没什么好办法。”

    尤墨说着,往兜里掏电话,打算给那货打一个。

    事件毕竟是因他而起,主动一些也不丢人。

    结果不料,手机往外一拿,立即牵出来一地小纸条!

    江晓兰眼尖,立即俯身捡了起来。

    边捡边瞧,一开始还觉得好笑,后来皱起了眉头,双手放在胸前,一脸的坠坠不安。

    身为女人,最担心的莫过于男人不忠,她们虽然已经习惯了两女共侍一夫的生活,依然没有忽略外界那些狂蜂浪蝶。尤其是考虑到她们的年龄一个比一个大,将来人老色哀之后可能的遭遇,心中难免会起波澜。

    不过奇怪的是,无论公开还是私下场合,都有不少身材火爆的外国姑娘甚至明星级人物对他抛媚眼,却都没有引起他的回应,就连诽闻都极少传出!

    这一点她们也私下议论过,结果没有统一答案。

    没有哪个男人不贪新鲜,尝惯了她们这些家花,野花的诱*惑会直线升级,即使没有直接行动,也难保心中不痒!

    但就这样的问题直接去问他,显然没办法得到准确答案。

    她们与他毕竟是夫妻关系,没有真凭实据,哪有在配偶面前主动承认这种事情的。

    不过这一次满地都是证据,江晓兰打算鼓起勇气问上一问。

    “啥时候出关?”

    电话接通后,尤墨劈头就问。

    听筒那头迟疑了一下,传来声音道:“回来了?”

    “伦敦媒体都比你消息灵通!”

    “找我喝酒?”

    “有种你现在就过来!”

    “哦,好。”

    三言两语说完,尤墨挂了电话,伸了个长懒腰。

    江晓兰瞪大了眼睛,把原先要问的问题扔在了一边。

    “就这么结束了?”

    “不然还能怎样?”

    “太简单了吧,你们都一个多星期没联系了!而且我听郑睫说,卢伟把自己关书房里很久才出来!”

    “所以我问他,啥时候出关。”

    “......”

    江晓兰不甘心,用力咳嗽了两声后,发挥女人直觉,问道:“你既然主动给他打电话,说明你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应该语气柔和一些吧?”

    “像吵架之后哄女生一样?”

    一听这话,江晓兰咳嗽的更厉害了。

    好一会,才边侍候鞋袜,边埋怨道:“才回了趟国就跟吃了火药一样,以前那个说话温柔又体贴的墨墨哪去了?”

    说完不等对方辩解,掏出小纸条来晃了晃,轻哼了一声。

    “哎呀,大事不好!”尤墨见状大惊,伸手就抢。

    江晓兰早有准备,华丽丽地一个转身,飘走了。

    此时虽然已经下午五点过,家中却除了两人之外人影都没一个。尤墨也没问,估计是出去潇洒去了。

    他走的这段时间里家中气氛好的很,天天像过节一样欢声笑语,就连一个人睡觉很不习惯的王大记者都不在意枕边人回国会情人的事实,天天在外面风风火火。江晓兰不太习惯这种过于热烈的氛围,更不习惯外面的花花世界,像个真正的管家一样,让他随时能感受到家的温暖。

    从这一点来说,他还是颇有眼光的。

    “说吧,心里痒痒没有?”

    两人笑闹了一会,江晓兰倒在客厅里的沙发上,媚眼如丝地问他。

    “有点!”尤墨一瞧之下顿时咽口水,双眼放光。

    天气早已热了起来,家中即使有中央空调也不能阻止女人们的黑丝诱*惑。何况是江晓兰这种大家闺秀,含羞带怯的媚态能让男人身体里的荷尔蒙迅速分泌,进入临战状态。

    这货昨晚没尽兴,现在狼性大发扑了过去,动作很是粗暴狂野。

    江晓兰哪有这种心理准备,不过还好,她的身体远比心理敏*感,象征性地挣扎了几下之后,某个地方已经潮水泛滥了。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春色无边。

    当最初的激烈碰撞告一段落,两人重拾以前那种鱼水之欢,还颇有心情地聊起天来。

    “坏死了,居然在客厅沙发上对人做这种事!”江晓兰边说边捶,小拳头里还攥着小纸条。

    尤墨瞧见了也不在意,随口回答:“有沙发就不错了!”

    “嗯?”江晓兰听出了弦外之音,顿时有些紧张,用力夹住了不让他动弹。

    尤墨只好停下,摇头叹道:“你觉得娟姐和丹姐......像是那种老老实实躺在床上等我的女人吗?”

    “嗯?”江晓兰瞪大了眼睛,迟疑着问道:“不会吧,她们也不怕被人瞧见?”

    “怕啊,怎么不怕!”尤墨语气颇为肯定,双手却又揉又搓忙活个不停。

    “怕还要那样?”江晓兰神经放松下来,哼哼了两声道:“该不会是你喜欢玩花样,她们才那样的吧!”

    一听这话,尤墨真心觉得冤枉,于是加快节奏以示惩罚,嘴上还要唠叨,“哪有,都是她们主动,一个比一个胆大包天,我都替她们脸红!”

    江晓兰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断断续续地说道:“还不是为了讨你欢心,当我不知道?哼!”

    尤墨也摇头,一本正经的,“人是最奇怪的动物,既追求安全感,又想时时充满刺激。这种事情也一样,最开始的兴奋过去之后,生理需求反而不如心理需求来的迫切。”

    “哦......”江晓兰不愧是高材生,这种状况下居然一听就懂,还能发表观点,“意思是说,越怕被人看见,就越想尝尝那种偷偷摸摸带来的刺激?”

    尤墨这次点了点头,没说话,正在紧张忙碌之中。

    就在高亢的歌声里夹杂着粗重的喘息声,客厅沙发上已经一片狼籍的时候,门外传来了隐隐约约的说话声。(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