腿麻脚麻多由不良姿势的久坐、久站、久蹲引起。腿部血液流通不畅,周围神经受到压迫,影响神经的正常传导,不能把受到的刺激准确、及时地传给大脑,提醒我们变换姿势,所以就会腿脚发麻

    江晓兰没想到,人生第一次钻小树林就被抓了个现行。

    尤墨也没想到,自家人居然也会玩惊喜,说了出去潇洒,却又中途折返,要给他补办生日宴会。

    当想不到凑一起时,悲剧往往由此发生。

    先进屋的是王*丹,老人们由于抱着小孩且步子偏慢,她在通常情况下都像个前锋一样冲锋陷阵,随时掌握第一手情报。

    要是放在别的地方,她可能还要一慢二看三通过,可这是自己家,若不是换鞋耽误了一会功夫,客厅里的两人怕是连衣服都来不及穿上。

    身为曾经的大记者,嗅觉那是相当灵敏,都没抬眼看,一进屋就察觉到一股异样且熟悉的味道在空气中弥漫!

    于是刚穿上拖鞋就撒开丫子直奔客厅,果然掌握了第一手情报。

    其实干坏事的两人没怎么脱衣服,从察觉屋外有人到她进门这段时间就足以穿戴整齐。奈何江晓兰是出了名的水多,而王*丹又是出了名的眼尖,一瞧之下立马激动不已。

    这可是大新闻呐!

    “哟,哟,看样子还没结束?”

    王*丹左右一瞧,已经猜到大半,心下更是得意。

    昨晚监督我们你挺来劲,现在自己放开了偷吃?

    还是在客厅哦,没想到老娘这么快就回来了?

    哇哈哈.......

    “没呢,最近状态还行。”尤墨的大心脏不是盖的,此时仍然大大咧咧的。

    不过该使的眼色还是要使的,江晓兰那一塌胡涂的心理素质很容易在这种情况下手足无措,要是被后面进来的老人孩子们瞧出痕迹,说不定也会落下心理阴影。

    “状态还行,昨晚上几下就完事了?”王*丹哪能轻易放过如此大好光景,说罢手指抱着沙发垫仓皇逃窜的家伙,“你有个好管家,我很欣慰呐!”

    “我们大记者的身材保持的这么好,管家功不可没。”尤墨高声说罢,低声紧急磋商,“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听了这话,王*丹摇头,直摇头,“当君子太累,还是当女子更适合我!”

    “晚上随你怎么玩花样?”尤墨继续抛绣球,奈何效果平平。

    王*丹一脸无辜地眨了眨眼睛,不紧不慢地说道:“玩花样还得批准才行,你问过管家了吗?”

    “问过了,刚才问的!”尤墨语气颇为肯定,余光却四处乱飘。

    运气不错,老人孩子们一回来就直奔厨房,看样子又饿又渴。

    现在已经快六点了,天气又热,潇洒了半天之后,他们可没有足够的精神过来凑热闹。

    不过估计要不了多久也就该过来了,毕竟刚回来没两天,家中成员们都有一堆的话想和他说。

    “下次呢?还用问吗?”王*丹同样瞧见了,于是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另一只手轻车熟路地伸了进去。

    一摸之下立即咬牙切齿,恨恨说道:“我的枪呢,又软又滑成何体统?”

    “枪管受潮了,需要专业人士提供保养。”尤墨一本正经地说罢,压低声音商量,“不用问了,你现在要是能安慰几句,管家肯定感激涕零!”

    “是哦,我要是表现的大度一些,在你心里的分量肯定也能提高不少!”王*丹得意洋洋地说完,把手收回,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一脸陶醉。

    尤墨见状色胆又起,嗯了下口水,趁热打铁道:“管家也是被你们给刺激的,不然老实姑娘一个,哪会有这种心思!”

    大忽悠果然见效,王*丹不疑有它,鼻子轻哼,横了他一眼后,飘然而去。

    尤墨松了口气,抓紧时间溜去卫生间。

    这货还是非常了解女人心的,知道这种情况下主动揽责等于火上浇油,把锅丢给对方才能大事化小。

    不过事情既然已经发生,还想回到以前那种秩序是不可能了,想要平衡三个女人之间的关系,难度堪比一统三国。

    女人之间天生就是对手,攀比之心人人皆有,他这个裁判即使秉公执法,依然会被说三道四,留下怨念。

    在尽可能公平公正的基础上建立平衡,远比铁面无私效果要好的多。

    换言之,能让她们在承受恩宠的时候还想着其它姐妹,后宫才能稳固。

    眼下只有两女在身边,他还能长袖善舞,李娟这个X因素要是加入进来,他所面临的考验会更上一个台阶。

    从这一点来说,运气还是挺照顾他的,给了他练级的机会。

    “生日快乐!”

    瞧着满桌子从外面带回来的好酒好菜,听着满屋子飘荡的祝福声,闻着空气中醉人的醇香,尤墨笑着笑着,眼眶有点发涩。

    从一无所有来到这个世界,到现在处处鲜花美景,他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他用一颗真诚的心去对待所有人,改变了以前那种非黑即白的处事方法,却又最大程度地保留了锐气与冒险精神,才赢得了眼前这一切。

    他并不因为自己的努力得到回报而欣慰,只是觉得能有重来一次的机会,是上天的恩赐,需要倍加珍惜。

    身边的每一个人,包括对手与敌人在内,都是。

    不过对待方式不同而已。

    ......

    “哎呀,看来我们来晚了!”

    晚上八点过,生日宴会已经进入尾声的时候,郑睫拽着卢伟进来了。

    她像是小媳妇回娘家一样,又是熟悉又是陌生,处处打量的同时,脸上笑容洋溢。

    一家人也确实把她当成了嫁出去的女儿,此时女人们围上来边摸边看,男人们又拉又拽地把卢伟拖走,严刑拷问去了。

    身为一家之主,尤墨尽显家长作派,两人一上桌子就被罚酒三杯,而且是交杯的那种。

    这种蛮不讲理的作风引来叫好声一片,大妈大爷们都乐的眉毛胡子乱颤。心里不踏实的江晓兰也暂时把烦恼丢在一边,看的是满眼期待。

    两人没有让观众失望,大大方方地连喝三个交杯,引来叫好声一片。

    尤其是众人关注的焦点,卢伟,像没事人一样有说有笑,压根瞧不出曾经闭关修炼过。

    尤墨心知肚明原因所在,也不点破,只是劝酒。

    两人虽然一路上早已填饱了肚子,但也架不住对手人多势众,一小时不到就已经败下阵来。

    江晓兰伺候完小公主们回来一瞧,赶紧把郑睫扶下桌。王*丹则不依不挠,拿着杯酒追在后面叫唤。

    “这一杯你该敬闺中密友,她现在可了不得,比妖精还厉害,客厅里就能与人大战三百回合!”

    “丹姐......”江晓兰听的面红耳赤,偏又反驳不了,只能加快步伐往前赶。

    好在郑睫醉眼朦胧的听到等于白搭,那厢也正热闹,没人留意这边三个女人在演什么戏。

    “哎呀,女人嘛,老是一本正经的,哪能留的住男人,要花心思,要有味道,才能拴牢......”王*丹说着说着,自己叫了声好,举杯一口喝完。

    江晓兰回头一瞧,立马哭笑不得,于是赶紧把郑睫放在沙发上躺着,返身又来伺候。

    “嘿嘿嘿......”王*丹笑的没个正形,一点贵妇样儿都没有,可没笑一会,又抹起了眼泪,口中喃喃自语。

    “我知道自己的性格不讨他喜欢,可我有什么办法......年龄又大,拿什么跟你们比.......你,你等等,我还能找出不如你们的地方......”

    江晓兰听的又好气又好笑,只能语重心长地附在她耳边说道:“你错了,丹姐。他在你身上花的心思最多,我们私下底不知道有多羡慕你!”

    王*丹一听果然破涕为笑,一脸得意,“哎呀,听你这么一说,我有点错怪他了,不过麻烦你告诉我一声,他最喜欢我什么地方?”

    江晓兰忍住吐口水的冲动,一本正经地说道:“最喜欢你长的漂亮!”

    “呀,这个不算!”王*丹乐不可支地笑了好一会,才语重心长地开口说道:“女人嘛,漂亮的确很重要,不过天长日久来看,还是心里美更能打动人心。何况你看,如果不是保养好,到我这个年龄就要走下坡路了!”

    江晓兰听的一阵头大,耐着性子瞧了瞧,摇摇头道:“哪有,丹姐天生丽质,不会那么快变老的!”

    王*丹也摇头,声音忽然冷静下来。

    “其实咱们三个身上都有吸引他的地方,应该相互学习,而不是相互排斥。”

    听了这话,江晓兰楞住,好一会没说出话来。王*丹却已经扬长而去,留了个摇摇晃晃的背影给她。

    嘴角终于有了笑意,伸手握拳,在空中晃了晃。

    “没有什么会一直停留在原地,加油!”

    ......

    想把卢伟灌醉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尤墨自认酒量不行,嘴遁也不是对手。好在已方人多势众,老人的面子那货不敢不给,想要全身而退没那么容易。

    结果证明他还是小瞧对手了。

    卢伟显然有备而来,该喝的不含糊,起哄瞎捣乱的绝不轻易就范,老人的面子虽然要给足,但老人不会像年轻人一样不知轻重,两圈敬完就顺利收工了。

    于是已经喝了不少的家伙算是遇到了对手,想放倒对方的同时自己还能站着,纯属痴人说梦。

    没办法,谁让这个迟来的生日宴会是为他准备的呢。

    于是到最后两人都喝高了,开始相互吐真言。

    “我承认我没你心脏大,可麻烦你也体谅一下,我的心情,我的立场。”

    “你是曼联人,你只有毫无保留才对的起胸前的队徽!”

    “我有没有保留,对不对的起曼联,是由你来评判的吗?弗格森在更衣室里骂遍了所有人,唯独我是例外,你有什么资格说我没尽力?”

    “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不过我还是忍不住想看看,这么刺激你一下,会有什么效果。”

    “这么说你把我当实验品,看看心理战好不好用?”

    “你明明是赛亚人,为什么一直不肯变身?”

    “你想没想过后果,如果最后你们输了,我心里能接受这样的事实吗?”

    “没有,大概接受不了。”

    “......”

    卢伟有些语塞,脸色也变得苍白,一双眼睛通红。

    尤墨反而洋洋得意起来,一副无赖嘴脸。

    “我又不是你,哪能事先考虑清楚再行动?”

    “......”

    “就像打架的时候遇到个厉害角色,我想看看他的真正实力,就主动挑衅了一下!”

    “......”

    “所以我错了,你原谅我吧。”

    一听这话,卢伟忍不住咳嗽起来,一直旁听的江晓兰却兴奋的握紧了拳头。

    她最担心的事情没有发生,耍无赖果然是高招!

    事实证明她还是太天真了。

    “其实你想想,这些年如果没有你在,我一个人能翻出多大浪花?”

    “不,这方面你跟我比不了!”

    “受人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听过没?”

    “你别两重标准!”

    “我严格要求自己有什么错?”

    “好吧,你没错,我错了。”

    听到这里,江晓兰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

    情况不妙!

    情况不妙吗?

    “你肯定错了,不然把自己关起来搞毛?”

    “我把自己关起来玩游戏,关你鸟事!”

    “靠,我交给你的正事办的咋样了?别到时候砸我招牌!”

    “你当我是你?”

    江晓兰终于忍不住了,起身,一手搭在一个家伙的肩膀上。

    “都给我去睡觉!”

    两人居然很听话,只是起身后没走几步,一个扶墙吐了一地,一个直接后仰摔倒在地。

    江晓兰吓的不轻,一声尖叫招来了还能动弹的家人,忙活了好一会,总算把两个家伙抬上了床。

    瞧着两人背靠背睡的正酣,她依然不敢离去,索性把客厅里的摇椅拖了进来,合衣而卧。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依稀听见了几句梦噫般的对话。

    “你后来找没找过家人?”

    “找过,问遍附近的人,都说没这家人。”(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