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易?

    什么交易?

    难道?

    “你们求财,我们求平安。”

    卫群没有故作高深,说完之后开始解释。

    “不过兄弟你应该很清楚,你们手上的人质家不在这里,也不可能携带很多现金入境。即使银行存的有钱,也得等天亮了才能去取。而且如此大的金额,不是本人的话不可能取得出来。”

    “当然,他有很多兄弟,每人凑一些的话,一千万应该不成问题。”

    “但那样做的话,消息会迅速泄露出去,一旦警方介入,局面就不在你们控制之中了。”

    “我和他不一样,我本身就是道上的混混,知道你们的规矩。虽然没有他的身家那么丰厚,一千万还难不倒我。”

    “如果你们放了他,把我留下当人质,他绝对不会不顾我的安危去报警的。所以你们放心好了,一换一不吃亏,反而能让你们面临的风险要小的多。”

    话音已落,李娟仍然惊讶的合不拢嘴。

    在她的印象中,尤墨与卫群没有多少往来,彼此之间的关系压根比不上那些被他一手提拔的小伙伴们。

    现在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万一绑匪心存歹念,拿了钱依然撕票怎么办?

    一命换一命?

    两人之间有过命的交情?

    “卫,卫大侠,您的,您的好意我们心领了。”

    李娟一开始还结结巴巴的,说着说着,声音开始坚决,“我是他的女人,要换也该换我。何况这件事情原本与您无关,您能过来我们已经感激不尽了,怎么能让您以身涉险?”

    听了这话,卫群嘴角浮起笑着,语气却不容置疑,“你不懂规矩,绑女人勒索对方是下作无能的体现,他们既然在道上混,又先绑了你家男人,怎么可能拿去换成他的女人。”

    说罢,又补充道:“道上的规矩,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你听我的吩咐就是,别想太多。”

    原本刺耳无比的话,此时听来却如同天籁,李娟没有婆婆妈妈,只是点了点头。

    很快,听筒的另一边传来了迟疑不决的声音。

    “真的必须本人,才能取出钱?”

    一听这话,卫群立即趁热打铁道:“九百万不是小数目,换成是你,能让别人拿着银行卡取出这么多现金,都不用核对一下是不是本人?”

    这话听起来颇为在理,很快就让对方陷入了沉默。

    过了一会,声音再度响起,“卫大侠我敬你是条汉子,姑且信你一回,你到城南大桥的另一边,岔路口往东,有一辆面包车!”

    说完,语声转厉,补充道:“我记得他身边应该有两个女人才对,怎么只有一个过来了?”

    “丹姐喝醉了,我叫不醒她!”李娟忙不迭地回答。

    听筒里传来的声音并不满意,但也没有怒不可遏。

    “别跟我耍花样,如果让我瞧见哪儿不对劲,老子的长刀短枪必然见血!”

    ......

    只有亲身经历过被挟持的滋味,才会明白影视作品与现实的差距!

    尤墨的状况一点也不乐观。

    绑匪人数不多,四男一女五个人,其中三个在外面负责演戏,两个家伙一人别了把五四手枪,一个放哨,一个寻人。

    这些人虽然都是亡命之徒,但在道上没混过几年,心理素质与胆量都不合格。于是在整个案发过程中,他不但不能轻举妄动,还要非常小心对方随时可能出状况的手脚。

    刀枪无眼,如果因为刺激到对方而招致杀身之祸,实在是鲁莽有余,死的活该。

    绑匪的心情如此激动也算人之常情。

    毕竟他的身份与身价在那摆着,这起案件如果上报公安部,绝对会成立专案组立即开拨现场。这种情况下,他们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时而高亢,兴奋到难以自抑;时而焦躁,恨不得马上拿钱走人;时而疑心重重,即便是自己人,依然爆发了好几次争吵。

    更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其中一个绑匪显然受人指使,居然建议他们在拿到一百万之后撕票跑路!

    还好他的女人们没有被吓昏头,二话不说立即给他们准备了一百万现金。而且从现场状况来看,警方即使出动也隐蔽的很好,没有打草惊蛇。

    这让他们觉得他还有很高的利用价值,就此撕票并不划算。为了平息内部纠纷,他们经过商议之后,采取了些行动。

    他们明白他的身手,除了五花大绑之外,左右大腿各被划了三刀,长约十厘米,深约一厘米左右。

    这样的伤口虽只是轻伤,出血也不算夸张,但对于一个被绑架的家伙而言,即使能挣脱束缚找机会开溜,也跑不远跑不快,反倒很容易留下血迹让他们追踪。

    于是尤墨空有一身本领,还没来及施展就成了残疾人一个!

    按他原来的打算,是在警方出面,布下天罗地网之后,再瞅准机会摆脱控制的。在此之前尽量满足他们的要求就是,没必要冒着极大风险强行跑路。

    腿上被划了六刀之后,A计划已经失效,B计划迫在眉睫。

    就在他仔细观察,紧张思考的时候,意想不到的声音传来了。

    卫群?

    什么情况?

    “算你走运,小子,有人要用自己的命换你的命!”

    面包车内,尤墨身边寸步不离的光头皮笑肉不笑地说罢,开始给他松绑。

    前排一男一女依然还在争吵。

    男的年龄约莫二十出头,却蓄了胡须在下巴上,一张白脸在灯光下有些渗人。女的30上下,三角眼锥子脸,一说话像机关枪一样突突突个不停。

    “CAO,就他么一百万你就想跑路?”

    “你他么才傻,居然同意换人质!卫群是什么人你不知道,瞎了狗眼才会拿这小子去换!”

    “不换怎么拿到钱?谁他么会带几百万现金回国?”

    “你以为老娘不想多拿点钱跑路?这小子是个狠角色,挨刀都不喊叫,如果放了他,说不定一下车就报警!”

    “一人20万够干什么?买辆车跑路?他敢报警吗?卫群要是因他而死,他还有脸活着?”

    “谁不怕死,你太高看他了!刀疤要是回来,老娘拿20万走人,你们爱干嘛干嘛!”

    话音刚落,车外传来冰冷的声音。

    “想跳车也行,我送你一粒花生米,让你好去找野男人。”

    说完,车门被人打开,卫群那张横肉脸出现在尤墨面前。

    两人都没说话,彼此对望了一眼,像是点了点头。

    脖子上有条长疤的家伙站在车外,在尤墨下车之后拦住了他。

    “老卫够胆色,你也是条汉子。我还是那句话,钱到手就放人,给你12小时时间,过期不候!”

    “现在几点?”尤墨终于开了腔,声音沙哑,听起像是熬了夜之后,烟酒刺激了嗓子一样。

    “两点半。”

    “中午十二点之前,等我消息。”

    “爽快!”

    话音刚落,车内传来惊呼声,紧接着,一声尖啸划破夜空!

    尤墨早有防备,右脚一蹬,整个人向左倒去!

    毒蛇般的子弹从他身边掠过,钻入沉沉夜色!

    刀疤顿时色变,俯身查看之后放下心来,手腕一抖,一把尖刀握在手中,径直往车内走去!

    车内已经乱作一团!

    锥子脸女人一枪没能命中之后,还想跳车再补一枪,结果被人拿住了手腕。不料此女左手还藏了把刀在袖中,反手一挥,白脸男顿时惨嚎着倒在司机位置上。可就这么一耽搁,后排座上的光头扑了过来,猛推了对方一把!

    剧烈的冲击让锥子脸女人头撞在挡风玻璃上,没能开第二枪,紧接着车门被打开,刀疤手中的尖刀毫不犹豫地直刺过来!

    一声凄厉的尖叫顿时划破夜空,还没收声,利刃已经拔出,又一道寒光闪过,喷泉般的热血溅了车内所有人一脸!

    尖叫声戛然而止,车内忽然安静下来。不过很快,白脸男又忍不住惨嚎起来。

    刀疤脸喘着粗气,眼中红光乍现。

    “CAO!再嚎就把你也丢河里喂鱼!”

    “这贱女人早就该死了,你们谁想跳车,就去陪她!”

    “光头你去找块石头,绑好了再沉!”

    一通吩咐之后,刀疤坐在了卫群旁边,扬起手中带血的尖刀,挥舞了两下。

    “身手不错,东罗马还是西小玉?”卫群伸手抹去脸上的血迹,面无表情。

    “老子混自己的,与他们没关系!”刀疤脸气势汹汹地说罢,又开始大喘气。

    “休息下吧,太激动了不好。”

    “这贱女人跟你们队上人有来往,老子知道她心怀不轨,没给她配枪。结果居然想公报私仇,CAO,差点坏了老子的大事!”

    “确实死有余辜,把我绑上吧,不放心的话,也在我腿上划几刀。”

    “不,不用了!”

    “开车吧,此地不宜久留。”

    “多谢提醒!”

    ......

    听到枪响的时候,李娟像疯了一样,越过了刀疤脸给她划下的禁区,冲了过来。

    结果还没跑拢,尤墨的声音已然响起。

    “趴下!”

    声音中气十足,浑厚有力,听起来像军令一样,让人闻之肃然起敬。

    李娟心头大定,就势向前扑倒,连滚带爬地往尤墨所在的位置扑了过去。

    结果一不小心,身体没刹住车,半边身子压在了对方的腿上!

    惨嚎声顿时响起,不过刚好,车内传来的尖叫掩盖了尤墨的叫喊。李娟顿时抓瞎,带着哭腔问道:“怎么了,哪里中枪了?”

    “大姐,你是来救人还是害命?”

    一听这话,李娟顿时破涕为笑,话到嘴边,又成了哭腔,“吓死我了......”

    “好了,我没事,腿上被划了几个小口子,防止我逃跑用的,你刚刚碰到了。”尤墨目光紧盯不远处的面包车,口中吩咐道:“别急着起身,我看看是谁开的枪。”

    “这里太危险了.......”李娟心有不甘,劝说道:“万一他们反悔,又过来把你绑了怎么办?”

    “放心吧,老卫比我更懂规矩,不会刺激他们的。”尤墨沉声说罢,已然瞧见了像滩烂泥一样滚下车来的女人。

    “他们内讧了吗?死,死人了?!”李娟顺着他的目光瞧了过去,顿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这女人十有八*九和李家兄弟有来往,一路上都在劝说他们拿到钱就撕票。”尤墨脸上毫无喜色,声音也是古井不波,“看来刚才是她开的枪,失手之后被杀。”

    “李家兄弟要杀你?”李娟忍不住发起抖来,“那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尤墨摇了摇头,沉声说道:“老卫的命还在我手上,报警也得等救出他之后。”

    说罢又问:“丹姐呢?”

    李娟脸上终于有了笑意,却不忘压低声音说道:“应该就在这附近,我们兵分两路来的,她在暗处。”

    尤墨也笑,声音不无得意。

    “我的女人个个都能上战场!”

    李娟却没这份心情,忙问:“要不要打个电话叮嘱一下?”

    “不用,她知道该做什么。”

    十分钟后。

    坐在车内的两人正在包扎作口,李娟原本已经稳定的情绪在瞧见伤口之后又忍不住激动起来。

    尤墨反倒一脸平静,不但动作娴熟,口中还不忘安慰对方。

    他并不恨那些亡命之徒,但也绝不会放过敢在他背后捅刀的家伙。他不是什么大侠,也不会把除暴安良挂在嘴边,他只想冤有头,债有主。

    伤口包扎完毕,王*丹的电话适时传来。

    一听见他的声音,顿时哭的稀里哗啦,完全没有上战场的样儿。

    尤墨知她正在开车,大意不得,于是好一通安慰,难得叮了又叮,嘱了又嘱。

    结果果然逗笑了她。

    “被人吓破胆了?”

    一听这话,尤墨还没反应,李娟气的不行,双手猛拍方向盘。

    “确实把我吓的不轻,以为赶不上半个月后那场比赛了。”

    尤墨笑着说罢,伸了个长懒腰,“钱能解决的问题,没必要舞刀弄枪。”

    “你打算用钱摆平?”李娟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敢相信。

    在她心中,眼前这个家伙最喜欢冒险,是个闻到血腥味儿就兴奋的主。眼前这件事情有惊有险,应该激起他的冒险欲*望才对,怎么一上来就打退堂鼓了?

    难道真被吓破胆了?

    “是啊。”

    尤墨点了点头。

    “打电话给杨肇基,我要借1500万。”

    ......

    生病发烧中,还好惯性强大,争取不断更......(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