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0万?

    900万就能解决的事情,为何要多借600万?

    难道是怕对方坐地起价?

    尤墨的答案很简单。

    “600万买句话。”

    600万买句话?

    李娟与王*丹一样,很想问问这货是不是被人吓破胆了。不过她可不是没心没肺的主儿,即使心中腹诽,也不会有任何流露。

    尤墨也没有解释,闭目养起了神。

    李娟于是开始打电话。

    深更半夜地扰人清梦不是个好选择,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正说明事情的严峻程度。

    结果电话打到第三遍的时候接通了,杨肇基并未动怒,只是在听到如此庞大的数额之后,吃惊不小。

    哪有一开口就找人借1500万,还是现金的?!

    即使再信的过,也得问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吧?

    万一对方拿去豪赌,岂不成了害人?

    尤墨适时要过电话,一句话就打消了所有顾虑。

    “钱我拿去赎人,耐克与我有份6年3500万英镑的合约,暂时放在您那,一周之后我再取走。”

    一听这话,杨肇基睡意全无,除了强烈的好奇心之外,还嗅到了机会来临前的美妙气息!

    尤墨已经成了他的心病,他正在犯愁,要怎样才能把亏欠的人情补上,否则双方交流起来始终会有心理障碍!

    1500万与3500万英镑相比虽然不起眼,但在急用的情况下一把掏出来给人,诚意完全足够,任何人都不会忽略其中的分量。

    何况是以重感情闻名的家伙!

    至于拿去干嘛,实在不是死缠烂打非要弄明白的事情,何况对方已经有了交待。

    “等我打电话,就是借也要在12点之前借出1500万!”

    挂了电话,李娟惊讶的合不拢嘴。

    她实在没想到,事情居然会如此顺利!

    结果尤墨的回答让她大跌眼镜。

    “给人一个还人情的机会,把握住了刚好可以展示一下诚意,为双方的进一步合作奠定基础。”

    这话说的她都不想吐槽了,只想赶紧结束了美美睡上一觉。

    仿佛瞧出来她的想法一般,尤墨适时开口说道:“把车开到加油站,你先睡一会,我等丹姐电话。”

    一听这话,李娟顿时睡意全无,“丹姐一个人能行吗?”

    尤墨难得面色凝重。

    “只要她不冲动就行。”

    一小时后,电话响起,王*丹的声音疲惫中带了股兴奋。

    “不知道这帮人是胆子大还是缺乏经验,居然就躲在城郊一个废弃的仓库里,距离县城只有三千多米!”

    尤墨脸上毫无讶色,点点头道:“他们不是流窜犯,就是当地混黑的,胆子大很正常。”

    “那接下来呢,要怎样才能将他们一网打尽?”

    王*丹的兴奋不减,结果一瓢冷水浇了下来。

    “那不是我们需要关心的事情。”

    “那我这么辛苦图什么,等他们电话不也一样?”

    “当然有价值,警方从出动到布置完毕,最少需要两个小时。为了最大限度地保证老卫安全,网撒的越大越好。如果等确认位置再打电话报警,黄花菜都凉了。”

    ......

    王*丹的辛苦的确没有白费。

    很明显,绑匪在拿到钱之后就会跑路,而在此之前暴露自己的位置等于作死。如果想将他们一网打尽,留给警方的时间不能太少,两个小时已经是极限了。

    上午十一点十分,尤墨的电话适时响起,确认钱已到手之后,绑匪欣喜若狂,不过依然非常警觉,限定他在半小时内到达,超出时间则另选交易地点。

    十一点三十分,双方碰面。

    例行搜身之后,绑匪对于这货的办事效率非常满意,卫群的表现也让他们吃了颗定心丸。

    毕竟是在头尖上舐血,嘴上说着“不用”,心中不会大意。

    就在一手交钱,一手放人的时候,更大的惊喜降临了。

    “冤有头,债有主。这里除了900万之外,还有600万辛苦费,你们只需告诉我,是谁在背后帮你们策划了这次行动。”

    一听这话,绑匪们悬着的心彻底落下。

    他们其实一直在犹豫,要不要在跑路之前一枪干掉这货,省的日后遭报复!

    现在这份大气感染了他们,即使李家兄弟在整个案件的策划过程中并没有出多少力,也会被他们描述成幕后主使。这属于人之常情,作奸犯科的家伙尤甚。

    如此一来,这货的报复对象成了李家兄弟,与他们没什么瓜葛。至于其中是否有水分,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

    “爽快,实不相瞒,全兴队的李宇峰早就与我们有联系,并不断提供你的行踪,为我们准备各种方案。”

    想要的话入耳之后,尤墨笑的眯起了眼睛。

    “好,那咱们桥归桥,路归路,都不耽误时间。”

    一个半小时后。

    四名绑匪两死两伤,震惊全国的“六*一九”大案告破,赃款1600万全部追回,两名当事人只受了些轻伤。

    一天后,正在备战比赛的李宇峰被警方带走,那句藏在袖珍录音机里的话宣布了他的职业生涯已经结束。

    当天下午,正在蒲江基地带队训练的李宇天也被带走,一系列的照片成了罪证。

    三天后,中央指示下达,整个川中掀起了反黑行动。卫群原本也在调查范围内,但这次的侠义之举为他赢得了一片赞赏,算是戴罪立功。

    与此同时,足球圈内的震荡并未就此结束,好戏才刚刚开锣!

    “真没想到,居然会用这种方式收场。”

    尤墨在调养期间收到了无数问候,其中最有分量的莫过于朱总理亲自打来的电话。于是在伤口初愈,行动已无大碍的时候,应邀进京述职。

    两女在惊魂一夜之后连续几天都从噩梦中惊醒,现在总算离开了是非之地,心中算是长出了一口气。

    那种经历当时觉得刺激,下来只有后怕,心理创伤需要时间才能愈合。

    李娟因为要回家探亲不能同行,只能颇为遗憾地送两人到机场。

    王*丹还有些舍不得她走,原因不明,可能是好为人师的缘故。

    “妹妹你赶紧说服家人,少了你不尽兴!”

    一听这话,李娟一脸的不堪回首。

    这几天尤墨因为养伤不能同床,她成了王*丹的骚扰对象,每晚都被调*戏的欲火高涨。要不是亲眼所见另一面,她实在怀疑对方的性取向是不是有问题。

    现在大魔头与心爱的玩具都走了,她在松了口气的同时,又有些怅然若失。

    尤墨瞧了出来,笑道:“张梅的婚礼是在一周之后吧,等我们回来。”

    “如果时间太仓促的话,没必要专程回来一趟!”李娟顿时来了精神,神采飞扬起来。

    “有必要,还有场比赛要在这里进行呢。”

    “什么比赛?”

    “汇报演出。”

    ......

    汇报演出?

    一切还要从朱广护接受《体坛》主编刘楠采访说起。

    那次采访是在尤墨的授意下进行的,原本是有关于国家队的建队思路,属于主教练新官上任后阐述胸中理想的重要舞台。结果聊着聊着,话题开始集中于国内联赛的诸多问题上。

    老朱是新官上任正处于意气风发的阶段,国内联赛算是球员们成长的重要土壤,虽然不归他管,但话语权分量十足,也很容易引发矛盾。

    谁不知道您老人家有一票得意弟子在海外混的飞起?

    说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国内联赛里混的家伙瞧不上眼?

    如果单凭几个边缘国脚的能量,断然不会掀起舆论大潮,可他这番指点江山的举动,目标直指联赛的组织管理者,不得罪人才怪!

    于是采访一见报,各种杂音开始往外冒,有说老朱任人唯亲的,有说进这届国家队要塞钱的,还有说留洋军团不过尔尔的......

    就像老虎屁股一样,朱广护贵为国足主教练依然摸不得,碰了一鼻子灰不说,接下来的工作也不好开展。

    好在风头浪尖上有人出来抢戏了。

    尤墨被绑架一事一夜之间传遍大江南北,就连外国媒体也迅速跟进凑热闹。一开始还好,都以为是件意外,结果后续消息一放出,舆论哗然!

    居然是私人恩怨!

    不过说是私人恩怨,王*丹岂能善罢甘休!

    她这些年陪在尤墨身边,经历最多的就是国内足坛的各种乱状,手头资料多的数不过来。此时借着风口浪尖逐一放出,迅速引爆关注,让内行震惊,外行啧啧称奇。

    除此之外,刘楠也适时跟进,把火烧的更旺!

    一时间,有关于国内足坛之怪现状的报道成了焦点话题,缺乏监管的联赛与青训系统成了主要批判对象,其中还隐约可见一些重量级人物!

    朱广护原本正在焦头烂额之中,这下算是被人雪中送炭了。于是在打电话问候的同时,少不了一番感慨。

    尤墨却不打算让他在舒适区呆着,果断提出建议,说要来一场汇报演出。

    留洋军团VS国内明星!

    不过说是演出,怎么可能是表演赛?

    留洋军团不用说,老大都被人绑了,不拿国内这帮孙子出口恶气哪行!

    国内明星心里也很不爽,有机会的话当然要在国人面前证明下自己,顺便也为抢破头的国家队名额增加些筹码。

    媒体虽然还没得到消息,可一旦知晓,煸风点火正是时候!

    球迷等啊等,盼啊盼,终于熬到出头之日了,心中哪能不激动!

    于是老朱一听之下立即拍了大腿,联赛那边都没打招呼,直接找阎事铎汇报了此事。

    老阎接手掌门人一位之后,算是领教了国内足坛这趟浑水有多深,正愁千头万绪无从下手的时候,如此建议算是开了个头,刚好可以借此机会整顿一番。

    “干嘛非要在川中举行呢?地理位置太偏,球场也不够大。”

    坐上飞机,王*丹总算找回了久违的感觉,思路也前所未有地灵活起来。

    差点经历生离死别让她的情绪一直很不稳定,时常需要身边的家伙好言软语安慰一番。

    这次也不例外,尤墨欣然开口道:“老汪帮我把钱找了回来,自然要感谢一番。”

    “那是他的职责好不好!”王*丹不买帐,哼哼两声想别过脑袋,最终还是没忍住,靠在了肩膀上。

    “还有老杨,那种情况下有几个能做到无条件信任?”尤墨伸手搂过,轻拍后背。

    这货不止一次经历过命悬一线的险境,因此很快就走出了心理阴影,这些天来没少安慰两女。

    不过最让他头疼的还是家人的问候,江晓兰据说已经好几夜没合眼了。

    “对了,既然报了警,干嘛还要私自行动呢?你就那么信不过警方吗?”

    王*丹立了大功,正是邀功请赏的时候,这几天没少炫耀。当然,自家人知自家事,她才不会说出真实状况,省得被人嘲笑。

    其实在瞧见有人被沉入水底之后她吓的尿了裤子,这几天噩梦的内容也屡屡涉及,醒来都是一身冷汗。

    “江湖规矩嘛,报警是为了善后,在此之前如果解决不了问题,怎么对的住老卫的信任。”尤墨笑着说罢,不无摇头,“其实若不是那句话和多出来的报酬,给足一千万也难保人身安全。”

    “嗯?”王*丹身上冷汗又起,心跳骤然上升。

    尤墨难得叹了口气,说道:“是人都会贪生怕死,尤其是做了亏心事之后,说不怕被人报复那是骗鬼。”

    王*丹听的毛骨悚然,眼睛瞪大了问道:“意思是说,他们拿了钱依然想要你的命?”

    “是啊,杜绝后患嘛。”尤墨笑了起来,眼睛眯眯着。

    王*丹一点也不觉得好笑,于是恨恨地在他胳膊上咬了一口。瞧着牙印颇为整齐,才满意地点点头道:“他们这些亡命之徒的心理你也敢去猜,就不怕因此送了命?”

    “没事的时候,小心驶得万年船。有事的时候,胆子大才能险处逢生。”尤墨缓缓说罢,脸上笑容倏忽不见。

    王*丹察觉到这货的情绪变化了,小心翼翼地问道:“怎么了,现在害怕了?”

    “没,江湖越老,胆子越小,老让自己身处险境是下乘境界。希望老卫能有这份心思,别在刀头上舐血了。”

    说罢,尤墨长呼了口气,坐直身体,眼里的伤感消失无踪。

    “回来的路上,他和你说了什么吗?”

    “他觉得那些绑匪够义气,应该放他们一条生路。不过说完也笑,直言自己太天真。”

    “这么矛盾?”

    “是啊,讲义气是好事,为了讲义气,超出能力范围内的东西也勉强去做,难免会以悲剧收场。”

    “嗯,上次你回来看他,就是因为太讲义气,差点断送自己的职业生涯。”

    “所以说,无脑讲义气等于是在跳火坑,哪能次次全身而退。”

    “有什么话想送给他吗?”

    “大侠是个高危职业,既然已经过了30,金盆洗手吧。”(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