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地摊上看见了好多漂亮的耳钉,站在哪儿挑了好久,终于挑了自己最喜欢的,正要试戴时,问老板有没有有镜子,老板笑着说“美女,那是防尘塞!”

    不得不说,尤墨很有混官场的天赋,这方面比卢伟高出N个级别。

    尤其是眼前这种阵仗下,能脱口而出这样的场面话,官场中的老江湖都要竖大拇指!

    要知道,他只是个运动员而已,名气再大也没有一官半职。今天站在这里迎接他的大大小小上百位官员,其中有不少人都心存疑虑,觉得市长大人有些小题大做。

    可这话一出口,层次立马不一样了!

    天子脚下做文章,何等荣耀?

    或许尤墨本身并没有仕途念想,但他没有不代表别人没有,身为官场中人,更是深知其中分量。

    他们都还记得他曾经颇得开国大佬的赏识,只是后来执意要出国踢球,才断了自己的仕途。现在时过境迁,谁也拿不准他与大佬们的真正关系,即使他载誉归来,也很难平息非议,获得一片赏识。

    而他称自己是“戴罪之身”,“洗脱了罪名才敢回来”算是彻底打消了他们的疑虑,巴掌拍的比任何时候都响。

    先不管这番话是否出自真心,年纪轻轻就能取得如此成绩,同时还能保持谦逊低调,就值得他们奉上掌声。

    佩服!

    官场里都是人精,即使看上去一个比一个谦恭有礼,也不代表他们只会逢迎拍马。原本他们这趟只是奉命行事,算是给足市长大人面子,现在一个个交头接耳之后,眼神中传递的信息再明显不过。

    人不可貌相!

    其实这话也并不准确,尤墨五官堂堂正正,天庭饱满,山根笔挺,地阁厚实,一瞧就是有福之相。只是年龄过于轻了一些,需要多打打交道,才能试出深浅。

    他们心知肚明这一点,于是交头接耳之后,眼神里满是迫切。

    机会啊!

    他们虽然官职没有到达市长这一级别,但手中掌握的资源任何人都不敢小瞧。尤墨若是想在国内足坛掀起惊涛骇浪,把这里当成大本营最好不过。而他们手中的资源与全力支持,是他纵横捭阖的重要本钱,也是这趟川中之行的重要考验。

    只有让他们看到双赢的巨大可能,他才能征服整个川中!

    同样,只有取得阶段性胜利,示范作用才会突显,步子才能走的踏实。不然改革之路迈的太大太快,会让他时时处于风口浪尖,也会影响他的职业生涯。

    毕竟他不是官场中人,借力打力才是王道!

    “佩服,看来这么些年过去了,我依然难不倒你!”

    辉煌大气的会客大厅里坐定,汪市长身子稍探,眉眼中尽是喜悦。

    两人结缘于七年前,虽然共事时间不长,但共同的理想与价值观让他们没有因为距离而疏远。眼下两人算是事业有成,只是距离实现理想还有不小一段距离。而这段距离的存在,刚好让两人又产生了交集,一时间颇有些感慨莫名。

    缘分呐!

    尤墨也有同感,不过对这种爱出考题的老家伙,他才不会主动亮底牌。

    于是抱怨道:“哪有!幸亏我有个好秘书,不然您这一问,我把头皮挠破了也答不上来!”

    这话半真半假,算是这货江湖经验已经大成的代表作。

    毕竟他的年龄在那摆着,偶尔露下峥嵘即可,一味彰显自我只会招致反感。

    不过王*丹曾经提醒过他倒是真的,没有具体到台词的地步而已。

    结果听他这么一说,汪市长一抬头,居然颇为惊讶地直呼其名!

    “王*丹?”

    王*丹楞的很彻底,当花瓶都不够格了,表情出卖了她的内心。

    这都什么人呐!!!

    人精?

    不!

    老妖怪VS小妖怪!

    咱还是当个安静的花瓶吧.......

    于是笑靥如花,声音甜美可人,“还以为您会贵人多忘事呢,没想到八年前采访过您的小记者还能叫出名字来。难怪当时把我激动的不行,原来早就盼着今天了!”

    “王大记者曾经是我们川中体育界的一朵奇花,没记错的话,当年采访我的时候应该也是20岁?”

    汪市长朗声说罢,众人齐齐转头,目光直指当事人。

    王*丹脸上讶色更甚,除了点头,脑中空白一片。

    尤墨瞧了出来,欣然接过话柄说道:“当年因为我她才辞去了前途无量的职业,现在成了我那些小伙伴们的经纪人。您要是有哪位亲戚朋友球踢的好,找她比找我管用!”

    这话分量可不轻,于是众人脸上齐齐露出讶色,包括汪市长在内,都用惊讶的眼神瞧了过去。

    王*丹最擅长自我感觉良好了,此刻更是如沐春风。

    思维也相当灵活,欣然答道:“我是站在别人肩膀上才看的高,望的远,所以没什么值得骄傲的。”

    话音一落,汪市长带头鼓起了掌。其它人也不含糊,一时间整个会客大厅里充斥了单调却让人百听不厌的声音。

    尤墨却没有忽略另一个家伙的感受,微笑点头的同时,目光转过,说起了悄悄话。

    李娟同样站在他背后,不过脸上的拘谨一望即知。好在也老江湖们最擅长察颜观色,她那张为人熟知的脸不用介绍也都明白分量。

    “丹姐心虚着呢,不信你摸摸她的手心,里面都是汗!”

    “哼,你们一唱一合的很默契嘛!”

    “对台戏嘛,你又不开腔。”

    “那我不客气了!”

    “放心大胆说,你跟我一样,刷脸来了!”

    掌声告一段落的时候,两人刚好结束了悄悄话。汪市长早已瞧见,此刻欣然问道:“我记得咱们女足夺冠那会,你们两个在电视里没少让人羡慕。当时我就奇怪,他一个男娃是怎么混到你们队伍中的?”

    说罢又笑着补充,“难道是花木兰从军的反串版?”

    笑声顿时响起,气氛愈发活跃。

    李娟一经刺激果然人浑胆大,微一点头后开口说道:“他还在德乙联赛打拼的时候,就成了我们女足国家队的唯一外援。当时过来试训了能有十天吧,天天起早贪黑不敢偷懒,好容易打动了我们马指导。”

    稍一停顿,又笑着补充道:“不然哪有机会露脸,早被我们揪住了扔到看台上去!”

    话音一落,笑声又起,就连年长一些的老江湖们都纷纷颌首,笑意频频。

    汪市长果断竖了个大拇指回敬,口称“巾帼英雄”,目光随即转过,问道:“你呢,除了咱们川妹子,还有什么别的目的?”

    尤墨向来实话实说,这次也不例外。

    “我是她们的追星族,这些年要是没有她们的精神鼓舞,走不到今天。”

    ......

    能把一场正经八百的民见官搞成茶话会模式,一行三人也算功德圆满。汪市长原本就存了介绍人的心思,结果自然喜出望外,于是接下来的时间成了官方形式的派对,够资格的官员们纷纷出动,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我介绍会。

    官场里混,审时度势非常重要,嗅觉灵敏的他们早在三人到来之前就得知了风吹草动,只是不知动静会有多大,当事人能掀起怎样的风浪。

    今天这场见面会之后,他们放心下来,自然要抓紧时间上船。

    足球虽然只是一项体育活动,但在经济文化领域的能量非同小可。尤其是现任市长高度重视的情况下,若能把川中足球变成老外那种扎根在内,名声在外的模式,全国都会为之侧目!

    要知道,当年的汪副市长正是因为“足球城”的观点提出,并亲力亲为打造出“金牌球市”,才得以踏出关键一步的。即使后来与预期中的效果有所偏差,也并不妨碍大势所趋,更不会对仕途造成多大影响。

    他们有样学样,机会不容错过!

    “今天有劳诸位,本该一醉方休。可惜温格先生有禁酒令,我只能以茶代酒,省得外国友人在背后说咱闲话。”

    中午的官宴开始后,尤墨不含糊,一上来就打退了那些不怀好意的眼神。

    这货平时看着随和,原则问题上从不给人以摸棱两可的感觉。这次也不例外,位置上坐定,大场面下拿来震慑对手的气场就开始侧漏,没有两把刷子的家伙,酒杯都不敢举到他面前。

    其实在喝酒的问题上他并非闻酒色变的那种类型,只是要看对象是谁,什么场合之下。比如女足夺冠的时候,他就没把自己当运动员,大醉一场也再所不惜。比如卢伟出关的时候,他想借机去除对方的心结,因此主动出击灌醉彼此也毫不犹豫。

    眼前这种场合显然不在此之列,他可不想整天醉熏熏的,说话都伸不直舌头。

    从这一点来说,官场上处处都是考验,明面上的戏码压根没有暗流涌动来的惊心动魄。

    汪市长同样有这种担心,此刻大手一挥,劝退了那些仍然还在尝试的家伙们。

    两女放下心来,安心伴随左右。

    三人组合自然会引起一片猜测,不过老江湖们都很清楚,对方既然敢带出来见官,那说明心中无愧,没必要深究。他们毕竟不是来八卦的,何况对方正值风流少年,又是精力旺盛的职业运动员,两女压根不在话下。

    真正让他们好奇的,是两女的关系看起来相当不错,没有那种处处眼神挑衅的敌意掺杂其中。不过若是把三人的言行综合起来一分析,结论也不难得出。

    非常人也,不能用老眼光打量!

    心存这种心思,整个官宴进行的既热烈又有节制,下午一点过结束的时候,所有参与者依次过来握手道别。

    尤墨没有一下记住百十口人的记忆力,但这货很会抓重点,也很懂官场中的处世决窍。

    察言观色,量体裁衣。不以官小而卑之,不以官高而仰望。

    所谓的“官话”即是如此,听起来堂堂正正,其实没什么干货。但若想换成有干货的内容,必须得在彼此知根知底的情况下进行,否则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他也非常清楚,汪市长肯定会有安排。

    果然。

    走在队伍最后的一位被隆重介绍了。

    这位名叫“苗丽”的中年女性约莫40上下,面相温柔可人,眼神却精明强干,握住尤墨的手相当有力,钳子一样牢牢握住了不肯松手。

    两女瞧的头大,只能装没看见。汪市长注意力没在她们身上,此刻仍然在滔滔不绝地介绍中。

    “......小苗是我的嫡系,现在主管财务审核。听你这个外来和尚说,职业体育的财务必须透明,俱乐部才能保持健康发展。”

    “我们打算把全兴当成试点,顺便也落实一下政策,省的川中父老没事就念叨,‘怎么名字又换了’,‘怎么名字越来越长了’‘全兴多好记的,非要弄的人不像人,换不像鬼’......”

    “而且你可能也已经听说了,全兴虽然这几年发展的不错,但还是填不上职业足球这个大窟窿,尤其是在目前的大环境下,想维持这面旗帜不倒,实在不是咬牙就能坚持的事情。”

    话音一落,手上较劲的两人立马松开,相视一笑之后,尤墨欣然说道:“虽然适者才能生存,但也不能让人为所欲为,肆意改变规则。全兴面临的状况全国大多数俱乐部都有,算是比较典型,也确实不能放任不管。”

    顿了顿,语气变得坚决,“您既然把八千万父老乡亲的期望交给了我,那我恭敬不如从命,打着您的旗号四处活动了。”

    “没问题,要钱要人只管开口!”汪市长语气同样不含糊,说罢目光转过,吩咐道:“别看外来的和尚年龄不大,肚子里的墨水不比你我少多少,咱们这次算是是请外援,得重在学习,不能有依赖心理。”

    “是!”苗丽嘴角泛起笑容,面色沉着,回答的很是干脆。

    尤墨一瞧之下颇为好奇,于是开口问道:“苗姐是部队出身吗?这气质!”

    话音一落,身边原本保持一定距离的两个家伙,恨不得用眼神把这货烤糊了!

    苗丽看起来没把她们的存在当回事,依然目不斜视地点了点头。汪市长接过话柄,笑道:“好眼光,小苗在部队服役五年,要不是我亲自出马,还不肯出山呢!”(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