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名:C罗总收入8200万美元工资和奖金:5300万美元代言2900万美元第2名:梅西总收入7700万美元工资和奖金5100万美元代言2600万美元第3名伊布总收入3700万美元工资和奖金3000万美元代言700万美元第4名:内马尔总收入3600万美元工资和奖金1400万美元代言费2200万美元第5名

    英超联盟?

    那是什么东东?

    英足总的下属机构?

    面对两女迷之眼神,尤墨原本打算长话短说,想了想,觉得还是详细介绍一下更好。

    毕竟他是幕后黑手,她们才是前台销售,如果意思表达不清,很容易让顾客心生疑虑。

    于是娓娓道来:“英格兰足球联赛系统是由多个足球联盟组成的,这些联盟相互联系,主要由英格兰俱乐部组成。”

    “这个系统的最顶端,叫‘英超联盟’,它只有一个级别,就是英超联赛。成员也只有20个,就是当年的参加英超联赛的20家俱乐部。”

    “英超联赛的版权属于英超联盟,不属于英足总。”

    听到这里,李娟瞪大了眼睛,插嘴道:“版权?”

    王*丹也颇为惊讶,不过这方面的知识她能完爆对方一条街,于是欣然回答:“也就是著作权,英超比赛一年有380场,每一场你都可以把它当成作品来卖,谁想买都要给你付钱。”

    “啊?”李娟眼睛越睁越大,声音也高亢起来:“意思是说,所有比赛都归英超联盟所有,与英足总无关?”

    这个问题很关键,但其中的渊源曲折不是一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尤墨并不急着解释,只是点了点头,继续说道:“这个英超联盟,实质上是由各大英超俱乐部联合组成的一家公司,负责英超联赛的所有商业开发,英足总无权过问。”

    一听这话,王*丹找到问题关键了,于是问道:“这么大一块蛋糕,英总足没那么容易放手吧?”

    “是的,没那么容易。”尤墨仍然不打算解释,继续说道:“英超联盟的主席职位是由英超俱乐部的CEO选举出来的.......”

    说到这被打断了,两女齐问:“啥叫CEO?”

    “首席执行官,负责公司日常业务的行政总裁。”尤墨淡淡地装逼完毕,果然收获两女一片惊叹。

    这货就这样,脸皮厚度常人难以想象,最擅长的事情就是往自己脸上贴金。

    不过效果往往出乎意料的好,听众实在难辨真伪,只能用膜拜的眼神听着耳边蹦出来的新鲜词儿。他的形象也随之变得愈发神奇,标志性的大脑袋仿佛百宝箱一般,从来不会一筹莫展。

    有这么个家伙在身边,再大的困难也不会让人沮丧,随之而来的信心会让每个人收获颇多。

    从这个角度来看,他的确有偷懒的理由,否则他身边的每个人都会变懒。

    这次也不例外,他把问题关键一带而过,就是为了留给她们思考的空间。

    “英超联盟并不归英足总管辖,英超联赛的电视转播权与场地广告,比赛日门票收入,都不会落入英足总的口袋。”

    “两者是相互独立的两个机构,谁也没有直接指挥对方的权利。”

    听到这里,李娟都明白问题关键了,于是脱口而出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才导致这种状况发生?”

    这方面历史有借鉴意义,尤墨还是很乐意普及一下的。

    “1985年5月11日,56名球迷在巴特拉福德球场的大火中丧生。事故原因是球场年久失修,且过于拥挤造成的。”

    “18天后的欧洲冠军杯决赛中,利物浦的支持者与尤文图斯的支持者发生暴力事件,造成39人死亡,史称‘海瑟尔惨案’。”

    “由于频频发生大规模球场事故且暴力事件层出不穷,英格兰被驱逐出欧洲联赛长达五年之久。”

    “就在五年期限将满的时候,1989年又发生了一起严重事故。”

    “在谢周三的希尔斯堡球场举行的足总杯比赛中,由于人数拥挤造成看台塌陷,造成96名球迷死亡,150多人受伤,史称’希尔斯堡惨案‘。”

    “那时的英格兰足球成了落后的代名词,与其他联赛的高速发展形成了鲜明对比。”

    “球场拥挤不堪,设施破旧,足球流*氓随处可见,并被赶出了欧洲联赛。本土俱乐部日渐式微,顶级球员纷纷逃离,青训系统缺乏妥善管理,年轻才俊没有成长土壤。”

    “英格兰足球失去了所有光辉,俱乐部饱受资金匮乏之苦……”

    听到这里,久未开腔的王*丹打断道:“这和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有相似之处嘛!”

    尤墨点点头,面露怀念之色,“现在国内的光景是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我们这些留洋军成了遮羞布,俱乐部的发展建设进入了死胡同。”

    “嗯,是的,严格说来,你们的成长过程与国内俱乐部没什么关系,而你们在国家队层面取得的成绩,会成为足协邀功请赏的本钱!”

    王*丹扬声说罢,目光灼灼。

    尤墨欣然接招,笑道:“世事就是这么可笑。”

    “可笑?”李娟思路跟不上了,眼睛睁的再大也没用。

    王*丹却早已不是吴下阿蒙,深吸了口气,摇头道:“没什么可笑的,利益使然。”

    “你们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李娟听的一头雾水,又不肯不懂装懂。

    尤墨瞧的不忍,解释道:“足协其实非常欢迎我和卢总回来,不过明面上要拿足架子,省的给人留下跪舔的印象。”

    “跪舔?”两女又齐齐惊呼,不过眼神大不一样。

    李娟只是惊讶而已,王*丹伸出小舌头,在唇边转了一圈。

    尤墨装没看见,省的跑题。

    “足协一手从职业联赛中赚的盆满钵满,一手拿着我们赢得的冠军向领导汇报,还有比这还美的事情吗?”

    “是的,只拿钱不干事没办法坐稳位置。世界杯惨败而归,奥运会预选赛出不了线,再加上有女足做对比,足协没少挨批,估计高层也在施压!”王*丹目不斜视地缓缓说罢,果然收获一片好评。

    李娟脸上的得意掩饰不住,嘿嘿嘿好一阵傻笑。

    尤墨悄悄竖了个大拇指,一本正经地说道:”为官自然要有政绩心里才踏实,越是贪官越追求面子好看。”

    听了这话,李娟一脸恍然。

    “照你这么一说,难怪最近国内媒体都是吹捧你的文章,连一个唱反调的都没有!”

    说罢,神色有些黯然。

    对于尔虞我诈的险恶江湖,她还没有足够的抗击打能力。尤其是枕边人的遭遇,时时让她义愤填膺,却又无可奈何。

    身在国内,怎能视而不见有关于他的各种评论?

    原本她以为,尤墨回归之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结果真当媒体一片飘红的时候,她才发觉事情远比她想象中要复杂的多。她甚至有些怀疑,亚洲杯冠军真的能改变国足现状吗?

    会不会适得其反,成为某些人升官发财的绝佳工具?

    “是啊,足协打了招呼的自然不会再冒杂音,与足协不对付的原本就不会冒杂音。”王*丹脸上笑容很浅,语气也没有丝毫不屑,“一片和谐背后,俱乐部经营者心凉成一片。”

    “没错,咱们想要帮助的对象,恰恰是最不欢迎我们回来的一群人。”

    尤墨笑着说罢,脸上无悲无喜。

    眼前的一切都在他预料之中,就像充分的赛前准备一样,他的功课已经做了十多年,现在是享受过程的时候了。

    两女显然没有这份心境,闻言一个直摇头,一个惊讶地张大了嘴。

    “热脸贴上冷屁股,真是没事找罪受!”

    “那怎么办?”

    怎么办?

    尤墨一副蛋疼的表情,咧了咧嘴。

    “所以要煸风点火,制造矛盾嘛!”

    ......

    尤墨与王*丹心念念的大餐最终落了个空。

    宵夜时三人都喝了些酒,准备收工去风*流快活的时候却接到了苗丽的电话。军人出身的家伙办事效率风风火火,两天功夫还不到,已经把全兴俱乐部的财务状况查了个底朝天。

    结果不出所料!

    王*丹从街头巷尾打听到的状况明显要严峻的多。

    孰真孰假?

    要是个缺乏原则的家伙也就罢了,可两人都是爱较真的类型,看法不统一的时候自然要争个高下。

    结果你一言我一语,在电话里就争论起来。

    足足半小时,谁也没说服谁!

    李娟与尤墨也忙活着,你一杯我一杯边聊边喝,一不小心就喝的有点高。

    结果王*丹打完电话也没心情了,李娟喝高之后呼呼大睡叫都叫不醒,尤墨倒是颇有心情,奈何没有对手,一身好武艺只能留到来日再施展了。

    第二天一大早,三人被电话叫醒。

    这次是李娟忘了关手机,张梅找她。

    尤墨其实也想瞧瞧川女足的老队长近况如何,不过身边还有个炸药包需要摆平,于是吩咐了几句之后,三人分头行动。

    王*丹去找苗丽,继续昨晚的战争。尤墨没有拦着,他很清楚汪市长不会随便挑个人给他,搞财务的家伙也确实需要凡事爱较真的脾气。

    李娟被张梅叫去挑选婚纱,顺便也为自己当伴娘准备一番。

    尤墨去郑老爷子家遛了一圈,回来时已经中午了。

    迎接他的是王*丹,一瞧见人就嚷嚷,“气死我了,怎么会有如此认死理的家伙?”

    尤墨其实真没怎么和对方打过交道,不过这货看人眼光一向不错,听了这话更是笑出声来。

    “我估计对方也一样,在和汪市长嚷嚷,‘怎么会有听风就是雨的家伙’?”

    一听这话,王*丹“扑哧”一声把嘴里喝的水吐了他一身。

    这货一脸嫌弃,又道:“汪市长说不定会告诉对方,‘小鸡不尿尿,各有各的道’,与其花时间争论,不如进一步调查,摸清楚底细再来看看谁对谁错’。”

    “啊???”王*丹被这番话惊到了,一脸膜拜,“真的假的?”

    “打个电话问问呗。”尤墨颇有闲心地拿出了电话,开始拨号。

    不一会,听筒里传来了爽朗的笑声。

    “找我要了旗号却不拿来用,居然走街串巷去了解情况,看来你对情况的了解超出了我的预料!”

    “哪有,国内状况我是两眼一抹黑,顺藤才能摸瓜。”

    “两眼一抹黑也没人能糊弄你!”

    “我又不是钦差大臣,更没有尚方宝剑在手,自然是边交朋友边走江湖。一上来就去查别人的帐,还能做朋友吗?”

    “那就小鸡不尿尿,各走各的道,看看谁先摸到底?”

    听到这里,王*丹眼睛都直了。

    一股无力感传来,让她只想跪下,抱住粗腿再说。

    事实上她真的跪下了,不过手里却变戏法一般,从对方那儿掏出了个东西,一脸妩媚地瞧了眼还在打电话的家伙,开始昨晚未竞的事业。

    尤墨最受不了这种眼神与动作完美结合的家伙,尤其是这种不分场合随时随地都能进入状态的类型,瞬间就能点燃所有荷尔蒙。

    从这个角度来说,他的理想伴侣的确需要年龄大一些。

    “蒲江基地你知道地方吧,全兴梯队都在那儿,想了解底细的话,那儿是个好地方。”

    汪市长的声音还在不断传来,尤墨心思已然不在,哼哼哈哈地应付着。

    结果一不小心就被听出端倪了。

    “女人多了蛮辛苦吧,没日没夜的忙碌?”

    一听这话,王*丹差点把尤墨的命*根子咬下来!

    说谁是老妖精?

    这才是老妖精好不好!

    “咦,这是.......”

    正尴尬时,李娟推门进来,一瞧之下立即炸毛。

    “哇啊啊,你们,你们......”

    还好关键时刻结巴了,尤墨赶紧各种比划,总算把她想表达的观点噎了回去。

    李娟也确非常人,沉住气之后仔细一听,立即竖起了大拇指。

    “丹姐,佩服,佩服!”

    “哪里,哪里。”

    王*丹还真没胆量在她面前继续之前那种行为,毕竟自恃身份,居高临下的时候居多,在她面前跪着的感觉太不爽了。

    于是含恨说道:“下次要还是大惊小怪的话,就先敲门再进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