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藏高原是空心的,在它的地表层下存在一个极为广缈的地下世界。”这一胆大而又离奇的学说发表后,引起了科学界的震惊。多国科学家探测发现,青藏高原下存在神秘地下空间。据了解,二战前后纳粹党卫军头子希姆莱亲自组建了两支探捡队,他们深入西藏,寻找“地球轴心”,最后很显然,希特勒没能如愿。就算西藏真的存在“地球轴心”,也不是希特勒这种魔头配拥有的。

    “就是他!”

    “对!就是他!”

    “CAO!老子看你往哪跑!”

    原本阳光灿烂的周末下午,却因为骤然响起的呼喝声变得阴冷起来,寒风刮过,卢伟身边的小家伙们跑的一干二净。

    他却站着没动,深邃的眉眼中有不善的目光流露,紧紧盯着来人。拳头同样握的很紧,骨节都仿佛在吱嘎作响。

    来人却并不在意他的眼神,其中一个还颇有心情地拦住个慌不择路的家伙,伸手掏下对方怀中的皮球,放在手中掂量了几下之后,用了个类似于扔手榴弹的动作,砸了过去。

    卢伟依然站着没动,皮球不出意外地从他身旁划过,惹起了一片叫嚷。

    “老六,你娃能不能扔准点?”

    “照着脸砸啊,老子最讨厌小白脸了!”

    “他狗日的居然不躲,有种!”

    被称做“老六”的是个人高马大的家伙,年龄约莫十五六岁,过剩的营养四处堆积,把一张本就坑坑洼洼的脸变得更加可怖。瞧着对方没躲也没动弹,于是放慢了脚步,开始嚷嚷。

    “他么的老子一瞧他就来气,球踢的好就有个逑用,居然敢惹我们班花!”

    “上次算他狗日的运气好,这次你们给老子看好了!”

    “老子打他个满脸开花!”

    话音未落,兴奋的叫嚷声此起彼伏,五名年龄相仿高矮不一的家伙呈扇形散开,把卢伟围在了中间。

    见势不妙跑散的家伙们瞧着事不关已,又重新开始聚拢,在不远处围成一堆,小声议论。

    “这些是三中的家伙,那个叫老六的不是真的老六,是他们老大!”

    “不是老大!他们老大练过武术,打遍三中没有对手!”

    “嘘,你小点声,别让他们听见了也把你围起来K一顿!”

    “咋办,我还想让卢伟教我踢球呢,他们不会打断他的腿吧?”

    “你也去叫人呗,上次不有个跟他一起过来踢球的家伙吗,据说也很能打?”

    “没用,也不知道住哪,叫来了说不定也要挨顿毒打。”

    “就在这附近,我有天早上看到过,端了个茶缸子四处晃悠。”

    “那你去找找吧,说不定还能叫来其它人。”

    与此同时,把卢伟围起来的五个家伙已经按捺不住,开始动手动脚了。

    老六首当其冲,仗着自己人高马大身体横,率先冲了上去。结果不料,对方向左一个滑步让开,一脚蹬在大腿上!

    可惜双方体重差距太大,被蹬的只是身体后仰,晃了两下,蹬人的却被弹开,刚好落在另外一边冲上来的家伙身旁。

    这位是个狠角,也可能是出风头的意识比较强,见状一拳挥出,正中对方下巴!

    卢伟躲闪不及,踉跄了几步才站稳,嘴角顿时瘀肿起来。

    一击得手之后,五人愈发兴奋,老六却成了嘲笑对象。

    “这娃贼的很,老六你别不好意思下手!”

    “幸亏我反应快,不然让他跑掉了!”

    “老六你娃行不行,不行我们一起上了!”

    “老六你们班花呢,咋不叫来看戏?”

    听到这话,老六原本兴奋的脸顿时拉长了,声音也变得恶狠狠的。

    “Cao!你们都别动,老子要跟他单挑!”

    其它四人应声散开,把两人围在中间。

    他们倒也不是真听话,只是挨打不还手没啥意思,比起一拥而上打的他在地上躺着不动弹,他们更想看他是怎么哭哭涕涕求饶的。

    结果让他们失望了。

    卢伟虽然挨了一下,但在之前眼角余光已经瞟到危险了,于是顺势转头,避开了分量最重的部分。现在与一个比自己高一头,重50斤的家伙一对一单挑,更是利用自己灵活的步伐四下游走,时不时地踢上两脚还击。

    老六越着急动作越笨拙,最后居然脚下绊蒜摔倒在地!

    这下嘲讽声音更大了。

    “不带这么让的啊,老六你适可而止,不要丢三中的脸!”

    “老六你被遛猴了!”

    “要不要我们帮忙呀?”

    “班花要是看你这么矬,说不定会看上我!”

    一听这话,原本躺在地上直喘粗气的家伙一咕噜爬起来,目露凶光,口中吱哇乱叫着冲了上去。

    结果仍然没有悬念,不过另外四个家伙也没有只顾着看戏,其中一个瞅准机会下了个绊子,把卢伟绊倒在地!

    这下老六得了机会,顺势猛扑过去,骑在他身上乱拳挥下!

    卢伟双手护住脑袋,一声不吭,任凭拳头在自己身上砸的嘭嘭作响。

    仿佛觉得只用手不过瘾一般,老六双手摁住对方肩膀,一头撞在对方鼻子上!

    血流如注!

    啧啧叹息声响起,像佐料一样,把血色大餐变得刻骨铭心。

    “打残他,妈的,把老子都累出汗了!”

    “打脸!对!别跟我客气!”

    “太天真了,居然不跑,居然还想一对一?”

    “跑?能往哪儿跑?老大的叔叔是公安局的,专门抓这种小白脸!”

    兴奋的叫嚷声还没落,一个颇为好奇的声音响起。

    “还没结束?老子都睡醒一觉了!”

    一听这话,除了越打越起劲的老六,其它人纷纷转头,低头哈腰迎了上去。

    说话者年龄比他们稍大,个子不高,头发却不短,留了个偏分。左手搂着个小姑娘,右手拿了根烟,一摇三晃地走了过来。

    “老大你看,快结束了,都不动弹了!”

    “他狗日的还想反抗,绊了老六一跤,不然早结束了!”

    “老六太笨,多亏我们帮忙才制服了他!”

    “老六别打了,先过来,老大有话要说!”

    被称做老大的家伙朝地上卖力殴打的家伙挥了挥手,结果没能得到任何反应,于是有些不耐烦。

    “把老六拉起来,打残了老子还得帮你们擦屁股!”

    话音一落,四个家伙一拥而上,又拉又拽地把老六弄了起来。

    “老大,嘿嘿,你来了?”

    “费话,我不来你个下手没轻重的把人搞死搞残了,我捞不捞你?”

    说完,走上前拿脚踢了踢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家伙,瞧着没反应,转身,双手一摊。

    刚想开口,老六赶紧摆手,“没,没死,也没残,我照着脸打的,最,最恨这种小白脸了!”

    “哈哈,老六你咋结巴了?”老大哂笑了两声,说道:“你和他因为女人产生纠纷,光用拳头人说你大欺负小,效果也不好,指不定背着你又去勾搭。”

    “那咋办?”

    “你得让他觉得没脸见人,走到哪都有人嫌弃!”

    “怎么做,老大你教教我!”

    “妈的,笨的跟猪一样.......掏出家伙事,朝他身上来一泡,看他以后还有脸见人不!”

    一听这话,老六面露难色,挠了挠头,余光瞟了眼捂嘴偷笑的小姑娘。

    其它人却同时兴奋起来,个个踊跃。

    老大见状眼睛一转,眉毛一扬,“你们几个负责撒尿,老六你还是童子吧,今天运气不错,我让小婷帮你********破,****老六激动的嘴都打哆嗦了,可惜话声一落脑袋上就挨了一记。

    “想的倒美,老子怕你射不出来,让小婷用手帮你!”

    于是光天化日之下,睽睽目光之中,六男一女把卢伟从头到脚围了个结结实实。

    不一会,哗哗的流水声响起,打在身上又溅落在地,扬起一阵又一阵的尿臊味。

    刺鼻的味道让卢伟醒了过来,刚缓过劲儿的身体想动弹,结果发现手脚都被人踩住,没力气挣脱。眼睛想睁开,却肿成了一条逢,实在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随着意识渐渐清醒,眼睛不用睁开也能知道自己遭遇了什么。

    一股屈辱涌了上来,比疼痛更刻骨的刺激让他咬破了嘴唇。

    就在身体里的力量一点一滴聚集,胸腔中的愤怒快要炸开的时候,头顶忽然响起了粗重的喘息声!

    声音既陌生又奇怪,暂时转移了他的注意力,转过头,努力睁开眼睛一瞧,脑袋里顿时轰然炸开!

    不知从哪儿来的力气,让他在让人作呕的液体喷出来之前,挣脱了踩在四肢上的脚,连滚带爬地冲出了人群!

    可惜没跑几步,又被人踢翻在地!

    这次对方没有手下留情,除了差点被吓出阴影的老六,其它五人毫不惜力地用脚踢在他身上每一处地方,像踢皮球一样,让他带着浑身尿臊味儿在地上翻滚!

    剧痛从身体的每个角落袭来,他已经没了保护自己的意识,神经逐渐麻木,意识也渐渐远离。

    耳边有模糊的声音传来,像是有人在替他求情。

    不!!!

    他想睁开眼睛,他想大喊大叫,他想拒绝任何人的帮助,可身体里仅存的力气只能维持呼吸,他于是张开嘴,用力咬住舌头。

    舌头很结实,不是现在的他能咬的动的。

    就在万念俱灰,身体即将变成空壳的时候,一声暴喝响起,炸雷般在空旷的体育场内来回激荡!

    所有人都楞了一下,刚转过头,一道红色身影从眼前划过,像阵疾风般掠过!

    行凶逞恶的家伙自然心虚,一瞧之下立即呼喝起来。就连被吓软的老六也迅速提起裤子,摆好架式准备迎战。

    结果仔细一瞧,六人齐齐笑出声来。

    “妈的,吓老子一跳!”

    “嗓门大有个锤子用,一个人跑来送死?”

    “Cao!差点把老子吓软!”

    “小婷你们继续,我听说这小子挺能打,田鸡和锄头跟我来,会会他!”

    说罢,三男一女留了下来,另外三人呈品字形迎了上去。

    尤墨身着一身曼联队服,原本就很扎眼的个头在鲜艳的红色衬托下气势十足。步子迈的很大,频率却并不快,重心也控制的很稳,没有高一脚低一脚左右摇晃。

    四人之间的距离本不算远,此时更是迅速拉近。

    被唤做田鸡的家伙是个瘦高个,此时仗着自己身高腿长,不等近身就是一记侧踹踢了过去!

    不料对方身体轻晃闪过,伸手一拽一送,整个人横飞出去!

    动作如行云流水般自然,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就连飞奔过去的两人也齐齐收脚,左右对望了一眼。

    “上,妈的,田鸡你个蠢货!”

    老大一声令下,小弟自然不能往后退。被唤做锄头的家伙是个圆滚滚的小个子,此时多了个心眼,横移了几步从侧面靠近对手。

    尤墨却视若无睹,脚步丝毫不停,直奔球场角落里的三男一女。

    还有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卢伟。

    “胆子挺大,以为自己是常山赵子龙?”老大说罢,低喝一声,挥拳迎了上去。

    尤墨没说话,没停步,头一偏,肩膀撞在对方胸口!

    “嘭”的一声闷响传来,老大打着旋儿在地上翻滚不止,想偷袭的锄头也没能得逞,差点踩中自己人。

    两个照面,三人躺下两个,一个不敢靠近!

    所有人都呆住了,包括角落里鬼鬼祟祟的三男一女,一时间都有些手足无措。

    不过强烈的危机感提醒了他们,让他们停止了龌龊行为,有样学样地“品”字形迎了上来。

    这次他们没有一个个上,而是主动调整步伐,形成了个包围圈。

    尤墨同样减慢了步伐,下巴微颌,眼睛眯起。

    三人顿时喜出望外,相互对了下眼色之后,齐齐后退一步,喝骂起来。

    声音很大且难听之极,尤墨依然不为所动,缓步向前。就在三人越骂越起劲的时候,忽然向左横移了一步!

    身后憋足了劲打算偷袭的锄头扑了个空,刚准备调整动作,一记迅猛无比的侧踹蹬在大腿上!

    于是整个人横飞起来,摔了足有一米多远!

    剩下的三人齐齐傻眼,嘴上停了,眼珠子也不转了,脖子像是僵住了一样,转都转不动。

    明明是三对一,他们却有种三对一千的感觉,恐惧爬上了心头,很快让他们的腿抖了起来。

    老六裤裆里的玩意几经折腾之后变得非常敏*感,心跳猛升的同时,居然突突几下射了一裤裆!

    人也委顿下来,连退了几步之后,像个草包一样坐倒在地,好一会没爬起来。

    对方如此不堪的表现摆在面前,尤墨却像个沉默的幽灵一般,一张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