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伦与周海霞为双方的第一次见面设想了很多种可能,结果一个照面统统败下阵来。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对方居然不是凭着花言巧语赢得女儿的信任,而是实打实的智慧与人生经验!

    这让他们去掉了有色眼镜,开始正视对手的实力。

    身为过来人,他们既不会表现出惊讶,也不会主动试探,而是客客气气地保持距离,继续冷眼观察。

    “怎么办?在这儿等他吗?”

    李娟在父母面前完全回归傻姑娘本色,瞧着新认的姐姐三言两语就打发走了讨厌的家伙,心中更是雀跃,仿佛胜利已是囊中之物。

    她的想法比较单纯,不过也正是这种单纯才让王*丹放下了防备心理,真心把她当妹妹看。

    从这一点来说,尤墨的养成策略很成功,李娟和江晓兰都在最大程度上保留了单纯善良的天性,也为这个大家庭的存在奠定了基础。否则不用多,两个王*丹这种控制欲强的家伙在身边斗来斗去,日子就没个消停了。

    就像夫妻之间一样,性格都比较强势的话,争吵会变成家常便饭,小事也能引来大麻烦。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一时半会散不了,咱们在这儿站着太显眼,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不如去车里等他。”

    王*丹笑着说罢,转头征询二老意见,“叔叔阿姨的意思呢?”

    李明伦点了点头,没说话,神情稍稍有些不太自然,目光游离。

    周海霞握住自家男人的手加了点劲儿,声音如常道:“好,去车里等他吧。”

    四人于是齐齐转身,往停车场走去。

    李娟的兴奋劲儿远没有过去,此时紧紧挽住王*丹的胳膊,唯恐对方一不留神就跑了。嘴里更是问个没完,连夫妻之间那档事都不放过,咬着耳朵打探秘密。

    李明伦与周海霞不怕被人围观,索性放慢了步伐,瞧着两女已经走远,开始你一言我一语交流起来。

    “没见过漂亮女人?瞧你那德行!”

    “人这叫气质,懂不懂,不是脸蛋长的漂亮就能有的!”

    “我不懂,你懂!口袋有俩钱了就知道浪,回去也招个女秘书进咱公司?”

    “唉......也好,她是女人,我不方便打交道,都交给你得了!”

    “好个P,你瞧瞧你女儿,像个傻姑娘一样,跟人家怎么比?”

    “娟儿年轻,这就是最大的优势!”

    “还有个更年轻的,怎么说?”

    “.......”

    “要不还是好生劝劝,干嘛非要在一颗树上吊死?”

    “要劝你劝,一说就不吱声在那难过,我下不了狠心。”

    “唉,老娘这是哪辈子作的孽,摊上这么个女儿!”

    “没有女儿你能有今天?”

    “皮痒了是不是!嗯!”

    渝庆女人大都是些急性子,周海霞也不例外,两人边走边绊嘴,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一把拧住了自家男人的胳膊。

    这本是老夫妻之间秀恩爱的举动,属于日常,不料前面两女已然接近目的地,放缓了脚步在等他们。

    一转头的功夫,瞧了个正着。

    老俩口顿时有些尴尬,手松开不说,还保持了些距离,一前一后走了过来。

    王*丹才不会装没看见,于是不等周海霞走近就笑着说道:“叔叔阿姨感情真好,难怪妹妹这么乖巧懂事。”

    这话说的既漂亮又有气质,老俩口乐的合不拢嘴,最后还是李娟出声表示谢过,又叹道:“姐姐的家教肯定严多了,我瞧刚才你看那个家伙的眼神,明显带着一股威严,当时就让他心虚了!”

    “这个不难,有心的话练一练就能掌握火候。”王*丹轻声说罢,转头问道:“那我和妹妹在前排聊天,等墨墨来了坐你们中间?”

    老俩口意犹未尽地收了笑容,纷纷点头。坐上车,打开空调,李娟忍不住抱怨起了天气。

    其实六月底了哪能不热,川中又是出了名的桑拿天,虽然太阳被云层遮盖,但下午三四点钟的气温确实不适合室外活动,走了不长一段距离就能出一头汗。

    王*丹于是笑了笑,声音里颇有些担心。

    “是啊,不过,这么热的天还被人团团围住,他比我们辛苦多了。”

    话一出口,原本热闹的气氛顿时凉了下来,如同车内温度一样。

    一股压迫感袭来,自觉已经是过来人的李明伦与周海霞都觉得呼吸有些不畅。

    这种压迫感是生意竞争对手无法带来的,甚至连政府高官都不能让他们如此动容。他们没办法用语言来形容自己的心情,只能遵从内心深处的想法。

    难怪这么短的时间就让自家女儿赞不绝口,原来是这样一个女人!

    外形,气质,谈吐,交际,所有能体现女性优雅的东西,统统都能在她身上找到,与她相比,自家女儿就是个没长大的柴火妞,给人当丫环一点也不屈才!

    想到这一点,老俩口对视了一眼,都是苦笑。

    前排继续传来声音。

    “估计得等好一会,放些轻柔的音乐吧,不耽误聊天。”

    “哦,好,姐姐爱听什么?”

    “节奏慢一点就行,国内国外,民歌或者流行歌曲都无所谓,要是有叔叔阿姨爱听的更好。”

    “他们就爱听民歌,我最喜欢流行歌曲。”

    “那就每样都来点?”

    “嘿嘿,姐姐真好!”

    “哪有,妹妹私下里帮我说了那么多好话,才是真正的好,我这都是表面功夫。”

    ......

    半小时后,尤墨总算脱身,开始打电话询问状况。

    自家人知自家事,这货真有些担心王*丹演砸这场戏。

    这倒不是信不过,而是在他面前三女都毫无保留地展现出孩子气的一面。久而久之,她们在他心中俨然还是一个个大姑娘,受气小媳妇什么的实在超出承受范围,难保一言不和就翻脸。

    尤其是他不在场的情况下,会发生什么实在想象不出来。于是他不顾天气炎热,一脱身就撒开丫子往停车场跑去。

    直到熟悉的克莱斯勒君王出现在眼前,他才放慢了些脚步,兜里拿出纸巾来擦汗。身后原本还有穷追不舍的家伙,结果五百米不到的距离被甩下了至少一百米,于是只能停下,目送这货闪人。

    “呀,怎么还是跑过来的?”

    车内四人正聊着天,直到人走近了弯下腰才被李娟发现,瞧着他满头大汗的样子,顿时心疼的不行。

    “不然甩不脱,走吧,此地不宜久留。”尤墨麻溜地钻进车里,在二老中间坐好。

    “这帮记者可真是的,偷袭还嫌不够,没完没了了!”李娟把脑袋探出车外瞧了一眼,顿时恨恨的。

    “大热天的,混碗饭吃也不容易。”尤墨随口说罢,身边两位齐齐叹气。

    “娟儿和你们比起来,还是个小姑娘呐!”

    “唉,名人也遭罪,一不小心就被围上,半天脱不了身!”

    尤墨一听就品出味儿了,于是笑道:“娟姐不愿意从恶意的角度揣测别人,因此难免会拿那些脸厚心黑的家伙没办法。”

    “哪有,我最烦那些给脸不要的家伙,一瞧见就来气!”李娟已经发动了汽车,嘴里却不依不挠,“刚才有个家伙聊没两句说要请我吃饭,真把自己当成大头蒜了,还好姐姐有办法,三言两语就打发走了!”

    “开车别聊天,都24了还没长大,将来怎么让人放心!”李明伦教训了一嗓子,又转头表示歉意,“娟儿性子急,这些年没少给你惹麻烦,是该好好跟人学学怎么为人处事。”

    一听这话,其它人还好,周海霞顿时拿眼睛瞪了下自家男人,沉声道:“也不怪她,才12岁就离开我们一个人在外地,能有现在这副模样已经出乎我们意料了!”

    “是啊。”尤墨听的直点头,不无感慨地说道:“当年我第一次认识她还是在比赛里,她们瞧我人小脑袋大,叫我‘大头宝宝’,让我喊她们‘姐姐’。原本以为她们是逗我玩,没想到娟姐和梅姐来真的,下来还专门请我吃饭。”

    如此秘闻连王*丹都没听说过,何况二老了,于是纷纷竖起耳朵。

    尤墨瞧着熟悉的背影,思绪飞的很远。

    “我那会啥亲人没有,就卢伟一个不是兄弟的兄弟,生活上也没个照应。能有人这么对我,当时就感激的不行,心底暗暗发誓,要让这些对我好的人们都能过上好日子。”

    “后来交往多了我才知道,娟姐当时只有梅姐一个不是姐姐的姐姐,平时呆的环境又闭塞,一年还有大半年的封闭训练。”

    “能有我这么个弟弟,她和梅姐都很开心,就像封闭的房间开了扇窗户一样,从我身上她们能找到更多的乐趣,更大的勇气,好让她们在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

    “娟姐对我好的不得了,觉得自己有父母我没有,还帮我认了干爹干妈。”

    “后来我去了巴西,一呆就是两年多。本以为回来之后一切都物是人非了,结果没想到,那些对我好的人一直在等我,就像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她们一样.......”

    泪水瞧无声息地流了出来,尤墨没能讲完。车内安静下来,只有低低的啜泣声。

    好一会,才有哽咽的声音响起。

    “明天梅姐结婚,咱们一起去吧。”

    ......

    老俩口吃了晚饭就走了,说是公司最近忙。其实都能瞧的出来,是他们觉得这些年在女儿身上没花什么心思,现在既然大了,再强迫她遵从他们的想法未免有些强人所难。

    他们没办法接受一男三女的情感联系方式,但也能理解特殊环境下产生的信任与依赖。整整七年的坚持,值得他们送上祝福与期待。

    放心不下是肯定的,即使在王*丹与尤墨身上看到了宝贵的品质,他们依然会有无数的牵挂。

    李娟同样舍不得他们,于是稍作商量之后宣布,她要去英国留学,顺便还要生个大胖小子回来让他们瞧瞧!

    这种口无遮拦的话想不逗乐别人都难,老俩口也没太往心里去,不料尤墨却一脸严肃地和他们说起了此事。

    听完之后两人齐齐惊呼“那怎么能行!”

    结果得到了这样的答案,“丹姐事业心重,老王家的香火要断在她手里了。”

    此言一出,老俩口立即表态,“只要你和娟儿高兴,怎么都行。”

    说是这么说,心中的震惊却掩饰不住。

    尤其是李明伦,活到这把岁数早就放弃了传宗接代的想法,结果柳暗花明之后,居然还有如此大的惊喜在等着!

    这让他怎能不激动?

    周海霞虽然更关心女儿能否在深宅大院里过的舒坦,但尤墨这一句承诺所体现的决心,让她心里踏实不少,也不拖泥带水,吃完饭就拉着自家男人起身走人。

    李娟本来还要送送,老俩口哪能不知小别胜新婚的道理,加之明天要早起参加婚礼,就果断拒绝了,走的很是潇洒。

    又一桩大事尘埃落定,尤墨心怀大慰,晚上推了所有应酬,打算以最佳状态迎接挑战。两女也不含糊,嘀嘀咕咕商议了一番,早早洗漱完毕,黑丝吊带穿起,灯光调暗,音乐响起,先是来了一段诱人无比的双人贴面舞。

    说是双人舞,其实李娟纯属赶鸭子上架,能不踩人脚就不错了。

    好在王*丹是货真价实的老司机,很懂男人这种视觉动物最受不了什么。于是双人舞跳着跳着,两女的上衣不翼而飞,两对让人眼馋到流口水的大白兔肆无忌惮地相互碰撞,摩擦,挤压,随着甜到发腻的喘息声一起,刺激的尤墨嗓子发干,眼睛都看直了。

    这货真不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当年隔着屏幕也欣赏过不少脱*衣艳*舞,但这种零距离全方位体验带来的冲击力实在超出想象,兴奋之余差点自己动手解决!

    两女也不是纯粹的自我陶醉,时不时还要转头瞧他的反应。结果不瞧不要紧,饥渴已久的李娟一瞧见让她眼馋的东西就忍不住,想抛弃舞伴另寻好玩具。

    王*丹才不会半途而废。

    “干嘛啊你们,节目刚开了个头就不看了?”(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