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一点没变

 热门推荐:
    一男子突然内急,便偷偷在路边小便!

    一妇女经过,见后责问道:“你怎么可以站在这里小便?!”

    男子不好意思的答道:“我又不是女的,难道要我蹲着小便?!”

    第二天照旧是分头行动,不过尤墨与李娟刚现身,就被蒲江基地的工作人员给拦下了。

    来人非常热情,亮明身份之后上了车,一路左拐右拐,来到了基地办公楼。

    足有五十多号人,在杨肇国的带领下分列两排,人还在车上没下来,就把巴掌拍的山响。

    见惯大场面的李娟毫不惊讶,反倒是尤墨脸上的笑容更自然一些。两人下车后,走红毯一般,沿着铺好的绿色地毯缓缓走过十多米的距离,进了大厅。

    大厅里布置的富丽堂皇,诸如“欢迎尤墨先生莅临指导”之类的横幅又高又大,让人打眼忘去仿佛回到了主场。

    “原本打算把所有人集中过来的,可您之前说过,不能因为您的到来耽误训练.......”

    杨肇国彻底化身狗腿子,一脸谄媚的样儿压根不像个手握大权的家伙。

    李娟瞧的清楚,中间几次笑场,好在众人关注的目标不是她,掌声又掩盖了笑声。

    尤墨则泰然处之,脸上微笑很有节制,听的频频点头。

    眼前状况于他而言纯属意料之中,任何夸张的反应都属浪费表情。他甚至还留意了好一会,看看有没有能叫出名字的家伙混迹其中。

    可惜没有,即使睁大眼睛仔细找,也没有一个他觉得面熟的。

    其实在此之前他也问过姚厦,结果有些出乎意料。

    一晃七年过去,那些昔日的小伙伴们除了少数几个进了成年队,其它人都没能留下。

    原因不难理解。

    当年那支全兴少年队中,只有姚厦与汪嵩嵩高出同龄人一截,其余那些叫的出名字的家伙实力平平,若不是尤墨与卢伟带来的化学反应,他们不会被硬生生拔高一截。

    可惜两人来的快,去的更快,一个月之后就已经消失在他们的视野中,最多只能从电视里怀念曾经一起奋斗的时光了。对于他们这些成色不高的半成品来说,如此短的时间实在不足以把他们打磨成璞玉。

    于是在进入二队之后,他们遭遇了或明或暗的清洗。

    罪魁祸首正是李家兄弟!

    姚厦与汪嵩嵩有卫群罩着,没人敢动,不过二队于这两人而言一晃就过,很快就直升一队了。而他们这些既没有根基,又没有雄厚实力的家伙,在二队这个关键环节中纷纷被卡住,足球梦戛然而止!

    从这一点来说,尤墨当时对于形势的估计还是过于乐观了一些,忽略了国内足坛勾心斗角的层次。

    与此同时,他也高估了卫群的能力。

    身为大侠,快意江湖才是最爱,政治斗争这种玩意实在不擅长。于是整个全兴内部充斥着一股江湖气,就连恶人也像极武侠小说里的反派。

    背靠大树,两面三刀,诡计多端......

    现在大侠已经迟暮,影响力日渐衰退,接班人又远走他乡,江湖上自然恶人当道,正气难存。

    “老五是叫伍文定吧?他也没留下?”

    大厅里坐定,现场依然闹哄哄的。尤墨对这种茶话会式的欢迎仪式并不感冒,于是依然在记忆中搜索,看看有无遗漏。

    想着想着,一段清晰无比的往事跃上了心头,一个让他印象深刻的名字涌到了嘴边。

    “没有,老五在二队呆的时间要久一些,就在去留难定的时候,因为口角与李宇天打了一架。”李娟想了想,不无遗憾地说道:“当时姚厦与汪嵩嵩都升一队了,没能及时拉住,不然.......”

    “打赢没有?”尤墨打断了对方的回忆,一脸认真。

    李娟笑不出来,只能摇头,“李宇天有他哥哥撑腰,背后又有据说能手眼通天的靠山,即使打不过也会有人帮忙。何况你也看见了,他那个体格,老五哪能占到便宜?”

    “后来呢?一气之下离队了?”

    “没,在姚厦与汪嵩嵩的劝解下又坚持了一段时间,结果到最后居然不知从哪儿来的混混找上他,光天化日之下说要追赌债,并拿出了字据给人看。因为这件事的影响太坏,二队把他给开了,卫大侠出面都没能保住。”

    “哦......”

    尤墨拉长声音应了一声,不再言语。脸上也没什么波澜。

    李娟欲言又止,正在犹豫之间,发表完欢迎讲话的杨肇国打断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尤墨没有拒绝对方的热情邀请,不过也没有坐在主席台上发表讲话,只是站起身来,双手下压,静待掌声停止。

    好一会,才得以发出声音。

    “来这儿原本以为会遇见不少熟人,可惜我忽略了时间带来的变化。”

    尤墨的大实话一开口,果断引起猜测一片。

    他没去理会,声音里依然充满怀念。

    “国内球员的成材率低,原因非常复杂,在座诸位的努力难免会因为外力打了水漂,留下不少遗憾。”

    “没办法,俱乐部的梯队建设口号喊的响,来自社会各界的支持却一直少的可怜。没有肥沃的土壤,好苗子也会长歪,甚至夭折,我相信你们同样会觉得心痛。”

    “虽然只在少年队呆了一个月,但我始终没有忘记这里,更不会忘记那些一起奋斗过的人们。”

    “那些回忆就像初恋一样美好,一辈子都抹不去。”

    说到这里,原本还有些嘈杂的大厅陷入了异样的安静之中,所有人定定地瞧着那双眼睛。

    不大,却饱含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随着嘴里吐出的字眼,一起朝他们涌来,让他们忘了鼓掌,一同沉浸在回忆之中。

    那个难忘的夏天。

    李娟也在痴痴地瞧着他,眼神里满是怀念。

    尤墨的余光发现了她,于是伸手抚在她的脑袋上,旁若无人一般。

    “可惜,回忆再美好也不能当饭吃,足球梦做的再美也不会一睡不醒。”

    “我来这儿的目的,是想把这里变得像回忆中一样美好,同时也希望你们能找回当初那份激*情。”

    “这不是个相信承诺的年代,我们能相信的只有自己。”

    “走在路上。我们的心才会踏实。”

    “所以,祝大家旅途愉快。”

    话音一落,依然是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忘了鼓掌。就连杨肇基都泪眼婆娑地望着他,浑然忘了自己是谁。

    反倒是李娟先从回忆中走出,目光坚定起来。

    声音铿锵有力。

    “让我们一起,改变这里的一切!”

    谁也没想到,走过场一般的欢迎仪式,会变成一场群情激愤的演讲。

    谁也没想到,只是寥寥几句,尤墨就把所有人的情绪调动,陷入了一种莫名的狂热之中。

    谁也没想到,没有承诺的承诺,会如此深入人心。

    其实原因很简单。

    足球梦,他们也有,只是被世俗蒙蔽了双眼,走在了一条看似捷径的岔路上。

    他们又何尝不想把这里办成一座梦工厂,享受桃李满天下的风光无限?

    如同那些闻名世界的青训基地一样,激*情与梦想同在,名与利双收。用自己的双手,在足球史上刻下一个个名字。

    他们都经历过那个狂热的夏天,梦想过美好的明天,现在创造奇迹的家伙头顶无数光环又回来了,还需要他振臂高呼吗?

    不用了,只要能体会到他的心情,就够了。

    这份信任来的非常突兀,以至于所有人只是心照不宣地握紧了拳头,用眼神传递信息。

    “咦,这些人怎么.......”

    当欢迎仪式结束的时候,感慨万千的杨肇国原以为所有人都会围过来依依不舍,结果不料,两分钟之后,大厅里只剩他一个光杆司令了!

    “他们忙去了,咱们也不能闲坐着,走吧。”

    李娟说走就走,一眨眼的功夫,已经留了个背影给他们。

    “好久没踢球了,谁来陪我玩?”

    尤墨难得笑出声来,双手按桌起立。

    “谁比我脚痒?”

    ......

    扬肇国在欢迎仪式上很识趣地把李宇天排除在外,没有坏了气氛,但在结束之后双方碰面就难以避免了。不过让他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双方连眼神交流都没有。

    他其实很想做点什么来缓和两人之间势同水火的关系,可惜能力有限又不敢轻举妄动,思来想去之后,还是决定先请示再说。

    毕竟两边都得罪不起,他这个总经理真不是有意要竖FLAG。

    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李宇天在瞧见尤墨走到哪都有人点头哈腰之后,果断告假走人了!

    他没往心里去,觉得对方可能是心里落差太大,眼不见心不烦,于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听完少年队主教练的汇报之后,点了点头算是揭过。

    他的目光仍然集中在尤墨身上,很想看看他到底有何神奇之处。

    结果让他稍稍有些失望。

    尤墨与李娟虽然跟着全兴二队练了一个多小时,但没有任何出风头的意思,训练内容是什么就做什么,无非是动作更快更标准而已,瞧不出什么神奇之处。

    反倒是二队的球员兴奋的不行,个个表演欲*望空前强烈,仿佛和他们一起训练的是某个著名俱乐部派来的球探。

    其实说成球探也无可厚非,尤墨掌握的资源远远超乎他们的想象,只要他们能展现出足够的潜力,出国见世面是分分钟的事情。

    不过显然他们的心情太过迫切,演砸的时候比较多,偶有出色发挥也很难持续下去。

    瞧着瞧着,一个有些另类的家伙引起了他的注意。

    此人脸上看不出任何兴奋之情,动作如同没睡醒一般懒散随意!

    孙小轩!

    在搞啥?

    杨肇国顿时有些不满,很想叫停训练,把人叫过来训一顿。好在他只是想想而已,借他个胆子也不敢在尤墨面前逞威风。

    上午训练结束后,一男一女仍然没有走人的意思,找他借了个房间洗漱之后,沿途参观起球员宿舍来。

    瞧着午餐时间已到,他原本已经安排好酒宴了,结果被拒,对方体验生活。

    这种行为他倒是能理解。

    身先士卒嘛,立FALG!

    可结果还是让他没想到。

    “菜的种类太少,肉再多也打不开食欲!”

    “为什么不让他们自己洗碗筷?”

    “汤呢?只有洗锅水吗?”

    一连串的问题让杨肇国额头冒汗,想发火又不敢,只能口中称是,连连点头。食堂工作人员哪见过这种阵仗,一时间手忙脚乱,恨不得挖个地洞把自己埋起来。

    结果还是没想到。

    对方填饱肚皮之后没有离去,等他们集中起来挨完训话之后,才缓缓开口,说出了让他们心服口服的东西。

    “十多岁的时候正是长身体的关键阶段,正餐如果不能保证,球员的身体发育会受到直接影响,总不能指望方便面吧?”

    “良好的饮食习惯对于职业球员来说非常重要,包括卫生在内,都属于青训内容,必须严格要求,马虎不得。”

    “亚洲人的肠胃系统与欧洲人不一样,汤汤水水最养脾胃,也能避免暴饮暴食。”

    “还有烟与酒的影响,要以教育为主,风气为辅,惩罚最次。”

    “至于谈恋爱嘛.......”

    说到这,原本严肃的气氛顿时变得活跃起来,男男女女都忍不住笑。

    杨肇国也不觉得尴尬了,颇为兴奋地瞧着目光焦点中的一男一女。

    尤墨的反应让他们稍稍有些失望,这货丝毫没有被人围观带来的不适,声音朗朗。

    “谈恋爱与烟酒一样,都是刺激神经的好东西,越禁止越上瘾。”

    “首先要加强的,是性教育。”

    这话一出口,举座皆惊,年纪稍轻一些女人们脸都红了,瞧着尤墨的眼神有些迷离,不知道在想什么。

    杨肇国更是急不可耐,差点挺着大肚子上前,警告一下这些老姑娘与小媳妇们。

    好在尤墨是花丛老手,被人用这种目光盯住了看依然能面不改色心不跳。

    “性教育不是为了鼓励他们尝试,而是告诉他们一些必要的知识与保护措施,以及可能的后果。让他们虽然好奇,但不至于在冲动之下做出触犯法律的行为。”

    “尤其是那些已经和我差不多大的家伙,有生理需求再正常不过,一味地压抑只会让原本正常的欲*望变得的扭曲。”

    “所以,我们需要鼓励他们与异**往,用开放的态度让他们明白,只有不断地进步,才能让生活变得美好,理想变得更近。”(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