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面礼稍稍有些晚,好在分量十足,有股暴力美学的味道,拥有强烈的个人标志。

    对于看台上的球迷们来说,这是足以激动到热泪盈眶的时刻。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经历过七年前那场震撼人心足球盛宴,为了能再次重温那份感动与热血,他们多方打听,不惜高价,精心准备,为这场像征着王者归来的比赛卯足了劲。

    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曾经幻想过,他要是能帮全兴拿个甲A冠军该多好。为此他们腹诽过,怀疑过,悲观过,却从未停止对他的关注。

    直到此时,此刻,他们终于可以忘情庆祝,肆意泪流!

    其实韩侨生的大嘴巴说的没错,当做梦都在期待那一刻来临时,他们中的很多人除了疯狂庆祝之外,还有泪水与感动,掌声与拥抱。

    是的,他活在他们心里,一直都在。

    虽然有那么多人恨他,黑他,视他为眼中钉,想除他而后快,但他们心中,永远有那么一小块地方是留给他的。

    因为他带给他们初恋般美好的回忆。

    现在初恋又回来了,还能找到那份心跳的感觉吗?

    他们的现任女友很是悲观。

    “说真的,看完这场比赛,还会有人来看全兴的比赛吗?”

    看台上某个VIP包厢里,杨肇基一脸感慨。

    没想到,居然没换来同情。

    “是啊,看惯了英超那种快节奏比赛,我看国内联赛很容易打瞌睡。”

    李娟的大实话讲完,被王*丹批评了。

    “杨总别哭,我帮你打她!”

    两女都是这座城市里响当当的人物,不过一个是墙内开花,一个是墙外香,因此公然在这座球场露面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杨肇基也是刚从京城回来,深知这场比赛就是为了这座城市而办,全兴算是直接受益者。于是除了热情款待外,少不了动心思打探口风。

    眼下却不着急,即使没有外人,也得好好感慨一番。

    “别,千万别!要是打坏了我把肇国论斤卖了也赔不起!”

    杨肇基笑着说罢,果然引来一片笑声。

    包厢很大,人却不多,除了说话的三位之外,还有女秘书与杨肇国。不过这两位显然只是陪衬,能起到活跃气氛的作用已然不错。

    “董事长太不人性化了,我身上的零件能有几个合格的,分拆出售一点也不划算!”

    “就是,杨董你也太不拿豆包当干粮了,肇国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哪能说卖就卖!”

    两人一唱一和,把包厢气氛变得愈发热闹,李娟乐的合不拢嘴,王*丹都忍不住感慨一番。

    让她非常在意的仍然是当年那件事情,结果没想到,今天的这座球场里充满了怀旧气氛,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里都只有一个人。各种标语,口号,大副画相,充斥了整座球场,就连姚厦卫群这些适合拿来当儿子老公的家伙,都没能抢去任何风头。

    何况其它人了。

    这让她放下了心中执念,不再追求打脸效果。

    不过除了这座城市以外,还有很多人在等她掌嘴。

    “真是没想到,今天的主场氛围让人像是回到了七年前!”

    “那时也是个夏天,不过没有现在这么热。”

    “那时的人们普遍一知半解,能说出越位是啥意思就算内行了。”

    说到这里,被猪队友打断了。

    “不是吧,在我印象里好像......很久以前就有很多人懂球了!”

    李娟一脸疑惑地说罢,没能找到支持者,还好杨肇国察颜观色的水平高,稍一楞神之后,猛点头道:“专业就是专业,要是连越位都搞不懂就能进专业队,我都可以当国家队主教练!”

    话一出口,自我感觉顿时不错,居然还得意地眨了眨小眼睛。

    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猪队友压根不分敌我!

    “我当年进专业队的时候,就没搞懂什么是越位!”

    李娟一本正经地说罢,逗笑了王*丹,却没能逗笑其它三位,除了张大嘴巴说不出话的杨肇国,女秘书也张口结舌,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

    关键时刻还是董事长力挽狂澜,笑道:“所以呢,规则这种东西最大的作用,是用来约束习惯于被规则束缚的人,你们家这位显然不在此列!”

    这话两女都爱听,王*丹也没兴趣继续感慨,笑道:“杨董现在也成了规则制定者,看来感触颇深呐!”

    杨肇国一听之下双目神彩泛起,点点头道:“可不是,一朝翻身把歌唱,哪能不忆苦思甜一番!”

    王*丹也点头,不过笑容却变淡了许多。

    “回国前我家这位打算办个派对,希望您能发出邀请,把规则制定者找来聚一聚。”

    杨肇国顿时大喜过望,笑的合不拢嘴,“好,好,好,这就打电话给他们!”

    ......

    能让包厢里的家伙们如此轻松自在的聊天,球场上的局面自然在掌控之中。

    戚务笙空有五张底牌在手,却英雄无用武之地,场边踱来踱去也没个战术变化出来,于是一切照旧。

    也不能怪他临场指挥差劲,实在是对手的四中场运转良好,三前锋个个都是危险人物,并不是简单的战术变化就能逆转颓势的。这种状况下没有明确的战术目的就贸然变阵,被打成花的可能性很大,与其如此,还不如继续坚守,等待对方体力不支。

    坐在板凳上的五个家伙之中,除了门将欧楚良外都是年纪力壮的生力军,只要比赛节奏不降下来,下半场就能吹响反攻号角,逐渐占据主动,夺回失地。

    怀揣着这种想法,他选择了按兵不动,已经做好了再丢一个的心理准备。

    场上球员呢?

    哪能如此淡定!

    虽然他们凭借过往成绩入选概率很高,但其中有些人却早已通过各种途径知道了自己的处境。如果继续这么踢下去,下半场即使能逆转回来,他们坐在板凳上也乐观不起来!

    尤其是申缌祈红二人,原本入选并无压力,结果因为尤墨的一句话很可能就要名落孙山。眼下即使出现在甲A明星的首发名单里,被换下场的可能性依然很大,而且场面越被动,他们被提前换下的可能性就越大!

    替罪羊?

    他们的危机感原本已经得到缓解了,现在却愈演愈烈,脾气也变得急躁易怒。

    火药味,就此燃起!

    比赛第36分钟,祈红在本方左路防守中一记连人带球的横向铲断放翻了姚厦,领到一张黄牌的同时,漫天嘘声响起,其中还夹杂了不少对家人的问候。

    球迷不待见他们很正常,毕竟全兴队不是传统劲旅,没少被京沪连这些豪强欺负。至于问候家人就再正常不过了,哪座球场里都有素质低劣的家伙,国内尤甚。

    可听在这二人的耳中,却起了激烈的反应!

    仗势欺人!

    于是黄牌没能敲醒被复仇烈焰占据的脑袋,场上火药味愈发浓烈!

    戚务笙看在眼里却只能摇头,返身回座。

    说实话,名义上虽然是甲A明星队的主教练,但这位国足前任主帅管不了手下这些大牌球员,也不敢得罪他们。何况局面被动时采用犯规战术很正常,1:1的比分正是因为火药味燃起才没有被改写。

    比赛第39分钟,留洋军团在左路展开攻势,隋东谅利用速度突破了徐芸龙的防守。由于底线处传中路线被挡,一脚轻推,交给了禁区里拉出来接应的李京羽!

    李京羽的风格一向很贼,此时面对徐红的贴身防守不退不进,频率极快的横向带球移动之后,很快拉出了射门角度!

    可就在弓已搭好,箭未射出的时候,让所有人头皮发麻的一幕出现了!

    可能是刹不住车,也可能是不想刹车,高速回追状态下的申缌明明已经错开了两个身位,却依然选择了倒地铲球!

    他的身体是横着出去的,虽然不是伤害性十足的亮鞋钉,但剪刀般的小腿胫骨结结实实地撞在对手的支撑脚上!

    惨叫声顿时划破整座球场,所有人都惊呆了。

    如此粗野的犯规在甲A赛场上尚不多见,何况是表演赛?

    留洋军团归队在即,如果因为这样一场比赛被废,会不会就此断送整个留洋生涯?

    双方无仇无怨,为何下此黑脚?

    为什么?

    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包括场上球员,为此他们不惜挥拳相向。

    好在主裁判孙保洁早已预见这种可能,第一时间亮出红牌,送肇事者下场!

    红牌暂时缓解了火药味,李京羽的伤势成了所有人的焦点,剩下的比赛该怎么踢是之后需要关心的问题,于是比赛陷入了长时间停顿。

    尤墨是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的,没有挥拳相向,甚至连看都没看肇事者一眼,只是迅速地察看伤情,招呼队医上场。等到最初的剧烈疼痛因为冷冻喷雾缓解,才开始边询问边诊断,直至最后得出结论。

    踝关节外侧韧带损伤,预计伤缺四到六周!

    当然,诊断可能并不准备,尤其是瞧见李京羽冷汗直往下淌还要苦中作乐,称自己为国捐躯后,就连尤墨都瞧不下去了。

    转过头,直直地望着黑洞洞的球员通道入口,仿佛那里藏着伤人后逃走的野兽。

    “若是不想继续了,我和他们打声招呼。”

    戚务笙也上来了,瞧着尤墨一言不发的样子,满脸愧疚地说道:“实在对不住,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与您有什么关系?”

    尤墨的语气并不客气,头都没有转过来。

    “呃,是,是的,不过比赛若是就此结束,我相信大家能理解的。”戚务笙脸上有些下不来,不过还是坚持着自己的看法。

    其实也是怕担责任。

    谁知道比赛这么踢下去,会不会变成全武行?

    如果是的话,身为主教练如此纵容球员使用暴力手段获利,肯定会被口诛笔伐!

    仿佛感受到对方的担心一般,尤墨终于转过头,面无表情地说道:“那不公平,你们的板凳上还坐着五个人。”

    戚务笙稍稍一楞,想试着开口说些什么,却没有说出口。

    哪边都得罪不起......

    这时,意想不到的家伙开口了。

    “红牌罚下应该受到惩罚,10打10并不公平。”

    孙保洁!

    这场比赛的判罚没什么问题,不过这番话却把问题引了出来。

    该怎么继续?

    一边被红牌罚下,一边只有10人,看起来只能10打10了。

    可那样公平吗?

    如此粗野的犯规+红牌,居然没有给本方带来半点损失?

    众目睽睽之下,肇事者就这么扬长而去,其它人还能心平气和地继续比赛?

    “不!”

    尤墨摇了摇头,目光再次转过,瞧着一脸严肃的主裁判,“各为其主才是真正的比赛,继续吧,10打10。”

    说完,又像是记起什么一般,补充了一句。

    “有什么事情我担着。”

    听了这话,戚务笙松了口气,孙保洁却一脸的难以置信,哨子拿起又放下,欲言又止。

    可惜时间不等人,比赛已经中断了足有五六分钟,再不重新开始,事态只能继续扩大,双方纠缠不清。

    又瞧了他一眼之后,哨声终于响起。

    听到哨声响起,看台上的嘘声谩骂总算消停了一些,所有人的注意力转回,睁大眼睛瞧着重新投入战斗的两支球队。

    很快,嗡嗡声响起,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

    居然10打10?

    太娘的还有没有天理了?

    即使留洋军团没有替补,也不能红牌之后没有任何惩罚吧?

    10打9不行吗?

    “10打9的话,谁下去?”

    李京羽受伤之前,包厢里的气氛就有些紧张了,等到伤人动作出炉,红牌亮起,更是安静的可怕。

    没有愤怒,每个人的脸上都只有担心。

    虽然肇事者另有其人,但尤墨的一意孤行显然也要负很大责任。如果李京羽的职业生涯因此受到影响,别的不说,自责与内疚所带来的折磨哪能轻易摆脱?

    以他们对他的了解,状况很不乐观。

    不过在比赛就此结束,还是继续进行的问题上,所有人观点一致。

    是的,如果就此结束,不但对没上场的五个家伙不公平,他的球员们同样不会答应。

    伤人之后拍拍屁股走人?

    哪有这样好事!

    即使不能通过暴力找回公道,也要在球场上好好教训这些家伙!

    “是啊,谁下去都不科学,只能10打10了。”

    “那比赛结果呢,还有必要拿来衡量双方的实力吗?”

    听到这样的问题,包厢再次陷入沉默。

    好一会,直到上半场比赛结束的哨声响起,才有人幽幽开口,打破了沉默。

    之前逗乐所有人的家伙,李娟,像是变了个人一般,全身上下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场。

    仿佛看透人心之后,依然没有感到绝望。

    “胜负,不是拿来衡量双方实力的,而是用来瞧瞧,谁有一颗冠军的心。”

    ......

    年底了,忙的昏天黑地,更新时间很不稳定,也没好意思求个票啥的。

    太过漫长的场外活动可能消耗了绝大多数书友的耐心,书评与订阅打赏极其惨淡。

    原谅我吧,又任性了.......

    还好,场外已经接近尾声,球场上的胜负再次回归主题了。

    新的一年即将来临,在此提前祝各位:年年有乐享,岁岁福安康!

    以上,收工。(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