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公交站台和一个单身哥们等公交,一个美女在我们不远处摔了跤。我对哥们说“你单身这么多年就是跟其他屌丝丝一样不知道主动把握机会,现在机会来了去吧,比卡丘”朋友在我怂恿下上前问“没事吧?”美女“没事”我朋友回了句“没事走两步……”

    女人的直觉不是盖的,尤墨刚走了十分钟不到,李娟就觉得不对劲了。

    其实卫生间在楼下,即使是小解,来回一趟用个十分钟也很正常。可能是她心中一直隐隐有些不安的缘故,算着时间差不多了依然不见人影,她的心里就“咯噔”了一下,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王*丹今天累的不轻,再加上喝了不少酒,有些懒的动弹,她于是立即起身,下楼寻人。

    走到楼下,心中的不安加重了!

    两桌食客一个人影都不见,桌子上的烘烤也没怎么动弹,就连店老板都不在,只有后厨两个伙计在那忙碌!

    卫生间里没人,喊了两嗓子也没听到回应,李娟顿时心跳加速,额头上开始冒冷汗。

    两个伙计果然一无所知,其中一个还手指正在转动的风扇,告诉她是因为噪音太大,不清楚外面发生了什么。

    李娟没在他们身上浪费时间,扭头就往外跑。结果一出门,黑鸦鸦一片的人群让她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原来都在外面看热闹!

    心里稍稍踏实了一些,不过很快,更大的疑问涌上心头。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吗,居然会跑去围观别人?

    果然,绕了一圈都没见人!

    想喊又不敢喊,她急的差点哭出声来,正六神无主的时候,围观人群轰然散开,议论声陆续钻入耳朵里。

    “真没意思,光在那吵!”

    “一开始还挺火爆,女的把上衣都脱了!”

    “是啊,还以为有好戏看,结果居然被人一劝就散伙了!”

    “演戏呢吧,表情好假!”

    演戏?

    李娟一听,一股强烈的不安涌了上来。

    为了避免酒驾,三人是坐出租车过来的,因此很难说有没有人跟踪他们。如果刚才引发围观的事情是有人刻意为之,那尤墨的处境实在难言乐观!

    怎么办?

    “叮铃铃铃........”

    正在犹豫要不要上楼找王*丹商量一下的时候,兜里的电话响了。李娟顿时如遇大赦,手忙脚乱地掏出电话,带着颤音问道:“喂,墨墨,你去哪了?”

    话筒里传来陌生之极的男声,狠厉中带了些急切,“你是他的家人对吧,他现在在我们手上,如果不想明天看到尸体的话,准备好一千万,按我的指示做!”

    听到“尸体”两个字,李娟顿时腿一软,整个人委顿下来,好在电话拿住了,脑袋即使嗡嗡作响,嘴里还能不受控制地说道:“好,好,好的,你们,你们千万别伤害他。”

    如此回答显然让对方很满意,听筒里传来的声音不那么急切了,只是狠厉依旧。

    “我们求财,不他么求色,别被吓的见人就胡言乱语!你给老子听好,给你一小时时间,先把一百万放到城南大桥第一根柱子下面。剩下的在两个小时内准备好,按我的吩咐去做!”

    说完不等她思考对策,又恐吓道:“如果敢报警,就等着收尸吧!”

    李娟脑袋里乱成一团乱麻,各种可怕的场景放电影一般从眼前划过,一时间想站又站不起来,想开口说点什么,最后却只能发出“是,是,好,好.......”

    听筒里的声音愈发肆无忌惮。

    “赶紧的,别废话了,一小时后见不着钱,我先卸他一条腿!”

    一听这话,李娟瘫软无力的双腿顿时被注入了些力量,就在围观人群即将各自归位的时候,勉强站了起来,手扶着墙,缓缓向楼上走去。

    脑袋里也稍微冷静了些,于是脱口而出道:“我想听听他的声音!”

    对面显然犹豫了一下,过了大约三四秒钟的样子,尤墨的声音总算在她耳边响起。

    声音稍稍有些沙哑,不过中气依然很足,吐字也不快。

    “别慌,他们只是求财,按他们的指示去做,钱不够就找老汪,先把一百万凑出来。”

    话中的含义再明显不过,可惜他仍然低估了自己在她们心中的分量。

    一听到熟悉的声音,李娟脑袋里轰然炸开,各种情绪一拥而上,眼睛发黑,耳朵里嗡嗡作响,以至于把“老汪”听成了“老王”!

    老王是谁?

    挂了电话之后,她总算回过神来,开始回忆他说的话。

    脚步也没停,很快就上到楼上,见到了老王。

    “咦,掉厕所里去了?”

    王*丹醉眼朦胧地打量了她一下,又扭头看了看身后。一无所获之后,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李娟顿时心凉到底,都不想说出来吓唬对方了,可不说又没办法,于是只能快走两步扶住摇摇欲坠的家伙,附在耳边说道:“姐你听我说,墨墨现在被一帮坏人劫持了......”

    “什,什么!”王*丹酒醒了大半,人却像被抽了骨髓一般,软软地往地上倒去。

    李娟早有准备,胳膊用劲架了起来,继续说道:“没事的,对方只是求财,我都听到墨墨说话了,让我按他们的吩咐去做,还说钱如果凑不上就找你.......”

    听着听着,王*丹站稳了,眼神不再散乱。

    李娟虽然心理素质更好一些,但若论社会经验,两人不在一个层次上。何况她已经和绑匪交流完毕,剩下的只是想对策了。

    王*丹不疑有它,立即打开钱包,拿出了张银行卡,“这上面原本存了十万英镑,后来我怕临时要用会比较麻烦,就给兑成了RMB。算下来差不多刚好100万块钱,这儿附近有没有取款机?”

    李娟想了想,刚要开口,又见对方直摇头,皱眉说道:“有也不行,哪个取款机能取出一百万来?不行,得找人帮忙!”

    “找谁?”

    “这个点了,时间又紧,找谁呢?”

    “杨肇基!”

    “嗯,不过得提醒他,别报警。”

    “可是,姐,他们要一千万才肯放人!”

    “我知道,别急,先稳住他们再想办法!”

    “你不打算给他们一千万吗?”

    “全兴一年总投入才3000万,怎么可能一下子拿出1000万现金来帮咱们?”

    “那怎么办?”

    “找卫群!”

    ......

    不得不说,王*丹还是很会想歪点子的。

    能有胆量绑架尤墨这种名人的家伙,除了亡命之外,还需要人手与作案经验。尤其是从整个案发过程来分析,对方身上的黑*社会性质浓厚,并不像流窜作案。

    如此一来,黑白两道鼎鼎大名的卫群显然是个出谋划策的好人选。

    不过此举显然会拖对方下水,很可能带来极大风险,并不是尤墨的一贯作风。

    王*丹却真心管不了那么多了,从李娟的通讯录里翻出来卫群的电话之后,迅速拨了过去。

    运气不错,全兴这轮是主场比赛,三天前就回来了。

    卫群虽然已经而立之年,可身上的江湖味儿不减,一听之下立即大包大揽,连打电话向杨肇基求助都被他一口否决了。

    原因很简单。

    黑道有黑道的处事原则,而杨肇基既是白道中人,又与官方关系紧密,一旦透露消息,尤墨的安全就会得不到保障!

    两女此时还能冷静分析已然不错,哪有心思去管黑道白道,于是满口答应。

    卫群也甚是了得,单枪匹马拎着个箱子从家出发,82公里的路程,一小时内已然现身成蒲高速公路出口,直奔城南大桥!

    两女也没有闲着,一小时内拼拼凑凑了约莫十万块钱,已经提前赶往现场。

    一路上没少交流,王*丹这才把她这些天的经历一五一十地道来。

    孙小轩的卧底工作相当出色,在获取了李家兄弟的信任之后,基本掌握了李宇天的行踪与大致计划。

    果然与当地混混有勾结!

    王*丹也算胆大,明知道对方的目标是自己,居然堂而皇之地跟踪起对方来!

    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策略非常成功,不仅保障了她的人身安全,还在不少场合拍下了李宇天与当地混混见面的照片。

    只可惜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让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搭上了亡命之徒,目标直接对准尤墨,干起了绑票!

    “咱们分头行动,你和卫大侠一组,我绕个圈,到大桥的另一面观察情况!”

    快到目的地的时候,王*丹多了个心眼。

    她不确定绑匪对她们的情况有多了解,凭着经验判断,她觉得对方应该求财心切,只要觉得状况安全,不会计较接头的女人是谁。

    虽然她也认可卫群的能力,但此次行动实在太过重要,她不能接受一点点的失败可能。分头行动可以避免被人一锅端,也多了份筹码,关键时刻说不定能反败为胜!

    除此之外,她凭直觉判断,这次事件可能与李宇峰有关!

    李宇天有勇无谋,社会交际并不广泛。想要获得亡命之徒的信任,以他的资历并不够格,口才也不足以打动对方。

    如果状况允许,她还想收集证据,把李家兄弟连根拔起!

    冤有头,债有主!

    “嗯,好,姐你来开车,我提前下去,等卫大侠来了再一起过去!”李娟也从最初的慌乱中走出,大脑开始正常工作了。

    说完又补充道:“对方可能也不止一辆车,绕远一些再往回走!”

    “知道!”王*丹双手娴熟地搭在方向盘上,深呼吸。

    她想起第一次与尤墨冒险的时候,那份平静与执着了。她还想起在岛国的时候,明知道没有胜算,依然还要看看自己究竟能做到何种地步的那种精神。她也没有忘记,在德国的跑酷场上他是如何掌握主动,把握先机,让对手的努力化为泡影的。

    这让她原本担着的心放下了不少,思路前所未有地清晰。

    又到了一起战斗的时候了!

    十分钟后。

    站在路边等候的李娟,终于盼来了卫群的坐驾。

    由于时间紧迫,两人没有过多交流,很快就出现在对方指点的地点,把装满RMB的箱子放在了大桥下面第一个石礅上。

    为了表示诚意,李娟拒绝了卫群的提议,自己完成了整个过程。于是在往回走的时候,手机再度响起,听筒里传来的声音颇为得意。

    “很好,有钱人就是爽快!”

    李娟强忍住怦怦乱跳的心情,沉声说道:“我已经按照你们的吩咐去做了,我现在需要知道他的安全有没有得到保证!”

    听筒里传来的声音非常干脆。

    “没问题,他比想象中老实多了,没怎么挨苦头。剩下的九百万只要你能在两小时内送到城东水库,我们保证放人!”

    说罢,不等她回答,声音又转厉,“和你一起过来的是什么人,为什么不下车!”

    “我,卫群。”

    李娟还在琢磨要不要说实话的时候,卫群已经打开车门走了过来。

    “卫,卫大侠?”

    听筒里传来的声音显然非常惊讶,不过很快又恢复了那股狠劲,“以钱换命,没什么好说的,谁的面子也没用!”

    一听这话,李娟的手忍不住有些颤抖,卫群面无表情地朝她点了点头,手伸出,接过了手机。

    “我来不是卖面子,实话和你们说吧,大半夜的没人能凑出一千万现金。你们要是缺钱花,这一百万就当拜山头,大家坐在一起喝杯酒,完事之后一拍两散,当没有之前那回事!”

    这话显然颇有诱*惑力,对方听完之后没有马上回应,隐约可闻争论声。

    李娟顿时有些激动,一脸景仰地瞧了过去。

    明明年龄不大,却饱经沧桑的脸上不见任何焦虑,仿佛正在进行的不是在刀头上舐血。而是在聆听午夜里的安魂曲。

    卫群察觉到她的目光了,于是微微点了下头,轻声说道:“有我在,放心。”

    一听这话,李娟顿时鼻子一酸,眼眶蓄了很久的泪水再也忍不住,迅速汇流成河。

    声音也泣不成声了,“谢,谢谢,多亏了您,才......”

    “还早,没到谢的时候。”卫群出声打断她那语无伦次的感谢,目光转过,紧盯不远处闪出的(未完待续。)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