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还起的那么早!”齐玉道:“我一会给爸爸打电话!让爸爸把石阿姨给我们照顾我俩以后的生活起居!刚好我们这里还有一间闲置的房间不是吗?”

    “齐玉!”赵蔓蕾看着齐玉认真地说道:“你跟我在一起是不是很委屈啊!”

    听到赵蔓蕾的话有齐玉一愣,赶忙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赵蔓蕾惊讶的说道:“蔓蕾!你这是怎么了?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

    赵蔓蕾笑了笑之后看着齐玉说道:“没什么!只是我把我的生活习惯强加到你的身上怕你不习惯,所以才会这样说!”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思考起来,片刻之后才笑着说道:“我没有什么不习惯的,我想把石阿姨叫过来是因为怕你太累了而已!”

    “我知道!”赵蔓蕾笑了笑,看着被齐玉放下的碗筷说道:“快吃吧!”

    齐玉没有拿起碗筷,而是看着赵蔓蕾说道:“我知道你想要过平凡的生活,所以我答应你,尽量把以前的富贵病改掉!好不……”

    “咯咯!”赵蔓蕾笑道:“还富贵病呢!你快吃饭吧!我可没说让你改掉,只是我想慢慢地适应!”

    听到赵蔓蕾的话,齐玉微微一笑,没有再说什么,而是拿起碗筷吃了起来……

    吃完饭,齐玉穿戴整齐后赵蔓蕾把齐玉送到门口,齐玉临走前抱着赵蔓蕾说道:“等我回来!不要太想我。”

    “才不会想你呢!”赵蔓蕾笑道。

    “亲亲……”齐玉对着赵蔓蕾崛起了嘴!

    “啵…..”的一声,赵蔓蕾轻轻地吻了一下齐玉的嘴唇后说道:“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外面别只顾着工作,身体要紧!”

    “遵命!”齐玉对着赵蔓蕾作了一个揖,逗得赵蔓蕾咯咯乐了起来。

    “那我走了啊!”齐玉接着说道:“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若是打不通,就给爸爸打电话,知道吗?”

    “放心吧!”赵蔓蕾再次上前拥抱了一下齐玉后齐玉才转身离开。

    齐玉下楼后,赵蔓蕾来到窗边看着楼下,此时楼下正停着一辆奔驰梅赛德斯GL级的吉普车,车外站着一名西装革履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这人是齐玉的司机,名叫卢海。卢海曾经是齐世雄的专职司机,赵蔓蕾和齐玉结婚前,齐世雄对齐玉说:“你平时开车像要飞似的!我也管不了你,现在结婚了,你身上的担子更加重了,所以以后尽量少自己开车!”就是因为这样,齐世雄便把卢海给了齐玉当司机!

    赵蔓蕾打听过,当年张幼凡出事的时候卢海也在旁边,好像攻击张幼凡的人中也有卢海,但是具体情况赵蔓蕾并不清楚!

    就在赵蔓蕾看着卢海的时候,齐玉走了出来,来到卢海面前不知道说了一句什么,然后抬起头向楼上看去,正巧与赵蔓蕾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赵蔓蕾见齐玉看向自己,对着齐玉笑着摆了摆手。而此时的齐玉并不像以往在赵蔓蕾面前那样嘻嘻哈哈的打着招呼,而是一脸正经的点了一下头。

    赵蔓蕾一愣,自从认识齐玉以来,她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齐玉如此正经,惊讶的同时心中暗道:“看来我还是不了解齐玉啊!毕竟也是一个集团的董事长,心思怎么能那么单纯呢!看来以后我在他面前要更加注意了!”想到这里,赵蔓蕾打开窗对着楼下的齐玉轻声喊道:“路上注意安全!到了给我打电话!”

    齐玉点了一下头之后对着赵蔓蕾摆了摆手,示意赵蔓蕾回去!

    赵蔓蕾知道齐玉在外人面前不好对自己大大咧咧的,所以没有在意,而是笑着点了一下头便关上了窗。

    …………..

    齐玉上了车的后座以后,卢海将车门关上,然后从车后绕到驾驶室的位置,刚进驾驶室,就听后面的齐玉缓缓地说道:“我不在这些天少夫人若是想去哪里你就给送到哪里!保护好少夫人的安全!”

    “是,董事长!”卢海答应了一声过后便发动车子,向小区外驶去。

    看着车子离开自己的视线,赵蔓蕾拿起手机想要拨号,就看见自己的手机上传来一条讯息。

    赵蔓蕾点开后只见是齐玉发来的,只见上面写道:“亲爱的!我不再的这几天不要想我!也不要背着我看别的帅哥知道吗?还有,我已经和卢海说好了,你若是外出的话就告诉他,他会送你去的,不用怕麻烦!”

    赵蔓蕾心中一暖,不过很快便平静了下来,快速的打了几个字:“路上注意安全!不要光顾着工作,身体最重要!我会想你的……”最后还打了一个拥抱的表情。

    ………………….

    赵蔓蕾和齐玉又聊了一会之后赵蔓蕾借口自己饿了要吃饭才和齐玉停止了聊天,而后赵蔓蕾便在手机上快速的拨了几个号码。

    片刻之后,对方电话接通,只听对方说道:“你好!你需要国外代购吗?”

    “什么产品,是电子产品还是保健品!”

    “嫂子!”对方说道:“你怎么这么早就打电话过来,今天不是要去齐天集团吗?”

    “齐玉今天去法国!去齐天集团的事情要延后。”赵蔓蕾道:“幼凡今天怎么样了!”

    “刚插上鼻胃管!还没有喂饭呢!”

    “你们先吃饭吧!我收拾一下就过去!”

    “恩,那你路上注意安全!”

    “好!”说完,赵蔓蕾便挂断电话,然后把家里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之后便换好衣服离开家。

    此时齐玉正在往机场的方向去呢!路上因为无聊便和卢海聊起天。

    “你跟在我爸身边也有十年了吧!”齐玉问道。

    “已经十五年了!”卢海笑道。

    “这么久了呢?”齐玉双手抱头靠在靠背上以后说道:“我虽然回国已经有三年的时间了,而且董事长也当了快两年了,但是我对公司股东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感觉好像水挺深的样子!你跟在我爸身边那么久了,应该知道一些吧!”

    “哈哈!”听到齐玉的话以后,卢海竟然大笑起来,

    齐玉一愣,不解的问道:“你笑什么?”

    “总裁真是神机妙算啊!”卢海道。

    “什么意思?”齐玉不解的问道。

    卢海道:“总裁很早就猜到你会为公司董事的事情头疼,只是碍于面子一直不好问总裁而已!”

    “这老头子,既然知道我的为难!为什么不早点帮我解决!”齐玉道:“听你这番话的意思好像集团并不和谐啊!”

    “不是不和谐!”卢海道:“别看总裁现在高高在上,但是在某些事情上还是要受制于人!因为总裁有把柄在别人手中!”

    “把柄?”齐玉一愣,不解的道:“别的我不知道,但我爸经商多年,所有的事情都是尽心尽力,怎么还会落下把柄呢!”

    “一言难尽啊!”卢海思考了一下说道:“那件事应该快四年了吧!”

    “什么事?”齐玉问。

    “那年总裁视察公司旗下的楼盘,与一名工程监理发生了争执,总裁虽然脾气好,但是被别人指着鼻子骂奸商的时候还是没有忍住,命令我们这些跟在他身边的下属将那工程监理打了一顿。可是不知道是谁下手太重还是赶巧了,把那工程监理打成了植物人!”卢海说道这里无奈的摇了摇头。

    “还有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从来都没有听说过!”齐玉皱着眉头说道。

    卢海接着说道:“后来听说那个被打的人的家属去公安局报案,警方来集团调查!怕事情闹大,所以总裁托关系摆平了这件事。而那监理的家属也没有过多纠缠。总裁以为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呢!可却被公司的一些有心的人知道了!所以以后工作中总裁总会受到威胁,在一些重大的决定上被人牵制!”说完,卢海无奈的摇了摇头猜继续说道:“别看总裁现在是统筹全局的人,但他心里的苦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真没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齐玉说完,心中开始盘算起来,但他并没有想自己父亲的处境,而是想着那名被打成植物人的工程监理怎么样了!

    见齐玉不说话,卢海继续说道:“总裁之所以把你这么快的提到公司的高层的事情我不便多说,相信你也应该明白的!”说完,卢海便不再说话,而是专心的开着车。

    齐玉思考了许久之后才开口问道:“当年那个工程监理现在怎么样了!他的家属就真的不再来找麻烦了?”

    “那人的家属我们也没有见过,事情结束后就没有了他们的消息了!”卢海道:“那人是外地的,可能是因为这边消费高被带回老家了吧!”

    齐玉没有再说话,靠在后座上闭起了眼睛,卢海从后视镜看了齐玉一眼后便认真地开起了车。

    此时齐玉心中一直思考着卢海口中那个被打成植物人的监理,他总觉得哪里不对!但又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所以只好作罢!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那个工程监理的家属就在他的身边,并且是他最爱的妻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