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这话以后,齐玉笑了笑说道:“小丫头片子,你是赶巧了还是故意要和我乘坐同一趟飞机呢!”

    齐玉说话的同时,空姐把那女孩请到一个位置上坐下来之后看着齐玉说道:“齐先生,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没有了,谢谢!”齐玉笑着说道。

    那空间微笑的点了一下头后便离开了头等舱。

    空姐离开后,女孩系好安全带看着齐玉眨着眼睛说道:“齐玉哥哥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少在我面前装糊涂!”齐玉笑道:“别以为我不知道我们公司在法国的生意谈崩和你们有关!你现在同我称作一般飞机,想必也是为了法国那件事吧!”

    “我以为齐玉哥哥变笨了呢!”女孩笑道:“没想到还有这样聪明的一面啊!”

    “你这话好像不是在夸我吧?”齐玉道。

    “当然不是啦!”女孩并没有反驳,顿了一下之后才继续说道:“真是想不明白齐玉哥哥为什么要娶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女人为妻!难道不是齐玉哥哥变的笨了吗?”

    “我娶谁是我自己权利!”听到女孩的这话,齐玉有些不高兴,声音有些冰冷的说道:“这点还不需要你来品头论足!”

    女孩无奈的耸了耸肩后才说道:“真是羡慕齐玉哥哥的妻子啊!麻雀变凤凰,也不知道安得是什么心?”

    “莫云云!”齐玉轻喝道:“我可以当做没有听到你刚刚说的那番话!但如果你还要继续胡说八道的话那就请你离开这里!”

    莫云云,S市飞虹科技总裁的千金。飞虹科技是一家网络公司,与齐天集团旗下的网络公司有生意上的来往,也算是竞争对手。

    此次齐天集团与法国的一家网络公司的合作马上就要步入正轨的时候,飞虹科技横插一脚,利用价格上的优势把法国的那家公司撬走!此次齐玉去法国就是为了把被飞虹科技抢走的生意抢回来,只是没想到莫云云也要去法国!

    “齐玉哥哥!”莫云云见齐玉发怒,想了一下之后说道:“我此次前来不是为了和你吵架的,是有正事和你商量!”

    “你还能有正事找我?”听到莫云云的话以后,齐玉故作吃惊!他比莫云云大上两岁,因为多年前齐天集团和飞虹科技两家公司经常有生意上的往来,所以他们二人自小便认识,自打齐玉记事以来,莫云云就整天跟在自己的身后喊自己齐玉哥哥,每次都会找齐玉玩儿一些齐玉不喜欢的游戏。长大之后两人虽然不经常见面,但是只要见面了,莫云云就会在自己面前撒娇,从来都没有说过一件正事!所以对于莫云云刚才的那番话齐玉抱着怀疑的态度。

    “齐玉哥!”莫云云道:“我是真的有事找你商量!你是知道我的,我现在持有飞虹科技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在飞虹科技除了我爸以外是最大的股东,但公司的事情我从来都不会去管!而这次我去法国并没有经过董事会的同意,是以游玩的名义去法国的!”说道这里,莫云云不再说话,而是盯着齐玉眼睛也不眨的看着。

    “说吧!究竟是什么事情?”听到这话以后,齐玉知道莫云云要和自己说生意上的事情,所以正色问道。

    “这次飞虹科技抢了齐天集团法国的生意,表面上是飞虹科技占了很大的便宜,但实际上我们给法国那边的条件对我们极为不利!”莫云云说道这里看了齐玉一眼后才继续说道:“难道齐玉哥哥不觉得这里面有什么阴谋吗?”

    “有话就说!”齐玉道:“不要吊我的胃口!”

    “其实这件事……..”

    ……………..

    赵蔓蕾和张萍推着张幼凡在小区内走了一段距离之后便回到了家,毕竟现在赵蔓蕾是齐玉的妻子,刚刚度蜜月回来怎么也要到齐世雄那里去问候一下,所以赵蔓蕾告别了张萍便离开了。

    又坐了两个多小时的公交车赵蔓蕾才回到了她和齐玉的家,到家之后,赵蔓蕾把从马尔代夫带回来的礼物拿了出来,然后给卢海打了一个电话……..

    ………………….

    此时的齐玉已经在B市的国际机场等待换乘呢!而莫云云这是跟在齐玉的身边,此时的齐玉眉头紧皱,因为他知道法国的事情不是表面那样简单的,就算自己亲自去了也不能挽回什么,想到这里,齐玉给齐世雄打了个电话,准备把莫云云告诉自己的事情说给齐世雄听。

    ………………..

    赵蔓蕾坐在车地后座上,看着开车的卢海欲言又止。卢海跟在齐世雄身边久了,自然是会察言观色,所以从后视镜中看到赵蔓蕾的表情就知道赵蔓蕾有话要问,所以开口说道:“少夫人!有什么事吗?”

    “啊!”听到卢海的话后赵蔓蕾一愣,她的确是要问卢海关于当年张幼凡的事情,可是有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所以愣了一下之后才说道:“法国的事情很严重吗?为什么要让齐玉亲自去!”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卢海道:“不过既然总裁让董事长亲自去,那就说明这件事情并不是那样简单的!”说完,卢海想了一下之后还不等赵蔓蕾说话,就继续说道:“少夫人是担心董事长吗?”

    “恩!”赵蔓蕾点了一下头后故作难为的问道:“有些话关于公司的事情我不知道我该问不该问?”

    “少夫人说笑了,您现在是少夫人,公司的事情你有权利知道,没有什么该不该问的!”卢海笑道。

    听到卢海这样说,赵蔓蕾想都没想就开口问道:“法国那边的事情应该是跟网络有关,可齐玉在集团主管的房地产等实业项目,他要是去法国那边会管用吗?”

    卢海只当赵蔓蕾这样问是在关心齐玉,也没有往其它的方面想,所以回答道:“其实总裁已经有隐退的念头了,只是前些年董事长才回国,对国内的情势不是很了解,所以总裁没有把所有的事情都交给董事长管理,这是其一。第二便是董事长没有结婚,心不定,所以总裁也不放心把所有的一切都交给董事长,现在你和董事长结婚了,总裁知道是时候让董事长挑大梁了,所以这次法国的事情总裁才会让董事长亲自去处理的!”

    “这样啊!”赵蔓蕾似懂非懂的点了一下头后说道:“其实我觉得在国内光做房地产就已经够赚钱的了,为什么还要做其它,专心的在房地产方面赚钱不是很好吗?”

    “哈哈!”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卢海笑了起来,然后从后视镜看了一眼赵蔓蕾后才接着说道:“少夫人,对于老字辈的人来说,只要是能赚钱的行业他们都想涉足的,因为没有人会介意自己的钱多!”

    “老字辈?”赵蔓蕾不解的嘟囔了一句。

    “哈.…..”卢海笑了一下才继续说道:“老字辈指的就是老板那一级别的!”

    “这我还真没有听说过!”赵蔓蕾笑了笑之后接着问道:“据我知道的,齐天集团单是房地产项目就涉足了五六个省份,光是这些齐玉都管不过来呢!再让他管别的他岂不是会被累垮!”

    听到赵蔓蕾的话卢海能感觉出来赵蔓蕾是对齐玉的关心。他跟在齐世雄身边十多年了,齐世雄对他就像对待自己的兄弟一样,所以他也把齐玉当成了自己的小辈,当看见赵蔓蕾这样关心齐玉,卢海心中很是欣慰。刚巧此时前方红灯,卢海把车停稳后才回答道:“其实现在房地产行业也不好做了!政府对房地产的管控越来越严格,说不上哪天房地产行业就不值钱了呢!所以现在往其它行业发展才是正道!”

    “我对房地产不是很了解,但我知道只要房屋质量好,无论什么时候都会赚钱的!”赵蔓蕾其实对于生意方面的事情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这样问就是为了套卢海的话。

    “现在这个社会啊!”绿灯亮起,卢海启动车子后接着说道:“哪里有好不好的!只要房产的质量差不多、能坚持个七八十年的就行!你看看现在的新闻上,隔三差五的就说哪个哪个楼盘被强制拆除了!还有就是社会发展的这么快,楼盘有多,所以保证质量的前提还是要看楼盘的前景,不然投进去那么多钱再赚不回来可局麻烦喽!”

    “这么说好像也有道理!”赵蔓蕾好似明白的点了一下头,然后忽然想起了什么,接着问道:“那验收楼盘的时候应该有工程监理吧!他们若是说不合格该怎么办!”赵蔓蕾套了这么久终于说出了自己一直想问的话,所以一脸激动地看着卢海。

    “像我们集团,口碑都在那里,所以基本上没有出现过验收不合格的时候!”卢海道:“总裁对房地产这方面管控的很严格,所以不用担心这些!”

    “真的没有……”说道这里,赵蔓蕾赶忙改口道:“我的意思是说难道就没有故意为难齐天的吗?”

    “这个……”卢海想了一下之后才缓缓地说道:“还真没有过!”说完,不待赵蔓蕾说话,卢海便再次开口说道:“好像还真有那么一次……”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