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卢海的话,赵蔓蕾一下精神了,赶忙说道:“还真有这样的事情啊!那后来怎么解决了?”

    见赵蔓蕾这样问,卢海刚想回答,突然觉得哪里不对,可是又想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笑着说道:“都是好久以前的事情了!具体我也忘记了!”

    见卢海无意继续回答,赵蔓蕾有些失落,偷偷地将手机的录音关掉后心想如果自己现在沉默的话卢海肯定会怀疑的,所以换了个话题接着问道:“故意找茬的人有很多呢!先不说房地产行业,现在就连医疗行业都常有闹医的事情发生呢!”

    “是啊!”胡海心里本来是觉得有些不舒服的,可是听到赵蔓蕾这个问题后心里一下子霍亮起来,一边看着车外的情况一边说道:“好像就是前两天的事情,就有患者家属到医院闹事,后来被警察带走了!那时候你和董事长好像还在度蜜月呢!”

    “后来怎么处理了!”赵蔓蕾问。

    “那患者家属赔给被打医生些钱,事情就这么过去了!”卢海道。

    “现在这个社会真是什么事情都有啊!”赵蔓蕾说完,又问了卢海一些琐碎的问题,卢海都一一的回答了。再没有觉得任何不对,他只是觉得赵蔓蕾这是在向自己了解齐天的具体情况而已…….

    ………………..

    随着两人你问我答,没用上多久,赵蔓蕾乘坐的车便进入了一个别墅群,这别墅群里面居住的业主非富即贵,据说这里面最便宜的一套别墅都要上千万。

    车进入别墅群后又行驶了将近两分钟的路程才在一处豪宅门前停了下来,这里便是齐世雄的住宅,赵蔓蕾并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但是每次来都会被眼前这奢华的豪宅震惊到。

    卢海按了一下手中的遥控器,自动门缓缓打开。车开入正院后,首先映入眼帘是柏油铺成的路面,两旁停着五六辆豪车,这一片区域便是停车的地方!卢海把车停好,赵蔓蕾走下车向前走了几步便上了台阶,走到台阶上放眼望去,是一片黑白相间的大理石铺成的路面,四周摆放着各种花草盆景,再往前看,是一个将近二百平米的游泳池。

    绕过游泳池,赵蔓蕾来到别墅前,这是一幢欧式风格的别墅,共有三层,最顶层上面是一个类似于钟楼的建筑。别墅的墙面是涂成牙色,窗沿和部分凸起处用的是棕色。别墅的门是紫红色的平开门,门若是敞开,能并肩走进去五到六人。

    赵蔓蕾刚欲按门铃,就见别墅的门打开,只见一名穿着围裙的中年妇女从门中走了出来,对着赵蔓蕾微笑且恭敬的说道:“少夫人来啦!”

    见到这中年妇女,赵蔓蕾像是对待长辈一样看着那中年妇女微笑着说道:“石阿姨好!”

    “哎呦!不敢当不敢当……”石阿姨见到赵蔓蕾这个样子,赶忙摆手道:“少夫人不要对我这样客气,我可承受不起啊!”

    “石姐!”石阿姨的话音刚落下,就听到一个浑厚有力的声音响起:“蔓蕾是小辈,对你尊敬是应该的!你就不要客气了!”

    赵蔓蕾和石阿姨向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一名年过半百的中年人。

    “爸!”

    “老爷!”

    见到这中年人以后,赵蔓蕾和石阿姨先后喊道。

    这中年人就是齐玉的父亲齐世雄,别看齐世雄已经年过半百,但是保养的很好,眼神锐利,给人一种不怒自威的感觉!

    “恩!”齐世雄点了一下头后看着赵蔓蕾说道:“进来坐吧!到了自己的家不用这么客气!”

    “是,爸!”虽然赵蔓蕾与齐世雄接触的很少,但是她第一次见到齐世雄就能感觉到齐世雄的精明,所以赵蔓蕾不敢在齐世雄面前耍任何心眼,只能把仇恨给压制在心底,不敢有丝毫流露!

    见赵蔓蕾答应,齐世雄刚欲转身离开,就见卢海大包小裹的走了进来。齐世雄知道这是赵蔓蕾送来的,虽然他什么也不缺,但是赵蔓蕾能有这份心意齐世雄就已经很满意了,刚欲开口让石阿姨接过卢海手中的物品齐世雄突然想到了什么,对着卢海说道:“海子,放下东西后你再辛苦一下,去机场把齐玉接回来,三个小时后他的飞机就应该抵达了!”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卢海一愣,不过没有多问,答应了一声之后将赵蔓蕾带来的东西交给石阿姨后便转身离去。

    “爸!”卢海离开后赵蔓蕾开口说道:“齐玉不去法国了?”

    “先进来坐吧!”齐世雄说了一声之后便向客厅走去。

    此时石阿姨早已经把拖鞋准备后,赵蔓蕾换好鞋后从带来的物品中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后才向客厅的方向走去。

    此时齐世雄正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听到赵蔓蕾的脚步圣后齐世雄轻声的说道:“你先坐一会儿!”说完,便认真的阅读起手中的报纸。

    赵蔓蕾没有说话,而是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这是赵蔓蕾第一次和齐世雄单独相处,心中十分的不舒服,不过也不好表现出来,只能老实的坐在那里,不时的看一眼齐世雄。

    这个时候石阿姨端着一套茶具走了过来,将茶具放在赵蔓蕾身前的茶几后,石阿姨拿起一个紫砂罐看着赵蔓蕾说道:“少夫人,这是特级九龙窠大红袍,每年产量最多也就几百克!老爷废了好大的功夫才从一个政府官员手中要了这么一点,平时都没舍得喝过!今天你也算是新媳妇进门的第一天,所以老爷特意叫我把它拿出来给少夫人品尝的!”说完,石阿姨将手中的紫砂馆递给赵蔓蕾。

    赵蔓蕾听过九龙窠大红袍,知道它是茶叶中的极品,并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而听石阿姨说齐世雄是从某个政府高官那里要来的心中不禁感叹齐世雄的能力!

    按说赵蔓蕾无论如何也应该客气一下的,可是她没有,因为她从齐玉的口中知道齐世雄不喜欢自己家的人在其面前说客气的话,所以赵蔓蕾接过紫砂罐将盖子打开一条缝隙用鼻子嗅了一下,然后合上盖子说道:“好香的味道,光是这味道就沁人心脾!”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世雄用眼角的余光瞄了一下赵蔓蕾没有说话。

    而后就见赵蔓蕾将紫砂罐递还给石阿姨,这一套动作是茶道中的第一项,名谓嗅茶。

    齐世雄酷爱茶道,所以对喝茶十分的讲究,赵蔓蕾第一次来齐家之前齐玉就告诉过她茶道的步骤,所以赵蔓蕾并未有丝毫的生疏感。

    石阿姨接过紫砂壶以后赵蔓蕾突然想到了什么,赶忙说道:“石阿姨,这茶就由我来煮吧!”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石阿姨愣了一下,然后目光转向坐在那里看着报纸的齐世雄,见齐世雄并未出言反对,石阿姨才看着赵蔓蕾说道:“没想到少夫人也会煮茶,这倒是让我吃惊不小!”

    “不怕石阿姨笑话!”赵蔓蕾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之后说道:“我以前从来没有煮过茶,只不过是上次来的时候看见石阿姨煮茶时记下了大概!所以想亲自试试……”

    “好!好!”石阿姨笑道:“现在的小年轻能有这样的觉悟的不多!”说完,石阿姨对着一旁的齐世雄敬声说道:“老爷,那我先下去了!煮茶的事情就麻烦给少夫人了!”

    “恩!”齐世雄放下报纸,看了一眼赵蔓蕾后又将目光转向石阿姨说道:“今天晚点开饭,齐玉回来的晚!”

    “是,老爷!”石阿姨说完便转身离开。

    见石阿姨离开,齐世雄目光再次转向赵蔓蕾说道:“你来煮茶,我看着!”

    “爸!”赵蔓蕾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您要是看着我未必会煮了!”

    “哈哈!”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世雄大笑起来,然后说道:“煮吧!总要习惯的!”

    “恩!”赵蔓蕾点了一下头后便做起了准备。

    接下来的半个多小时,赵蔓蕾都在温壶、装茶、润茶、冲泡、浇壶、温杯、运壶等一系列煮茶中度过,就不一一细说了。

    在赵蔓蕾煮茶的过程中,齐世雄就一直坐在那里盯着,时不时脸上会露出一丝满意或者皱眉的表情。

    煮茶结束的时候赵蔓蕾的额头上冒出了几颗晶莹的汗珠,然后抬起头看着齐世雄不好意思的说道:“爸,让你见笑了!”

    “能看的出来你这是第一次煮茶,不过已经不错了!”齐世雄道:“若是喜欢的话以后多和石阿姨学习学习,石阿姨的茶道连我都自愧不如啊!”

    “恩!”赵蔓蕾点了一下头后开始倒茶。茶道的倒茶可与平时倒茶不一样,必须先将温好的小茶盅一字排开,依次来回浇注,或者将壶中的茶水先倒入茶海在注入杯中,虽然算不上繁琐,但也要费上一点功夫。

    倒好茶后,赵蔓蕾拿起一个小茶盅恭敬的递到齐世雄面前说道:“爸,您品鉴一下!”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