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世雄对中国古文化十分崇敬,所以见赵蔓蕾有板有眼的给自己敬茶,颇有古人的风范,齐世雄满意的点了一下头,然后接过小茶盅轻轻地喝了一口。

    “不错!”品了一口之后,齐世雄满意地点了点头,细细的回味了一番之后齐世雄笑着说道:“就是煮的时间有些短了!不过我们自家人喝茶不讲究那些!”

    “爸!”赵蔓蕾笑道:“我可以认为您是在夸奖我吗?”

    “哈哈!”齐世雄大笑道:“当然!你可比齐玉那个小子强多了!每次让他煮茶他都跑的远远的,这点他就不及你!”

    “这要是被齐玉听到,他肯定会吃我的醋了!”赵蔓蕾轻笑道。

    齐世雄笑了笑并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讨论下去,笑毕,看着赵蔓蕾说道:“你也尝尝这茶叶的味道!”

    “恩!”赵蔓蕾点了一下头后端起茶杯,那一瞬间,诱人的茶香便侵入赵蔓蕾的五脏六腑,令赵蔓蕾和享受的体会了一番。

    “感觉怎么样!”见赵蔓蕾享受的样子,齐世雄微笑着问道。

    齐世雄是属于慢热型的,赵蔓蕾才进屋的时候齐世雄的样子还很严肃,可是看着赵蔓蕾煮完茶之后,齐世雄已然忘记了自己要保持威严的事情,所以和赵蔓蕾说话也少了些长辈对晚辈的严厉,反而变成了慈祥…….

    “虽然我不懂茶,但也喝过不少种类,可这大红袍光凭气味就远胜于我以前喝过的茶数倍!”赵蔓蕾微笑的说道:“而且我还能感觉到这茶叶光是味道就能起到提神醒脑的作用!”

    “恩!”齐世雄道:“这就是大红袍的独特之处。”说完,齐世雄又轻品了一口。

    这一口喝下去,齐世雄眉头微皱,,见到此处,赵蔓蕾一愣,赶忙问道:“爸,怎么了!”

    “我品茶有一个习惯,第一口品的是茶叶的味道。第二口品的是煮茶人的状态!”齐世雄道。

    “儿媳愚笨,不明白爸这话是什么意思?”赵蔓蕾有些不解的说道。

    “茶道,讲究一个静字,煮茶人在煮茶的期间心会进入一种‘静’界,只要是进入那种境界,煮茶人煮出的茶就是好茶!”齐世雄道:“可是我品第二口的时候这茶叶虽然依旧醇香,但其中的苦涩之味却也逐渐显露,这充分的说明了煮茶的时候你的心不静!”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大惊,不过又不好表露出来,她当然静不下心,毕竟坐在自己面前的是自己的仇人,她已经努力的压制自己不让自己表现出任何不适,可是齐世雄竟然能从茶叶中品出自己的内心,这点是赵蔓蕾所料不及的!

    就在赵蔓蕾不知道如何解释的时候,齐世雄接着开口说道:“蔓蕾啊!既然你已经嫁到我们齐家,就是我们齐家的人!虽然开始的时候齐天与我说要娶你为妻我并不赞成,可是在你第一次进到这栋别墅的时候我就已经接受你了!所以你心里不要有任何压力,你现在已经是我齐世雄的儿媳妇,就要习惯这个身份,所以以后来到这里不要有任何拘谨。”说完,赵蔓蕾看着手中的茶盅接着说道:“茶叶也是有灵性的!它可以验证一个煮茶人的心境,所以,我能从这茶水中感觉出来你的心不静!”

    听到齐世雄的这番话,赵蔓蕾放下心来,既然齐世雄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赵蔓蕾当然愿意借坡下驴,所以笑了一下说道:“还是爸厉害,竟然能从茶水中看出这么多的门道!我以后可要向爸您多学习学习啊!”

    “哈哈!”齐世雄大笑起来,然后端起茶盅将茶盅中的茶水一饮而尽,而后接着说道:“不过总体来说你煮的这个茶还是很好的!”

    “谢谢爸!”赵蔓蕾笑了一下之后看着齐世雄问道道:“爸!你刚才说齐玉要回来,他不去法国了吗?”

    “恩!”齐世雄点了一下头说道:“法国那边的事情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我让齐玉先回来,等他回来后你也听听,看看你有什么见解!”

    “爸,您说笑了,我对生意上的事情一丝也不了解,我能有什么见解!”赵蔓蕾道。

    “总要习惯的!”齐世雄笑了一下之后才将已经喝光的茶盅放下。

    见齐世雄放下茶盅,赵蔓蕾赶忙又端起一杯恭敬的递与齐世雄面前,齐世雄心说这儿媳妇太有眼力见了,满意的点了一下头后接过茶盅。

    这个时候赵蔓蕾突然想起了什么,赶忙拿起放在自己身旁的那个精致的盒子说道:“爸,在马尔代夫的时候我本想给您买一些特产回来的,可是那里的特产大部分都是海物,不方便携带,所以我给您亲自选了一件贝壳饰品!虽然并不贵重,但还请爸您不要嫌弃!”

    “你这孩子说的哪里话!”听道赵蔓蕾的话以后,齐世雄心中高兴异常,别看他拥有亿万家产,给他送礼的人也不少。但却从来没有接受过小辈送的礼物。

    他只有齐玉这么一个儿子,对待齐玉可以说是用尽了毕生的心血。而齐玉自小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对于与长辈相处的方式和常人不同,他只知道只要自己能替齐世雄分担一些事情就是孝敬了,所以齐玉从来没有送过齐世雄礼物。

    如今自己的这个儿媳妇竟然送了自己礼物,齐世雄怎能不高兴!不过长辈的风度还是要有的,缓缓地接过赵蔓蕾手中精致的盒子说道:“我这里什么也不缺,你以后不要再买这些东西了!”说完,齐世雄将盒子打开,只见里面放的是一个贝壳手链。

    被串起来的贝壳是红白黄三种颜色相间的,各种形状都有,做工也是极为精致,看着很漂亮。

    齐世雄一边观察一边露出满意的笑容。

    “爸!”赵蔓蕾道:“您喜欢吗?”

    “当然喜欢!”齐世雄道:“齐玉那小子要是也能有你这份心就好了!”

    赵蔓蕾当然了解过齐世雄和齐玉的事情,知道齐玉没有送过礼物给齐世雄,所以赵蔓蕾把这个礼物送给齐世雄是为了让齐世雄让开心是其一,第二点就是为了让齐世雄说出后面的那段话。

    其实就算齐世雄不说也无所谓,赵蔓蕾早已经把接下来要说的话想好了,所以待到齐世雄说完后面那番话之后赵蔓蕾说道:“爸!其实齐玉也给您买了礼物,我也给带来了,只是想让齐玉亲自给您而已!”

    “这小子还有这份心?”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世雄有些不相信,想了一下之后说道:“那就等他回来我看看他究竟给我买了什么礼物!”

    “恩!”赵蔓蕾笑了笑。。其实齐玉并没有给齐世雄买礼物,另一份礼物也是赵蔓蕾买的,她只是想把这次讨好的机会给齐玉。但是赵蔓蕾心中早已经盘算好了,齐玉不但讨不到好处,还会被齐世雄说一顿,最后自己肯定会坐收渔翁之利…….

    齐世雄又欣赏了一下那贝壳手链后将其待在了右手的手腕上,看着赵蔓蕾满意的说道:“恩,不错!明天我就要带着它去集团显摆一下,哈哈!!!”

    “爸!”赵蔓蕾故作无奈的说道:“这只是一个非常便宜的饰品,有什么好显摆的啊!”

    “你不懂!”齐世雄笑道,话音未落,就见石阿姨拿着电话走过,其中一只手捂住话筒,来到齐世雄身前后看着齐世雄小声说道:“老爷,夫人打您电话没打通,打到我这里来了,夫人说她在韩国看中了一家美容院,想要给盘下来!”

    “呼…..”听到石阿姨的话以后,齐世雄有些不悦的长出了一口气后怒声说道:“告诉她!赶紧回来,不要在外面折腾了!”

    “是!”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石阿姨松开话筒对着电话那边说道:“夫人,老爷说让您先回来,美容院的事情回来再说!”

    “是…..”

    “是的!”

    “好的,夫人,我会替您转达的!”

    说了几句之后,石阿姨放下电话对着齐世雄弱弱地说道:“夫人说让您自己看着办!她现在还不打算回来!”

    “爱死不死!”齐世雄大怒道,然后对着石阿姨挥了挥手,示意石阿姨离开。

    见齐世雄发怒,石阿姨不敢多留,刚欲离开就听到齐世雄说道:“对了,石姐!”

    听到齐世雄的话,石阿姨转过头看着齐世雄。

    而齐世雄平静了一下之后说道:“石姐,你看,这是蔓蕾给我买的礼物!”

    “噗嗤!”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竟然一下没忍住笑了出来,这次笑是不带有任何敌意的,而是真心的被齐世雄逗笑了,心说齐世雄怎么像小孩子似的,一个廉价的饰品而已,至于这样显摆吗?

    而石阿姨愣了一下之后笑道:“老爷好福气啊!少夫人连度蜜月也不忘给老爷带礼物回来!”

    “蔓蕾啊!”齐世雄没有回答石阿姨的话,而是看着赵蔓蕾说道:“你有没有给石阿姨带回来礼物啊!”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