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带的!”赵蔓蕾笑道:“在那一堆礼物中了,等一下我去给石阿姨拿!”

    “不用了!”齐世雄说完,看着石阿姨道:“石姐,蔓蕾不错吧!”

    此时此刻,齐世雄已然把赵蔓蕾当成了自己的骄傲,他对石阿姨说的那番话意思就是怎么样,我的这个儿媳妇多孝顺我!

    石阿姨有一个女儿,已经成家,并且连孩子都两岁了!都说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但石阿姨女儿对石阿姨的关心齐世雄是看在眼里的,平时动不动就会给石阿姨买点这个或者买点那个,齐世雄很是羡慕!不过自己又不能开口和齐玉说人家的孩子孝顺什么的,只能默默地羡慕石阿姨!

    如今自己的儿媳妇不但给自己带回来了礼物,而且还想着他人,齐世雄怎么能不炫耀一下。

    石阿姨自然也知道齐世雄这番话的含义,所以笑着说道:“少夫人为人善良,老爷以后有的福享啦!如果我有儿子肯定会让他把少夫人抢过去的!”

    “哈哈!”这个玩笑倒是无伤大雅,听到这话以后齐世雄大笑起来,然后看着赵蔓蕾说道:“看来我家齐玉有竞争对手了啊!”

    “爸…….你说什么呢!”赵蔓蕾羞红着脸低下了头。

    “哈哈!”齐世雄再次大笑了一声之后说道:“不玩笑啦!石姐,我记得家里是不是还有从泰国买回来的血燕窝?”

    “还有一些!”石阿姨道:“不过不多了,夫人刚刚还在电话中说给她留着!”

    “不用管她!”齐世雄皱眉道:“给蔓蕾炖上吧!她要是问起来就让她来找我!”

    “好的,老爷!”石阿姨答应了一声之后便转身离开。

    见石阿姨离开,赵蔓蕾看着齐世雄问道:“爸,玉姨不是在美国吗?怎么又跑到韩国去了?”

    赵蔓蕾口中的玉姨就是石阿姨说的夫人,玉姨名叫韩玉,今年不过三十五六岁,是和齐世雄同床共枕的女人!因为齐玉的母亲和齐世雄性格和不来,所以在齐玉小的时候便同齐世雄离婚并移民加拿大了!至于齐玉的抚养权齐世雄自然是不会放弃的,所以齐家两父子一直就那样生活着。

    在齐玉出国留学之前齐世雄身边没有出现过任何女人,因为那个时候齐玉就是齐世雄的全部!可齐玉留学之后,齐世雄突然感觉身边无依无靠,偶然在一次宴会上认识了长相妖艳的韩玉,便被韩玉迷惑住了,所以两人很快便同居在一起!

    不过齐世雄还没有失去理智,他知道韩玉跟在自己身边就是为了自己的钱,所以他和韩玉没有登记结婚,只是同居而已!而韩玉虽然想要名分,但又怕把齐世雄惹怒了,若是那样,自己现在锦衣玉食的生活也许就会消失,所以韩玉也从未提过和齐世雄结婚的事情,这点倒是令齐世雄很心安。

    只是令齐世雄没有想到的是韩玉败家已经败出花来了,有的时候一天就会花出几十万。齐世雄虽然气愤,但却没有办法,因为韩玉为齐世雄堕胎就堕了五六次,导致韩玉患了不孕症,齐世雄知道自己亏欠韩玉的,所以只要韩玉不闹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齐世雄也就忍了。

    因为两人没有结婚,所以齐玉一直称呼韩玉为玉姨,其实就算齐世雄和韩玉结婚了,齐玉也未必会喊韩玉一声妈!

    听到赵蔓蕾的问话,齐世雄无奈的摇摇头道:“她一天就知道作,爱哪去就哪去吧!我也懒得见她!”

    知道齐世雄不愿意提韩玉,赵蔓蕾也没有多说,而是和齐世雄唠起了出国蜜月这段时间见到的新奇事,听的齐世雄时而惊讶时而大笑,别墅中的气愤倒也轻松!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就在赵蔓蕾和齐世雄聊得正开心的时候,别墅门被推开!赵蔓蕾和齐世雄同时别过头朝门外看去,只见齐玉风尘仆仆的站在那里看着聊得正欢的两人。

    “看什么看!”齐世雄对着齐玉轻喝一声:“还不快进来!”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笑着走了进来,不过并没有搭理齐世雄,而是径直朝着赵蔓蕾走去,当走到赵蔓蕾不足三米的时候,齐玉张开双臂说道:“蔓蕾宝贝,你可想死我了!”说完,迈着大步上前就要拥抱赵蔓蕾。

    “齐玉!”赵蔓蕾赶忙躲到一旁说道:“不要闹,爸还在这里看着呢!”

    “不用管他!”齐玉笑着说道,然后一个俯冲便将已经躲开的赵蔓蕾抱在怀中,笑嘻嘻地说道:“亲亲……..”说着,齐玉噘着嘴就要往吻赵蔓蕾。

    “你不要闹啦!”赵蔓蕾想要躲避,却不想自己的脖子被齐玉搂的死死的,根本动弹不得。

    “波……”的一声,齐玉的嘴唇印在了赵蔓蕾的嘴唇上。

    “真香!”吻完以后,齐玉笑眯眯地说道。

    “你这个小兔崽子!”还没等赵蔓蕾说话,就听齐世雄笑骂道:“这么多年了,你怎么从来也没有抱过我!”

    “两个大男人有什么可抱的!”齐玉嬉皮笑脸的看着齐世雄说道:“还有,以后千万别管我叫小兔崽子,因为从遗传学的角度来讲这么说对家长不利!”

    “少胡说八道!”听到齐玉的话以后,赵蔓蕾在齐玉的胳膊上轻轻地拍了一下说道:“怎么和爸这样说话呢!”

    听到齐玉的话,齐世雄的满脸黑线,故作愤怒的说道:“你是从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

    “哈哈!”见到齐世雄的样子,齐玉放开赵蔓蕾,然后来到齐世雄身边做下来翘起二郎腿说道:“晚上吃什么?”

    “一天就知道吃!”齐世雄厉声道:“难道你就不想想法国那边的事情吗?”

    “有什么好想的!”齐玉无所谓道:“反正想要与我们齐天合作的人那么多,也不差那一家!”

    “你呀!”听到齐玉的话以后,齐世雄抬起手指了指齐玉,还没等说话就见齐玉眼睛一亮,一脸吃惊的看着齐世雄的手腕后笑了起来!

    “爸,你不是对这些饰品什么的不待见吗?怎么把蔓蕾给你买的手链带上了!”

    “这是蔓蕾孝敬我的!”齐世雄道:“你是不是也该把你孝敬我的礼物给我看看啊!”齐世雄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想让齐玉从国外带回来的礼物拿出来,可是齐玉哪里有买啊!

    “齐玉!”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趁着齐世雄的目光能撇到自己的时候故作吃惊相,赶忙对着齐玉喊了一声:“你过来一下!”

    齐世雄也是老奸巨猾,瞟到赵蔓蕾的表情后就知道这里面有事,不过并没有说话。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回头道:“什么事就在这说吧!”

    “咳……”赵蔓蕾故作为难的咳嗽了一声之后才开口说道:“齐玉你不是给爸爸带回来一件礼物吗?你陪我过去拿一下!”言若兰说话的同时还对齐玉使了个眼色,这些都被齐世雄看在眼中。

    “什么礼物?”齐玉一脸不解的说了一句,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看着赵蔓蕾说道:“你说的是你买的那株珊瑚吧!”一提到这株珊瑚,齐玉一下子来了精神,目光转向齐世雄说道:“爸,你是不知道啊!蔓蕾平时看着挺节俭的,连给自己买一件衣服都不舍得!可这次在马尔代夫她看上了一株血红色的珊瑚,差不多花了自己所有的积蓄给买了下来说要送给……”

    “齐玉!”齐玉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赵蔓蕾娇喝道:“少在那胡说!那珊瑚明明是你买给爸的!”

    大大咧咧的齐玉心思怎会那么细腻,并没有听出赵蔓蕾话中的意思!其实赵蔓蕾早就已经料到会有这样的结果,她相信不知情的齐玉一定会把这场戏陪自己演好……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笑道:“你才胡说呢!”说完,目光转向齐世雄接着说道:“爸,你说蔓蕾脑袋是不是秀逗了!买那个破珊瑚有什么用……”

    “齐玉,不要说了!”赵蔓蕾道:“快跟我过来把礼物拿过来!”

    “蔓蕾!”齐世雄制止住赵蔓蕾,然后看着齐玉说道:“你找了一个好媳妇!她在处处为你着想!我很满意……”说完,齐世雄站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继续说道:“你要是能有蔓蕾一半的好我也就放心了!”

    “爸!”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心中暗喜,不待齐玉说话,赵蔓蕾便开口对着齐世雄说道:“您别生气!那珊瑚真的是齐玉送给您的礼物,只不过他好像忘记了而已!”

    “好啦!”齐世雄道:“我没有生气,我们父子俩一起生活这么多年了,他是什么德行我知道!你也不用为他辩解了!”

    “我没有!”赵蔓蕾像是犯错的小孩子一般低下头不敢直视齐世雄。

    “行啦!”齐世雄接着说道:“我现在心情好的很,毕竟齐玉这小子这辈子娶到你是他的荣幸!只不过是委屈你了!”

    听到齐世雄赵蔓蕾的这番话,齐玉突然明白了什么,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齐世雄一眼后又将目光转向赵蔓蕾,充满了感激…….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