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听到齐世雄的话,又看见齐玉的眼神,赵蔓蕾心中暗道。

    这正是她想要的结果!首先趁着齐玉还没回来,先告诉齐世雄齐玉给他买了一份礼物,这样齐世雄心中定然会有期待,而齐世雄带上了她送的贝壳手链更是给她的这个计谋添上了一份成功率,因为齐玉回来后定然会看到齐世雄手腕上的贝壳手链。

    然后等齐玉问贝壳项链的时候赵蔓蕾会主动和齐玉说让齐玉给齐世雄‘买’的礼物拿出来,不过还没等赵蔓蕾说出来,齐世雄便开口主动提出!这正好有给了赵蔓蕾表演的时间,故作震惊让齐世雄看到,让齐世雄发现其中是有问题的!

    之后赵蔓蕾按照原计划对齐玉说让齐玉把礼物找出来送给齐世雄,不明所以的齐玉定然会掉入自己的圈套,说他并没有买过,从而一定会引出那株珊瑚。

    想起那株珊瑚,齐玉肯定会说赵蔓蕾买珊瑚的事情!只要是齐玉说了,齐世雄就会猜出齐玉并没有给他买礼物,而赵蔓蕾所说的礼物也赵蔓蕾买的。因为从没有收过齐玉礼物的齐世雄肯定会想之所以赵蔓蕾要把珊瑚的事情说成是齐玉买的,是为了让父子俩人增进感情,是为了他们父子两人好,更加是为了齐玉好。

    只要是齐世雄有了这样的想法,那么一会对赵蔓蕾就会更加亲近。

    当齐玉反应过来的时候定然会怪自己没有明白赵蔓蕾的意思,从而导致赵蔓蕾吃瘪,心里会过意不去!而齐玉也会对赵蔓蕾的这种做法感激万分…………….

    不得不说赵蔓蕾的这个计划是成功的,不仅让齐世雄对自己的好感增加,更让齐玉对自己更加的信任!

    其实连赵蔓蕾都不知道自己的心机为何会变得这么深,其实赵蔓蕾原本是没有这个计划的,可是刚进别墅的时候听齐世雄说让卢海去把齐玉接回来的瞬间,这个想法就突然出现在赵蔓蕾的脑海中…………

    ……………………..

    齐世雄一直都知道齐玉是个什么样的人,所以他不但没有任何不悦,反而更加的高兴,带着赵蔓蕾和齐玉去到了他的书房。

    齐世雄喜欢书,所以装饰的很好,其中摆放着各式各样的书籍!夸张的说齐世雄的书房就像一个小型的图书馆…….

    赵蔓蕾是第一次来齐世雄的书房,不过赵蔓蕾心中却是激动万分。因为她从齐玉哪里听说过齐世雄的书房只属于齐世雄一个人,不允许任何人随意进入,就连齐世雄最亲近的齐玉都不可以。

    齐玉长这么大也就进过齐世雄的书房两次,第一次是齐玉小时候不懂事偷偷跑了进去,却被齐世雄一顿胖揍,自那以后齐玉老实了,再也没有进入过齐世雄的书房。第二次进入齐世雄的书房是齐玉告诉齐世雄他要结婚的时候,齐世雄把齐玉叫进书房和齐玉长谈了一番。

    此次是齐玉第三次进入齐世雄的书房,只是令齐玉没有想到的是齐世雄竟然让赵蔓蕾也跟了进来!

    “爸!”站在书房外看着书房内的摆设齐玉拉住赵蔓蕾的手没有进去,而是看着齐世雄说道:“你确定让我和蔓蕾进你的书房吗?”齐玉觉得这件事还是先问好为妙,不然齐世雄变卦了说不定会训斥自己二人一番,自己倒是无所谓,他是怕赵蔓蕾受到委屈!

    “少废话!”齐世雄当然明白齐玉这话的意思,看着齐玉道:“让你进你就进,怎么那么多废话!”

    “这可是你说的啊!”齐玉看着齐世雄道:“到时候要是反应过来骂人的话我可就再也不回来看你了!”

    “你小子敢威胁老子啦!”齐世雄道:“快进来!开饭之前我们把法国那边的事情商量好了!以免影响吃饭的心情!”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点了一下头拉着赵蔓蕾的手便进入了书房。

    书房中的书桌后有一把摇椅,齐世雄走进书房后坐上了摇椅很舒服的躺在那里说道:“这里面就这一个可以坐的地方,你们两个就在那站着吧!”

    齐玉对着赵蔓蕾无奈的耸了耸肩后看着齐世雄说道:“累了怎么办?”

    “别废话!”齐世雄轻喝一声:“快把事情的经过说给我听!”

    见齐世雄不想玩笑了,齐玉思考了一下后才开口说道:“我在飞机上遇到莫云云,她和我说这次抢我们在法国生意的虽然明面上是飞虹科技,但幕后的黑手却是上海的一家公司!因为两年前飞虹科技曾经想要进军娱乐业,所以和上海的这家公司有过一次合作,却不想飞虹科技掉入了那家公司的圈套,被暗中吸纳了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之后又在两年的时间里策反了飞鸿科技的大部分股东为他们所用!”

    “那是飞虹科技和上海那家公司的事情,为什么要对齐天集团下手!”齐玉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齐世雄打断。

    “据莫云云说上海那家公司的胃口很大!想要在中国的网络市场独占鳌头,所以想要把与他竞争的网络公司逐一打垮!法国的那家公司早已经和他们签订了协议!之所以法国那边想要与我们合作也是上海那家公司从中操作,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用更低廉的价格与法国那边达成协议,到时候吃亏的定然是我们!但想要我们出更为低廉的价格,其中就必须要有其它的公司来搅局,所以飞虹科技做了出头鸟!”

    “那莫海龙是怎么想的!他的公司为什么要别人来做主?”齐世雄道。

    “现在飞虹科技中的股东大部分都是上海那家公司的傀儡!”齐玉道:“莫海龙和莫云云加在一起虽然持有飞虹科技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是飞鸿科技最大的股东,但其他股东都向着上海的那家公司,所以董事会上莫海龙想做阻止却无济于事!”

    “既然连法国那边都和他们签了协议,我们不与他们合作不就行了?”齐世雄道:“一会给集团在法国那边的人员打电话让他们回来!”

    “可是爸!”齐玉道:“就算法国那边公司和上海那家公司签订了协议也不耽误我们与法国的合作啊!这可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啊!”

    “什么意思?”齐世雄道。

    “莫云云说只要他们有公司董事会的绝对控制权就可以让飞虹科技从这次事件中退出!”齐玉道:“只要飞虹科技退出,我们和法国那边的合作不就会按照原计划进行了吗?”

    “莫海龙要怎么才能夺回控制权?”齐世雄道。

    “我们可以收购他们公司的股份啊!不需要多,只需要收购百分之五至百分之十的股份,到时候我们与莫海龙父女联合,定会在股东大会上占据上风的!”齐玉激动的说道:“这是多么难得的机会!如果我们齐天集团同时持有飞虹科技的股份,那么对未来网络的发展会更加有利啊!”

    “这是莫云云和你说的?”齐世雄问道。

    “恩!”齐玉点点头说道:“我和莫云云自小在一起长大,她的性格我了解,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寻求我们的帮助的,况且这件事对于我们有利无害,为什么不答应呢!”

    “恩!”听到齐玉的话以后齐世雄点了一下头说道:“的确,这对我们齐天集团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如果我们拥有了飞鸿科技的股份,那么吞并飞虹科技也是早晚的事情!”

    说完,齐世雄看了一眼站在一旁发愣的赵蔓蕾说道:“蔓蕾啊!你有什么意见?”

    赵蔓蕾此时正在发懵,根本听不明白齐家父子在那说什么!所以当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赶忙说道:“爸!我对商场的事情不了解!怎么可以随便发表意见呢!”

    “没事!”齐世雄道:“说说你的建议,你现在是齐玉的妻子,有权利知道公司的一些事情!”

    “是啊!”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也接着说道:“爸说的对,集思广益吗?你觉得还有什么地方需要补充的吗?”

    “这个……”赵蔓蕾思考了一下说道:“我觉得这可能是那个什么飞虹科技和那个叫什么莫云云的圈套,等着齐天集团往里跳呢!”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世雄和齐玉皆是一愣,对视了一眼只有就见齐世雄皱着眉头问道:“你为什么会这样说?”

    “首先有一点就值得怀疑!”说完,赵蔓蕾目光转向齐玉问道:“那个莫云云和你说上海的那家公司叫什么名字了吗?”

    齐玉一愣,摇头道:“没有!不过可能是商业机密吧?”

    “上海那家公司都要吞并飞虹科技了,莫云云对他们还有什么秘密可言!”赵蔓蕾道:“这是其中之一的疑点,那就是莫云云口中上海的那家公司究竟存在不存在!”

    “不能吧!”齐玉道:“莫云云是和我一起玩到大的,这也是关于他们公司利益的事情,她又怎么会骗我呢!”

    “齐玉!”齐玉的话音还没落,就听齐世雄说道:“听蔓蕾把话说完!”说完,齐世雄看着赵蔓蕾说道:“蔓蕾,你继续说,不用理他!”

    “恩!”赵蔓蕾点了一下头后接着说道:“第二点就是他们父女二人为何不自己收购其他股东的股份呢!”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