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虹科技插手齐天在法国的生意目的无非就是想让齐天收购他们的股份,既然这样我们明天就放出消息与法国那边终止合作!”赵蔓蕾道。

    “这样做有什么用?”一旁的齐玉道。

    “这就是所谓的阳谋,就是要明确的告诉飞虹科技齐天不会和法国那边合作,更加不会去收购飞虹科技的股份!”赵蔓蕾看着齐玉道:“到时候飞虹科技肯定会着急,既然齐天没有中招,他们肯定会把法国的那边的事情结束,这个时候就是齐天用阴谋的时候了!”

    “有什么办法能让飞虹科技上当?”齐玉接着问道。

    “如果齐天放弃与法国的合作,那么莫海龙一定会猜到齐天已经知道他的阴谋了!所以会加紧步伐寻求其它的金主,这个时候齐天可以透露出一些公司内部的机密,说是齐天终止和法国那边的合作只是为了让飞虹科技退出!”赵蔓蕾道。

    “这么做有什么作用?”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皱眉道:“怎么会让飞虹科技与法国那边达成合作协议呢?”

    “我并不了解法国那边的公司的能力是怎样的!他们和齐天相比相差多少!”赵蔓蕾问道。

    “伯仲之间!”齐玉道。

    “既然是伯仲之间,那飞虹科技为什么不把股份卖给法国那边!”赵蔓蕾问。

    “这个!”齐玉想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因为国内竞争激烈,不管是什么公司,只要竞争对手出现破绽就会往里面钻,飞虹科技如今遇到了难题,但他的名声却在那里。所以国内的一些公司见其有空可钻,就不会对其细查,先把飞鸿的股份收了再说!但国外不同,他们想要收购他国公司股份的时候定会对其进行细致的了解,飞虹科技知道这一点,所以不会把这样的‘好事’交给法国!”齐玉说完,还没等赵蔓蕾说话,齐玉接着开口道:“这和飞鸿科技与法国那边达成协议有什么关系?”

    “如果只是单纯的合作,法国那边会对飞鸿科技进行详细的了解吗?”赵蔓蕾没有回答齐玉的问题,而是接着问道。

    “应该不会!”齐玉道。

    “现在飞虹科技需要的钱,很多的钱!但未必就要一个金主去收购他们的股份!”赵蔓蕾认真的说道:“所以我们要接着发出假消息,说此次与法国那边和合作的这次项目齐天已经盘算好了,是一个十分赚钱的项目,而且见效快,少则半月多则一月就会见到足够的利益,所以齐天才会用以退为进的方法让飞虹科技退出!飞虹科技现在正是缺钱的时候,在利益的诱惑之下肯定不会细查,会尽快的与法国那边达成协议!”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齐玉道:“如果不成功呢!”

    “不成功就不成功呗!到时候齐天也不会失去什么,而且也可以和法国那边继续合作,只是不能报复飞虹科技了而已!”赵蔓蕾说。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目光转向齐世雄,见齐世雄正认真的思考着,齐玉也没有再开口说话,过了能有两分钟的时间,就见齐世雄看着赵蔓蕾道:“若是飞虹科技与法国那边达成了协议,之后齐天应该怎么做!”

    “爸,你是不是知道飞虹科技遇到了什么事?”赵蔓蕾反问道。

    “知道!就像你说的,他们遇到了财务方面的问题,而且需要一大笔赔付!”齐世雄说。

    “那飞虹科技在这次事件中最多能坚持多久?”赵蔓蕾接着问。

    “不出两月!”齐世雄说。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赵蔓蕾笑了笑,刚欲说话,就见齐世雄眼睛一亮,好像明白什么了,而赵蔓蕾身旁的齐玉也好像想到了什么,他们父子二人竟然同时开口说道:“我明白了!”

    两人同时说完后相视一笑,之后齐世雄开口说道:“好了!这件事就按照蔓蕾的方法办,两个月后就知道答案了!”

    听到齐世雄这样说,赵蔓蕾吃惊不小,她只不过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已,却没有想到齐世雄竟然答应了!赵蔓蕾知道,也许她的这个办法对于齐天来说是天大的好事,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在齐世雄和齐天面前的身份又提高了一大截,两人会越来越相信自己,越是这样,自己的计划成功率就越高。

    赵蔓蕾看了齐世雄一眼,有别过头看着对着自己一脸坏笑的齐玉不好意思的说道:“你笑什么?”

    齐玉没有回答,依旧看着赵蔓蕾坏笑,这个时候齐世雄回到书桌后的摇椅上坐下来,认真的看着赵蔓蕾说道:“蔓蕾!这段时间我一直有一个想法,只是不敢确定而已!但是现在我想做个决定!”

    赵蔓蕾看了齐世雄一眼后又看了齐玉一眼,只见齐玉依旧站在那里坏笑不说话,赵蔓蕾就知道这件事肯定和自己工作的事情有关!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目光转向齐世雄故作不解地说道:“什么决定?”

    “我已经把董事长和执行总裁的位置交给了齐玉,虽然我现在是齐天集团的CEO,看似齐玉这个董事长在我之下,但现在一些重大的决定我都不会参与,都交给了齐玉!但齐玉的成绩平平,并不像我期望的那样高!”说道这里,齐世雄目光看向齐玉,白了齐玉一眼之后继续说道:“我并不是说齐玉能力不行,只是他有的时候只看重眼前的利益,不会观望大局!所以他现在需要一个助手,可以帮他并且又能压制住他的人来协助他!”

    “爸!”齐世雄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赵蔓蕾故作不高兴的说道:“我嫁过来之前就同您和齐玉说过,我嫁过来不是为了名利,也不想再齐天工作,您是答应过我的!”

    “蔓蕾!”齐世雄笑道:“不怕你生气,我答应你是因为那时候我内心深处还是有些不相信你的。你知道,对于我们这样的家庭来说最怕的就是有人别有用心!所以我答应你归答应你,但还是想观察你一段时间,可是刚刚你的表现令我吃惊不小,而且你所有的表现让我知道你并不是图我齐家的什么,你只是为了齐玉这个人。”说完,齐世雄再次从摇椅上站起来,缓缓地走到赵蔓蕾身边认真的盯着赵蔓蕾说道:“我也能看出你是一个要强的女孩,今天对你的考验会让你心里不舒服!所以我向你道歉。”

    赵蔓蕾一愣,心说齐世雄竟然像自己道歉,他毕竟是一个集团的最高执行长官,为人应该强势的很,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谦逊?

    不单赵蔓蕾不了解,就连一旁的齐玉也是一头雾水,心说自己平时强势的老爸这是怎么了!

    就在赵蔓蕾思考的时候,齐世雄接着说道:“我想把你放在齐天集团总经理的位置上!你不用现在就回答我,自己好好考虑一下,我等你的答案!”说完,齐世雄率先向书房外走去,刚走到门口齐世雄头也不回的说道:“应该开饭了!下去吧!”

    赵蔓蕾不知道齐世雄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不过赵蔓蕾知道,自己没有任何损失,就在赵蔓蕾思考齐世雄的想法的时候,一旁的齐玉推了推赵蔓蕾说道:“走吧!先下去吃饭吧!”

    “恩!”赵蔓蕾点了一下头之后便同齐玉走出齐世雄的书房……

    …………………

    此时已经晚上七点多了,几人下楼来到餐厅后,石阿姨已经把饭菜准备好了,菜品不多,但却很丰盛。

    几人坐定后,齐世雄看着石阿姨问道:“给蔓蕾的燕窝炖好没有?”

    “还没有!”石阿姨道:“不过应该快了!”

    “吃完饭再给端来吧!”说完,齐世雄看着赵蔓蕾说道:“今晚就在家住吧!家里好久都没有这么热闹过了!”

    “好!”赵蔓蕾没有拒绝,她知道这件事情是无法拒绝的。赵蔓蕾之所以要和齐玉在外面住,一是因为不想让自己过的舒坦了忘记报仇的事情,第二就是她真的无法经常和齐世雄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她怕自己压制不住心中的仇恨。

    见赵蔓蕾答应,齐世雄笑了笑之后拿起碗筷说道:“吃饭!吃饭!”

    见齐世雄拿起碗筷,赵蔓蕾和齐玉才分别拿起碗筷,不过赵蔓蕾又把手中的碗筷放下,拿起一旁的小碗盛了一碗汤放在刚要张口吃饭的齐世雄面前说道:“爸,饭前一碗汤胜过良药方!特别是晚饭的时候饭前一碗汤对身体有好处!”

    齐世雄愣了一下看着赵蔓蕾慈祥的笑了笑,然后放下手中的饭碗说道:“好!就听蔓蕾的,我先喝汤!”说完,端起汤碗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都说位置越高就越孤独,齐世雄也不例外,虽然高高在上,但也需要关怀!也就小的时候他的父母给他盛过汤,长大以后齐世雄整天奔波,哪里有人这样对待过他,所以齐世雄现在心中除了感动还有幸福!

    “爸!”见齐世雄大口大口的喝汤,齐玉开玩笑道:“你慢点!我又不会和你抢!”

    “少管老子!”齐世雄放下已经喝光的汤碗对着齐玉厉声道:“你要是能有蔓蕾一半懂事我也就不必在为你操心了!”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