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苦笑了一下后一脸委屈的看着赵蔓蕾说道:“都怪你!你把我在爸心中的位置给占去了!”

    赵蔓蕾当然知道齐玉这是在开玩笑,端起齐玉面前小碗盛了一碗汤放在齐玉的面前说道:“快吃饭吧你,那么多话呢!”

    “哈哈!”齐玉笑了一下之后端起汤碗喝了起来。

    这一顿饭吃的很融洽,很开心。但赵蔓蕾也只是表面开心而已,吃饭的时候她的心里想的是张幼凡,不禁暗道:“如果不是齐世雄,现在自己和幼凡也许已经结婚,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这一切都是齐世雄害的,我一定要报仇!”

    齐世雄和齐玉当然不会知道和他们一同吃饭一脸开心地赵蔓蕾的心中却有着这样恶毒的想法!他们父子两人还沉浸在家的幸福之中…….

    晚饭结束后,齐玉看着齐世雄说道:“爸,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好啊!”听到齐玉的话以后,齐世雄笑着答应了。而赵蔓蕾则是一直保持着微笑没有发表任何言论,齐家父子只当赵蔓蕾是默认了!

    齐世雄匆匆换好衣服后赵蔓蕾和齐玉已经等在门口处,齐世雄一脸笑意的走过来说道:“走!今天你俩要去到哪里消遣告诉爸!爸请你们去。”

    齐世雄对娱乐场所不是很喜欢,以前创业应酬的时候会经常去,但齐天集团慢慢壮大之后齐世雄基本上没有怎么出去过!今天说出这样的话说明齐世雄的心情很好,也算是给自己破戒了!

    别墅门打开,一阵寒流铺面而来,三人不禁打了一个哆嗦…….

    “现在早晚天凉,以后你们早晚出去的时候多穿点衣服!”齐世雄紧了紧衣领后看着赵蔓蕾和齐玉说道:“你们小年轻都是要风度不要温度的!这可不行知道吗?”

    “哈哈!”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大笑道:“你是从哪里学来的这套词儿!”

    “少废话!”齐世雄白了齐玉一眼后目光转向赵蔓蕾,却见此时赵蔓蕾打了一个激灵,抱着双臂眉头紧蹙……

    “蔓蕾,你怎么了!”见到赵蔓蕾的样子后齐世雄关心的问道。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也将目光转向赵蔓蕾,见赵蔓蕾很冷的样子,赶忙把外套脱下来披在赵蔓蕾的身上。

    “你没事吧!”齐玉问。

    “没事!”赵蔓蕾笑道:“只是有点头疼而已!”

    听到这话以后齐玉和齐世雄皆是一惊,只听齐世雄说道:“是不是刚才开门的瞬间受凉了?”

    “没事!”赵蔓蕾接着说道:“我们走吧!”

    “算了!”齐世雄开口道:“身体比较重要,想要出去的话再找时间就行了!”

    “是啊!”齐玉接茬道:“我们先回去吧!这天确实有点冷。”

    “没事啦!”赵蔓蕾笑了笑之后说道:“难得爸今天高兴想出去走走!不能就因为我有一点不舒服就放弃了吧!”

    听到赵蔓蕾这话以后,齐玉和齐世雄心中一暖,然后就见齐玉看着齐世雄道:“就听蔓蕾的吧!”

    齐世雄想了一下之后对着别墅内收拾卫生的石阿姨喊道:“石姐,把你的外套拿出来一件给蔓蕾披上!”

    “是的!老爷……”只听石阿姨回答了一声,过了能有两分钟就见石阿姨匆匆的跑了出来,手中还拿着一件风衣。

    齐玉接过石阿姨手中的外套后把披在了自己的身上。

    “这是给蔓蕾的,你披在身上做什么?”见状,齐世雄厉声道。

    “让蔓蕾披我的吧!”齐玉笑道。

    听到齐玉这样说齐世雄也没有说什么,但赵蔓蕾看了一眼齐玉穿上石阿姨的外套后噗嗤的笑了出来,然后说道:“好啦!你那体型穿石阿姨的衣服不觉得小吗?给我吧!”说完,赵蔓蕾脱下了披在自己身上的外套递给齐玉……..

    …………….

    齐世雄居住的别墅区外不远处就有一处公园,此时的公园灯火通明,很多人在公园中或是散步或是锻炼身体…….

    公园正中央是一片人造湖,湖水中游荡着各式各样大小不一的观赏鱼,此时赵蔓蕾正趴在岸边立着的栏杆上,手中拿着一袋鱼食往湖中扔,引得湖中的鱼儿全部聚拢在赵蔓蕾身前。

    而齐世雄和齐玉坐在赵蔓蕾身后不远处的木凳上看着赵蔓蕾。

    不知道过乐多久,正在那里盯着赵蔓蕾的齐玉突然听到齐世雄说道:“有信没?”

    “啥!”齐玉一愣,不解的看着齐世雄说道:“什么信?”

    “咳咳!”齐世雄咳了一下后才说道:“就是……就是孩子的事儿!”

    “孩子?”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过了约么半分钟的时间齐玉恍然大悟,看着齐世雄低声说道:“我说爸!我和蔓蕾结婚还不到半月时间,哪里会那么快!”

    “哦….”齐世雄有些失落的点了一下头后想了一下继续说道:“你们结婚之前就没有发生过关系吗?”

    “没有!”齐玉道:“不过我们婚前接吻了!”

    “完蛋玩意儿!”齐世雄道:“我记得你还在上初中的时候就已经…….”

    “爸!”齐世雄话还没说完齐玉赶忙打断焦急地道:“你不要胡说啊!要是让蔓蕾知道可有我好受的了!”

    “没想到你还挺怕蔓蕾的!”见自己的儿子如此这般,齐世雄笑了笑说道:“这也不像是你性格啊!”

    “哎!”齐玉道:“以前的我仗着家里在外面到处惹事生非,都是爸你给我摆平的!那时候我还觉得这是您应该做的。可是从国外回来遇到蔓蕾后我才知道以前的我是多么的无知!蔓蕾自从认识我那天开始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说出我身上的某种坏习惯!开始的时候我并不在意,可是后来我渐渐地发现蔓蕾的话竟然在不知不觉中改变着我,而我的内心深处也习惯着这种改变。说句您不爱听的话,我的一些改变还真不是为了您为了集团,而是为了让蔓蕾开心!”

    “蔓蕾是给你下了什么迷魂药了呀!”齐世雄开玩笑道。

    “哪里有什么迷魂药,我就是喜欢和他在一起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蔓蕾在我身边,我就觉得我做什么事都有动力!”说到这里,齐玉目光转向在那里喂鱼的赵蔓蕾,看着赵蔓蕾的背影继续说道:“开始的时候我并没有什么太强烈的感觉,只把蔓蕾当做知己而已!可当我离开商场回到集团工作的时候,我才发现我根本离不开蔓蕾!我曾经想要把蔓蕾调到集团当我的助手,可是蔓蕾说我俩不是一个世界的,在商场相处的那段时间也是因为工作的关系,她还说以后不想和我产生太多的交际!”

    “蔓蕾不是攀权富贵的女孩,她很要强!这点我是能看出来的!”齐世雄笑道。

    “不过我并不怎么喜欢她那要强的性格!”齐玉道:“蔓蕾越是要强,我有的时候越是感觉自己没用!”

    “没想到你还会有这样的想法!”齐世雄一愣,然后认真的说道:“别看你爸我有的时候老古板,但也知道现今的社会和封建时期男尊女卑的生活不一样了!女人能顶半边天的话不是没有道理的,有些事情我们这些男人做不好,但是在女人眼里却是简单的很!”

    “爸……”齐世雄说完,齐玉看着齐世雄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有什么话就说吧!”齐世雄道:“不要婆婆妈妈的!”

    听齐世雄这样说,齐玉想了一下之后才缓缓地说道:“如果爸您以前就有这种想法!妈妈是不是就不会和你离婚?”

    “我和你妈离婚是不可避免的!结婚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齐世雄笑道。

    “啊!”齐玉吃惊的看着齐世雄一脸不解的说道:“那你们为什么还要结婚?”

    “还不是因为你!”齐世雄无奈的说道:“酒后乱性啊!”

    “哈!”听到齐世雄这样说,齐玉竟然笑了起来。

    齐世雄没有理会齐玉的笑声,而是继续说道:“你妈怀你的那个时候人们的思想还没有现在这么开放,所以为了你妈和你姥姥姥爷的脸面我们选择了结婚!”

    “既然结婚了,又生下了我,你们就不能将就过吗?为什么还要离婚?”齐玉问。

    “我和你妈的事情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释明白的!”齐世雄说完便不再言语,目光转向湖边喂鱼的赵蔓蕾。

    见齐世雄沉默了,齐玉也没有多问,而是低着头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齐玉!”过了一会之后,齐玉就听齐世雄声音有些焦急的说道:“好像要有麻烦了!”

    “什么麻烦?”齐玉不解的看着齐世雄。

    “你看!”齐世雄向赵蔓蕾的方向扬了扬头说道:“你媳妇好像要被人调戏了!”

    齐玉一惊,赶忙看向赵蔓蕾,这一看不要紧,齐玉顿时怒火中烧,起身便向赵蔓蕾的方向走去。

    “年轻人就是冲动啊!也不想想现在自己的身份!”齐世雄坐在那里淡定的向身后不远处看了看!(求收藏!求推荐!求评论!)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