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赵蔓蕾点了点头,缓缓地离开了齐玉的怀抱,拿起桌旁的纸巾将脸庞的泪水擦拭干净后看着石阿姨尴尬地说道:“石阿姨,您来啦!”

    “恩,来了!”石阿姨自然知道此时三人处在尴尬中,所以并没有多说别的,只是看着赵蔓蕾说道:“少夫人吃完饭的时候还是好好的,为什么突然晕倒了呢?”

    “可能是我体质太弱了吧!”赵蔓蕾不好意思笑道。

    “行了!”石阿姨想要接着问,却被齐世雄打断:“赶紧把燕窝吃了!一会问问医生蔓蕾可以不可以出院!如果可以就回家休息,不要闷在医院里……”

    ………………….

    赵蔓蕾喝燕窝的时候医生来到病房告诉几人赵蔓蕾的身体并无大碍,所以喝完燕窝之后几人便回到了齐世雄的别墅!

    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大伙都很疲倦,所以并没有多说什么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的时候赵蔓蕾便睁开了眼睛,看着一旁沉沉睡着的齐玉,赵蔓蕾用手轻轻地抚摸了一下齐玉的脸颊轻声说道:“对不起!”赵蔓蕾的话刚落,就见齐玉皱着眉头翻了个身背对着赵蔓蕾,好像在抗议赵蔓蕾打扰他睡觉了一般。

    赵蔓蕾轻笑一下,然后起床收拾了一下才走出卧房!赵蔓蕾想要等到齐玉几人醒来之前把早饭做好,所以轻手轻脚的向楼下走去,生怕把几人吵醒!

    刚走没几步,赵蔓蕾突然想到了齐世雄的书房!心说齐世雄的书房中是否会有什么当初的证据呢!

    可是想了一下之后赵蔓蕾将这个答案否定了,心中暗道:“想找当年的证据只能凭借别人口中的话来判断,又怎么会有其它方面的证据呢!”赵蔓蕾心中这样想着,但她不知道,她这次真的猜错了……………..

    所有和当年那件事情相关联的人都是守口如瓶,卢海虽然说给了齐玉听,但是齐玉根本没当回事,早已经忘得干干净净了!就算是还记得,齐玉也不会轻易把这件事说给赵蔓蕾听的,毕竟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

    齐世雄有个习惯,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到别院中打一会太极,所以他是第二个起床的,当走出卧房下楼后听到厨房有做饭的声音就是一愣,因为以往石阿姨都是再自己出去打上太极之后才会起床的!想到这里,齐世雄向厨房的方向走去,还没进厨房的时候齐世雄就开口道:“石姐,今天早餐晚些做吧!齐玉和蔓蕾年纪轻轻,起床比较……”齐世雄说道这里已经走进了厨房,当见到赵蔓蕾一脸尴尬的看着自己后齐世雄也是一脸尴尬!

    “爸!”赵蔓蕾率先打破僵局,开口微笑道:“早上好!”

    “恩!”齐世雄笑了一下后目光转向赵蔓蕾那还沾着面粉的手上,然后开口说道:“蔓蕾啊!这些事情让石阿姨做就好了,你不用起这么早的!”

    “没事的!”赵蔓蕾有些害羞的说道:“只是我想给爸做顿早餐,让爸尝尝我的手艺!”

    “就因为这个你就起的这样早?”齐世雄道。

    “恩!”赵蔓蕾说道:“因为我做的早餐的步骤很繁琐,不过却很好吃!想让爸尝一下,如果爸要是觉得好吃的话我会经常给爸做的!”

    一大清早齐世雄就收到了一份感动,所以心情大好,看着赵蔓蕾笑道:“你先做吧!我出去大会太极!”

    “恩!”赵蔓蕾微笑的点了一下头。

    …………………..

    石阿姨第三个醒来的,当见到赵蔓蕾在厨房做早餐也是一愣,赶忙要上前帮忙,但却被赵蔓蕾拒绝了,赵蔓蕾看着石阿姨笑道:“石阿姨您就休息一早晨吧!今天的早餐我来做就好了!”

    石阿姨也被赵蔓蕾感动了,但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在厨房打起了下手。

    赵蔓蕾的早餐做好以后齐世雄也打完太极走了回来!

    “齐玉还没有起?”看着忙碌的赵蔓蕾和石阿姨,齐世雄道。

    “起来啦!”齐世雄的话音刚落,就见齐玉睡眼朦胧的从楼梯上走下来说道:“睡的正香的时候找不到媳妇儿了,我还能谁的踏实吗?”

    “讨厌!”听到齐玉的话,赵蔓蕾娇羞道:“我还能跑了啊!”

    “哈哈!”齐玉笑了一下之后看着齐世雄说道:“爸,又打太极去了?”

    “少废话!”齐世雄道:“赶紧收拾一下,今早蔓蕾很早就起床做早餐了,你睡得还像死猪一样!”

    齐世雄的话音刚落,齐玉已经走下最后一阶楼梯,看着齐世雄玩笑道:“我昨天不是说过了吗?千万别把自己的孩子比喻成动物,那样对家长不利!”

    “一天天没有正行!”齐世雄白了齐玉一眼后便走上楼,回到自己的卧室!齐世雄换好衣服下来后赵蔓蕾和齐玉已经坐在餐厅里,不过并没有开始吃早饭!

    “你们先吃就好了!不用等我!”齐世雄看着夫妻二人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后开口道。

    “我倒是想吃了!”齐玉故作委屈的说道:“可是蔓蕾不让啊!非要等你下来一起吃!”

    齐玉说话的同时,齐世雄已经坐在椅子上,看着桌上的早餐一脸兴奋的说道:“我来尝尝蔓蕾的手艺!这做的是什么啊?我好像从来没有吃过?”

    “这是土豆饼!”赵蔓蕾回答道:“我记得我爸是最喜欢吃土豆饼的,我一直想给我爸做一次,可是现在我离家太远,所以没有机会!”说完,赵蔓蕾用筷子夹起一张圆形巴掌大小的土豆饼放在齐世雄面前的盘子中。

    赵蔓蕾的言下之意就是把齐世雄当成了自己的亲生父亲,所以才做了土豆饼!听到赵蔓蕾这样说,齐世雄别提多高兴了!因为这一早上赵蔓蕾连续两个感动大招打在齐世雄的心上,而齐世雄感动的同时内心深处已经逐渐地把赵蔓蕾当成了自己的女儿!

    “哎!”这个时候就听齐玉叹了一口气说道:“我现在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外人!”

    “咯咯!”听到齐玉的话,赵蔓蕾咯咯笑了起来,然后又夹起一块土豆饼放在了齐玉身前的盘子中说道:“好啦!快吃吧!”

    “哈哈!”齐世雄大笑了一声之后夹起土豆饼咬了一口,咀嚼了一下之后齐世雄不禁赞叹道:“好香!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早餐啦!”这话虽然有客气的含义,但也表达出齐世雄此时内心的感动!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也吃了一口,而后惊讶的看着赵蔓蕾说道:“的确很好吃,你怎么从来没有给我做过!”

    “吃饭还堵不住你的嘴!”赵蔓蕾白了齐玉一眼后有夹了一块土豆饼放在齐玉的盘子中继续说道:“好吃就多吃!少说话!”

    齐玉无奈的看了一眼赵蔓蕾后又咬了一口土豆饼后目光才转向齐世雄说道:“爸,你今天怎么穿的是便装!不去公司了吗?”

    “不去了!”齐世雄道:“公司的事情你就全权代理吧!除非有什么重大的事情你在联系我,不然我不想参与!”

    “爸!”齐玉笑了笑说道:“您把担子丢给我,这是要开始享福的节奏啊!”

    “快吃你的吧!”齐世雄并没有否认!

    听到父子俩的谈话,赵蔓蕾思考了一下之后才说道:“爸,齐玉,我决定了!”

    父子两人愣了一下,然后齐玉开口道:“决定什么了?”

    “我…….”赵蔓蕾故作难为的咬了一下嘴唇后才说道:“我决定去集团工作了!不过不想做总经理的位置!”

    听到赵蔓蕾的前半句齐家父子大喜,但是听到赵蔓蕾后面的话,父子二人一阵不解!只见齐世雄放下手中的筷子看着赵蔓蕾说道:“为什么?”

    “因为我从来没有做过管理层,所以想从最基层做起!”赵蔓蕾道:“我想凭借自己的能力一步步往上爬,不想被别人觉得…….”说道这里,赵蔓蕾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齐世雄没想到赵蔓蕾能有这样的觉悟,所以满意的点了一下头后说道:“行!就按照你说的办!从最底层坐起!”

    “爸!”赵蔓蕾接着说道:“还有一件事!我说了希望你不要生气!”

    “什么事?”齐世雄道。

    “我不想利用是齐玉妻子的身份进入公司,我也不想让公司的人知道我是齐玉的妻子!”赵蔓蕾道。

    “不行!”齐玉道:“你是我的妻子怎么了?为什么还不敢让别人知道?”

    “我……”赵蔓蕾不知道怎么回答!

    “我觉的蔓蕾说的对!”这个时候齐世雄开口道:“如果蔓蕾是以齐天少夫人的身份进入齐天的,齐天的员工肯定会有所忌惮,到时候以往的陋习肯定会收敛起来!倒不如利用此次机会让蔓蕾看看齐天集团中有哪些不足的地方,也算是不错的想法!况且整个齐天集团包括齐天旗下的子公司的员工,知道蔓蕾的人基本上没有,所以蔓蕾更容易看到底下员工的工作是好是坏!”

    听到齐世雄的话,赵蔓蕾一愣,心说自己只不过是不想做总经理的位置而已,怎么突然让自己成为潜伏在基层的卧底了?

    “卧底同志,你好!”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