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玉进入玉泉酒店,来到903号房外平静了一下之后敲了敲房门。

    “谁!”里面传来莫云云的声音。

    “云云,我是齐玉!”齐玉道。

    少许,就见房门打开,只见莫云云围着浴巾,披散着头发,头发上能看见几颗晶莹的水珠,想必是刚洗完澡。

    “云云!”齐玉道:“我只是来找你聊天的,你不用穿的的这么暴露吧!我真的只是来聊天的!”齐玉这话明面上是说给莫云云听的,其实是说给赵蔓蕾和齐世雄听的!

    听到齐玉的话,莫云云羞涩的低下头,看着齐玉道:“讨厌啦!胡说什么呢!”

    莫云云确实是个美人坯子,皮肤洁白水嫩,就好像一挤就能挤出水一般!她和赵蔓蕾相比在美貌上绝对能胜过赵蔓蕾一筹,可却比赵蔓蕾少了一丝成熟和风韵!

    见齐玉还在门外发愣,莫云云接着说道:“还不进来!一会被别人看到我这个样子就不好了啦!”

    莫云云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台腔,听的齐玉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

    玉泉酒店外,齐世雄听到莫云云的话以后身体一激灵,同样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然后齐世雄不屑的说道:“还了啦呢!”

    齐世雄的话令一旁的赵蔓蕾掩嘴偷笑。

    而此时,正往房间进的齐玉听到耳机里齐世雄说的话以后竟然也跟着学了起来:“还了啦呢!”

    “齐玉哥,你说什么!”刚转过身的莫云云回头不解的问道。

    “呃……”齐玉一愣,赶忙说道:“没….没事!”说完,便迈步走进了房间。

    酒店外车内的赵蔓蕾、齐世雄和司机卢海听到齐玉学起齐世雄的话以后皆是掩嘴笑起来,毕竟刚才齐玉已经学了齐世雄的话,几人的笑声若是在被齐玉学去就不好了!

    ………………..

    走进房间后,齐玉看见房间中摆放着一个餐车,餐车上还准备了西餐和红酒!这倒没什么,重要的是屋内没开灯,竟然点的是蜡烛!

    “你怎么…..”齐玉刚想说话,就见莫云云回过头看着齐玉指着餐车上的红酒说道:“这红酒可是八七年产的罗曼尼?康帝哦!很贵的,我就收藏了这一瓶,平时都不舍得喝呢!”

    “哈哈…哈哈…..”齐玉讪讪地笑了一下之后说道:“云云妹妹还挺会享受的啊!八七年的罗曼尼?康帝怎么也要十多万一瓶吧!我家里有好几箱呢!平时都不舍得喝,只喝八五年的拉菲……”

    听到齐玉的话以后,莫云云脸色铁青,咳笑道:“齐玉哥说话还是那么直啊!我以为结婚了齐玉哥说话能中听一点呢!”

    “呵呵…..”齐玉虽然有时候说话不经过大脑,但是身为富二代的他最烦的就是别人在他面前炫富,只要敢在他面前炫富他就会给顶回去…….

    车内,齐世雄听到齐玉的话以后喃喃道:“这小子就会吹!”

    赵蔓蕾偷笑…….

    …………

    “齐玉哥!坐下吧!”房间内莫云云坐在餐车前看着齐玉说道:“有什么心事吗?为什么突然要找我聊天,难道你就不怕嫂子知道吗?”说完,拿起酒瓶往其中一个高脚杯中倒上入三分之一的红酒,然后又给另一个杯倒入三分之一。

    看见莫云云把酒倒上了,齐玉坐在了莫云云的对面说道:“红酒配蜡烛,倒是挺浪漫的啊!”齐玉这话是说给赵蔓蕾他们听的,因为他现在不知道应该怎么说事情的开头了!

    赵蔓蕾听到齐玉的话知道齐玉现在开始为难了,所以赶忙对着麦说道:“只是这种浪漫我和她是享受不到了啊!”

    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齐玉看着莫云云无奈的说道:“哎!只是这种浪漫我和蔓蕾是享受不到了啊!”

    “齐玉哥为什么这么说!”莫云云问。

    听到莫云云这样问,齐玉的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一脸委屈的看着莫云云说道:“你是不知道啊!我现在才发现我和她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究竟怎么了嘛!”莫云云问。

    “你是不知道,为了让她开心,我放弃了别墅去住普通小区,可是她还不满意,竟然让我离开齐天集团,说我不适合做生意,早晚会把齐天搞的倒闭的!”这些话都是赵蔓蕾教给齐玉的,所以齐玉才敢这么说!

    “她……”莫云云一愣,开口道:“嫂子有点太过分了吧!”

    “何止是过分!”齐玉气呼呼的说道:“你说我能答应他的提议吗?”

    莫云云摇了摇头。

    “我当然不能答应!”齐玉义愤填膺的说道:“可是我不答应她她却说要和我离婚!”

    “她怎么能这样!”莫云云愤怒道,她心中是真的喜欢齐玉,一听到齐玉受到如此屈辱怎能不气。

    “哎!”齐玉接着说道:“你也知道我,自从当上齐天董事长之后就没有什么大作为,所以我爸现在对我并不怎么信任!导致我现在很为难啊!”

    莫云云听到这里知道机会来了,所以看着齐玉说道:“齐玉哥!既然齐伯伯不相信你,你就要做出一番成绩给齐伯伯看啊!”

    “哎!”齐玉接着叹气道:“我上哪做什么成绩啊!现在商业的行情不是那么简单的!说不准一下子就栽进去了!”

    “那你为何不考虑一下我在飞机上提出的建议呢!”莫云云道:“还有你们为什么要终止与法国那边的生意!刚才你在电话里说让我们和法国合作是什么意思?”

    “我们这么做的确是缓兵之计!”听到莫云云的话以后,齐玉心中吃惊不小,心说赵蔓蕾猜的真准,莫云云说的这番话和赵蔓蕾猜测的简直一字不差!感慨的同时齐玉接着说道:“因为知道你们这么做只是为了让我们帮你们脱离上海的那家公司!但我们齐天资金不是那么充裕,所以就先终止和法国那边的合作!”

    “那你说让我们和法国合作是什么意思?”莫云云道。

    齐玉刚欲回答,就听耳机里赵蔓蕾说道:“齐玉,喝酒,多和一点,计划有变,一会听我说!”

    听到这话以后,齐玉没有回答,而是拿起身前的高脚杯将杯中酒一饮而尽,并且发出咕嘟的声音,然后按照耳机中赵蔓蕾的指示说道:“我没有说让你们和法国合作啊!”

    “你明明是说了的!”莫云云道。

    “我说过吗?”齐玉又倒了一杯酒后装作很伤心的样子将杯中的酒再次一饮而尽!

    齐玉装的很像,莫云云感受到了齐玉的伤心,所以挪动身体来到齐玉身旁挽着齐玉的胳膊,把头靠在齐玉的手臂上说道:“齐玉哥!委屈你了!”

    “云云,你抱着我的胳膊做什么!”齐玉道。

    车内的赵蔓蕾听到齐玉的话以后看着齐世雄轻声说道:“爸!你说齐玉现在心里是不是特别的美啊!”

    “他敢!”齐世雄说完,看着赵蔓蕾说道:“蔓蕾啊!什么计划有变,为什么要让齐玉喝酒,他要是喝醉了怎么办?”

    “一会再向您解释!”赵蔓蕾笑了一下之后对着麦说道:“齐玉,接着喝酒,按照你的酒量来,别喝多了!”

    酒店内的齐玉听到赵蔓蕾的话以后又倒了一杯酒,然后一口将其干掉,在齐玉旁边的莫云云并没有阻拦!

    又连喝了三杯以后,齐玉打了一个饱嗝后轻声说道:“不行了!再喝就要吐了……”

    “齐玉哥,你说什么!”莫云云抬头开着齐玉道。

    “没事!”齐玉故作难受的说道:“我说我还能喝!”

    “这小子到量了!别一会出什么事啊!”酒店外车内齐世雄看着赵蔓蕾说道:“蔓蕾啊!你这是把自己的丈夫往别的女人怀里推啊!”

    “放心吧爸!我自有打算!”说完,赵蔓蕾对着麦说道:“齐玉,装醉,把我们开始的计划还有和法国合作会见利快的事情说出来!”

    虽然这和来之前的计划有出处,但齐玉并不傻,立刻明白了赵蔓蕾的意思,所以想了一下眼神迷离地看着莫云云说道:“蔓蕾!我知道你不相信我,我现在正在实施一个大计划,你知道吗?我们已经知道了飞虹科技的阴谋,知道飞虹科技不会与法国那边合作的!到时候只要飞虹科技退出法国,我们齐天集团就会迅速占领法国市场!你知道吗?法国那边可是一块大蛋糕啊!见利非常之快,我发誓,不出一个月我就能帮助齐天赚两千万至五千万!”

    听到齐玉的话莫云云一愣,刚忙问道:“齐玉哥,你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齐玉醉醺醺的大声说道:“到时候看你还说我不懂的做生意,我要让你看看我齐玉是多么的有魄力!哈哈…….”

    听到齐玉这样说,莫云云大喜,扶着齐玉来到床边说道:“齐玉哥,你喝多了,先睡一会!”

    “我没多!”齐玉手舞足蹈的喊叫道:“不出一个月,我就会赚到两千万,两千万……”

    把齐玉放倒在床上之后莫云云褪下身上的浴袍……

    躺在那里装醉的齐玉大惊,赶忙说道:“蔓蕾,你干嘛光着身子啊!我不看,我不看……”

    “臭小子!”酒店外车内的齐世雄对着麦大骂道:“你没看怎么知道人家光着身子…..”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