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时间内第一总科室的人都玩的很嗨,但是赵蔓蕾却一直眉头紧锁,想着程佳丽为什么要骗自己,而梁丽又为什么要配合程佳丽!

    就在众人玩闹正在兴头的时候,赵蔓蕾的电话响了!见是齐玉打来了,赵蔓蕾赶忙走出包房,接通电话后赵蔓蕾道:“你忙完啦!”

    “恩!”齐玉道:“我听卢海说你也在天下第一庄是吧!”

    “恩!”赵蔓蕾道。

    “你下来吧!我们一起回家!”齐玉道。

    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好!我去告诉同事一声!”

    “恩,去吧!”齐玉道。

    挂断电话后,赵蔓蕾回到包厢告辞,而齐玉则是坐在车内,此时车内除了卢海外,副驾驶还坐着李璐!齐玉挂断电话后对着卢海和李璐说道:“今天的事情你们不要和夫人说!免得夫人害怕!”说完,齐玉思考了一下之后看着李璐说道:“明天你不用来上班了,去找几个机灵点功夫好的女保镖!”

    “是,董事长!”李璐和卢海同时回答道。

    “那两个人怎么样了?”齐玉思考了一下之后看着卢海问道:“现在在哪了?”

    “董事长放心!她们两个没有一两个月出不了院!我已经派人把她俩送医院去了!”

    “恩!”齐玉点了一下头后说道:“李秘书,今晚连夜写出一份通告发到公司的工作软件上!通告上就写本月集团效益不好,所以从明天开始至月底这半月的时间取消休息,任何人不得请假,请假就算旷工!”齐玉道。

    “董事长,你直接把她们两个开除了不就完了吗?您发出这样的通知集团的员工岂不是会不服气!”卢海道。

    “我用什么理由开除她们两个人,如果我开了她们两人蔓蕾的事情说不好就暴露了!”齐玉道:“况且到月底也就能赶上一个双休日,齐天的员工又不是没有经历过!到时候加班费到手他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卢海想了一下觉得有道理,然后眼睛看向天下第一庄的正门,正巧见到赵蔓蕾刚从旋转门走出来!

    “董事长!夫人出来了!”卢海道:“我把车开过去吧!”

    “算了!”齐玉道:“人多眼杂,让夫人自己过来吧!”说完齐玉按下车窗对着刚走出来四下张望的张蔓蕾轻声喊道:“在这儿!”

    听到齐玉的喊声之后赵蔓蕾再次四下观察了一下之后才小跑的跑向齐玉的车,上车以后赵蔓蕾不停的喘着气,然后看着齐玉道:“这一天像做贼似的!”

    “怪我喽!”齐玉笑道:“还不是你不想暴露身份吗?”

    “就怪你!”赵蔓蕾对着齐玉瞪了一下眼睛。

    见赵蔓蕾对自己瞪眼睛,齐玉一下子软了,丝毫没有了刚才给卢海和李璐布置任务时的王霸之气了!

    见到齐玉如此这般,坐在前面的卢海和李璐想笑又不敢笑,憋了一会之后卢海发动车子,向天下第一庄外开去!

    就在接近天下第一庄的旋转门的时候,喝的醉醺醺的梁丽被一名老气横秋的中年人搀了出来!虽然梁丽喝的有点多,但意识还在,齐玉的车驶过她面前的瞬间梁丽一下愣住了,她自然是认识齐玉的车,只是她发愣的原因不是因为齐玉今晚也在这里吃饭,而是看到齐玉车内好像坐的是赵蔓蕾!

    “不可能啊!”梁丽不由的自语道:“她应该还在包厢呢!肯定是我喝多看错了!”

    “小丽,你这是怎么了?”见梁丽发愣,他身边的中年男人问道。

    听到中年男人的话以后梁丽难得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没事,想起了一点事情!”因为这中年人的打岔,梁丽暂时忘记了赵蔓蕾的这码事!

    ……………….

    半夜十一点多,所有齐天集团但不包括齐天旗下子公司的员工都收到一条消息,那就是从明天开始到月底没有休息,不能请假!不过对于这样的事情众人并没有说什么,毕竟他们经常经历这样的事情,早已经习惯了!

    而在同一间医院、同一个病房内程佳丽和冯小蕊很是配合的从晕厥中同时醒来,两人见到彼此后大惊失色,刚欲说话手机就同时响了,当两人看到这条消息后大眼瞪小眼,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因为齐天有规定,旷工三天直接开除!!!!

    思考了一会之后程佳丽看着冯小蕊问道:“小蕊!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也不知道!”冯小蕊一脸发懵的说道:“我正在那里等着的时候就见一名喝的醉醺醺的男的走了出来,好像是把那里当做卫生间了,脱下裤子就要解手,我吓的大叫了一声之后那男的回身就打了我一巴掌,把我打倒后什么话也没说对我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一边打着还一边说我把他弟弟吓坏了!可我根本不认识他弟弟啊!”

    听到冯小蕊的话以后程佳丽一脸黑线,有一种想笑的冲动,不过还没有笑出来就听冯小蕊问道:“你这是怎么了!怎么进来的?”

    听到冯小蕊的话以后,程佳丽委屈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我比你还冤那!我在卫生间等你消息没等来却等来了赵蔓蕾的消息,刚和她通话结束就有一名服务员过来告诉我说我们科长找我,我就和她出去了,可是刚出去没走几步就有几名顾客跑过来和那名服务员吵起来,说那名服务员的服务态度不好!正巧这个时候几名保安赶了过来,双方争论了几句后就打了起来,我刚想跑不知道是谁上来就怼了我一拳,然后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到醒来已经变成这个样子了!”说着,程佳丽看着自己骨折的右腿委屈的哭了起来!

    见程佳丽哭起来,冯小蕊也哭了起来,因为她伤的可比程佳丽厉害多了,双腿全部骨折…….

    两个合伙害人的闺蜜变成这样的下场也算是她们的命不好,怪不得别人!

    ………………….

    因为酒量不济,回家后赵蔓蕾就沉沉的睡去!齐玉洗完澡之后刚来到客厅就见自己的电话响了起来,齐玉拿起电话一看是齐世雄打来的,所一赶忙按下接听键说道:“爸,怎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啊!”

    “公司内部软件发的消息是怎么回事?”齐世雄问。

    “我就知道爸你会问的!等一下啊!”说到这里,齐玉推开了卧室的门见赵蔓蕾睡得正香以后再吃把卧室门关上,然后对着电话那头的齐世雄说道:“是这样的,今天我和蔓蕾同时………..”这般如此,如此这般,齐玉把事情的经过说给了齐世雄听!

    别墅客厅内,齐世雄听到齐玉的话以后已经气的满脸通红,许久之后才缓缓地说道:“你做的对!”

    “至于那两名员工的事?”齐玉试探的问了一下齐世雄!

    “先不用管她们!”齐世雄道:“到时候再找办法收拾她们!只是那个梁丽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不教训她!”

    “爸!”齐玉道:“那梁丽的后台是谁难道你忘了吗?况且这次让蔓蕾去财务部就是为了扳倒梁丽和他身后的人!”

    “这可是一块难啃的骨头啊!”齐世雄想了一下之后才说道:“就让蔓蕾先委屈一段时间吧!到时候好好补偿她一下!”

    “恩……”

    ………………..

    第二天,赵蔓蕾来到财务部第一总科室的时候就听到众人都在谈程佳丽的事情,当得知程佳丽被打的住院了赵蔓蕾就是一愣,赶忙问众人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好好的就被打了呢!可是没有人能说出原因!

    这个时候有人道:“我还听说了,昨晚人事部的冯小蕊也被人打的住院了呢!你们说是不是她们两个打了起来啊!”

    “不可能!”一人道:“她俩的关系可好了!怎么会打架呢!”

    “冯小蕊是谁?”赵蔓蕾问道。

    “是人事部的员工,你应该没有见过!”一人回答。

    “哦!”赵蔓蕾点了一下头后接着听众人在那里闲扯。

    “她们两个可惨喽!”一人道:“她俩前脚刚住院,后脚上面就发消息说不让请假,请假就算旷工!先不说她两个骨折的事情,单说身上的各种伤就得在医院住上一段时间了!你们说她俩这不是倒霉催的吗?”

    对于公司发的加班的事情赵蔓蕾是今早才知道的,不过并没有当回事,可是当听说程佳丽和冯小蕊的事情后就觉得这事情好像并不是这样简单的!

    “科长来啦!”这个时候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然后聚在一起闲聊的众人飞速的散开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只留下赵蔓蕾一时没反应过来站在那里!

    梁丽快步走进第一总科室后看着众人都在认真的工作后梁丽没有理会,而是走到赵蔓蕾身边说道:“你跟我来办公室一趟!”

    “好的!梁科长!”赵蔓蕾答应了一声之后便和梁丽走进了办公室。

    走进办公室之后梁丽放下包坐在办公椅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赵蔓蕾问道:“你昨晚几点从天下第一庄走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