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梁丽的话,赵蔓蕾思考了一下之后说道:“我昨晚有些喝多了,具体几点走的我也没太注意看!”

    “你是和大伙一起走的吗?”梁丽接着问。

    赵蔓蕾心中不解,心说梁丽为什么要问自己这样的问题,不过也没有多想,所以回答道:“因为不舒服我就提前离开了!”

    “坐的谁的车?”梁丽问!

    “不对!”听到梁丽这句话之后赵蔓蕾心中暗道:“梁丽这是话里有话啊!”所以在那一瞬间赵蔓蕾的大脑飞速的旋转起来…….

    少许之后,赵蔓蕾回答道:“我看第一庄外停着许多出租车,我坐出租车离开的!有什么不对吗?梁科长!”说道最后,赵蔓蕾反问道!

    “没事!”梁丽道,同时心中想到可能是昨晚自己看错了!

    赵蔓蕾见梁丽在那思考,为了避免梁丽接着问话,所以赵蔓蕾接着开口道:“对了,梁科长,程佳丽是怎么回事?”

    “程佳丽!”梁丽不解的说道:“她怎么了?”

    “刚听同事们说她和别人打起来住院了!”赵蔓蕾道!

    “和别人打起来住院了!”梁丽一愣,看着赵蔓蕾说道:“这事儿我怎么不知道?”说完,梁丽掏出电话,拨通了程佳丽的电话!

    电话接通后,还没等程佳丽说话,梁丽就开口问道:“你和谁打起来了?现在能不能来上班!”

    “梁科长!”电话那头,程佳丽哭着说道:“我该怎么办啊!”

    “我问你究竟是怎么回事!”听到程佳丽的哭声,梁丽不悦的说道:“不是打电话听你哭的!”

    听出梁丽声音的不悦,程佳丽赶忙止住哭声,委屈的说道:“昨晚一个服务员和顾客闹别扭…………..”

    赵蔓蕾站在那里看着梁丽认真的听电话,心中暗道:“昨晚她肯定是见到我坐齐玉的车了,只是不敢肯定而已!虽然现在暂时隐瞒过去了,但说不定哪天她就会觉察出来什么!看来自己得告诉齐玉一声,想个办法让梁丽不再去想这件事!”

    就在赵蔓蕾思考的同时,就见在那听电话的梁丽眉头紧皱,然后对着电话那头的程佳丽说道:“你闲着没事和那服务员混在一起干什么?”

    听到梁丽的话,电话那头的程佳丽明显就是一愣,然后开口说道:“不是您让那个服务员带我去见你的吗?”

    “我?”梁丽道:“简直是胡说八道,我什么时候让服务员去找过你!”

    “可是!”程佳丽还想解释什么,不过却被梁丽打断道:“伤的严重不严重!能不能来上班,公司昨晚可下了通知了,不许请假,请假就算旷工!”

    “哇!”梁丽的话音刚落下,那边的程佳丽就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抽泣的说道:“我的腿被打断了!身上还有身上其它的伤,没有几个月是出不了院的!梁科长你可要帮帮我啊!”

    “我怎么帮你!”梁丽道:“算了!基本上你已经和齐天无缘了,挂电话吧!”说完,梁丽就挂断了电话!

    还好梁丽没有多说,如果多说了程佳丽肯定会把冯小蕊的事情说出来!到时候梁丽肯定会发现不对,毕竟她是知道程佳丽和冯小蕊要合伙害赵蔓蕾的!如果被她知道两人不但没有害成赵蔓蕾,且都被打的进了医院后肯定会怀疑赵蔓蕾的!

    挂断电话后,梁丽看着赵蔓蕾说道:“你先工作去吧!我这里没事了!”

    “好!”赵蔓蕾点了点头之后便离开了梁丽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拿出手机给齐玉发了个短信…….

    齐玉此时正在办公室听法国回来的员工介绍法国那边情况的时候手机响了,齐玉见是赵蔓蕾发来的,赶忙示意那员工等下再说,然后拿起手机看了一下,这一看齐玉乐了,只见上面写着:“齐玉,我们科室的同事程佳丽因为出现了一点事情住院了!所以能不能对她通融一下,就给她放假吧!”

    看完,齐玉心中暗道:“你的心太软了!可是我不能告诉你事情的原委啊!”想完,齐玉回复道:“这是公司的规定!无规矩不成方圆,如果我这次破例了,那么以后这样的问题会接二连三的出现!宝贝,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毕竟我是集团的董事长,一定要言出必行的!”

    赵蔓蕾接到齐玉的回复之后并没有多想,因为她知道齐玉说的有道理,所以也没有再请求齐玉,但赵蔓蕾觉得自己应该有必要去看一下程佳丽,毕竟自己和程佳丽同事一场,不去探望一下说不过去!

    ……………………….

    忙碌的一天结束后,赵蔓蕾准备去医院探望一下程佳丽,这个时候齐玉电话打了过来,电话中齐玉告诉赵蔓蕾让她晚上抽时间回趟别墅,说韩玉要回来了!

    韩玉为人比较骄横,赵蔓蕾很不喜欢,可齐玉既然这样说了,赵蔓蕾不去看又不合适,所以对齐玉说道:“我晚上还有点别的事情!可不可以晚点过去?”

    “时间你自己定一下!”齐玉道:“反正不用对她太客气就是了!我晚上还点事,晚点再过去!”

    “好!”两人又甜言蜜语了一番之后赵蔓蕾拿着包便离开了科室,来到公司外以后赵蔓蕾打了一个出租车向医院的方向驶去!

    来到医院后赵蔓蕾在医院外买了一个果篮,然后打听到程佳丽病房的位置就向病房方向走去!

    刚来到病房门口还没等敲门的时候就听病房里传来程佳丽的声音

    “小蕊!你说我们这是不是报应啊!”

    “你为什么真么说?”

    “我俩昨晚合伙想要阴赵蔓蕾一下,却不想赵蔓蕾一点事没有,我俩却住进了医院!”

    “这只是偶然而已…….”

    听到病房里程佳丽和冯小蕊的谈话后赵蔓蕾大怒,心说自己不过是才到齐天的新员工而已,你们为什么要对我不利,我哪里得罪你们了,想到这里,赵蔓蕾直接推门而进,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程佳丽娇喝道:“程佳丽!我哪里得罪你了?”

    “蔓蕾!”见赵蔓蕾拎着果盘冲了进来,程佳丽大吃一惊,赶忙解释道:“蔓蕾,你先别激动,听我解释!”

    话音还没落,就见赵蔓蕾别过头看向一旁的冯小蕊愣了一下,片刻之后就听赵蔓蕾惊讶地说道:“怎么是你?”

    此时的冯小蕊看着赵蔓蕾依旧目露凶光,而赵蔓蕾好像突然明白什么了!明白这两人住院好像并非偶然…….

    想到这里,赵蔓蕾拎着果篮就离开了病房,走出医院后,赵蔓蕾打了一辆出租车向齐世雄的别墅驶去!车上,赵蔓蕾不停的思考着,最后将两人住院的罪魁祸首锁定道齐玉身上,只是赵蔓蕾心中不解为什么齐玉不告诉自己呢!

    想了一会没想明白后,赵蔓蕾又开始琢磨怎么能让梁丽把心中的疑惑消除,就这样想了一路,赵蔓蕾来到了齐世雄的别墅,下车以后赵蔓蕾看着手中的果篮有些不好意思,心说自己来了就拿一个果篮,并且还不是准备买过来给齐世雄和韩玉的,如果就这样拿进去是不是有些不好吧!

    可是扔掉赵蔓蕾又觉得可惜,所以就把果篮放在别墅大门边,准备一会离开后给拿走!

    ……………….

    石阿姨开门见到赵蔓蕾来了,赶忙对着屋内喊道:“老爷!少夫人来啦!”这是齐世雄告诉石阿姨的,只要赵蔓蕾来了,无论自己在做什么重要的事情都要尽快通知他!

    此时是晚上七点多,电视上正在播出新闻联播!往常,除非有特殊情况,不然看新闻联播是齐世雄每天必备的任务!拿齐世雄的话来讲,多看看新闻联播就能多了解国际上的形势,对齐天的发展就越有利,所以只要是齐世雄坐在电视前看起新闻联播就会变得雷打不动!

    可是现在不同了,在齐世雄的心里新闻联播远远没有他的儿媳妇重要,所以听到石阿姨的话以后齐世雄赶忙丢掉手中的遥控器笑着站起身看着赵蔓蕾说道:“蔓蕾来啦!快进屋坐!吃没吃饭?”

    齐世雄依然把赵蔓蕾当成了自己亲生女儿,把赵蔓蕾奉为掌上明珠,所以见赵蔓蕾来心情激动的不得了!

    赵蔓蕾自然能够体会到齐世雄对自己的慈爱,但赵蔓蕾心中的恨就是无法放下,不过还是笑了笑说道:“爸!您快坐着看新闻吧!我换好鞋就过去!”

    “不看了!不看了!”齐世雄笑着说道:“每天播的都是那么几件事,没有什么意思!”

    齐世雄说话的同时,赵蔓蕾已经换好拖鞋走向了客厅,见齐世雄一脸慈祥的看着自己后赵蔓蕾乖巧地说道:“爸!我来的匆忙,没有给你买什么东西!您可不要生气啊!”

    “看你这话说的!”齐世雄笑道:“回自己家还买什么东西!快坐,和我说说工作上还顺利不顺利,有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赵蔓蕾坐下之后刚欲说话就听别墅的门打开,然后齐玉拎着一个果篮走了进来,看着在客厅的赵蔓蕾和齐世雄说道:“我在大门那发现一个果篮!不知道是谁放的?”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