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到这里,赵蔓蕾一阵翻白眼,心说齐玉这不是坏事吗?而听到齐玉的话以后齐世雄也是一愣,对着石阿姨说道:“石姐,去调一下监控,看看是谁放的?”然后目光转向齐玉说道:“你怎么什么都往家里拿,你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吗?”有钱的人都很小心,因为有钱人在乎的太多,生怕有人会害自己。

    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也是一愣,就想把果篮丢出去,而石阿姨也正要去调取监控!

    “不用啦!”赵蔓蕾低着头红着脸说道:“这果篮是我带来的!”

    “你带来的怎么不拿进来?”齐玉不解的问道,而齐世雄也是一脸不解的看着赵蔓蕾。

    “这果篮是我上医院去探望同事用的!可是没有给她我就给带了回来!”赵蔓蕾不好意思的说道:“可是走到门口我心想自己来就带这么一个果篮有些说不过去,况且这果篮还是要送给别人的,所以我就给放在门口想要离开的时候拿着!谁知道齐玉给拿了进来……”说道最后赵蔓蕾声音小的就像蚊子再叫…….

    “哈哈哈!”听到赵蔓蕾的解释后,齐世雄大笑起来,然后看着赵蔓蕾说道:“不用不好意思!我明白你的良苦用心,都是齐玉这小子不懂事!不怪你,不怪你!”

    “凭啥赖我!”听到齐世雄的话,齐玉故作生气的大吼道:“爸,到底谁是你亲生的!”

    “你吼什么吼,有儿子跟老子这么吼的吗?”齐世雄白了齐玉一眼后说道:“赶紧滚进来,在那里杵着干什么!”

    齐玉无奈的笑了一下之后走进屋子,来到赵蔓蕾身边张开双臂说道:“亲爱的,抱一下!”

    “别闹!”赵蔓蕾将齐玉推开,然后看着齐玉说道:“齐玉,你就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吗?”

    “没有啊!”齐玉一愣,不解的说道。而齐世雄也是别过头看着齐玉和赵蔓蕾,他听赵蔓蕾这话以为小两口闹别扭了,所以开口道:“有什么事坐下说!”

    既然齐世雄都说话了,不坐又不好,所以赵蔓蕾和齐玉先后坐了下来,刚坐下,就见齐世雄看着齐玉说道:“你背着蔓蕾做什么坏事了?”

    “我哪有?”齐玉不解的说了一声,然后目光转向放在茶几上的果篮瞬间明白了什么!然后看着赵蔓蕾说道:“你别胡说哈!天地可鉴,我哪里有事情敢瞒你啊!我对你的心你还不了解吗?”

    听到齐玉的话以后赵蔓蕾觉得还是算了吧,毕竟齐玉这么做想必也是为了自己不受欺负,所以赵蔓蕾也不想都问了!

    可是赵蔓蕾不多问并不代表没有人替赵蔓蕾问!齐玉话音落下的同时齐世雄将目光转向那果篮,又想起赵蔓蕾说那是送给住院同事的,所以齐世雄好像想到了什么,看着齐玉道:“你没把昨晚的事情告诉蔓蕾啊!”

    “哦,苍天!”听到齐世雄的话以后齐玉一只手捂着眼睛脑袋向后仰去,嘴一秃噜竟然说道:“真怕猪一样的队友啊!”

    “噗嗤……”听到齐玉的话以后原本一脸正经的赵蔓蕾一下没憋住笑了出来!

    不过精明的齐世雄并没有领会齐玉这句话的含义,而是一脸不解的看着齐玉接着问道:“什么猪?”

    “呃…..”齐玉一惊,心说自己怎么说出这样的话,可又不知道怎么解释,所以看着齐世雄道:“没事!我是说书!对,我说是书!”

    “哈哈….”赵蔓蕾笑的更厉害了!

    见赵蔓蕾笑的这么厉害齐世雄就觉得这里面有事,思考了一下前因后果之后齐世雄拿起一旁的报纸就像齐玉打去,一边打一边骂道:“臭小子,你竟敢骂你老子是猪?”

    “哈哈哈!!”赵蔓蕾已经笑的前仰后合了,而齐玉虽然被打,但也忍不住乐了起来!

    打了一会之后齐世雄可能是打累了,气呼呼的坐在那里看着笑的前仰后合赵蔓蕾说道:“蔓蕾啊!你以后可得好好管一管齐玉这张嘴了,就他这张嘴早晚得在外面吃亏!”

    几人又说笑了一会之后赵蔓蕾才率看着齐玉开口说道:“既然爸都说出来了,你就不要瞒我啦!”

    “你是怎么猜出来的?”齐玉反问道。

    “我今天去看程佳丽的时候偶然听到她两说要阴我一下,而那个冯小蕊我又认识,好像是因为我她被付成功给训斥了!”赵蔓蕾道:“所以我就有些怀疑了,想了想昨晚发生的事情,就觉得她倆同时住院的事情肯定不会那么简单,而且她俩前脚刚住院,后脚公司就发了那个不允许休息的文件,明显就是针对她俩的吗?所以我就猜到是你做的了呗!”

    “女人太聪明了不好!”齐玉无奈的摇摇头后看着齐世雄说道:“爸,就蔓蕾这智商我以后还有好吗?”

    齐世雄听到赵蔓蕾分析后心中也暗暗对赵蔓蕾竖起了大拇指,心说赵蔓蕾简直是聪明过人,见到齐玉无奈的样子以后齐世雄则是开口替齐玉解释道:“蔓蕾啊!齐玉不告诉你可能也是怕你担心害怕吧!所以你不要怪他骗你!”

    “爸,我没有怪齐玉!”赵蔓蕾道:“就是想确认一下我的想法是不是正确的!”

    “你还有一点没有猜到!”这个时候齐玉往赵蔓蕾身边靠了靠将赵蔓蕾拥入怀中后接着说道:“你要是猜出来了我可以答应你一个要求,无论是什么要求我都答应呢!”

    见小两口在那玩猜谜,齐世雄不想打扰,可是他也好奇齐玉说的那个赵蔓蕾没有猜到的事情是什么,所以坐在那里等着赵蔓蕾开口!

    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问道:“也是关于昨天的事情吗?”

    “恩!”齐玉点了点头。

    赵蔓蕾眉头微皱思考起来,大约过了半分钟赵蔓蕾笑道:“我想你要说的是梁丽吧?”

    “啊!”赵蔓蕾的话令齐玉大惊,将赵蔓蕾推出自己的怀抱后瞪大眼睛的问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因为我昨天下楼的时候正巧碰到………….”赵蔓蕾把碰到梁丽的事情说了出来,然后接着分析道:“我想当时梁丽听到程佳丽两人的计划后肯定是非常气愤,但气愤的同时肯定是自言自语地说让我先受点委屈,然后她在出现救我之类的话,好让我感激她!但是梁丽并不知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程佳丽两人的对话还有梁丽的自言自语被另外一个人听到了,而这个人想必就是你的秘书李璐对吧!”

    听到赵蔓蕾的分析,齐玉和齐世雄对视了一眼后竟然同时拍起巴掌,掌声停下之后就听齐玉说道:“老婆,你太牛了!这都能分析出来!我服了!”

    而此时齐世雄心中却是想着,还好赵蔓蕾现在是自己的儿媳妇,若她是自己的竞争对手的话,想必自己肯定斗不过她!

    其实按照道理来说,赵蔓蕾不应该在齐世雄面前表现的这样聪明,因为越是这样齐世雄对自己的戒心就会越大,但赵蔓蕾这几年暗中调查过齐世雄,知道齐世雄为人特别喜欢聪明人,也很喜欢和聪明人交往!他从来不会和笨人多说一句话,因为齐世雄觉得那样会很累!所以赵蔓蕾只能把自己最聪明的一面拿出来给齐世雄看,况且自己现在是他的儿媳妇,也算是他们齐家的人,自己表现的越好,齐世雄就会越觉得有利于齐家的振兴!

    赵蔓蕾笑了笑之后忽然想到了什么,所以看着齐玉道:“对了!现在梁丽好像已经开始对我起疑了?”

    “什么意思?”齐玉问。

    “我们昨天离开第一庄的时候梁丽好像看到我坐在你的车上了?”赵蔓蕾道:“虽然现在我把她骗过去了,但说不定哪天她又会想起来,若是那样的话未必是好事!所以还是想个办法解决吧!”

    赵蔓蕾的话音刚落,齐玉和齐世雄同时陷入了沉思,他们知道赵蔓蕾说的这话的严重性,思考了很久之后就见齐世雄抬头看着赵蔓蕾说道:“你知道付成功为什么会把你安排到那个梁丽的手下吗?”

    “不就是因为那个梁丽不干净吗?”赵蔓蕾道。

    “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齐世雄道:“其实开始的时候我和齐玉都没有注意到梁丽这个人,知道付成功把你调到她手下工作我们才想起了一件很严重的事情!”

    “什么事情能让爸您这样为难?”赵蔓蕾道。

    “这个梁丽不简单啊!”齐世雄刚说道这里,就见别墅的门被推开,一名身穿红色风衣,拎着大包小裹打扮妖艳的女子一步三摇的走了进来!齐世雄无奈的摇了摇头后看着赵蔓蕾说道:“等找时间让齐玉和你说吧!那个祸害精又回来了!”

    回来的人正是齐世雄的情人韩玉,见到韩玉回来,齐世雄和齐玉没有动,只是静静地坐在那里,而赵蔓蕾想了一下之后则是站起身向韩玉走去!

    “蔓……”齐玉刚想喊住赵蔓蕾却被齐世雄打断,只听齐世雄说道:“让蔓蕾去吧!你玉姨是个小心眼,她不敢得罪你但却不代表不敢得罪蔓蕾,让蔓蕾给她留点面子也好让她以后少折腾折腾蔓蕾!”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