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玉没有说话,他虽然看不上韩玉,但也知道韩玉为齐世雄付出了很多,所以有些事情他也不会与韩玉计较!

    此时韩玉正低着头换鞋呢!赵蔓蕾走到韩玉的身边微笑着说道:“玉姨回来啦!”

    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话,韩玉一抬头,当见到是赵蔓蕾的时候韩玉一脸媚笑的说道:“呦!蔓蕾来啦!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来没多久!”赵蔓蕾笑了一下,然后伸手准备接过韩玉手中的物品。

    “可别!”韩玉手往后收了收之后说道:“这点事怎么能让你来呢!你现在可是齐天集团董事长的夫人,这种事是下人做的!”说完,韩玉对着厨房的方向喊道:“石姐,出来帮我拿一下!”

    赵蔓蕾顿感尴尬无比,她能看的出来韩玉对自己有敌意,只是赵蔓蕾不知道韩玉对自己的敌意是从何而来的!

    石阿姨听到韩玉的话以后匆匆跑了出来,看着韩玉道:“夫人回来啦!”说着,便接过韩玉手中物品!

    齐玉见赵蔓蕾受挫,心中不爽!刚想发飙就被齐世雄拦了下来,只见齐世雄小声的说道:“算了!别理她!”

    齐玉无奈之后对着赵蔓蕾喊道:“蔓蕾,回来!我有事和你说!”

    还没等赵蔓蕾回答,就见韩玉看着客厅的韩玉说道:“大少爷也来啦!真是有些不可思议啊!若是平时你听知道我要回来肯定会躲的远远的!”

    “哼!”齐玉冷哼一声没有理会韩玉,而是看着赵蔓蕾说道:“过来,我有事情和你说!”

    赵蔓蕾知道齐玉不想自己和韩玉多打交道,所以看着韩玉笑了一下之后便转身回到客厅!

    “坐!”齐玉让赵蔓蕾坐在自己旁边,然后看着赵蔓蕾轻声说道:“不用理她!”

    赵蔓蕾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韩玉换好鞋以后一步三摇的来到齐世雄身边坐下,挽着齐世雄的手臂狐媚地说道:“世雄,想我没有啊!”

    齐世雄一张老脸沉了下来,把手臂从韩玉的怀中抽了出来,不悦的说道:“在孩子面前像什么样子!”

    “那怎么了?”韩玉说完又将齐世雄的手臂挽住……

    齐世雄无奈,只好任由韩玉挽着自己的手臂,然后目光转向赵蔓蕾和齐玉说道:“今晚在家住吧!”

    听到齐世雄的话赵蔓蕾没有回答,而是看着齐玉,齐玉见赵蔓蕾看着自己,自然知道赵蔓蕾的意思,刚想回答就听韩玉说道:“世雄,人家小两口有自己的二人世界,你不要总是干涉人家对不!”韩玉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想赵蔓蕾和齐玉住在别墅!

    听到韩玉的话,齐世雄气的满脸通红,不过却不想和韩玉争执,只能无奈的坐在那里!顿时,屋内的气愤变的尴尬起来,这个时候韩玉好像想到了什么对着正在那收拾她行李的石阿姨说道:“石姐!晚上我要吃燕窝,你把那燕窝给我炖了!”

    “呃……”石阿姨愣了一下才看着韩玉说道:“夫人,燕窝已经没有了!”

    “我不是让你给我留着吗?”听到石阿姨的话以后,韩玉怒声道:“你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了吗?”

    “可是…..”石阿姨知道韩玉是个不讲理的主,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

    见石阿姨不解释,韩玉接着吼道:“世雄平时根本不吃那些东西!你给谁吃了?”韩玉猜到那燕窝肯定是给赵蔓蕾吃了,但她就是装作不知道!

    “玉姨!”见石阿姨为难,赵蔓蕾轻声道:“那燕窝是我吃的!你不要怪石阿姨!”

    “原来是少夫人吃的啊!那就难怪了!”韩玉一脸不屑地说道:“也是啊!像少夫人这样的身份以前肯定没有吃过燕窝吧!所以跑到这里来吃了!”

    听到韩玉的话以后赵蔓蕾心中大怒,不过又不好表现出来,不过她内心深处已经记下了这份侮辱……..

    “韩玉!”齐玉站起身指着韩玉怒吼道:“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在这里对蔓蕾指手画脚的!”

    “呦!”韩玉不屑道:“大少爷开始护食儿啦!只是我身为长辈要提醒你一下,你的妻子为什么嫁给你难道你不知道吗?真是不知道她哪里把你吸引住了!”

    “啪……”韩玉的话因刚落,一直坐在她旁边的齐世雄终于忍不住了,抬手对着韩玉就是一巴掌,直接把韩玉打蒙了!

    “能在这个家待就待,不能待就滚出去!”齐世雄气的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少在这里胡闹!”

    “你敢打我!”韩玉双眼通红,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齐世雄说道:“我韩玉做错什么了!跟在你身边这么多年连个名分都没要过!还因为你落下了一身的病,你不说感激我,还打我!那燕窝是我自己补身体用的!她凭什么就给吃了?怎么!就是以为他是齐玉的媳妇,你的儿媳妇是吗?有了她我就不重要了是吗?”

    听到韩玉在那里抱屈赵蔓蕾知燕窝的事情就是一个借口而已,按理说韩玉不应该对自己有这样大的仇恨啊!可又为什么看见自己就像看到仇人似的,难道真的是因为害怕自己来跟她挣齐家的财富吗?赵蔓蕾觉得这里面肯定还有其他的事情,只是一时猜不到而已!

    韩玉的话会令赵蔓蕾委屈吗?当然会委屈,可是这种委屈并不能让心性坚强的赵蔓蕾流出眼泪,但赵蔓蕾还是努力的挤出一颗晶莹的泪珠,然后嘴唇颤抖的看着齐世雄颤声说道:“爸!我还有事,就先回去了!”说完,赵蔓蕾便转身离去。

    “哎!”见赵蔓蕾受委屈,齐世雄心里不好受,毕竟此时韩玉还在那里哭闹着呢!虽然心中气韩玉,但毕竟韩玉也陪了他这么多年,多少也是有些感情的,所以齐世雄此时也很为难…..

    “蔓蕾!”见赵蔓蕾离开,齐玉冷冷的看了一眼韩玉之后便追了上去!

    ………………..

    赵蔓蕾和齐玉离开别墅后,韩玉依旧在那里哭闹不止,齐世雄皱着眉头看着韩玉怒声道:“行了!你别太过分了!你有什么气冲我撒,你跟孩子折腾什么?”

    “在你眼里我算什么?”韩玉哭道:“我真心真意伺候你这么多年你不给我名分我不要,可是你对我越来越冷淡了!我回来了你也不说和我打声招呼,怎么,你有了儿媳妇就觉得自己老有所依了吗?我告诉你,那个赵蔓蕾可不是什么善茬,你和齐玉早晚会毁在她手里的!”

    “你少在那里胡说八道!”齐世雄皱着眉头道:“还是那句话,我知道你心里委屈,但这不干蔓蕾的事,她现在是齐玉的妻子,我的儿媳妇,她是什么样的人我自然比你清楚,所以你以后不要无故对她进行贬低!”

    “见不到她我自然不会说她!”韩玉道。

    “你…….”齐世雄气的一挥手便离开客厅向楼上走去,刚走了没两步齐世雄又回到客厅拿起茶几上的手机后再次走上了楼…….

    …………………

    齐玉追着赵蔓蕾来到了别院中,看赵蔓蕾委屈的哭着齐玉一阵心痛,然后将赵蔓蕾拥入怀中轻声安慰道:“别哭了!我知道你受委屈了!”

    “呜呜…….”齐玉的话音刚落,赵蔓蕾爬在齐玉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好像要把心中的而委屈全部哭出来一般!

    “好了!好了!”见赵蔓蕾哭的更大声了,齐玉的心就像被针刺了一般痛,抚摸着赵蔓蕾的秀发说道:“不要哭了!都怪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以后只要那个韩玉在这我们就不回来了好不好!”

    “我….我…..”赵蔓蕾抽泣着说道:“我知道….你….你和爸心中为难,我没怪你们,只是我是在是忍不住了,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呜呜……”

    见这个时候赵蔓蕾还把责任往自己的身上揽,齐玉心中感动的同时对韩玉的恨更加浓了!

    就在这个时候,齐玉的电话响起来,齐玉拿起电话,只见是齐世雄打来的,齐玉接通电话后还没等说话,就听齐世雄说道:“让蔓蕾听电话!”

    齐玉把电话递给赵蔓蕾说道:“爸要和你说话!”

    赵蔓蕾平静了一下之后才接过电话,努力让自己平静的说道:“爸!您找我……”

    电话那头的齐世雄自然能感觉出来赵蔓蕾是在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不要担心,所以开口说道:“蔓蕾啊!爸知道你受委屈了,你玉姨就是那样的一个人,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不理她就是了!”

    “恩!”赵蔓蕾道:“放心吧,我知道!”

    “哎!”齐世雄叹了一口气后接着说道:“其实我也有些受不了她,但也没有办法不是!所以这段时间你只有多委屈委屈了!就当帮帮爸好不好!”

    “恩!”赵蔓蕾接着说道:“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虽然赵蔓蕾这样说,但心中却思考起来!凭借女人的直觉赵蔓蕾能感觉出来韩玉早晚会是自己的心腹大患,肯定会妨碍自己的计划!所以得想个办法把韩玉给弄出齐家…..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