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齐世雄一脸慈祥的看着自己,赵蔓蕾心中一暖!那一瞬间赵蔓蕾就像是‘回’到了家,而齐世雄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

    “爸!”赵蔓蕾道:“您千万不要这么说!这件事主要也怪我那天喝了那么多酒,没有想到事情的后果!害的你和齐玉担心了这么多天!”

    “你这么做的原因归根结底也是为了我们齐家,为了整个齐天集团!”齐世雄说话的同时身体往一旁靠了靠,示意赵蔓蕾坐下,然后接着说道:“不过以后千万再不要做这样的傻事了,你这是被交警查了!若是开车出现事故该如何是好!”

    “恩,我知道了,以后不会在出现这样的事情了!”赵蔓蕾不想在这个问题上过多纠缠,而是接着问道:“对了,爸!那辆车是怎么回事?”

    “那辆车啊!”齐世雄笑道:“是我买给你的!怎么,不喜欢?”

    “爸说的是哪里话!”赵蔓蕾赶忙说道:“不是不喜欢,只是爸浪费那么多钱干嘛!”

    “那看要给谁浪费!”齐世雄笑道:“齐玉平时就粗心,公司的事情都有些管不过来,就更加没有时间想着给你买些礼物!这个车就当是齐玉送给你的礼物吧!”

    “我和齐玉现在是夫妻,哪有送礼物不送礼物这一说!”赵蔓蕾道:“只要我们一家都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就行!”

    齐世雄满意的笑了一下,然后就见赵蔓蕾继续说道:“再者说,我现在也开不了车啊!”

    “为什么?”齐世雄不解道。

    “因为酒后驾驶,我的驾照已经被吊销了!”赵蔓蕾苦笑道:“况且我现在的身份并未公开,在公司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职员,我若是开这样的一个豪车去上班别人会怎么看!说不定身份就暴露了呢!”

    “哎呀!”齐世雄一拍额头说道:“我早就应该想到的!驾照吊销了倒好办,找个人就能给补回来,可是这身份的事情确实是个问题!”

    “恩!”赵蔓蕾点头道:“所以这车还是开回别墅或者给齐玉开吧!”

    “这车就是给你买的,谁也不给!”齐世雄道:“我看这小区还有地下车库,到时候买个车位,车就停在那里吧!”

    “好吧!”赵蔓蕾说完,站起身看着齐世雄道:“爸!您想吃什么?”

    “算了!不饿,先随便做点,等晚上齐玉回来我们一家人好好聚聚!”齐世雄道。

    “我今天好像没有时间!”赵蔓蕾无奈的笑了笑。

    “为什么?”齐世雄不解的问道:“你不是刚出来吗?还要去上班?”

    “我想梁丽应该会找我出去吃饭!”说道这里赵蔓蕾想了想后继续说道:“好像梁武也会跟着去!”

    “梁武!”齐世雄皱眉道:“他去干什么!你们认识?”

    赵蔓蕾回答:“以前不认识!不过现在好像认识了!”

    “怎么回事?”齐世雄问。

    “是这样的……”赵蔓蕾把梁武去看守所的事情说了一遍…….

    “哦……”齐世雄点了点头后说道:“那天齐玉回来确实说过梁武去监狱看你,我本以为他是去替梁丽感谢你!没想到是去找你办事!”

    “爸!”赵蔓蕾又坐回沙发上,看着齐世雄道:“我觉的这是一个好机会!我现在虽然得到了梁丽的信任,但未必能从梁丽那找到线索,我想正好趁着这次机会接近梁武,甚至是楚源!”

    “恩,有道理!”齐世雄道:“只不过梁武和楚源都不是笨人,你要是接近他们想要从他们那里得到什么消息想必比从梁丽那里找线索还难!”

    “我也知道!”赵蔓蕾道:“可是事已至此,这也是现在唯一的机会了!”

    “恩!”齐世雄表示同意的点了一下头。

    “爸!有一点我搞不明白?”赵蔓蕾看着齐世雄认真的问道。

    “什么事?”

    “我有些搞不明白!你是齐天的总裁,最大的股东!而齐玉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可以说整个齐天都把握在您和齐玉的手中,但为什么要把财政大权交给别的股东呢!”赵蔓蕾问。

    “哎!”齐世雄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件事不是一句话两句话就能解释明白的啊!”

    “哦!”见齐世雄为难,赵蔓蕾也没有开口多问,思考了一下之后突然想到了什么,所以接着问道:“对了!飞虹科技和法国那边的生意怎么样了?”

    听赵蔓蕾这样说,齐世雄满眼放光一脸兴奋地说道:“你不提这件事我也差点忘记了!你可是咱们齐天最大的功臣啊!”

    “他们达成协议了?”赵蔓蕾问。

    “恩!”齐世雄道:“已经打成协议一星期了,到时候就是我们坐收渔翁之利的时候了!”

    “太好了!”赵蔓蕾兴奋地说道:“不过我们还不能大意,还是要谨慎一些好!”

    “怎么说?”齐世雄道。

    “有一句话叫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赵蔓蕾道:“虽然法国那边基本上是定下来了,但是飞虹科技出现这样的事情想必不止我们齐天知晓,也许其它的公司也在等着飞虹科技事发的那一天呢!”

    “恩!你说的有道理,我会注意的!”齐世雄虽然觉得赵蔓蕾说的对,但却并没有放在心上,因为他觉得齐天的蛋糕其它公司未必敢分!但就是这一点,差点令齐天陷入绝境,但这是后话!

    又聊了一会之后赵蔓蕾上厨房给齐世雄做了点午餐,然后洗了一个澡换了一身衣服后就要出门!

    “你要出去?”齐世雄道。

    “恩!”赵蔓蕾道:“想必公司的会议也快开完了,到时候梁丽说不定会来找我!如果被她知道我住在这里肯定会生疑的,所以我还是先出去找一个地方坐一会儿!等到梁丽找我的时候我也不用担心被她发现不对的地方了!”

    “哦!”见赵蔓蕾把所有的事情都考虑的这样周全齐世雄很是欣慰!嘱咐了赵蔓蕾几句之后赵蔓蕾便离开了家,她先来到齐天附近的一家咖啡店要了一杯咖啡,然后拿起电话拨通了叶萍的电话!

    “你好!哪位?”电话接通后叶萍问!

    “你那里有进口的化妆品吗?”赵蔓蕾问!

    “嫂子!”赵蔓蕾说完,叶萍激动的问道:“你这段时间那里去了!我怎么都联系不到你?”

    “我这边出了点事!”赵蔓蕾害怕叶萍担心,并没有说自己被拘留的事情!只是随口说了一声之后便接着说道:“你们现在怎么样!”

    “还是那样!只是有些无聊,自从上次我哥差点丢了之后我就再也没有带我哥出去过!”叶萍有些委屈的说道。

    “你再辛苦几天!”赵蔓蕾心疼的说道:“等我这边的事情办得差不多了我会想办法去看你们的!”

    “恩!嫂子你也别太辛苦!”

    “没事!你身上的钱够不够?”

    “放心吧!也花不了许多!”

    “恩,我现在手头有点紧,等下个月开工资我会把钱给你打过去的!”虽然齐世雄曾经给过赵蔓蕾一张卡,但是赵蔓蕾并不想用,也不会用!而她自己的钱从结婚到现在也没少花,所以手头并不是很宽裕!

    又和张萍聊了一会之后赵蔓蕾才挂断电话,电话刚挂断便再次响了起来,赵蔓蕾一看竟然是程佳丽打来的,所以想都没想就将程佳丽的电话挂断,就算她心在软,也不可能轻易的原谅一个想要害自己的人!

    电话刚挂断,程佳丽的电话又拨了过来,赵蔓蕾再次挂断!挂断之后对方再次打了过来,赵蔓蕾眉头紧皱接起电话声音不悦地说道:“什么事?”

    “您好!”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呃…”赵蔓蕾愣了一下后才缓缓地说道:“请问您叫赵蔓蕾是吧?”

    “没错!”赵蔓蕾道:“你是谁?为什么用我同事的电话给我打电话?”

    “你好,我是出租车的司机!”对方道:“你朋友的手机丢在我的车上了,我翻开通话记录见到第一个号码就是你的,请问你在哪!能找到你的朋友吗?”

    赵蔓蕾一愣,不解的说道:“我同事不是在住院吗?她怎么会出院坐出租车呢!”

    “没错!那名女士脚穿着病号服,还拄着拐,她上车以后让我给她送到市中心她就下车了,却没有想到她的手机丢在我的车上了?”对方道。

    “市中心?”赵蔓蕾一愣,心说市中心不就是齐天所在的地方吗?想了一下之后才对着电话那边说道:“你现在在哪?能不能再次把手机送到市中心?”

    “这个真不好意思!”对方声音有些纠结的说道:“我现在车上有客人,去不了市中心,不过半个小时后我会路过开发区的第三供暖公司!你若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到哪里等我!”

    赵蔓蕾心还是太软了,她现在不知道程佳丽在哪,更加不知道程佳丽会不会出事!所以能找到程佳丽的唯一方法就是有她的手机,想必程佳丽知道手机丢了后肯定会想办法给自己手机打电话的!那时候自然就会知道程佳丽在哪?只是赵蔓蕾不明白程佳丽为什么要出院?

    想了一会儿之后,赵蔓蕾再次拿起电话拨通了梁丽的电话……….
网站地图:1 2 3 4 5 6 7 8 9 10 11